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23章 真谨言

第23章 真谨言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墨卿砚挣扎着要将自己的脚从对方的手里挣脱出来,无奈她挣扎得越厉害,人家的手就抓得越紧。她恼羞成怒地一脚踹了上去,却被对方一闪身轻松晃过。

    苏君慎抬头,露出了一个不满的表情,墨卿砚虽生气他的轻浮鲁莽,到底因为这人疑似谨言,没有再乱动。

    苏君慎脱下了她长长的马靴,又将一双素白的袜子褪至脚跟,只露出一段白皙的皮肤裸.露在空气中。墨卿砚羞得低下头,这是她头一次将自己的玉足暴露给一个男人看,怕是连她爹爹都没见过她光脚的模样。

    她能感受到一双手在自己的脚上轻轻按了按,似乎在确认她是否真的受伤,一股暖流涌了上来,对于刚才故意受伤引他前来有了一丝愧疚感。她甚至胡思乱想,自己的脚被外男看了,这样算不算是毁了清白?若是算,她又该怎么办?找眼前这人负责?他愿意吗?

    ——等等,她在胡思乱想什么!

    那头苏君慎仔细检查了墨卿砚的脚,确认是真的没事,才重新为她穿上鞋袜。苏君慎苦笑,原来她真的只是为了让他回头才装作扭伤,真是算准了他不会丢弃受伤的她。

    墨卿砚缩回了双脚盘腿而坐,直视着那双眼,细数着一根根细长又柔软的睫毛。苏君慎被看得很不自在,又不敢说话,两人之间一时无话,只是互相看着对方,任时间静静流淌。

    林中的风夹杂着淡淡的青草香,偶尔还有鸟儿扑棱着翅膀在头顶上飞过,很快就消失在树林深处。苏君慎随手从树上摘下一片碧绿的叶子,掀起了面具的一角,凑到嘴边缓缓吹了起来。

    奇迹般的,她似乎听到了清脆的鸟鸣声,叽叽喳喳,嘀嘀咕咕,仿佛一对雄雌鸟,站在不同的枝干上隔空对唱。墨卿砚瞪大了眼,好奇地盯着苏君慎的动作,突然发现那露出的下巴很像安王府的苏大少。

    隔了一会儿,声音才停止,苏君慎重新与她对望,面具下露出的那双眼流露出来的信息明显是希望墨卿砚能说些好听的赞赏话。可惜墨卿砚此时满脑子都是其他东西,根本无暇顾及他眼中的期盼。

    她暗暗握拳为自己撞了撞胆,终于开口试探道:“谨言?”

    将自己一手绝活展示给她看,换来的居然只是一道完全无干的询问,苏君慎觉得自己很受伤,可惜墨卿砚无视他眼中的不满,只是咬着这个问题追问,誓要从他嘴里得到准确的回答。

    明明还不到时候,明明不想说的,苏君慎真的不知道自己哪里露了馅,会让这小姑娘认定了自己就是三年前漫天烟火下为她舍身舍命的少年。

    罢了,或许这就是缘分,他躲了她三年,兜兜转转,最终还是相遇了。

    “嗯。”

    只是一个听不大清楚的鼻音,却让墨卿砚整张俏脸都亮了起来,仿佛又回到那一年,露出了她在他身旁看烟火时的欢心喜悦。看到她这般欣喜,他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

    只要她开心,他便放心。

    然而苏君慎的这份喜悦并没有持续多久,墨卿砚接下来的一句话如冷水般迎头浇来,扑灭了他内心的团团火热。

    “你是安王府的苏二少吧?”墨卿砚高兴地问道。面具下露出的半张脸能与苏大少像个十分,这人除了那失踪多年的安王府苏二少,不做他人想。

    意想中的回答迟迟没有出现,墨卿砚奇怪地从他的眼里找答案,这次却敏感地发现对方似乎生气了。不要问她为何会感觉到一个戴着面具的人生气,那僵硬的身体,抿紧的嘴唇,还有眼中不停跳动的小火苗,都在真真切切提醒着她,这人生气了,还不是一般的生气。

    她说错了什么?还是说,谨言苏二少的身份是需要保密的?

    她突然想起侍卫回禀时曾说过,苏大少双腿受伤,苏二少神秘失踪,都是被小人陷害所致,只是苦无证据,才被压了下来。又想到蒋家发现的那具极似谨言的尸体,难道谨言并不希望人们知道他还活着?

    “对不起……”墨卿砚抱歉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胡乱说出去的。在我眼里你只是谨言,那个救了我一命的大侠,不是什么王府公子。”

    根本不是这个问题吧!

    苏君慎心里抓狂,她凭什么就认定了谨言是那个傻弟弟而不是他自己?只是因为他此刻没有坐在轮椅里?想到这一层,他有种想要吐血的感觉。不想被她猜出身份时,他千方百计伪装,既伪装给世人,也伪装给她看,可偏偏她猜出了他是谨言,却猜不出他是苏大少,这微妙的感觉,让他感到极其挫败。他到底该庆幸自己伪装得好,还是该骂她脑子真笨。

    他赌气地转过身去,这模样颇有些孩子气,这下让墨卿砚不知所措了,只能一点一点挪动着自己的身子,坐到了苏君慎身边,用手掰过他故意撇过去的脸,对他讨好地笑着。

    “谨言……”这声小心翼翼的呼唤,让苏君慎心里像被羽毛挠了似的怪痒痒的。他到底舍不得看她委屈的模样,在心中轻叹一声,将手摸了摸她的头顶,动作中带了点无奈地宠溺。

    墨卿砚的眼睛立刻又恢复了神采,像只猫儿一样任由这人的手掌放在自己的发顶,露出舒服的表情。

    这才应该是原本的她,苏君慎想。他虽欣喜她的成长,庆幸若再遇到当年的事情她必不会再吃亏,却又心疼这些年她吃过的苦。那原本应该是被人庇护着长大的娇娇女,如今却成了一个坚强独立的少女,就在刚才还救了另一个姑娘。天知道他看到她纵马狂追时他的心跳得有多快,几乎是下意识地就从轮椅上跳了起来,不管不顾地朝下头冲去。

    看着她光洁细嫩的侧脸,他有些好奇,一个天天在室外练武的人是如何将自己的皮肤保养得这么好,光滑地让他想要伸手去捏一捏。

    他突然很坏心地期待着她发现自己真实身份的一天,那表情一定非常精彩。

    “对了,方才在长坡上朝下看的人是你吧?”墨卿砚想起了那时被人注视的异样感。

    “嗯。”苏君慎心不在焉地应道。

    “果然是你。”墨卿砚脸上笑成一朵花,“原来你一直在偷看我。”

    苏君慎无话反驳,他确实是专门来看她的。这样的沉默便是肯定,墨卿砚心里美滋滋的,原来自己也是被人默默关注着,若不是方才林姑娘出事,怕是谨言还要继续躲着自己。长坡那么高,他转眼就冲了下来,一定是在担心她。嘿嘿……

    咦?等等——

    她突然觉得哪里不对,脑海中闪过一个怪异的念头,却稍纵即逝,让她没能当场抓住。这异样的违和感,究竟是什么?

    “三娘——墨三娘——”隐隐约约的,远处传来了呼唤,是马场里的人寻了过来。

    苏君慎看出了墨卿砚眼中的不舍,心里的不快总算被冲淡了一点。他移开了一直按着她头顶的手掌,起身拍了下身上的树叶,点头示意自己就要离开。

    墨卿砚一把抓住他的衣角,可怜巴巴地问道:“你不会再消失了吧?”

    有这样一个人日日期待着他,他心下有些动容。突然,他重新掀起自己面具的一角,俯下身在她嫩滑的小脸蛋上“吧唧”一声香了一口。然后他就在她的傻眼中迅速离开,没叫她看见他耳根的红晕。

    给她上了印记,她便是自己的了,谁也抢不走。

    “三娘,你在做什么?”元娘找到墨卿砚时,看到的便是自家妹妹捂着脸傻乐。

    “大姐,你来啦。”墨卿砚欢快地叫道。

    “什么叫我来了,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只是消失了一段时间,整个人就有点不对劲了。

    “没什么。”墨卿砚摇头,可惜眼里的笑意无法让人相信她的话。

    和谨言见面是她和谨言两人之间的秘密,不告诉别人,就不告诉别人,共同保守一个秘密的感觉真棒!

    元娘放弃了追问,只换了个话题:“方才段姑娘说你跑去追一个面具男了,追上了没有?”

    “没有。”墨卿砚脱口而出,“跑得太快,没能追上。”

    “同元宵那日碰上的会是同一个人么?”元娘想起那晚的两人。

    “不是。”墨卿砚说,“至少不是当日我追逐的那个。”眼睛不一样,这一点墨卿砚还是可以肯定的。

    “总之太危险了,下次遇上这种事——”

    “一定叫上你,我知道啦。”明明就是元娘好奇心旺盛,非说是关心自己,早就被看穿啦。

    姊妹俩携手下山,中途墨卿砚看到了那段长坡,又想起谨言和另一个人在长坡上看她骑马的场景。

    诶?两个人?

    她记得当时确实是两个人,一高一矮,而高的那个穿的并不是谨言身上那套玄色长袍,似乎是靛蓝色的,且看身形也不太像谨言。而矮的那个——

    矮的?墨卿砚在元娘诧异的眼神中比划了一下身高,突然发现另一个人似乎矮得过分。会有人那么矮吗?还是说当时谨言是坐着的?等等,坐着?

    这一次,似乎有什么东西被她敏锐地抓住了。

    坐着……难道那是轮椅?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