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莫笑多情纵轻狂(一一三)

第二卷帐中香莫笑多情纵轻狂(一一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知晚走入客栈房间时,并没有立刻看到阿原,便有一瞬间怀疑自己是不是走错了房间。

    小鹿气喘吁吁地跟在身后,一眼瞥过去没见人影,立时叫起来,“我的小.姐呀,不会自己出去找‘解药’了吧?妈呀,千万要找个好看的,别把歪瓜劣枣的都拉床上,太掉价了!”

    景知晚看了她一眼,冷冷淡淡,仿若和寻常时一般无二,小鹿却似被人当头一盆冷水淋下,冻得有点缓不过神,便僵着脸陪笑,“嗯,小.姐应该多等一会儿,景典史……景典史自然更愿意自己当解药……檎”

    景知晚道:“滚!魍”

    小鹿无措,却也不肯滚。正东张西望时,她忽听角落里有人哑着嗓子唤道:“小鹿!”

    小鹿跳起来,急忙冲了过去,高唤道:“小.姐!”

    在床塌侧面的角落里,阿原浑身*抱着半盆冷水坐在地上,身下亦汪着大摊水,正不住地哆嗦。

    破尘剑已出鞘,正在她手边。

    若有人欲对她不利,只怕立刻会被她抓来泄火,——无关男女情.事的泄火。

    景知晚缓步走过去,蹲到她跟前,低声问:“你怎样了?”

    阿原居然神智尚清,摇头答道:“挺倒霉。估计我这辈子都没这么倒霉过。”

    她看向小鹿,“萧潇呢?”

    小鹿道:“不知道。”

    “不知道?”

    “是啊!”小鹿学着萧潇的声音说道,“他就跑来找我说,你家小.姐在这边客栈,中了媚.药,你赶紧过去,最好把那个叫景知晚的也带去,你家小.姐点了他的名。”

    “然后,他走了?”

    “走了呀!他让我找景典史,摆明了不愿跟你在一起……”小鹿苦口婆心地劝她,“小.姐,不是我说你,对萧潇那种人,霸王硬上弓是没有用的!你看,当初想扑倒他,把他给吓跑了,这回想扑倒他,又把他吓跑了吧?”

    她随手一拉景知晚的臂膀,也不曾瞧他脸色,只顾殷切万分地开导她的小.姐,“小.姐,虽说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但也要记得强扭的瓜不甜!你看景典史一听说小.姐这里出了状况,也不管足疾未愈,立刻就奔来了!这会儿也找不到更好的,不如……你就凑和凑和吧!”

    她小心地窥伺阿原神色,惟恐阿原不允,不防拉住景知晚臂膀的手猛地被人一扯,还未及弄清怎么回事,已经整个儿被掷了开去,跌在房间中央捂着臀.部连声痛叫道:“小.姐,小.姐,我屁.股都摔作两半了!”

    景知晚将她甩开,也不理会她哀嚎,伸手扶起阿原,问道:“谁下的药?那个萧潇?”

    若是她想扑倒萧潇,应该向萧潇下.药才对,而不该把药下在自己身上。

    当然,不排除害人不成反害己,萧潇倒过来让她出乖露丑。

    阿原被他扶住,隔着衣物触到他的肌肤,便似被那隐约的温暖夺了魂,竟比与萧萧同行时难忍百倍,一直强行压住的药性顿时汹涌上来。

    她环住他的腰,喃喃道:“不是……”

    她的指尖极用力,用力得仿佛要抠破他衣衫,掐到他的肉里。但她的身体异样地软,软得像揉过的面条,又像化开的水。当景知晚托住她的腰,努力扶她站稳时,她更像找到了攀援物的蛇。

    景知晚吸了口气,飞快取出两颗药丸,塞入阿原口中,转头看向小鹿,“你去找那个萧潇,问明是谁下的药。如果查不出来,我保证会把你屁.股踹作两半,再也合不起来!”

    小鹿顿时止了呻.吟,惊恐地看看他,再看看紧揪住景知晚不放的阿原,禀着好女不吃眼前亏的原则,揉着屁.股飞快退了出去,顺手掩上门。

    料得景知晚不乐意有人守门,她也不敢久待,一瘸一拐地入客栈外走着,再不晓得该到哪里去找那个传完消息便跑得无影无踪的剑客,心下对景知晚更加不满,咕哝道:“什么玩意儿?除了长得人模狗样,干得哪样是人事?病鬼身子棺材脸,小.姐看得上他才怪!还不如萧潇呢,长得好看,人也和气,就是不让小.姐扑,真是为难……或许该弄些药给他吃。可惜,这回便宜姓景的了……”

    走到客栈外,正见几拨人快步跑往茶楼方向。小鹿忙揪住其中一个问道:“茶楼那里有什么事吗?”

    那人笑道:“没事,没事!前儿那个说书人病了几日,今天才又开张。我们记挂着后面的故事,这不是赶着去听么!”

    小鹿精神一怔,忙道:“我也去!我也去!”

    脚下便已不由自主般跟着那些人奔往茶楼。

    也许萧潇也爱听说书呢?也许她一边听书一边就找到萧潇呢?

    方向明确,劳逸结合,她真是睿智之极。

    -------------------------------

    客栈里,景知晚让小二又拎了一大桶冷水进去,拿手巾浸温,拧了水,替阿原擦拭身体。

    他并未说给阿原的是什么药,但阿原服下后只觉清清凉凉,体内要命的炙热火焰便降下了些。

    只是景知晚那个冤家,为何总会令她感觉莫名的温暖和亲近?便如此刻,仿佛有两只手一前一后地拉着,一只冷静地要将她拖开,告诉她眼前之人可恶可恨,另一只手却只想扑过去,将他紧紧抱住。

    景知晚虽未褪.下她衣衫,但她的模样,比赤裎相对也好不了多少,何况冷水替她擦拭时,依然能觉出他指间细微的暖意擦过肌肤。

    冷水本该让她冷静,可再细微的触感都能让她战悸,瞬间将冷水带来的清明冲得无影无踪。

    而她也许不必拘谨。

    她跟景知晚之间,必定早已称不上清白。当日.他替她吸蛇毒时,便说过她身上没什么他没看过的;此刻替她擦拭身体时他也很自然,仿佛只是随手在擦洗桌椅书案之类……

    她揽住景知晚的手蓦地用力,在他疼得吸气蹙眉时,凑过去吻住他。

    景知晚手中的手巾跌下,修长的手指迟缓地顿在她的肩上,然后慢慢收紧。

    许久,*的手巾已将棉被洇湿.了一大.片,而阿原愈发放肆,双手只管在他身上乱抓。

    景知晚身体猛然抽紧,抬手迅速拍向她穴位。

    阿原软软倒入衾被间,而景知晚呼吸不匀好一会儿,才慢慢睁开眼睛,眸中兀自蕴着些意乱情迷。

    他弯腰将冷水拍到自己的脸上,才扶她卧好,低低道:“越发胆大包天了……谁教你的?”

    而她发现自己是原大小.姐后不久便逃之夭夭,又有谁能教她?

    如知夏姑姑所说的,这是天性?

    他拾起手巾,坐在床沿微微地出身。

    其实……并不坏。

    ------------------------------

    阿原醒来时,她已睡在县衙她自己的屋子里。朝阳斜斜地从半开的窗棂间投入,照着小鹿乱蓬蓬的发髻,闪着淡淡的金光。

    她正抓了把红豆,从一个茶碗里一颗颗放到另一个茶盏里,嘴里念念有词地数着数,“五十六,五十七……”

    阿原拖着疲.软的身子坐起身来,唤道:“小鹿!”

    小鹿忙跳起来,冲过来笑道:“小.姐,你醒啦!”

    阿原脑中兀自混沌着,忆着前日之事,竟似一场梦。

    梦里自然甚荒唐。

    追年少的剑客追得狼狈之极不说,还梦到景知晚替她擦拭身体,而她更是趁机穷追猛打,好像干了不少羞人的事?

    她摸着阵阵疼痛的脑壳儿,叹道:“我怎么在这里?昨日进慈心庵,是不是被鬼迷了?莫名睡了这许久,还做了许多怪梦……哎,我是不是得开些宁心静气的药来吃?老是做梦……”

    小鹿正替她拿衣衫,闻言笑得打跌,“做梦……小.姐,你都把人家景典史吃干抹尽了,还说是做梦!亏得景典史把你带回来时,还一脸的温柔?”

    阿原懵住,“真的?”

    “当然是真的啦!我从没见过景典史那么温柔的模样!”

    小鹿忆着景知晚趁着天未明时将阿原抱入屋中的情形,已是一脸的神往,“景典史一向可恶,很可恶……不过他温柔起来的模样真的很好看!比小.姐先前那些男人都要好看!”

    ---题外话---也不知是谁吃谁呢……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