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一卷灵鹤髓又见夜雨乱红尘(一零七)

第一卷灵鹤髓又见夜雨乱红尘(一零七)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难以忍受的痛意弥漫,却不仅仅因为受伤的双足。他的衣袖无力垂落,呼吸里带了刺般割痛肺腑,指尖却越发用力地握住窗棂,以维持面容上清浅淡然地一抹笑,“姑姑,多虑了!檎”

    知夏姑姑站在他身后定定地看着她,欲言又止,最终只是垂下头来,叹息道:“阿辞,我也盼……我只是多虑。”

    从当年他阻拦她杀掉那个小祸害时,她便一直劝自己,不必多虑。

    可惜,最终他还是逃不脱那最可怕的命运。

    一世聪明,一世清傲,却养虎为患,被反噬得差点尸骨无存。

    -----------------------魍-

    这夜阿原睡得很不安宁。

    从入睡开始,便有人影幢幢的,带着逼人的寒意,不时卷到跟前。

    依然看不清梦中人的模样,只是比先前更多了几分惊悸和恐慌。

    忽一抬首,便见有女子半边脸罩着银色面罩,一身白衣如大雪般纷扬卷来。

    她惊恐退避时,雪凉的衣片拂过脸庞,然后是一柄雪凉的短剑掠向她脖颈……

    “姑姑——”

    阿原惊叫之际,人已猛然坐起,浑身冷汗涔涔。

    小鹿迷迷噔噔坐起,立时意识到阿原又在做恶梦,忙跳下床榻,奔过去问道:“小姐,又梦到什么?”

    阿原摸了摸自己的脖颈。

    虽然梦境真实得可怕,但她的头颅还在,颈上并无伤疤,真的只是梦而已。

    她重重地倒回床上,擦着额上的汗咕哝道:“嗯,又是梦……这一回,梦到有脸的了……可惜只有半边!”

    “啊?”

    “也许这一次不一样吧?那个什么知夏姑姑……的确容易让人做恶梦!”

    只是梦里还是不大一样。

    青衣瑟瑟满头斑白的知夏,梦境里居然很是年轻,白衣胜雪,黑发如染。

    她抱着头平定情绪时,又一道惊雷劈开夜幕,似将黑不见底的苍穹撕开了一道大口子。

    她的脑中有什么电光石火般闪过,居然也像在忽然间被扯开了一道裂口,无数熟悉的不熟悉的人或事在汹涌,随时都能澎湃而出。但她屏住呼吸试图去抓住一丝半点时,那些人或事却如烟花般湮灭,迅速沉没于无边的黑暗中。

    来得迅猛,去得快捷。

    -----------------------

    涵秋坡上,闪电亦破开雨夜,照亮新修的坟茔。

    风雨之中,天地孤寂。

    有黑衣人披着蓑衣,静立于雨夜中,看另两名蒙面男子挥揪挖开坟墓,露出崭新的棺木。

    黑衣人几步冲上前,用袖子拂擦棺上的泥水。那边蒙面男子一个急忙起钉开棺,另一个已撑开了一柄大伞。

    电光闪过,照上那被挖得斜倾的墓碑,正书着墓中人的姓名:“姜探之墓”。

    棺木终于开启,露出清瘦苍白的女子,容颜清丽,眉目宛然。

    黑衣人低呼一声,颤抖的手将两颗药丸塞入她口中,伸臂将她抱出,小心拢到胸怀间,方才侧头吩咐:“把坟墓填上,一切恢复原状。”

    “是!”

    那二人领命,继续忙碌。

    而黑衣人已抱起女子,飞快奔往坡下。

    又一道电光闪过,天地有瞬间的异样明亮,照出黑衣人蓑衣上滴下的水珠,也照出他斜伸出蓑衣的剑柄。

    苍黑色的双雀流苏结剑穗,在雨水里幽幽闪亮,双雀栩栩如生。

    ----------------------

    贺王府别院。

    终于迎来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

    天清似水,数日前被雨水清洗过的竹林在夜风里摇曳,疏朗隽秀,一如竹中对酌的两位贵公子。

    谢岩轻晃手中的夜光杯,声音清润亦如月色:“言希还是没过来?”

    慕北湮摇头,“应该去县衙了。你明天就回京,他该回来送送的,只怕是耽搁住了。”

    “又为景典史?”

    “应该是。言希傲得很,但和景典史还合得来。景典史刚到沁城,就借口查案前来见过他。我问言希,他说先前在外游学时认识的故交,其他并不肯多说。”慕北湮侧头看向谢岩,“他当然不仅仅是典史。”

    “当然。”

    “那他是……”慕北湮搁下夜光杯,桃花眼里终于多了几分慎重,“我们猜的那个人?”

    “我不敢确定。”

    谢岩低眸,手中美酒色泽盈盈,薄如纸的墨绿色杯壁清亮如明镜,变幻着奇异的流光。

    慕北湮便无奈,“其实你本该知道的。若他真的是……端侯,他似乎没打算瞒着你,不然先前也不会邀你去端侯府了!”

    谢岩苦笑,“嗯,他邀请我时,恰好长乐公主又犯病,缠得我受不住,只好先避了出去,故而并不在府中。正好我堂兄谢以棠在,你该知道的,他说聪明时也聪明,听说端侯相邀,立时自己跟过去相见,端侯倒也见了。”

    “就是你那个以写艳诗出名的堂兄?”

    谢岩叹气,“就是他。也不晓得他都跟端侯说什么了,回府后还送了什么东西给端侯。我后来问起时,我那堂兄说端侯对京中风流逸事也很感兴趣,他便送了几幅字图过去。我听说后觉得不妥,递了名帖前往端侯府求见时,阍者回答端侯病得厉害,暂不见客。”

    慕北湮哈哈大笑,“谢大公子,你……你居然吃了闭门羹!我原以为只有别人吃你闭门羹的份儿!”

    谢岩指尖轻晃,“也未必有心让我吃闭门羹。算日子,或许是他那时已经离京了呢?若已是旁的身份,自然不便再和我相见。但他也不是没给过暗示。”

    慕北湮奇道,“什么暗示?我们在县衙住着时,他似乎一直闭门养病……”

    谢岩沉默片刻,说道:“他说,他在镇州长大。”

    “镇州……”慕北湮茫然,“跟你有关?”

    “我母亲姓景,在前往镇州的途中遇害。”

    “倒未听你提过母亲之事……”慕北湮捏紧杯盏,“不过,也是镇州!也姓景!有关联?”

    “嗯,我母亲是陪我二姨回镇州省亲的。听说二姨侥幸得以逃脱,但不久也从镇州传来噩耗,随即便传来镇州的成德节度使王榕陈兵要塞、封锁南北交通的消息。当时皇上尚是梁王,并未与王榕计较,后来登基为帝,甚至还封王榕为赵王。王榕虽接受封号,暗中却与晋国结盟。皇上虽恼怒,但这些年始终不曾追究,每每封赏甚厚。”

    “此事我父亲也提过。”慕北湮眼底也收了素日的惫懒,沉吟道,“父亲说,赵王王榕原是世袭的节度使,虽不好和我们大梁或晋国、燕国相比,但也根基深厚,逼得紧了,梁晋交战时相助晋国,于大梁甚是不利,故而还是以怀柔笼络为主。”

    谢岩将杯中美酒饮尽,慢慢地旋着幽绿幽绿的夜光杯,低声道:“还有一个原因。我母亲去世时,我还没满三个月。据说,母亲之所以丢开我陪二姨回镇州,是因为二姨已经怀了七八个月的身孕。”

    慕北湮蓦地悟过来,失声道:“也就是说,景典史……可能在暗示,他是你二姨的孩子,是你……姨表兄弟!”

    谢岩低低道:“对,应该是我表弟,我从未见过的表弟。”

    “于是,景典史当然不会是小小典史。”

    “若真如我们推测,他当然不是小小典史。”

    谢家还不是贺王这种以军功起家的,正宗的名门高户,地位显赫。但谢家夫人能抛下不满三个月的爱子陪妹妹回家省亲,其妹自然也不是寻常人物。

    “端侯,景辞,景知晚……”慕北湮皱眉,“他忽然来沁河,是为……清离?”

    谢岩抬手又倒了一杯酒,嗅着淡淡的酒香,清澄眼底渐渐迷离,“北湮,我说过,她不是清离。明日我回京,你需多留意他们动静,只是需谨记,不可玩火!若景知晚当真就是端侯,你该晓得他不好惹!”

    慕北湮向后一靠,懒洋洋笑得如春困的猫咪,“放心,我会盯着阿原和景……景典史。这事儿……真的太蹊跷了!”

    谢岩便默然喝酒,如玉面庞渐泛起微醺的红晕。他轻抚怀中绢画,叹道:“北湮,我想清离了!”

    慕北湮沉思着什么,忽一击桌,说道:“我知道了!”

    ---题外话---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