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倚剑谁家少年郎(一零八)

第二卷帐中香倚剑谁家少年郎(一零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谢岩眸中闪过希冀,“知道什么?”

    “我知道你堂兄给端侯送的是什么字画了!”

    慕北湮哈哈大笑,“听闻景知晚到沁河的第一天,就给朱绘飞送去了几幅秘戏图,说是京中友人托他带过来的……端侯一直病重谢客,哪来的友人?就谢以棠去见过他!谢以棠竟让他送秘戏图!哈哈!秘戏图!”

    “……魍”

    谢岩脸色难看得不能再难看时,慕北湮笑得重心不稳,一个倒仰从椅子上翻了下来,兀自笑声不绝。

    响亮的笑声里,便无人能注意到,不远处的密林内,正有人发出垂死的低吟。

    黑暗的草丛中,一只苍白的手正吃力地伸出。纤细的五指在月光下颤抖,白得炫目。

    血色尽去的指尖,尚有艳光流转,分明涂着玫红色的凤仙花汁。

    ----------------------

    灵鹤髓结案已有些日子,但阿原还是有诸多疑惑。

    谢岩、慕北湮离开,景知晚休养的时候多,她暂时又做回了自在的小捕快,便开始和李斐探讨灵鹤髓案留下的疑点。

    她道:“第一,那个杀手是个最大的疑点。”

    李斐好容易又过上琴棋书画诗酒茶的悠闲生涯,见她还在纠缠,便有些烦恼,敷衍道:“可那杀手就你见到了……指不定是你幻觉呢?连景典史都说当时风雨正大,根本不曾见到其他人。”

    “那毒蛇从何而来?姜探临终时已认罪,没道理不承认毒蛇之事。那么,毒蛇最可能是杀手所放。毒蛇尸体大家都见到过的,总不是我的幻觉吧?”

    “但姜探也说了,那凤仙招蛇……”

    “第二,那夜我和景典史滞留山间,发现佛珠和丁曹留下的凤仙,方才猜疑慈心庵,等天亮后与大人会合,立刻就去慈心庵搜查,这其间根本不可能也来不及有任何消息传出,为何朱继飞恰在那日赶到,差点就带走了姜探?”

    “嗯,这个是疑点……可惜朱继飞已经疯了……”

    “第三,慈心庵那处小院,不是说只给贵人住吗?但姜探平民之女,算不得贵人吧?朱蚀虽是宗亲,并无爵位,即便勉强算作贵人,朱夫人也不好以朱家名义在慈心庵安排前夫之女,朱继飞也不过是庶子,试问到底是谁安排姜探入住那里?”

    “可惜姜探、朱夫人都已死去,这事也无从查起。”

    “她们死了,妙枫还在呀!”阿原眸光清亮,精神奕奕,“妙枫必定知道姜探的根底,而且,她先前分明试图阻拦我们前去搜那小院,口口声声说她不曾见过那枚佛珠腰佩。”

    李斐不耐烦道:“那去问问妙枫也不妨。”

    阿原一笑,正要领命时,李斐忽又道:“且慢!这案已经结了,真凶也已伏法,三名死者也该瞑目了……便有些疑点,其实也没什么要紧。”

    阿原道:“于是疑点再大,也不用查了?”

    李斐便拈须迟疑,“听闻皇上去年伐晋失利,身体大不如前。朱蚀虽被冷落,到底是皇上堂弟,如今因他自己的荒唐孽债而死,皇上纵然难过,也不至于太伤心。再查下去牵扯出别的来,反令皇上忧心。”

    李斐所说,句句是真。自朱晃登基为帝,河东的晋王李存旭号称复兴前朝,与大梁屡起战端。去年晋国攻伐燕国,朱晃亲自领兵袭晋,却在途中生病,又中了晋国大将李源声东击西之计,被迫烧营撤军,返回汴京休养。

    阿原把鼻子揉了又揉,无奈说道:“既然真凶已明,查的无非是些琐事,怎会牵扯到皇上?大人是不是……忠心得太过了?”

    李斐啐了一口,才低声道:“你这丫头懂什么?你道妙枫为何敢如此猖狂,连本官都不放在眼里?当年她是救过吕才人的,听闻吕才人就是在慈心庵产下了郢王殿下。”

    郢王,梁帝朱晃的第三子朱友珪。即便阿原不记得从前之事,亦知晓梁帝长子郴王英年早逝,次子博王朱友玟是朱晃养子,并非亲生。那么,三子郢王朱友珪,应该是最可能承继皇位之人。

    算来这慈心庵,的确太不一般,不怪妙枫胸有成竹,盛气凌人。

    阿原终于只能说道:“好吧,那我只去慈心庵礼佛听禅,可好?”

    李斐顿时眉开眼笑,“当然好!你悄悄换女装去,更方便,也可求求你的好姻缘!”

    他向景知晚的住处指了指。

    阿原便凑近两步,低声道:“其实我也觉得他不错,除了脾气臭了些,奶妈恶了些。”

    李斐抚掌,“那挺好啊!要不要本官为你保这个大媒?”

    阿原摇头,“我不要他。”

    “嗯?”

    “再好吃的馍,里面夹着一堆老鼠屎,换你,你会吃吗?”

    “……”

    李斐默默捏住鼻子。

    于是,从京城来的贵人景典史,就这么被名不见经传的小捕快嫌弃了,嫌弃了……

    -------------------

    阿原再度来到慈心庵,却已不是腰悬利剑的原捕快,而是娉婷袅娜的贵家小姐了。

    她的女装是现成的,且都是原府带出,件件精致华美,虽压在箱底几个月,稍加打理便已齐齐整整。小鹿虽然常顶着一头乱发,但替阿原绾的发髻还算别致,再簪上两支珠钗,立时显出原先的仙姿国色来。

    慈心庵接待的比丘尼妙安眼见小轿内下来个锦衣玉饰的贵小姐,后面跟着个脑袋圆圆的俏丫环,虽戴着帷帽看不清模样,也先堆上笑来恭敬迎入,一路伺候敬香礼佛,十分周到。

    阿原明知妙枫狡黠,难以问出消息,遂从妙安这边下手,只作是从京城赶来探望贺王的贺王府女眷,跟妙安闲聊之际出手极大方,于是没等几处香敬完,妙安便已一副推心置腹、知无不言的热忱模样。

    世间最容易赢得他人好感的,总是这样一脸热忱的“真诚”人。

    阿原自然也不需要她的真诚。她只想想真诚地打听些消息而已,比如慈心庵的背景,慈心庵来往的贵客。

    对于传扬慈心庵的美名,妙安自然是不遗余力的。

    她摸着阿原刚递过来的金叶子,蔼然出尘的世外高人模样,挺直胸膛说道:“本庵能有今日兴旺,都因我那妙枫师姐种下了善因。当年吕才人军中受孕,皇上因战事激烈无暇顾及,只得自行前往汴梁相寻。路过沁河时,她拖着八、九个月的身子不幸染病,也曾求助朱家亲友,却无人援手。最后还是妙枫师姐慈悲为怀,将她接入庵中调理,后来就是在咱们庵中生下了郢王殿下。”

    阿原撩起纱帷露出半边脸,笑容清丽无邪,“原来是这样的来历,怪不得贺王府几位如夫人都说慈心庵沾了贵气,说我要进香,就该来这里。”

    妙安便忍不住流露出几分自得,“正是。本庵虽地处荒僻,但吕才人另眼相看,郢王殿下也颇是眷顾,京城来的女施主便多有慕名而至的。”

    阿原一路跟她聊着,眼见距离那姜探所住的那座小院不远,便叹道:“本想着沁河不比京城,总会安静些。不想我那表哥聒噪,不论男女都只管往别院里带,每每撞见了,好生尴尬。若此处有空余的屋子,我倒想借住数日,还能落个清净。”

    妙安也听说过贺王府的小贺王爷慕北湮将门犬子,风流荒唐,对阿原更深信了几分,忙道:“小姐若是要住过来,空屋子尽有。”

    阿原道:“我喜静不喜闹,最好是独门独院的。若有这样的地儿,我便打算扰上数日。当然,布施和香火钱是不敢少的,横竖也算是一桩功德!”

    妙安便往那门扇紧闭的小院看了一眼,干笑两声,“小姐有这心,自然极好,极好……”

    阿原妙目微转,“咦,那里是个小院么?看着好生幽静。不知里面可有人住着?”

    妙安踌躇道:“没有……目前没有。不过行李还未搬走,需要好好收拾收拾。”

    阿原问道:“是谁家的女眷?若是性情好的女子,没搬走也不妨,正好可以一处作伴。”

    妙安道:“是一位京中大臣家的女眷,不过……咳,她前些日子回京了!”

    “既如此,我就定下这院子。待我回去跟舅舅说了,就把行李搬过来。”阿原笑靥如花,将数张金叶子递过去,“这就算是订金吧!”

    ---题外话---院中藏着个少年郎。前文只提过他一次,估计你们猜不出是谁……

    美少年,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