69书吧 > 盛唐崛起 > 第六百零四章 封况的纠结

第六百零四章 封况的纠结

推荐阅读: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女配:深吻男神100次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封况,年三十有三,剑南道巴州人氏。

    万岁通天元年以门荫举荐出任凉州判佐,后迁金城县令,至今已有两载有余。在金城任上两年,封况政绩卓著。他结交金城望族,整顿金城治安,并且取得很大成绩。

    在许多金城人眼中,封况是个非诚沉稳的人。

    不管在什么时候,他都会保持一种翩翩风度,展现出成竹在胸的气质。

    可是今天,封况却显得有些焦虑。

    已经过了丑时,他仍未休息,而是在屋中徘徊踱步,看上去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书房里,封况的夫人钱氏坐在一旁,看着焦虑不安的封况,露出担心之色。

    “夫君,此事真的妥当吗?”

    封况停下脚步,看了一眼钱夫人。

    “夫人以为,我想这样吗?只是……有的时候,我也是身不由己,轮不到自己做主啊。”

    大约在丑时左右,有金城巡兵报告:城外驿馆起火,似是遭遇袭击。

    封况以‘天黑,城外情况不明,冒然出击恐遭埋伏’为理由,命巡兵不得出城援救。

    可是回到内宅后,封况却是心绪不宁。

    驿馆被袭击,说实话倒也没有太大干系,到时候向上面呈报一声,说是马贼土匪所为即可。可问题是,他不知道驿馆为什么遭遇袭击。这心里面一直不太安稳,怎么也无法睡着。

    官场险恶,有的时候真的是身不由己。

    封况很清楚那驿馆是怎么一回事,因为在此之前,他就收到了当初举荐他入仕的恩主亲笔信,要他予以配合。信中说的非常清楚,不需要他做什么事,只要在城外出事的时候袖手旁观,约束金城勇壮不去救援即可。其他事情,都与他无关

    这说明,今晚金城驿馆的火,是他的恩主,亦或者是他恩主背后之人在暗中操纵。

    但究竟是要对付谁?又是什么原因?

    封况毫不知情……也正是因为这样,封况才越发担心,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萦绕心头,总觉得要出大事。

    “娘子!”

    “夫君有何吩咐?”

    封况深吸一口气,轻声道:“今天的事情,我总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恐怕会有麻烦。

    天亮之后,你带上毗湿奴和三娘离开这里,去长安你叔父家中暂住一些时日。

    若这边没什么情况,我派人接你回来……如果真出了事,你就带着孩子立刻返回巴州老家,不要声张。”

    钱夫人闻听,吓了一跳。

    这好端端,怎地变成这个样子?

    “夫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封况面颊抽搐了一下,强笑道:“娘子休要再问,只管按照我说的去做就是……”

    “好了,你先去收拾一下,天亮之后就离开金城。”

    封况的语气变得强硬起来,钱夫人虽然不太情愿,可也不敢违背。

    她满怀心事的离开,封况则坐在书房里呆呆发愣。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

    眼看着寅时将至,忽听得书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紧跟着有管家在屋外道:“老爷,城门值守的梁班头在外面求见。他说城外来了几个人,自称是奉太子之名公干,要马上入城。”

    “奉太子之命公干?”

    封况听闻这句话,激灵灵就是一个寒颤。

    “可有证明他们的身份?”

    “对方把一方印信交给了梁班头,梁班头让老奴呈给老爷。”

    说着话,那管家把一方包浆厚重的印信双手递给封况,封况接过来,只看了一眼,就脸色大变。

    太子定命宝!

    这是太子私印……他虽然没有见过,可也听说过这定命宝的来历。

    封况这心里,一时间纠结起来。

    太子的人为什么突然出现在金城?而他此前,却没有听到任何风声……一个念头在脑海中闪过,使得封况的脸色,突然间变得难看起来,手里的定命宝好像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不知该如何是好。之前金城驿馆遭遇袭击,难道就是袭击他们?

    “随我登场一探虚实。”

    封况心里,已经确定对方的来历不假,可又存了几分侥幸。

    他带着管家,在县衙门外和梁班头汇合之后,匆匆忙忙赶到了城门口,登上城楼。

    夜色,如墨。

    金城城门外有一行人,手持火把,显得有些狼狈。

    封况从城头上看去,看得也格外清楚。

    这些人似乎全都是僧人模样打扮,更随身带着武器。封况心头一紧,想了想,站出来冲城下的人喊道:“城下的人听着,尔等自称奉太子差遣公干,为何深夜来此,且报上名来。”

    城下,杨守文和明秀相视一眼,点了点头。

    驿馆的火势很大,他们几个人也无法扑灭,而且那些刺客随时可能会返回驿馆。

    这也让他们不敢逗留,收拾了一下之后,便匆匆赶来金城县。

    听到封况的询问,杨守文纵马上前,朝城头上高声道:“我乃征事郎杨守文,奉圣人之命出家,法号召机。

    另有司宫台寺人高力士随行公干,之前在城外驿馆遭遇匪人袭击,我已命高力士前往龙耆城拜会河源军军使夫蒙令卿,请他派兵前来保护。在河源军抵达之前,我想要在贵县休息等候。敢问城上说话之人是谁?可否报上名来,也好称呼……”

    高力士最初是在太子内坊局,后来因为杨守文拒婚之事受到牵累,被赶出东宫,在掖庭局做事。再后来,他随同杨守文一起在桃花峪出家,在年初升任为司宫台寺人,从七品的职务。

    封况闻听,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他连忙道:“可是那醉酒诗百篇,‘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的杨君吗?”

    想当初,杨守文醉酒诗百篇,名动两京。

    金城虽然地处偏远,但封况又怎能不知道……他心里已经可以确认对方的身份,更明白,自己恩主要袭击的人,便是杨守文。可是他不明白,恩主对杨守文素来敬佩,在与他的书信中,也多有推崇之语,为什么又突然间,要对杨守文下毒手?

    如果换个人,封况是真敢灭口。

    但杨守文……莫说封况不敢,就算他敢,也要考虑到这件事的后果。

    杨守文如果真死在金城,他休想置身事外。更重要的是,杨守文名动两京,在文坛已颇有地位。他如果真出了事,封况绝对不会有好下称,甚至会连累妻子儿女。

    最重要的是,杨守文那一番话语中,还透出了另一个意思。

    我不相信你金城县,所以我已经派人前往龙耆城请河源军来保护。如果我在你金城发生了任何意外,到时候朝廷追查下来,你一个金城县令,也不可能一手遮天。

    也就是说,封况现在真的是动不得杨守文。

    非但动不得,甚至还要保护杨守文的安全,否则他的麻烦,可就大了……

    老师啊老师,这次学生真的是被你坑惨了!你说你好端端,为何要参与到这种事情里面?

    封况隐隐约约猜到,今晚袭击金城驿馆,很可能是朝堂上的一场争斗。

    他一个下县县令,不过从七品的职务,却卷入到这种事情里,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但是,他又能有什么办法?

    想到这里,封况信中苦涩不已。

    但同时,他又不得不露出灿烂笑容,对身后的勇壮道:“快开城,随我前去迎接。”

    说着话,封况从驰道上下来,走到城门口。

    沉甸甸的断龙闸缓缓升起,城门也随之打开。封况一马当先,快步从城中走出,就见杨守文四人,已经下马在城外等候。杨守文站在最前面,负手而立,尽显渊渟岳峙之姿。

    封况快步上前,躬身道:“下官金城县令封况,见过杨君!”(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盛唐崛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庚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庚新并收藏盛唐崛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