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12章 装白莲

第12章 装白莲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君慎愉悦地看着墨卿砚满脸羞红地转过身去,用帕子擦着自己的眼角,等对方自觉擦干净了,才缓缓加了一句:“骗你的。”

    “你!”墨卿砚气得回头,双目瞪得老大,原本就水润的眸子现在更添了几滴屈辱的泪光。

    看着这个笑得贼狡猾的少年,墨卿砚狠狠咬了下自己的嘴唇。这明明是个无赖,自己瞎了眼才会觉得他像谨言!

    “噗——”花祯也不厚道地笑了,他还没出手整人,苏君慎居然就先了他一步,还把人家小姑娘整得又是害臊又是火大。

    花祯没心没肺的笑声无疑火上浇油,这回连蒋清都看不下去了,顾不得这两人身份高贵,张口就为墨卿砚说话:“你们两个怎么这样呢?我们也没说你们什么坏话,凭什么这样戏弄一个姑娘家?”

    “哟,背后说人还有理了?”花祯眯起了眼睛。

    “那你待如何?”看到花祯一副要做坏事的模样,蒋清刚起的那点字勇气又很不争气地被打压了下去。多少人想教训这对公子哥,最后反而被整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她一个姑娘家能把二人咋样。

    花祯突然软下了身子,下巴搁在轮椅椅背上,一双眼紧紧捕捉着对方二人愤怒不甘的视线,朱唇皓齿微动:“喊一声‘汪’来听听。”

    “你休想!”蒋清尖叫。她堂堂忠信侯府嫡出姑娘,居然要给人学狗叫!这要是传出去,她这辈子也别想在京里混了,会成为一辈子的笑柄。

    跟着蒋清的丫鬟也气得浑身发抖,春菊直接手往后头一摸,这才发现她今天没带武器,玉冰县主的及笄礼是不允许带武器进场的。墨卿砚的雪名也不在,否则这会儿她早就一刀劈上那个轮椅了。

    不过没武器不要紧,还有手在,心思单纯的蒋清一卷袖子就要上前揍人,还是墨卿砚及时拉住了她。

    “别冲动。”墨卿砚劝道,“一会儿你把他打伤了没理的是你。”花祯怎么听怎么觉得这话别扭,说得好像他打不过蒋清一样。

    “可是,表姐……”蒋清没什么心机,被人这样羞辱,早就气红了眼。

    “不就是学一声狗叫么,花四少都给你示范一遍了,照着做就是了。”

    花祯疑惑地看向墨卿砚,他什么时候示范过了?

    墨卿砚早就收起了刚才的羞愤,笑盈盈地看向花祯:“表妹脸皮薄,还是我这个做表姐的代为受罚吧。既然花四少要我们喊一声‘汪’,那我这就喊了。”

    所有人都弄不清墨卿砚要做什么,就连苏君慎都摆出看戏的架势来,饶有趣味地打量着她。

    花祯等了一会儿,只见墨卿砚无辜地看着她,一点动作都没有,终于忍不住了:“你不是说要学狗叫么?怎么又不叫了?”

    “我说过了呀。”墨卿砚轻微摇晃着小脑袋。

    “你什么时候说了?”花祯瞪眼。

    “就在刚才呀。”

    “瞎扯!”花祯扫了一眼现场的人,“你们谁听见了?”

    蒋清也奇怪地看着墨卿砚,眼神里表达着不解。

    只有苏君慎,歪头想了想,突然轻笑了起来,抬起头看着墨卿砚,眼里闪烁着星星点点的笑意:“真是个会耍小聪明会钻空子的姑娘。”

    “哼。”墨卿砚对他表示不理会。

    “什么意思?”花祯皱着眉头问道,但是很快他也反应了过来,一张脸顿时转青,一脸不善地看着墨卿砚。墨卿砚勇敢地回视,她才不怕呢,破罐破摔这种活儿,还有人比她更熟悉么?

    蒋清看看墨卿砚,又看看两个纨绔公子,这会儿只有她还搞不清楚状况。还是她的丫鬟先一步反应过来,凑在蒋清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蒋清这才多云转晴,眉眼间都是对墨卿砚崇拜的笑容。这可不是表姐耍赖,表姐可是实实在在跟着花四少学的呢。

    “竟然敢跟我耍小聪明!”花祯站直了原本软趴趴的身体,握了握拳头。他好像好久没见到敢这样对他硬气的女孩儿了,谁见了他不是绕道走,被他故意讹上了也是拼命地赔礼道歉。

    墨卿砚无所畏惧地看着花祯,耳朵却一直留意地听着四周的动静,这会儿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人们说话的声音,知道是有人要过来了。不仅墨卿砚,在场几个都听见了,花祯眼神一闪,推着苏君慎的轮椅就要走。

    就在这时,墨卿砚突然一步上前,紧紧拽住了苏君慎的轮椅,整个人趴在了轮子旁边,然后狠狠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下一刻眼泪水就咕噜咕噜全滚了出来。

    “两位少爷,行行好,表妹也只是一时贪玩,并不是有意冲撞的,衣服脏了我们赔你们一件,可这影响表妹名声的事情万万做不得呀。呜呜呜呜呜——”

    墨卿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模样真是吓坏了所有人,就连蒋清都多少年没见过墨卿砚哭泣的模样了。这说哭就哭的本事,她自认,学不来啊!

    提到这点,墨卿砚还真得好好感谢她的六妹妹,那就是一朵白莲花,都不用掐大腿,说哭就哭,眼泪还能很神奇地在眼眶里滚滚转,就是不落下来,就算落下来了,那泪水也落得格外缓慢,让人看得格外清晰,微红的双眼和颤微的睫毛总是让人一眼就为她感到怜惜。墨卿砚做不到这点,但是哭出眼泪来还是能干到的,回头拿药好好消一下大腿上的青於就是了。

    墨卿砚一个练武的,肺活量可大,这哭声一声比一声响亮,比那日在大街上干嚎的老妇人可是要强多了。花祯一下子就急了,去拽墨卿砚的手,偏偏墨卿砚死死扣着那轮子,就是不肯放手。

    “快停下,你闹什么呢!”花祯低下头飞速地低吼。

    墨卿砚抬起布满泪水的面容,突然对着花祯和凑过来的苏君慎吐了下舌头,随即又立刻埋下了头极其卖力地哭了起来,因为她已经看到小径转角处的衣角了。

    “这是怎么了?”玉冰县主第一个赶了过来,后面呼啦啦一片人,倒是有男有女,都是身份不低的官家子女。

    “县主!”蒋清惊吓地叫了一声。

    墨卿砚像是才发现玉冰县主的到来,也像个小兔般惊跃而起,难为情地侧过了脸,由着春菊用帕子为她拭泪,却是一句话都不肯说。

    “你们又干坏事了?”玉冰县主冷冷地盯着苏君慎和花祯,主要目光是朝着花祯去的。苏君慎是她堂兄,她还不敢对他怎样,但是花祯不过是个丞相之子,地位哪有她来得高贵。

    “才没有!”花祯一看玉冰县主两腿就有些打颤,仰着脖子叫嚷。

    “那小姑娘家的哭什么呢?”

    “我怎么知道。”花祯嘀咕,“明明是她俩先在背后说我和苏大少的坏话。”

    “才没有!”蒋清的脑子终于聪明了一回,抢着答道,“我只说了若是有人给县主为难,两位少爷会给县主出气。”

    这话愉悦了玉冰县主,她赞赏地看了蒋清一眼,随后又狠狠瞪了花祯。

    “花公子。”墨卿砚好容易擦干了脸上的泪水,这会儿柔声柔气地对着花祯说道,“表妹只是无心,没想到冲犯二位,还请两位大人开恩,不要为难我们两个小女子。”

    这一声“花公子”花祯怎么听怎么刺耳,就好像在叫他花花公子似的,平日里人们都管他叫“花四少”的。

    “三娘,他们对你们做了什么浑事?”玉冰县主关切地问,“你别怕,我为你做主。”

    “没什么的,县主,都是误会。”墨卿砚故意又撇过头不敢看她,同时在心里默默为自己作呕。平日里看六娘这么一副做派,她看得很不爽,自己实践起来才发现拿来坑人真的很爽。

    “误会什么呀。”春菊一跺脚,直接凑到玉冰县主跟前小声嘀咕了几句,也只有站在旁边的墨卿砚能隐约听到春菊说着“学狗叫”这样的字眼。

    “春菊!”墨卿砚羞得满脸通红,忍不住叫她。

    春菊一脸委屈,眨巴着眼睛看着墨卿砚。

    主仆俩面上都是可怜巴巴的模样,其实心里乐开了花。还好,春菊还是机灵的,只对玉冰县主一人说了。

    玉冰县主的脸当场就沉了下来,看着花祯的眼就像是喷薄着熊熊怒火。墨卿砚和蒋清是她下帖请来的客人,在自己府上受了欺侮,她这个做主人的也是要负责的!

    她丢给花祯一个“回头再找你算账”的眼神,吓得后者真想转身就跑。花祯连他老子右相大人都不怕,就怕玉冰县主,那真是他的克星来着。

    玉冰县主想的是先安抚了两家姑娘,再让后面这一群人都闭紧了嘴巴别乱传话,回头再去同右相夫人好好说说该如何管教花祯那个熊孩子。

    可惜,玉冰县主想得是很好,却恰恰忘了这府里除了她,还有地位比她更高贵的人物存在。

    “谁敢欺负我们三娘,不想活了吗?!”中气十足的一声吼,让所有人都转过了头去。

    “呵呵呵。”另一人脸上皮笑肉不笑,“堂姐姐,不介意我在你府里教训点人吧?”

    如果说苏君慎和花祯是京城少爷中最不能招惹的存在,那墨卿画和若容公主就是女子中最最不能得罪的两人。一个是当今圣上的爱女,一个是忠信侯的嫡亲外孙女,但这都不是最主要的,眼下这两人手里均提着一杆金鞭,一步一步从人群后方走到前头来。

    玉冰县主眼角忍不住剧烈跳动:完蛋了,若容公主要发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乘龙佳婿长宁帝军医妃惊世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