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70章 蒋家怒

第70章 蒋家怒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毒妃在上,邪王在下至尊毒医:鬼王的金牌宠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余顺坊,这是京城西北角上的一处大坊,里头住的全是京城里数得上的达官贵族。朱红色的牌坊门高耸挺立,金灿灿的“余顺坊”三个大字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为这全京城最叫人向往的地方之一平添了几分贵气。

    进入余顺坊是一条宽阔的大道,可并架四辆马车,道路旁边插上了锦旗,每当大风吹过就会呼呼作响。而就在这个四四方方的住坊最前头,坐落着一排子的院邸,它们大多是世世代代靠着战功起家的武将的宅邸,忠信侯府便在其中。

    进入侯府大门,绕过门房,顺着抄手游廊左转,很快就进入到了侯府的精粹部分。亭台精致,楼阁巍峨,怪石嶙峋,即使是一花一木的布置在经过风水大师的妙手指点之下也处处透着大气磅礴之势。从前战场上立过的破旧战旗在这院子里随处可见,经过岁月的洗礼褪色的褪色、损毁的损毁,然而不但没有给府邸带来苍凉之感,反叫人瞧着这些血迹斑斑的旗帜生出股股敬畏来。这些本不该出现在宅院里的旧物,是独属于忠信侯府的宝贝,无需玉石铺地,金砖盖瓦,忠信侯府并不稀罕那些浮华之物,沉稳、大气、威严,这便是忠信侯蒋家。

    而今日,就在侯府的后院儿里头,忽然传来了期期艾艾的哭声,一下又一下,哪怕是身正不怕鬼影的将士们都听得头皮一阵发麻。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谁在后院里头哭泣?”一个前边堂院里的小兵戳着一同站岗的同伴悄悄问道。

    忠信侯府有不少从前跟随忠信侯的士兵住在这里,如今早已成了侯府的亲兵,只要不超朝廷的规制,侯府就是一辈子养着他们也无人敢说道一句。

    “听说是府上二姑娘做错了事,后头正在开堂审问哪。”

    “我瞧着那二姑娘平时为人就有些刻薄无理,不似府里其他几位主子,如今倒有些好奇她做了什么事儿了。”

    “你住嘴!”另一个赶紧捂住了他的嘴,“就算是大实话,你也不能在这儿说呀,万一被谁听着了,往侯爷跟前一提,你就等着收拾包袱走人吧。”

    先头那个嘴一咧,赶紧点头,却也不再说话了。

    正院里,忠信侯与侯夫人坐上头,底下是如今侯府内宅的掌家人耿氏,侧旁坐着气得脖子都歪了的李氏,并刚嫁进来不久的三房媳妇华氏。而小辈们没有资格坐着,均列在一边,大气不敢出。

    堂屋中央跪着一人,用长长的衣袖掩面啜泣,肩膀随着呜咽声一耸一耸,哭得好不伤心。这人,便是被人逮着与商梓祺幽会的蒋家二娘蒋淋了。

    她万没想到自己一时冲动与心上人偷偷见面会被人正好撞见,还嚷嚷了起来,那真是一时间什么为自己开脱的话都说不上来,吓得面色苍白,六神无主,只能任由旁人指指点点。反倒是商梓祺这时显得情深意重,不仅将她挡在身后,还一力将脏水往自个儿身上泼,生怕旁人的毒话伤了她。那样情深意重的男子,为何家人就是不喜?甚至如今听说自个儿与祺郎情投意合竟气得要当庭掴她耳光!

    她究竟哪里错了?哪里错了?

    “祖父、祖母,求你们二老成全,叫我许给祺……商公子吧!”已经这样了,她还能怎样?要么嫁给心爱的祺郎,即使从此与家人生分,但往后有祺郎相伴想来也不会孤单难受;要么,就只有断发入庵,从此青灯古佛相伴了。叫她选,定然是选前者,如今她苦苦哀求,就是为了叫长辈成全这一事。她相信,只要熬过了被人非议的时期,她总能顺顺利利嫁入商家。蒋家难不成还能眼看着她这个出嫁女受苦受难?如今的谴责都只是一时的,总会有她的好日子到来。

    想到这里,她就哭得更凶了,仿佛眼前人都是洪水猛兽,欺侮她一个凄凄惨惨的弱女子。

    听到她不但不思悔改,甚至还得寸进尺,李氏差点没气得晕过去,好容易被自己的大丫鬟顺了气,一时间对于厚脸皮的蒋淋也说不出话来,半晌才憋出两个字来:“孽女!”她开始怀疑,当初明知道老爷前头有个庶女还嫁过来是否正确,如今京里与她年龄相当的贵夫人恐怕都在看她笑话了。

    而让她恨得咬牙切齿的人,又何止蒋淋一个,蒋淋的母亲,也是处处给她气受的人物。那姨娘今日被人看管了起来不让进正堂,一来是彰显正室地位,而来也是怕那个嘴巴厉害的将这一局闹得更加不可收拾。姨娘如今正在自个儿小屋里可劲骂呢,尤其听到女儿时不时的哭泣声,恨不得长了翅膀立刻飞过去,好为她说情。好姻缘,就该自个儿把握住。虽然如今地位不如李氏尊贵,可她也是锦衣玉食过了这么多年,再叫她回去原来的日子,是万万不可能的,所以女儿想要嫁入从前地方名门商家,她是一千一万个赞成。

    话说这堂上,蒋清算是对蒋淋绕不过弯来的脑筋大开眼界。明眼人都知道商梓祺接近蒋淋有鬼心思,偏偏这个女孩儿不仅没看出来,还处处为他说话,一颗芳心错付,听不得任何人的劝。她原以为那日得了墨卿砚一巴掌,又遭受蒋浩的冷待,她总该有些想明白的,如今不但没有思悔,甚至再次与商梓祺勾搭一处,被人当众瞧见,真是叫她气得不轻,眼下可心疼委屈的李氏呢。

    这事了了之后,蒋清上山找了墨卿砚,对她说:“表姐,我不稀罕婚事了,若是可以,今后宁愿出征为女兵,也不愿嫁人。男人哪,除了几个兄弟,还有谁能轻易叫我相信的呢?与其与人处处猜忌防备,甚至今后受伤吃苦,还不如一开始就推得远远的,也就不会有后头那些糟心事。”

    不过因为蒋淋一事蒋清就熄了从前懵懂憧憬的对儿女情长的憧憬,让墨卿砚大为吃惊,屡屡劝说无果,最后只能长长叹息,只把她的心思隐晦地同耿氏提了,叫做母亲的心里有个底儿,才不会在今后哪一天被蒋清突如其来的心思吓坏了身子。

    蒋淋自以为将自己扮演得楚楚可怜,多多少少能引起一些怜惜,何况她总觉得自己不嫌弃商家坠落是无上高大的一件事,因此心里还骄傲着呢,谁想上头侯夫人重重拍了下桌子,顿时拍飞了一个桌角。墨卿砚的母亲蒋氏的那一手怪力,竟是传承自这里。

    侯夫人早年虽然也出身勋贵,但说话刻辣,如今被一个小辈气得面红,当场将一些早就收敛起来的尖锐话语劈头盖脸砸了蒋淋一头。可怜的小姑娘,从前就算被人骂过,又哪里见识过这样的阵仗,还没被说几句就懵了头,完完全全吓傻了。不仅是蒋淋,怕是这屋里孙辈的孩子们都没见过侯夫人这样彪悍的口才,身为同进士的蒋浩都忍不住瞠目结舌了。

    “罢了,说再多也无用,横竖你这拧丫头也听不进去。”末了,侯夫人粗喘一口气,用这句话结尾。

    “都知道无用还足足讲了半盏茶的功夫!”小辈们心里都在咆哮。

    “你歇歇。”老侯爷递过去一盏茶,脸上还笑眯眯的,然而回过头来就露出骇人的表情,让本就跪趴在地上的蒋淋更是吓得双腿发麻,嘴唇失色。

    “这事,我自有主张,总会尽可能保全咱们侯府的颜面。淋丫头就关佛堂去,把红英一队派过去守着,别叫她出佛堂半步,否则军法处置。”红英,是府内的一队女兵,大多数时候是归侯夫人管着的,如今耿氏偶尔也有委托她们办事的时候。侯爷竟然派了红英小队看管蒋淋,可见这次也是动了真怒了。

    “淋丫头院子里的人,都在何处?”侯爷问耿氏。

    “都关刑室了。”耿氏恭敬地回答。

    “回头我亲自审问,是谁胆大包天,竟敢瞒过了府里一众亲兵将外头的消息送达到侯府来。”

    听了这话,耿氏忍不住缩了缩脖颈。侯爷亲自出马,哪里还有那些下人好受的余地呢?她本想说她是后院掌家,这事儿是她疏忽,该她来审问的,然而看到侯爷铁青的脸色,她觉得此时还是不要出风头的好。

    这事,外头确实传得沸沸扬扬,一想到蒋家的闺女竟然还同倒下的商家公子处在一块儿,大伙儿看戏的心思那就真是日日高涨,恨不得冲进余顺坊去看看那一家人的脸色。

    在这样的热闹之中,商梓祺照样安安稳稳地游走于士族子弟的交际圈,企图靠着这些人今后可能的地位为商家的前途铺路。遇上旁人不怀好意地询问,他坦然相告,自己与蒋家二姑娘早就互有情愫,若没这事,早该是一对的,如今让蒋淋受了委屈,更要娶回来才能够安抚,末了还会提上一句,商府很快就会上侯府正式提亲了。

    这样有趣的事情,怎么会少得了围观呢?人们都在猜测商家什么时候会上门提亲,而侯府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态度。

    约莫过了三天,这事情炒到了一个足够的高度,商家家主商云领着商梓祺终于迈入了余顺坊,朝着忠信侯府而来了。这一次,他们是花了大价钱备了礼,至少面子上可是诚意十足,一路走来,瞧见的人都得夸一声商家的心诚了。

    “这就到了。”商梓祺看着侯府大门口的两头石狮,对此行志在必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