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翰林家的女汉子 > 第90章 .89.88.87.1.1

第90章 .89.88.87.1.1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明朝伪君子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医妃火辣辣毒妃在上,邪王在下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重生最强女帝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比赛进入了最最白热化的阶段,双方卯足了劲想要抢到最后一只球,当教习将木球甩至一个沟时,几乎所有人都追了上去,就连一直控制着整只队伍的古三少都不甘示弱,驾驭着马匹狂奔。

    最后的时刻,仅仅抢到球是不够的,还有一群饿狼绿着眼睛盯着猎物,要把球从自己的跟前打进对方的球门里简直难上加难。

    率先到达球旁的是青队的成员,他的球杖刚刚碰到球,才滑行了一点点距离就被追上来的黑队人半路截抄。然而仅仅是一眨眼的功夫,黑队也丢了球,花祯娴熟地将球杖对着球的一侧用力一戳,球就凌空弹了起来,他再在半空接住,用力一挥,顿时投向远处早已等着策应的古三少。因为几乎大多数人都冲到跟前了,古三少身边反而显得空旷,黑队的人大吃一惊,心里懊恼不已。

    他们在蒋涟的提醒下也开始防备古三少了,但是刚才看他冲得这么勇猛,还以为他不再甘于幕后,也要一展身手了。方才每个人的眼里都只有球,谁又记得不知不觉间古三少已经掉队了呢。

    胜利在握,就连花祯都有些放松了。

    “驾!”一声高喝,大部队的末尾突然有人急转弯追了上去,仿佛早就意识到会有这么一遭,同古三少一样故意落到了队尾。

    蒋涟!是一开场只会横冲直撞的蒋涟,紧紧在一场比赛的时间就飞速地成长,只有他意识到古三少和花祯才不会这么轻易地就将球让给别人,当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追逐球的时候,只有他牢牢盯着这个最不起眼的人物。当他发现古三少有意放慢步伐后,他也悄悄减缓了速度。果不其然,他们到底还是留了一手的。

    不过没关系,青队其余四人都和自己队伍的人缠在一处,追逐古三少的人只有他自己。将门蒋家,可不是说着玩的家族,他有自信一个人从古三少手里抢过那只球。

    “拦住花四少!”蒋涟冲出去之前留下了这句交代,只要拦下青队最厉害的大将,其余的不足为惧。

    有黑队的人想要冲出去,被其他的人拦住了:“防住他们,蒋幺一个人就够了。”

    被拦住的人想想也是,蒋涟的贡献他不是不知道,这个时候正是胜利前最紧张的时刻,与其再花时间追上去,不如就在这里拦住青队其他的人,他们对蒋涟的实力有信心。

    “呵呵。”听到对方仿佛已经将胜利拿在手里一样,花宫露出了冷笑,一甩马鞭又奔跑了起来。花祯就像是一个指向标,无论他跑到哪里,就有人追到哪里。黑队的马匹形成了一个包围圈,将青队的人包围在了里面,无论是谁想要突破阻碍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在马场的另一头,古三少已经将球拨到了黑队球门门口,只差临门一挥,就能摘下胜利的果实。然而他还没来得及挥杆,预想之中的干扰已经驾到,空中飞驰的球不偏不移撞上了球杖前头偃月型的弯角,不仅没有前行反而还因为蒋涟的冲劲倒飞了回去。论马术,蒋涟超出古三少太多,他几乎没有停顿地就将胯.下的宝马强行掉头,随后对古三少做了个得意的笑容扬长而去。

    “球是我们的了!”黑队的人欢呼,在他们眼里只要球到了蒋涟手里就不会丢。

    他们的心思只有那么一瞬被移到了别处,而偏偏就是这个空档,花祯拍马硬闯,硬生生地将包围圈撕裂了一个口子,就这么一鼓作气冲了出去。他并没有立刻朝着蒋涟冲去,而是策动着马匹朝着自家的球门飞快地跑去。

    想在门前拦住我吗?蒋涟冷笑。

    他已经冲到了近处,看着颇有守门大将风范的花祯,他毫不犹豫地将球杖挥起。球被高高地扫了出去,那是蒋涟计算好的弧度,球会先抛上空中,随后落下,最后进入球门之中。这样的高度,他倒要看看花祯该怎么拦截!

    然而花祯永远也不会让人失望,只见他甩了缰绳,用手狠狠在马背上一拍,整个人凌空跃了起来,似乎也是算准的时间和距离,半空中的他正对着呼啸而来的木球,随后球杖在跟前扫了一圈,又将本该滑入球门的木球给扫了回去。这样惊人的举动,顿时让场上场外鸦雀无声,直到花祯重新落回马背上,所有人才意识到比赛还没有结束。球不入球门,谁都不是胜者。

    可惜的是,花祯虽然拦下了这一次,但空中的他掌握不好力气,球恰好又弹回了蒋涟所在的方向。蒋涟赶紧上前,重新将球捞在自己的地盘里。要再来一次吗,他相信花祯还会再阻拦一次。何况刚才那一下难度太高,角度和力气稍有偏差球就会落空,很有可能给青队造成反击的机会。

    蒋涟跑得满头大汗,好几次因为伸手挥杖,他都差点摔下马背,又要控制骑术又要灵活舞动双手,这确实是一件难度很大的事情。

    不认输,何况他的赢面还很大!

    眼看着其他人也要追了上来,电光火石间蒋涟终于做了一个决定。

    他俯下身,整个人贴在了马背上,手一动缰绳又重新跑动了起来,另一只手拨动着滚落的木球,与球门不断地拉近了距离。花祯已经近在咫尺了,他也匍匐在了马背上,伸出手来想要阻拦。

    佯攻!这是蒋涟所能想到的最后的计策,他故意让自己看上去使了大力气,实际上球只会滚落一点点距离,只要骗过花祯的动作,他相信自己能抓住这一瞬息的功夫用力将球推入球门。

    蒋涟仿佛已经看到受骗的花祯脸上惊讶后悔的神色,当两人几乎完全马贴着马手贴着手的时候,他终于动作了。球如他所愿只滚了一点距离,但就是这点距离让正对着他的花祯想要拦球就得反手动作,这个空隙足够蒋涟继续下一步了。然而谁也没有料到的事情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

    蒋涟的马匹忽然发出一声凄厉的悲鸣,马腿高高地抬起,将毫无防备全身心都在球上的蒋涟顿时就被掀下了马背。蒋涟惨叫一声,重重跌倒在地,滚落了好几圈才停下,而正在此时冲上来的人恰好到了他跟前,纷纷及时勒马,才没有让马蹄子踩到他,酿成悲剧。

    抬头看去,花祯早就领着球一路奔跑至黑队的球门,当所有人都在关心蒋涟的伤势时,花祯漂亮的一个挥杆动作,顺顺当当地将球送入了球门,没有任何阻挡的球划过一道美丽的曲线,哪怕意识到这一瞬间的人是少数,也终究有人忍不住出声喊了出来:

    “球进了!花四少赢了!”

    时间恰在此时结束,青队一分险胜,进入明日的决赛。

    胜负在这一刻即使再激动人心也显得没那么重要了,关键是躺在地上的蒋涟,额头正冒着血。

    “涟哥儿!”蒋清失声尖叫,顾不得其他人的阻拦,硬是跳进了马场里,一溜烟冲到了蒋涟的跟前。蒋涟似乎意识还挺清醒,一双眼愤恨地望着正迎面走来的花祯。

    “你卑鄙!”

    花祯歪头笑嘻嘻:“我做什么了?”

    “你用球杖打断了我的马腿!”

    “哦?”花祯微笑,“有谁看见了?”

    蒋涟顿时语噎,因为两人几乎互相挨着,花祯在他的右侧,其他人从左侧奔来,视线恰恰好是被自己给挡住了。

    “去检查我的马腿,肯定能查出来是被打断的。”

    “哦?一定是我的球杖,不是你的球杖?我记得当时那球落在你的正前方吧?”

    没有人反驳,因为看在别人的眼里,确实像是蒋涟的球杖绕过马蹄去探前方的木球,说是蒋涟自己的球杖打到了马腿也是成立的。但是没有人会觉得蒋涟在胡说八道,他们更相信是花祯使了诈。

    不择手段,心狠手辣,人们重新想起了这四个字,因为一场比赛花祯都太规规矩矩了,他们竟然忘了誓要拿到头名的花祯又怎么会轻易地把机会拱手送人,就是使坏也要打败敌人,这就是花祯的风格。

    “卑鄙!”蒋涟气得只剩下这句话了,“这样的胜利也可以吗?”后面一句话是对着教习说的。

    教习有些无奈,光凭蒋涟的话他实在无法判断花祯对马动了手脚,正如花祯说的,谁也没看见,没看见就不能硬是说成是他做下的。

    “青队胜!”教习无可奈何地宣布。私心里他也觉得是花祯的不是,心里对花祯充满了鄙夷。这个学生确实很有天赋,但是为人不正,不是他喜欢的学生,他更喜欢蒋涟这样虽然还不够成熟但是看起来正派的学生。

    可惜了。教习看着受伤的蒋涟,摇了摇头,去准备下一场女子组的比试了。

    “你太过分了!”蒋清心疼地流着眼泪,数落着花祯的不是,无奈对方完全一副不肯承认的模样,让蒋清拿他毫无办法。

    “你等着,明天我就和大表姐一起把你打得落花流水!”狠狠擦干眼泪,蒋清立誓。

    “哦?我很期待。”花祯嘴角上弯,“不过在这之前,你先赢了准太子妃再说吧。”

    “会赢的!”蒋清的手指扣着手掌心,目光恨不能将花祯给吃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翰林家的女汉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初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初影并收藏翰林家的女汉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