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惆怅芳菲鸳梦凉(一二零)

第二卷帐中香惆怅芳菲鸳梦凉(一二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待那人去了,雾霭中才有年轻男子走出,远远便摸了摸秀挺的鼻子,向身后半边脸戴着银质面具的妇人道:“知夏姑姑,真的挺臭呢!”

    知夏姑姑看向她的公子,神色温慈,“若得罪你,臭死也活该。檎”

    景知晚莞尔,“去放下来吧!小心别把他掉坑里去。”

    知夏姑姑点头,“放心,绝不让他熏到阿辞。”

    她快步奔过去,迅速打开锁,撕去封条,闪进去飞快掷出一人魍。

    那人被捆得跟粽子似的,但给掷出前绳索已挑开,他便能在重重落地后立时拉开捆缚自己的绳索,然后拉出塞在嘴里的破布,拖着酸麻的双腿踉跄冲到墙角,扶墙大吐,不但呕出了隔夜饭,差不多连胆汁都已呕尽,兀自腹部抽搐,满额汗水。

    景知晚走过去,已闻到他被恶臭熏了一整夜后的满身气味,不由又退了一步,才问道:“你还好吧?”

    那人蓦地转头,散乱的头发里露出俊秀发黄的脸,一双桃花眼经过一夜的臭气煎熬后黯淡了许多,又因痛苦的呕吐显出几分迷乱。

    正是传说中风流潇洒、去衙门途中都能开溜去追美貌小娘子的小贺王爷慕北湮。

    待看清景知晚,他吸了口气,扬拳便击了过去。

    景知晚淡淡扫过他击来的拳风,不见身形如何行动,竟轻松避了开去。

    慕北湮正待变招,打歪他那张云淡风清的脸,忽觉一道森冷杀气逼来,犹未觉出来自何处,脖颈上已蓦地一凉,竟被一柄雪亮的宝剑抵住。

    薄而冷的剑锋似渐融的冰水,悄无声息间要将那寒意沁到骨子里。

    慕北湮终于只能僵在那里,盯着眼前这个清弱得似乎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半晌才道:“你敢动我!”

    景知晚轻笑,“敢不敢动,你不是已经知道了?”

    慕北湮慢慢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来:“端……侯!”

    景知晚缓缓收剑,眉眼却凝上寒意,“知道我是谁,便当知道我因何而来,你还敢对阿原无礼?”

    “阿原……”慕北湮惊骇,“你……你果然是因她报复我!没错,你才是她未婚夫。可难道你不清楚她是怎样的人,她和我原来又是怎样的关系吗?”

    景知晚静如深潭的目光闪过锐意,“你既和原大小姐是那样的关系,难道没看出她根本不是原来那个跟你寻欢作乐的原清离吗?便是你眼睛里只有那副皮相,看不出其他,谢岩难道也看不出,没告诉过你?”

    慕北湮冷笑,“我这人素来浅薄,猜不透端侯文武全才,却为何示弱于人,还佯作病重,与一声名狼藉的女子联姻,自然更看不出原清离有何异样。谢岩起疑,难道我就得信他而不信自己的眼睛?何况,真要论起真假,难道原夫人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

    景知晚低眉,眼底却有嘲意,“原夫人何等精明之人,怎会认不出自己的亲生女儿?”

    “原夫人认得出亲生女儿?认得出她并非清离?”慕北湮惊疑,“既然她认得出,为何不当众揭穿阿原,还将错就错将她认作清离?”

    “她想揭穿什么?”景知晚浅笑,“揭穿这个和原清离一模一样的女子,不是她女儿?可惜阿原什么都不记得,白纸一张,难道让她盯着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女孩儿,要她杳无音讯的女儿吗?”

    “可她难道就不想找回清离?”

    “那也得她找得回……”景知晚惋惜般轻叹,弹着青玉般的指甲,仿佛在轻轻弹去那些看不见的浮尘,“她当年种下种种孽因时,就该想到如今之孽果。我倒要瞧瞧,她便是只手遮天,还能不能找得回她的清离!”

    慕北湮的汗意渐渐下去,被晨间的冷风一吹,竟打了个哆嗦。

    他眯着桃花眼,慢慢道:“是你?清离遇劫失踪,你和这个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阿原同时出现,然后联姻……都不是巧合,而是你在暗中一起布置?你……到底是谁?”

    景知晚笑了笑,“你不是知道了吗?”

    这问题似乎有些可笑,谢岩猜到了,慕北湮也猜到了,这会儿更是连景知晚都承认了。

    他不是景知晚,他是端侯。

    端侯景辞。

    但慕北湮依然不晓得端侯景辞究竟是什么人。

    尚在京城时,梁帝忽然封了一个来历不明的年轻男子为端侯,然后是声名狼藉的原大小姐点名要嫁端侯为妻。

    有人曾猜疑是不是因为原家母女得宠,才顺便封了原大小姐心仪的男子为侯。可后来的消息,端侯分明身罹重病,原大小姐又怎会喜欢一个快死的男子?

    随后,又有人传说,端侯是梁帝私生子。

    可梁帝私生子也没啥不好说的。郢王朱友珪的母亲吕氏原是军中营妓,因生得貌美,被留在帐篷侍奉了些日子,后来梁帝拔营而去,吕氏发现有孕,遂前往汴京相寻,中途在慈心庵产下一子,梁帝闻讯还给郢王取了个小名叫遥喜,欢欢喜喜接了回去。

    到底传宗接代最重要,吕氏虽因太过微贱,至今只是个才人,郢王却已封王,且是梁帝亲生诸子中最年长的皇子。

    然后便有人猜测,是义子,或养子。二皇子博王朱友玟便是养子,随梁帝四处征战,立下汗马功劳,梁帝遂也一视同仁,甚至有传言出来,梁帝打算立其为太子。

    但如养子、义子之类,要么是躬亲养育,要么随侍左右出生入死,梁帝才可能格外眷顾,封王封侯。

    端侯似乎哪边都不沾,且终日足不出户,便又有流言说,是梁帝微贱时的生死兄弟,临终将重病的独子托付给他,梁帝念着旧情,才厚加封赐。

    原清离倾国倾城,裙下之臣众多,且多是王孙公子,婚约传出后,颇有些心下戚戚的。

    于是,某宠妃的小弟愤愤之余,到端侯府去求见,大约也没打算说啥好话。端侯说了谢客,自然是拒见的,于是这位说的话更不好听。正叫嘲骂得起劲,不知哪里传出女子一声咳嗽,那厢安静如死的深宅内蓦地奔出数名壮汉,将那小国舅爷揍得鼻青脸肿,差点连他爹娘都认不出,然后丢垃圾般“啪叽”丢出府门。

    小国舅爷被人抬回城,刚到家,还未及入宫求他姐姐出头,宫中的夏太监已领了梁帝口谕赶来,说公子对端侯出言不逊,奉皇命给点教训,然后小太监冲过去,长棍短棒齐上,一顿乱打。可怜那公子皮娇肉嫩的,哀嚎了一夜,没等天亮就一命呜呼了。他的宠妃姐姐自此失宠,并于数日暴毙于冷宫,死因不明。

    谢岩常在梁帝跟前侍奉,又因生母的缘故,对当年旧事知晓一二,却也不敢透露太多,却在当时便暗暗警告过慕北湮等好几回,切切不可去招惹端侯。

    如今,这位神秘莫测的端侯居然为阿原跑来沁河这种小地方。

    若阿原和原清离根本就是两个人,他布置这一切究竟是为什么?阿原不是原清离,那么她又是谁?为何有着和原清离一样的容貌?为何认定自己是原清离?真正的原清离又去了哪里?又或者,天下真有方法,可以让一个人借着另一个人的躯体复活?

    还有,阿原分明一无所知。那么,围绕她布下的,又是怎样的陷阱?

    --------------------------------

    日光渐渐破开雾气,而那如雾气般出现的端侯景辞,不知什么时候已如雾气般走得无影无踪。

    “景辞,景辞……”

    慕北湮喃喃念着这个陌生的姓名,快步逃离那个今生不愿回首的臭地方,脑中混沌一片,鼻中的恶臭却如附骨之蛆般挥之不去,像自始至终都没能逃开这一夜的噩梦。

    前方已是大道,有眼熟的人影从旁边奔过。

    他挠着披散的头发,正惘然不知该往何处去时,那边奔过的两道人影往后看了一眼,已连滚带爬地又奔了回来,叫道:“小王爷!”

    这声“小王爷”总算将慕北湮丢了的魂又捡了回来。

    他定睛看向二人,才发现正是父亲的随侍,其中一个还是那日帮着左言希骗自己的那位。

    他整了整凌乱的衣衫,咳了一声,方问道:“什么事?”

    侍从忙道:“小王爷,赶紧回府吧!王爷正找你呢!”

    慕北湮登时怒了起来,“你们还跟我扯淡?又是左言希拿我爹压我,是不是?”

    ---题外话---可怜的小贺王爷,屋漏偏逢连夜雨呀!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