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55章 丢脸面

第55章 丢脸面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商家一夕之间从京城勋贵变成普通百姓,商梓祺的心理落差就如何也平衡不了。平日里笑眯眯地与他谈天说地的同窗转眼间就与他形同陌路,甚至身份高一点的毫不留情地在他面前表达了奚落之意。

    商梓祺本就因为家庭变故糟心得很,谁能想到他爹从大牢出来后对着他胸口就是一脚,蹬得他当场吐血。

    “都是你!毁了整个商家!”商云气势汹汹地把倒地不起的商梓祺又拉了起来,左右各抽了两个耳刮子,抽得他晕头转向不明所以。

    因为养了两个外室就被侯府参了他老爹,如今自己又白白受了滔天的怒火,这心里的恨意要怎样才能平!外室怎么了?他还没嫌弃侯府那位小姐是个外室女生的呢,这倒好,居然把火气都往他身上撒了。

    没有了辉煌的家庭背景,商梓祺就什么都不是,商梓离好歹已经过了殿试拿了职位,而且巧的是就在安王爷手下得他的庇护,而自己如今连个举人都不是。商梓祺挥泪把两个外室送出了京城,站在城门脚下咬牙切齿,回头就悄悄找上了蒋淋,故意露出身上的伤,泣血悲歌,将自己这些日子以来的苦难遭遇给一一说了。

    他告诉蒋淋,他对她是一见倾心,是他哭着求了母亲找了安王妃上门说媒的。如今他一无所有,只留一个秀才身份,他眼巴巴望着蒋淋,问她是否还愿意嫁他,与他携手共难。他信誓旦旦地说,商家百年基业,哪是那么容易就倒的,京城商家不行了,还有老家那边可以扶持,相信很快就能站起来。何况他脑子也不笨,自信只要再花点时间,三四年后也能同兄长一样入朝为官。

    他在蒋淋红了的眼圈中执起她的手,深情道:“糟糠之妻不下堂,我相信一起共度苦难的发妻才是最得我敬重的女人。”

    商梓祺本就生得好看,白面如玉,即使如今一无所有,身上也保留着从前贵公子时候的气质,反倒叫人瞧着落寞为他感到心疼。蒋淋一个不谙世事的青涩女孩儿家,三言两语地就被哄骗了,竟然相信只要自己在他最困难时期嫁过去陪他度过难关,今后谁也无法再越过她去。尤其听到商梓祺说那几个毁了这门亲事的外室女已经被他亲手送走,那颗心就更加安定了。

    这样的人,又有什么不好的?虽然现在不吃香,等将来商家复起,她不还是安安稳稳的名门贵妇?难不成安王爷和安王妃能一直看着商家坠落?更何况,她从侯府出嫁,侯府也不会看她过得太艰难,总会施予援手的。

    想到这里,蒋淋就对墨卿砚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地盯着她,恨声道:“祺郎何其无辜?不就是两个外室,你竟心狠到要毁了人一家子!外室女怎么了?我姨娘同母亲不也相处得好好的?只要祺郎心里有我,再来一百个外室女都越不过我去。”

    听听,这竟是连祺郎都叫上了。

    “二表姐一面说着自个儿姨娘是外室女,一面又扯外室女敌不过正妻,这前后不一致的说辞,倒叫人瞧着新鲜。二表姐,您到底是看得上外室女,还是看不上外室女?”

    “我……”若能做正妻,谁甘愿做外室女呢?当年姨娘也不是没有过幻想的,没想到爹爹真的来接人了,却言明只能做妾。因为自己是庶女,平时在府里就比别的兄弟姐妹低了一头,这股气,她早就受够了。

    见蒋淋纠结地看着她说不出话,墨卿砚轻声一笑:“我倒是不知道,全京城都在躲商家远远的时候,二表姐竟然还凑了上去,甚至还为旁人说话。我是不知道商梓祺对你说了什么,不过想来也不过是些忽悠的话罢了。”

    “墨卿砚,你别太张扬!”蒋淋尖叫,“没见过你这么恶毒的,轻易几句话就叫人毁了前程!”

    “这话有趣。”墨卿砚不紧不慢地回道,“我是什么人?能有多大本事一张嘴就毁人前程的?上朝批落商家人的是你的亲祖父,上奏本弹劾的是御史大夫,明言不帮忙的是安王爷,此外还有多少朝臣也在里面出了力?或许有趁机落井下石的,但若不是商家做得太过,哪能那么轻易就被人扳倒?二表姐您觉得三娘何德何能,竟然能指示这么一群人?三娘,受不住!”

    “那也是你先提的!”

    “我不提,外祖父就不会发难了?二表姐这胳膊肘拐得真是神奇,老人家好心为你出气,你反而不领情。你敢把方才骂我的话在外祖父跟前再提一遍?谁是无耻?谁又是贱人?嗯?”

    因为墨卿砚目光中的冷意太过明显,蒋淋无缘无故觉得身子有些冷,不自觉地抱着胸,惊惧地看着那明明在笑却叫她看见怒火的双眼。

    她想到墨卿砚平日里练武时候对自己的狠,就连蒋家的兵将都要赞叹的,就忍不住害怕了起来。尤其看到墨卿砚手动了动,她立刻后退了几步,生怕这人要对她不利。

    墨卿砚好笑地看着空有气势没胆识的蒋淋,说道:“二表姐如此恨嫁,你若是看中了商梓祺,尽管往二舅母跟前提,你瞧她会不会扇你一巴掌。”

    母亲?蒋淋冷哼一声,那人可不会希望自己过上好日子的,否则商家那么好的人家,母亲怎么可能会拒绝了这门亲。那个女人惯会装大肚,其实最不能容人,为了这个正牌夫人,她的姨娘这些年受了多少苦又有谁知道?

    蒋淋想起姨娘偶然提起的一桩鲜为人知的往事,突然间看墨卿砚的脸色就起了变化,她将墨卿砚上下打量了一番,用嘲弄的语气说道:“说起来,你又有什么资格插手我的婚事?你母亲当年出嫁的情形可是京城一大笑话呢,那才是真的恨嫁,竟然巴不迭地就往你父亲床上……”

    “啪——”极为清脆响亮的巴掌声让空气瞬间凝固,蒋淋捂着自己生疼的侧脸,对墨卿砚的举动又惊又疑。

    “你竟敢打我?”蒋淋哭喊道。

    “怎么?”墨卿砚挑眉,“你想说就连二舅舅都没打过你么?”蒋家二老爷自然是抽过蒋淋的,这孩子从来就不是个省心的人,他早就对她没了那份关照的心思,只拜托李氏多多照看着点。

    “我是你表姐!”

    “可你没把我当表妹看。”墨卿砚冷冷地说,“我今儿个就是抽你了,你若是不服气,尽管往长辈那儿告去!不如直接去外祖母跟前说道说道,看她是护着你还是护着我!”墨卿砚语气冰冷,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愤怒的气息,“我的娘亲,是你能胡乱说的?再让我听见一句不好听的,下次就不是抽巴掌,我直接打断你的腿!”

    墨卿砚不仅说,还做,她把雪名给取了下来,直接用刀鞘撑起蒋淋的下巴,警告道:“我劝你不要挑战我的耐心,如果你不是我表姐,这时候你双腿已经废了。”

    “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墨卿砚厉声喝道,“花四少都敢把驸马爷的腿给打断了,我又有什么不敢的呢?背后说我娘亲的腌臜话,我难道还不能为我娘亲出气?”

    蒋淋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然而对上墨卿砚那双冰冷的眼,整颗心都凉了下去,整个人就处在冰火两重天里,热汗冷汗一起冒。那样狠毒的少女,今后无论如何都是嫁不出去的!

    蒋清冷漠地看着蒋淋输在气势上,颇觉得无趣:“看来我该跟二婶说一说了,二表姐长大了,心里有了自己的小九九,竟是连至亲的好意都不管不顾了。”

    蒋淋见蒋清似乎真的就要往二房去,连忙慌乱地拉住了她,却瞧见后者眼里极度的厌弃。这是她的堂妹,为何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她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叫人讨厌成这样!她不过是想嫁个好人家,做个正经富贵太太,但也不是不能吃苦,愿意陪祺郎预先度过难关。她觉得自己这样子应该是伟大无私的,偏偏这俩姐妹看她就像是看个拎不清的傻子一样。

    表妹得意什么呢?不过是个翰林家的姑娘罢了,论身份,她还不及正经侯府出身的自己!

    “走吧表姐,咱们同二姐也没话可说了。”今日蒋清没了平日里的活泼烂漫,面上倒是有了几分墨卿砚的冷漠。那日安王妃造访,她也是在的,最清楚这亲事若成了背后会有多大的影响。二姐向来没脑子,只看得到眼前,如今竟然还偷偷与商家那位搭上线了。这个时候还肖想着打倒商家的侯府,说里面没私心,谁信?

    “你们,好得很!”蒋淋愤怒地指着二人,全身气得颤抖。

    “这是怎么了?”转角处走出来一个人,发现三人的表情很是不对劲,疑惑地问道。

    “二哥!”蒋清赶紧上前扑住了蒋浩,“你瞧瞧二姐,竟然指责起表姐的不是了。”

    “二哥,你听我说,这人她好狠的心!”蒋淋见蒋浩一双黑眸望了过来,赶紧诉苦,“我都同我闺中的小姐妹们说了,将来是要嫁进商家的,偏偏被表妹搅和了一阵,叫亲事吹了。如今我的小姐妹们见了我,都可劲笑话我,这可叫我的脸面往哪里搁!”说着说着,蒋淋委屈的眼泪就哗啦啦掉了下来。

    墨卿砚惊叹,感情这才是蒋淋想要发怒的最根本原因啊。

    “还没正式订亲,就先处处张扬,二表姐也是让我大开眼界了。”墨卿砚拍掌大叹,“活该如今成了笑话。”

    “侯府,怎么会有你这样没有脑子的人?”蒋浩淡淡地说道,不顾蒋淋张圆了的嘴,“看来不叫二婶禁你的足是不行的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