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记取相思掷生死(一二五)

第二卷帐中香记取相思掷生死(一二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知夏姑姑已奔上前来,嗅了一嗅,已冷笑道:“什么红枣汤?明明就是红豆汤!我就说她是个祸害,你还不信!明知你脾胃虚弱,不能吃这些豆类,还给你吃这个,就是想要你的命!蠹”

    景辞便有些无奈,“姑姑,这话过了!”

    知夏姑姑道:“过了?她对你的病情问都不问一声,就乱给你东西吃,根本不曾想过后果吗?她长的到底是猪脑还是人脑?”

    小鹿在旁已听得大怒,叉腰便骂道:“吃得吃不得,我们不知道,景典史自然知道。便是我们煮错了,景典史都没说什么,怎么轮到你这老虔婆过来扯你妈的蛋!”

    知夏姑姑怒道:“他能说什么?这祸害端来的东西,便是鹤顶红,他都能先喝上两口再说!小贱婢倒是跟主子学得像,出言恶毒,目无尊长!”

    阿原忙了半日才煮出这么碗汤来,被知夏姑姑说得一腔热血都冷了下来髹。

    见小鹿要冲上去理论,知夏姑姑却已将右手按向腰间,她心下一凛,一把将小鹿拖到自己身后,笑道:“姑姑所言有理,小鹿的确不懂事,胡说八道。怎能说扯你妈的蛋呢,你妈显然是没有蛋的……”

    听得阿原有致歉之意,知夏姑姑面色才略和缓,猛听得她后面那句,粗俗无礼到险些让她背过气去。

    正怒不可遏,要拔剑冲过去时,景辞已站起身来,说道:“姑姑,别与他们小辈计较。”

    知夏姑姑还未及再骂,阿原抢先道:“我年轻不会说话做事,若有说错话、做错事的地方,还望姑姑包涵!阿辞,姑姑年岁大了,有脾气是正常的,你别生气,伤了身体不好。”

    景辞吸了口气,连知夏姑姑都忍不住转头看她。

    她的确是在道歉了,还向景辞表达了关切,却不动声色又将了知夏姑姑一军,暗指知夏姑姑不顾景辞病情,刻意挑事。

    他们记忆中的风眠晚,要么沉默,要么认错,乖巧得让知夏姑姑多少次怀疑她暗藏心机,刻意为之。

    如今,知夏姑姑似乎更有理由这样怀疑了。

    可惜阿原根本无心与她争执,向景辞笑道:“既然你不能喝红豆汤,我给你做红枣汤好不好?加点银耳,少放糖,补血益气,应该还适宜吧?”

    景辞盯她半晌,叹道:“但我实在很想喝了这红豆汤!”

    阿原抓过案上那红豆汤,一口气喝得干干净净,拍拍他肩说道:“你我二人分什么彼此?我喝了,就跟你喝了一样。等着,我给你煮红枣汤去!”

    景辞微笑,“算了,我去煮吧!”

    阿原拉他的手,“一起去吧!”

    景辞眼底有星子般的东西闪了又闪,然后整个人都似映亮了不少。

    他笑着答道:“也好!”

    二人便真的携了手一起走了出去,走向贵人不该亲近的疱厨。

    小鹿跟了两步,又顿住身,在原地转了两个圈,便兴奋地跺着脚大笑,“小姐的脑子终于好了!终于又会追男人了!这势头,稳!狠!准!必定百发百中!铁打的小姐,流水的情郎!凑满两百颗红豆都不成问题啊,不成问题!”

    知夏姑姑定定站着,喃喃道:“这还了得,这还了得……”

    以前的风眠晚还算老实,都能迷了公子的心窍,如今变作阿原,竟然真的跟换了个人似的,还敢在她眼前百般作妖,如何了得?

    ------------------

    但阿原等并没能做出红枣汤。

    李斐亲自冲进去,告诉他们贺王被杀时,阿原惊得打翻了刚淘好的红枣。

    景辞也禁不住微微变了脸色,侧头看向李斐,“消息可确切?”

    李斐道:“是贺王府的左公子派人来报的案。其实……其实这案子报我这里来,我也没那能耐管,对不对?刚已经派人飞马进京,禀告此事。想来很快会有钦差大臣前来处置此事。”

    景辞便弯腰一颗颗捡红枣,“这么说来,咱们也不用管?”

    李斐慌忙去拉他,“哎呀我的小爷,赶紧去贺王府吧!若是前期勘察不曾做好,或是与沁河县治安不力有关,别说这顶乌纱帽,就是下官这脑袋也未必保得住呀!”

    他挥手让人去备肩舆,又道:“左公子派人传话时说的明白,请李大人和景典史尽快到府上商议。这话我怎么听都是特地相请景典史的意思呀!”

    他原就想着天塌下来得景典史扛着,如今天真的塌下来了,自然无论如何要把景典史拉在身边,让他帮扛着,也算不负他这些日子的百般笼络和莫名而受的那些委屈。

    阿原也知这事委实太大,惊愕之余,也知李斐一个七品芝麻官绝对担不下来。若是牵涉朝堂诸种势力的彼此倾轧,丢官掉脑袋当真一眨眼的工夫。

    她扶向景辞,“走,咱们也瞧瞧去!”

    景辞漫声应了,却先抬袖擦她的脸。

    阿原怔了怔,“又脏了?”

    李斐不惜纡贵降贵,赶着替她舀来清水,说道:“的确脏得跟灶灰里爬出的猫儿似的,赶紧洗洗。”

    阿原对着水影照了照,便看向景辞,“脏成这样也不告诉我……”

    景辞道:“何必我告诉?你哪次下厨后不是这鬼样子?我都看习惯了……你既然不喜欢我说,我自然懒得说了!”

    只是不喜欢他言语刻薄而已,又懒得说……

    这般从善如流,阿原不知是喜是忧。

    不过,她是尊贵的原府大小姐,怎会时常下厨,还时常被端侯看到?

    清水扑上面颊,沁凉的触感竟让她的思绪格外地混乱而鲜明起来。

    白皙好看的手拍开谁裹着纱布的纤细手指,利索地抓起菜刀……

    她甚至听到有人用那特有的嘲讽口吻损她,“让你剁鲤鱼,没让你剁手指……呆成你这样,也不容易。”

    阿原抬起脸,睫上尚滴着水。

    隔着水光,她看到景辞已走到门槛处,唤她:“走吧!”

    阿原定定神,赶紧擦干脸奔过去,低问道:“你以前是不是做过鲤鱼给我吃?”

    景辞垂眸,“嗯。”

    “我还把手指切伤了?”

    “哦!”景辞眼神飘了一飘,“那次呀,你不知怎么想着切鲙,但切上自己手指了……”

    脑中又在疼痛,阿原强忍着尽量去回忆那恍惚的场景,“似乎……不在原府?”

    便是她忘了,小鹿也不会忘。小鹿分明认定她不会厨艺,甚至连厨房门朝在哪边都弄不清。

    景辞转过脸不看她,声音忽然异常寡淡:“是在我那里……你总是跟着我。”

    端侯府吗?

    阿原还待追问之际,景辞已坐上肩舆,说道:“走吧!”

    阿原只得应了,也来不及叫小鹿,只唿哨一声召来小坏,紧随景辞等奔往贺王府。

    -------------------

    贺王慕钟威名赫赫,张扬跋扈,大闹县衙之事在他光彩绚烂的一生里连开胃小菜都算不上。阿原虽未亲见,但从事后的描述里已晓得这位贺王爷的威猛霸道绝对名不虚传。

    连他死后仰躺在地上,都有一股威猛霸道的气势。

    当然,更威猛霸道的,是扎在他胸口、将他钉在地上的陌刀。

    他那把杀敌无数的五十八斤的陌刀。

    贺王竟在自己的卧房内,被自己的兵器所杀。

    李斐很谨慎,令井乙等俱在外面把守询问,只带景辞、阿原和仵作进去,严格按照律令量了四至方位,令书吏在外一一记下,才去细看昨日还气焰熏天、把一方父母官骂得狗血淋头的贺王。

    贺王卧室布置得居然颇为典雅,案几箱柜都是精雕细琢的花梨木制成,完全不同于贺王本人的粗犷。螺甸大床上围了织有竹报平安纹的帐幔,鎏金帐钩则錾着白头长春的花纹,还垂了七彩玛瑙编织的流苏。帐中悬着香囊,幽香馥郁;衾被已铺展开来,但并无睡过的痕迹。

    贺王所躺的位置,位于床榻和长案间。长案坐榻依然齐整,甚至茶壶茶盅都有序地摆放在案间,显然出事前并未发生激烈博斗。

    贺王死去已久,尸身早已僵硬。

    因其尊贵,仵作也不敢破坏已经僵硬的骨节,抬起尸身检查了背部,断定他身上并无其他外伤,的确是当胸那一刀即刻致命。

    ---题外话---铁打的小姐,流水的情郎!问问阿辞你怕不怕?

    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