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玲珑玉碎胭脂艳(一一五).

第二卷帐中香玲珑玉碎胭脂艳(一一五).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言语依然清淡,但阿原入耳却听出几分爱惜。他的指尖触到面庞,凉凉的,痒痒的,她心下便不由地欢悦起来,冲他笑了笑,方才低头察看,然后便有些疑惑,“我怎看着这人眼熟?”

    景知晚道:“嗯,头脸肿得厉害,但五官轮廓还在。若是日常相识的,应该能辨别得出来。”

    但这女子显然不是日常相识的。阿原虽觉眼熟,一时也辨不出是谁,直到看到女尸的指甲。

    看得出,指甲曾被小心养护着,圆润秀丽,却不知抠在什么上面,硬生生折断了好几根,青白的指甲内看得到生前受伤留下的血影。虽水中泡了数日,但染指甲的花汁显然不同一般,居然还能在指甲上显出淡淡的玫红。

    这种玫红的色调极罕见,但阿原已不陌生。当日正是由这种颜色的凤仙花汁入手,破了灵鹤髓一案。

    阿原又盯向那肿胀的五官仔细看了片刻,终于叫了出来:“小玉!这是小玉!”

    景知晚蓦地回头,“哪个小玉?魍”

    阿原看向他的神情便有些深意,说道:“就是贺王府的小玉,侍奉你好友左言希的那个!昨日我在恕心医馆,听说她回老家三四日了,原来……”

    李斐的双腿已开始发软,“贺王府……近来这些苦主,怎么一个比一个厉害!”

    “沁河水的确正从贺王府东侧流过,若是从那里抛尸,的确可能顺着水流被冲到这里。”井乙挠头,“可难道咱们得进贺王府查案?那门槛咱们进得去吗?便是进去,真不会被乱棍打出来?”

    阿原想起慕北湮,已恨得牙痒痒,冷笑道:“没事,小玉是恕心医馆的,小玉侍奉的,就是咱们景典史的好友,左言希左公子。”

    “那就先通知左言希吧!”李斐沉吟,“这小玉姑娘是不是生得不错?”

    阿原想起小玉先前的伶俐,不由惋叹,“的确,算是个小美人儿!”

    李斐便道:“有没有找稳婆?”

    井乙道:“已经传过了,但一直没过来。恐怕是打听到这尸体不大好,想托故不来。”

    李斐挥手道:“那就请井捕快亲自去一次吧!”

    官府常会安排有些名气的稳婆协助办案,方便对案情相关的女子进行身体检验。若是通奸、***案,验看是否处子、有无胎孕等事,稳婆固然不可缺少;若有必要时,验看女尸也得叫上稳婆,且需当着尸主女性亲友的面验看,以避嫌疑。

    只是如今尸身已开始*,那气味和手感都已不是一般人所能承受的,官府那点儿赏钱对稳婆便没什么吸引力了。

    --------------------------------

    恕心医馆很快派人过来,却是老账房和茶房里那个粗使丫头。

    二人看到阿原,立时认出便是昨日大闹医馆的美貌女子。老账房固然啥念头也不敢有了,连粗使丫头也只敢吐吐舌头,再不敢赞她男装同样俊美,可以倾倒一堆的女人了。

    他们上前报了名字叩拜知县大人,阿原才知道,那粗使丫头原来叫吟儿,倒还有些书香气。

    吟儿只远远看了女尸一眼,便道:“那不是小玉姐姐。腰那么粗,腿那么壮!小玉姐姐不胖不瘦,细腰长腿儿,好看着呢!”

    阿原将她拎到近前,说道:“你在水里泡个三天,能比她更胖!仔细看她的脸!”

    吟儿捂着脸惊叫时,账房已战战兢兢道:“是……是小玉!我看清了,她左耳的耳洞后边有颗小痣,是小玉没错。可她不是回老家了吗?莫非遇到强盗劫财了?”

    阿原仔细看时,果然看到女尸左耳后有个芝麻大的小黑痣,叹道:“老先生倒是眼尖!只是还需谨记,漂亮的女子不能随便看,不然指不定这眼珠子便再也看不了人了!”

    老账房忙陪笑道:“爷,请放心!老朽已看过那些教训了,绝对不会乱看人,乱说话……”

    他一把老骨头,又没人帮着,万万经不起这位原姑娘——哦,不,是原捕头那把利剑左一戳又一戳。

    作为一个有着数十年处世经验的老账房,这得失账算得可清楚了!连小贺王爷都敢戳个半死的姑娘,她爱说是汉子,那她就是汉子,她爱当捕快,那她就是捕快。为了不让她有机会拿剑戳他,他会旗帜鲜明地坚决承认她所有指鹿为马的行径,颠倒黑白什么的完全不在话下。

    说话间,井乙已将一个满脸不情愿的稳婆领过来。

    好在稳婆满脸雀斑,把那不情愿掩盖了些,李斐便也不计较,和和气气让她去验尸。

    小玉在沁河并无亲人,贺王府的夫人们也不会因小小侍婢抛头露面跑来看什么验尸,于是有吟儿闭着眼睛在一旁“看”着也就够了。

    稳婆鼻中虽塞了棉团,但到底受不住那恶臭,大约也想草草查完了事,但仔细看过***后,脸色立刻凝重起来。

    半晌,她上前禀道:“回大人,此女生前曾被奸污,下体有明显撕裂。从创伤看,她应该是处子,***狭窄,遭人暴力对待,且施暴人应该异常强壮,才会伤得如此严重。”

    “奸杀!”

    李斐看向老账房,那个连小玉耳朵上的小痣都知道得清清楚楚的老鳏夫。

    老账房慌了,膝盖一软便跪倒在地,连忙叫道:“大人,大人,这个不关我事啊!小玉在后院侍奉左公子,我都没见过几面!”

    李斐冷笑,“可你却晓得小玉耳后有痣!”

    老账房道:“我只是看得仔细了些……她是左公子心坎上的侍儿,小人怎敢动半分念头!”

    言外之意,便是有那贼心也没那贼胆……

    小鹿在旁嘻嘻笑道:“大人,我也觉得不可能是他。”

    老账房正感激看向小丫头时,小鹿已道:“他这么老,只怕比太监好不了多少,哪里称得上强壮?”

    人人侧目之际,老账房嘴都气歪了,愣是一个字都没敢辩驳。

    阿原也窘迫,忙咳了一声,说道:“大人,先把尸体带回去,去贺王府上查清小玉有没有回老家,到底是在医馆出的事,还是在回老家的路上遇害。”

    李斐点头,却已不胜烦忧,“只好如此……唉,贺王的地方!”

    贺王一柄陌刀重五十八斤,战场上挥手便能断送数人性命,区区一个侍婢之死根本不会放在心上,惹恼了他,只怕连知县大人的小命都不会放心上。

    看差役去抬死者,景知晚已坐上肩舆,眉眼间有几分倦色。

    阿原想着昨晚的事,以景知晚素日清弱,大约也会劳累,心下便有些歉疚,悄声问道:“脚还疼吗?要不要先让小鹿送你回县衙休息?”

    景知晚道:“你是不是希望我回去炖红豆汤给你喝?”

    阿原想起那代表她五十七个情郎的五十七颗红豆,忙道:“不用,不用……这气味闻得我几天都不想吃东西了……可惜了,原本那样伶俐俊秀的女孩儿!”

    她说着时,目光不由又瞥向那个面目全非的女尸,却在尸体翻动时,恍惚看到尸体口中似有什么闪了闪。

    她忙道:“且慢!她嘴里是什么?”

    井乙道:“没见什么呀!仵作已检查过,喉嗓间有水沫,无泥沙,正是死后抛尸的佐证。”

    阿原不答,探入尸体口中一掏,便掏出一颗金光灿烂的珠子,镂空的鸳鸯花纹十分精致。

    这珠子甚小,原先应该被压在舌下,所以仵作检验喉嗓时不曾发现。但检验后尸僵破坏,舌间松动,才在翻动时从舌下滚出,恰被阿原从半张的嘴唇里发现。

    她叹道:“咱们大人真得犯愁了……九成九的可能是死在府中啊!”

    如此精致的鎏金镂花银珠,也不知是何等器物上的配珠,但绝对不是寻常百姓家能有的,路上劫色的歹人更不可能随身携带连配珠都透着富贵气息的精致器物。

    ----------

    好在小玉首先是恕心医馆的人。

    李斐不敢去找贺王,至少敢先会会左言希。

    左言希听得景典史和知县大人一起造访,虽是讶异,倒是很快亲身出来,将他们迎了进去。

    “小玉?”

    他惊讶地差点跌了侍儿刚送上来的茶水。

    李斐堆着笑道:“听闻景典史和你相熟,不如让景典史跟你说说吧!”

    ---题外话---嗯,小景的知己左言希、阿原的情人慕北湮涉案。

    小贺王爷么么哒,阿原又来找你啦!

    大家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