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89章 .88.87.1.1

第89章 .88.87.1.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医妃火辣辣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毒妃在上,邪王在下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马场的一角,这里的气氛格外阴暗,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么情绪低落,仿佛一层乌云笼罩在了大家的心房上方。站在一边的墨卿砚失望地垂着头,就连春菊的脸色也显得不太好看。

    “给我一个理由。”元娘板着脸,犹如阴沉的天,光是看向她的双眼就会心底发寒。那是发自内心的愤怒,犹如冲天的火焰,扫得她面前的人双颊发烫,自我羞愧。

    然而再害怕,再内疚,面对元娘的人也无法再后退,这一次她鼓足勇气看向元娘,认真地说:“我害怕。”

    “怕什么?”元娘气急败坏地问。

    “我怕出意外。”那人说,“家里已经要准备给我订亲了,我不能在这个时候出意外。”

    “就因为这个,芙娘?”元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这个原本和蒋清等人一个阵营的姑娘姓佟,人称佟芙娘,是之前少数愿意上场一展身手的姑娘,虽然骑术普通,却比那些不敢上阵的女子好太多了。然而如今这全成了笑话,这个被蒋清笑着夸勇气不错的佟芙娘竟然临场说要放弃。

    “嫁人很重要?”另一侧蒋清一字一句地问。

    “很重要,当然是这辈子最重要的事了。”

    蒋清咬着嘴唇,对于这话是不赞成的。

    芙娘像是没有看到蒋清的表情,而是对着元娘继续道:“万一我受伤了,就像你妹妹这样的,那简直不敢想象。”佟芙娘指着墨卿砚,“最后也就只能配个瘸子,这样的事情我才不要遇上。”

    “芙娘!”蒋清恨不得封了她的嘴,居然当着墨卿砚的面讲这样的话,这是生怕自己不够得罪人的?

    然而事实证明,这佟姑娘还真是个不怕掌嘴的,见墨卿砚定定望过来,甚至还挺起了胸,仿佛自己才是占着理的:“我说错了?若不是砚娘双手已废,又怎么会嫁给苏大少那样的人?就算那是安王府,苏大少也不良于行,一辈子都不会有出息!若是嫁不了好男人,这辈子还有什么意义?”

    “嫁人就那么重要?”蒋清气地重复道,“女子自己也能闯出一片天,谁也没说非要靠着男人过活的。”

    芙娘嗤笑:“这些话,你也就在咱们姑娘家面前说说罢了,难道还敢在男子面前说?我也劝你们,早早放弃的好,赢了还要和男子组比一场,这不是荒唐吗?女子怎么能和男子同场?之前没有这回事,我还能忍了,现在如何还能冒险,万一哪个力气大了点把我掀下马背可怎么办?”一连串的问话,打得蒋清措手不及。

    元娘崩着脸,声音从喉腔里一个字一个字蹦出来,压抑着熊熊的怒火:“这是我和花四少的约定,我要告诉他女子不输男!”

    芙娘先是惊讶,随后退后了几步,带着嫌弃的表情冷笑道:“原来都是为了你的一己之私。女人不输男?这话也就只有爱做梦的女人说说罢了,还真当自己是什么大人杰?不过是仗着若容公主嚣张霸道罢了。”

    “芙娘!难道真要和我们撕破脸?”蒋清咬着嘴唇,死死盯着她,无法相信朝夕相处的同窗居然也有和她们完全背离的一天。

    “清娘你闭嘴!”也不知道芙娘一时受了什么刺激,此时完全是破罐破摔的模样。

    蒋清一撇嘴,忽然觉得眼镜发涩,这么多天的努力究竟换来了什么?还没开始比试一切都提早结束了。她羡慕地看着马场另一个角落里刘荷等人嘻笑的情形,与这里对比简直截然不同。

    面对元娘失望透顶的表情,芙娘越说越带劲了,好像已经忍了许久似的,一次性爆发了个够。她轻蔑地看着元娘,又开口道:“你就是这样,争强好胜,什么事情都要去争那个头名。与我们女子争一争也就罢了,竟然还与男子对峙。上次斗诗,刘家那两位争到后面都放弃了,自叹不如,只有你非要与人家拼那一口气,你可看见白公子脸色有多难看?人家后头可是考中进士的,当时定然是不想与你争执下去才让了你。还有赛马那次,你输了一场不够,竟还要比第二场,非赢到胜利为止,你知道这样有多丢脸吗?就算后面赢了但是多少男院的少爷都觉得你是故意在他们面前卖弄,只为引起他们的注意。这样轻浮的举动,你让别人怎么想我们?”

    见元娘脸上露出惊愕,仿佛从未想过会有这样的传闻,芙娘摇头叹气:“你以为你大出风头就能选个好夫婿了?告诉你,你这么大年纪了还没嫁出去就是因为人人都当你是母夜叉,恨不能避而远之!就连你妹妹的亲事都能排你前头,为何人家宁愿要一个双手残废的也不要你一个全须全尾的?因为人家不愿意娶一个喜欢和夫君争强斗勇的女子!”

    说到这里,芙娘开始变得苦口婆心:“听我的,收敛一点吧,想要赢过那对姐妹和花四少一争高下?想要证明女子不是不如男?那是疯了才会这么想。醒醒吧!”

    掷地有声的一句又一句,敲打着元娘的心房,也震撼着墨卿砚和蒋清。却原来,大伙儿都是这么看待大姐的?墨卿砚从来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元娘貌美艺高,活得张扬,这样肆意洒脱的人生她羡慕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想到在旁人眼里元娘竟然如此轻浮不堪?

    蒋氏总与他们兄弟姐妹几个说,她在那一方后院活得太憋屈了,她本该是翱翔战场的鹰,奔跑草原的马,与父兄一样披着战袍浴血奋战的女豪杰。她羡慕红英们做了她最想做的事情,无数次她都想离开墨府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然而看到还未成长起来的儿女们只能委屈叹气。她当初的蠢蠢欲动在一年又一年的消磨中渐渐磨平,事到如今也只能在心里想想,遗憾遗憾,却再没那样的热情与精力了。元娘加入红英,她担忧恐慌,更多的却是高兴与骄傲,就算墨长风再反对,她也义无反顾地站在了女儿的这一边。

    正是蒋氏对墨卿砚等人从小这般灌输念头,加之侯府把女孩儿当男孩儿对待,墨卿砚与元娘从不知真正的大家闺秀是何种模样。或许这个府里最接近完美大家闺秀的,也只有已经逝去的二娘了。

    墨卿砚抿嘴不吭声,一双眼期盼地看向元娘,她想知道此时此刻她的亲大姐在想什么。

    蒋清没想到芙娘嘴竟然狠成这样,与她的名字意境截然相反,震惊之余依然不忘为元娘说话:“大表姐没有要显摆自己,她只是……”

    “对!我就是争强好胜了,我就是喜欢与男人分个高低了,我就是希望他们不要小瞧我了,就是这样你没说错!”蒋清的话被元娘忽然打断,听到这番自损的话,蒋清也愣住了。

    “表姐你在说什么啊,你不是……”

    “表妹你闭嘴!”

    蒋清张大了嘴,所有的话语被硬生生掐断,不可思议的表情与无言的尴尬汇聚在那张脸上,显得极其受伤。她忽然捂住了脸,温热的泪水打湿了她的双手。芙娘让她闭嘴也就算了,为何她帮着说话的大表姐也不领情?

    墨卿砚自然看到了蒋清的难过,然而她还没来得及安慰她,就惊诧地发现向来坚强刚硬的元娘竟然,也哭了……

    “大姐……”墨卿砚喃喃唤出声,然而元娘眼里早已没有了旁人。

    另一头的刘荷等人终于发现了这里的异样结伴走来,刚走近就听见了让她们震惊无比的话语。

    “我与男院的学子拼个你死我活是为了让他们多看我一眼好挑个好夫婿?你错了!我压根就没打算出嫁,我这么做都是为了你们啊!”

    刘荷等人面面相觑,不知这话从何说起,芙娘更是跳脚:“你骗人!这与我们又有什么关系!”

    “有!”元娘用更大声回应,“当初刚进麓久书院时被男院的学生耻笑的场景你都不记得了?现在他们不敢轻易露出不屑一顾的表情了,然而当初是怎么看待我们的?你完全忘了顾家大姑娘差点就要退学的事情了吗?就因为她丹青出色,却被同样丹青不俗的男学生嫉妒,天天找她的茬,差点就过不下去了!还有胡家二姑娘,就因为不小心吃了敏感的东西长了疹子,竟然被那群臭男人足足耻笑了一个月,每天有意无意在她行走的路线上围堵,只为了无理取闹看她笑话!”

    元娘顾不得擦眼泪,任凭咸热的泪水滑入口中,神情从一开始听到芙娘的话时的震□□成了无所畏惧的坚定,“所以我从那个时候起就决定了,不想被人无理取笑就用强势态度来打退和警告他们!不想被男人因嫉妒害怕而处处找茬就让自己变得更出色,用实绩傲视他们!只有当他们畏惧我们的本事了,才不会再欺负我们。我是不会看周围人的脸色,我也不知道你们是怎样想的,然而我今天就想说:这三年我问心无愧!你能这样舒舒服服地享受隔壁男学生钦佩欣赏的目光,是所有女学生共同努力换来的!你的不屑对我没用,等你有一天在后院被你夫君压着喘不过气的时候,你再想想你今日的骄傲。女人只是为了相夫教子而活吗?那对我来说是一辈子无法想象和接受的生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