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22章 相追逐

第22章 相追逐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明朝伪君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墨卿砚已经不记得自己挥了多少次鞭子,只知道每次她逼近了一些距离,又会或多或少被拉开一点。林姑娘已经完全控制不住那匹马,只是整个人狼狈地趴在马背上,死死抱着马脖子不肯松手。

    “驾!”每狠狠抽一下鞭子,都仿佛抽到了墨卿砚自己的心上,真恨不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终于,两匹马并驾齐驱,墨卿砚小心松开一只手,伸向了林姑娘:“把手给我!”

    可惜对方已经吓傻,一双惊恐的眸子看过来,竟是不肯配合。

    “救我……”她只剩下了这句话。

    既要说话,又要保持速度,墨卿砚叫苦不迭,赶紧喊道:“我就是来救你的,手给我!”说着,操纵着马匹朝疯马又靠近了一点。

    或许是“救”这一字触动了神经,这一次,那双绝望的眼里总算多了一些期盼的光彩。许是提前见识过了墨卿砚的马术,这次林姑娘没有再犹豫,果断地伸出了一只手,即使紧张得哭泣,依然坚定地将手递了过来。

    墨卿砚赶紧去抓,却因为分心自己的马匹瞬间落后了一段距离,无奈之下只能再次努力追赶,直至赶上,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指尖相碰,两人都腾起了希望,看着对方的眼里都染上了一丝喜悦。

    “再加把劲,就快抓住了!”这样的动作很危险,但是墨卿砚没有别的办法,两人身体都向内倾斜,一点一点接近了距离。

    还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几次空挥,就是墨卿砚也有些烦躁,两匹马跑得太快,只要她一分神距离就被拉开。不知不觉间,额上布满了汗珠,随着马儿的颠簸挥洒了一地。

    “抓到了!”终于,两手交握在了一起,墨卿砚兴奋地大叫。

    正准备用力将人扯过来,许是有所感应,那匹棕马突然一个急转弯,掉了一个方向飞奔。马上的林姑娘一个不妨,手一松,整个人被急速甩了出去。

    “啊——”林姑娘惨叫,绝望地闭上了双眼。

    手脚永远比大脑反应地更快,墨卿砚想也没想就在马背上狠狠一拍,不顾嘶叫的马鸣,整个人直线般飞了出去。半空中的她恨不能手更长一些,只能听天由命地朝着林姑娘探去,却奇迹般抓到了她的衣摆。

    “呲啦——”一声,是衣服破碎的声音,但是到底叫墨卿砚将林姑娘的胳膊拽到了手里,随后两人齐齐滚落在地。尽管墨卿砚已经足够努力,却依然无法将人护在怀里,只能眼睁睁看着人重重落在地上,骨骼发出悲鸣。她所做的,不过是让林姑娘的头偏离了地上一个土块罢了。

    “你怎么样,没事吧?”墨卿砚一个鲤鱼打挺就跳了起来,不顾身上的灰尘,第一时间去看林姑娘。只见她哼声不断,眼泪直流,这模样没事才怪。

    “许是胳膊裂了。”即使泪水不受控制地落下,林姑娘也没有放声大哭,只是死死咬着嘴唇,任由泪水打湿整个沾着灰泥的脸庞。这个时候的她,竟又比在马上显得坚强多了。

    “是我的不是。”墨卿砚难过地低下了头。是她高估了自己,她自己也不过一个十几岁的少女,哪里有那力气将人拽上自己的马背,还连累人家摔伤了胳膊。这样一来,林姑娘接下来的考试算是全毁了,而她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若她不动,马场里也会有人想办法救林姑娘,是她自大又自说自话。

    “别这么说。”林姑娘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你冒死来救我,我感激你还来不及。方才若不是你及时抓住了我,这会儿可能都头破血流了。谢谢你,墨三娘。”她后怕地看着离自己仅仅几尺距离的那块大土石,方才在空中她都绝望了,如今只是伤了一条胳膊,真是谢天谢地。

    “你不怪我?”墨卿砚诧异地抬头。

    “我岂是那般不知好歹的人?”林姑娘越说,脸就越白,显然疼极,但她还是强撑着说道,“你是我的救命恩人,这一声谢谢是最起码的礼节。”

    幸而有人追了上来,两人的对话才中断。林姑娘被人小心抬走,临走前还不忘给她一个安抚的眼神,显然不会怪罪她救人不利。

    “你真勇敢。”段催忆由衷地赞叹。她也尽力了,可是最后什么都没帮上,这让她有些挫败。她是正经武官之女,而墨卿砚的父亲墨长风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她一个武官培养出来的女儿居然比不过一个文官的女儿。

    “也不算什么勇敢,当时没想那么多,现在想起来脚都有些发软。”墨卿砚一边看着几名马倌去追疯马,一边说道。

    “对了,你受伤了没有?”段催忆关心地问道。

    墨卿砚早就检查过自己身上了,除了一点小擦伤,并没有什么别的问题,不影响后面几场。

    “无妨,倒是林姑娘可惜了。”

    “是我不好,我不该提议她骑着马儿小跑的。”

    “不怪你,真要说起来,我们人人都有责任。”从段催忆到马倌,还有那个考官,都脱不了干系,不过林姑娘看起来脾气温和,不像是那么容易迁怒追究的人。

    “一会儿我就去给她赔罪。”

    段催忆这样直爽的性子十分对墨卿砚的胃口,她微笑着说:“我同你一道。”

    “好。”段催忆点头,突然指着不远处的树林问道,“那里怎么有个人?”

    墨卿砚回头,正巧那人缩回了身子,尽管只是一个瞬间,她依然看到了那人的脸——一张银面具!

    谨言!

    墨卿砚觉得自己疯了,明明知道谨言已经死了三年,却每次看到银面具都会下意识觉得那就是谨言。而更疯狂的是,她现在正追着那人跑!

    发现那人有逃跑迹象,墨卿砚二话不说就丢下段催忆追了上去。才在马背上用尽全力,此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竟然还能死咬着那人不放,她从来没有任何时候像今日这般感激蒋家人,她的轻功终于派上了用场。

    那人跑得飞快,在枝桠横生的树林中敏捷地穿梭,墨卿砚也不甘示弱,在树枝上上蹿下跳,紧张地盯着眼前的人,眼皮子不敢眨一下,生怕闭上眼再睁开,那人就不见了。

    “站住!”追了许久还是未能追上,墨卿砚急地跳脚,只能用这种最拙劣的方式企图对方能停下,可惜对方充耳不闻,只是一个劲逃跑。

    墨卿砚不是神仙,她只是个仅仅练了三年武的十几岁少女,终于力气逐渐耗尽,若不是强撑着那口气,或许此时早就累倒在了地上。

    若这次错过了他,下次又该是何时,她不甘心,不甘心!

    “谨言!”这一声呼喊中竟是带了哭腔。

    她只是下意识地喊出了口,却没想到前面那人突然顿住了身形,回头朝她望了一下,眼神中带着复杂的神色。

    他有反应了?这是墨卿砚也没想到的。

    然而那人只是停顿了一小下,随后再次转身疾走。

    “谨言!别走!”墨卿砚急地大叫。

    那是谨言,是谨言!他有着和谨言一样的眼睛!她不会认错,那就是她的谨言!

    她越是着急,就越是追不上,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人的背影越来越小,这一刻,她竟然急地哭了出来。该怎么办,她才能留住他?

    苏君慎心里也不是个滋味,几个月前那人才告诉他,墨卿砚的轻功只是一般般,现在看来这哪是一般般,根本就是大有所成,被人追得这样紧,已是多少年没有过的事情了。他哪里知道,元宵那日墨卿砚没能追上那个银面男,就万分懊悔,在蒋家人的指点下苦练轻功,与几个月前自然大不相同。

    耳听着那追逐的声音渐渐小了,他才喘着气放慢了脚步。太久没有这样剧烈活动过,自己的身体也有些吃不消。面具下的双眼有些出神地看着脚下的路,一时间眼中填满了伤感。

    还不到,见她的时候。

    “啊——”一声惨叫传来,尽管微弱,还是被他敏锐地捕捉到。

    是三娘!

    几乎是毫不犹豫地,他调转了头朝山下跑,完全忘记了前一刻才打定主意要避开她。

    墨卿砚跪坐在一地落叶上,一只手紧紧抓着自己的脚踝,似乎是扭伤了脚。原本坚强的小姑娘此时正在嚎啕大哭,似乎要将所有的情绪都释放出来。

    苏君慎原本就对女孩子的哭泣没辙,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走上前,蹲在了她的跟前。

    “啪——”空中传来交手声,墨卿砚瞪着湿润的双眼看着银面男,显然没想到对方反应这么快。她想趁着对方没防备时取下面具的,谁知才出手就被对方的手挡住了。

    打不过人家,横竖人也已经在跟前了,她一下子就泄了气,身子软了下来,背靠着树干调理着气息,同时大胆地打量着面前的人。

    一如三年前,一样的面具,一样的眼睛,还有——一样的气息。

    谨言回来了,不是被丢到乱葬岗的冰冷尸体,而是温热的,活生生的。不管他是人是鬼,那就是她怀念了三年的人。

    “诶?”还在追忆往昔的墨卿砚突然傻了眼,“你你你,你干什么?”

    他他他,居然在脱她的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