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绣屏多情月横窗(一三六)

第二卷帐中香绣屏多情月横窗(一三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李斐终于忍不住,说道:“这……这不对呀!依你所说,现场发现了傅蔓卿的绢帕,正好可以嫁祸小贺王爷,为何左公子反将绢帕藏起?靳大德对此事应该心知肚明,对左公子恨都来不及,自然不会帮他在你跟前演那出戏。蠹”

    阿原道:“那有何奇?你看我们推断到最后,左、慕二人最有嫌疑,二人也多半会互疑对方。可左公子主动交还绢帕,小贺王爷必定心怀感激,设法维护左公子,反让他自己更加令人起疑,左公子便可趁机洗清嫌疑。”

    左言希面色发白,但神情反而越发沉凝冷静。他微微嘲讽道:“你这么会编,怎么不去说书呢?”

    小鹿不由“噗”地笑了。

    这话素日正是阿原时常嘲笑小鹿的,忽听得阿原也被这话嘲笑,她自然乐了。

    阿原正瞪小鹿时,外面急急有人奔来回禀:“诸位大人,不好了,小贺王爷来了!髹”

    话未了,却见慕北湮一身重孝,手执苴杖,领着披麻带孝的一群人冲进来,喝道:“你们到底还有完没完了?把小小的别院翻个底朝天,查不出凶手,就想把我们兄弟拖下水吗?”

    李斐似又看到那日贺王大闹县衙的架势,惊得腿都软了几软,看到谢岩等迎上前,才意识到如今风刀雨箭用不着他在前面挡了,顿时松了口气。

    而小鹿悄悄向阿原竖了竖大拇指。

    都说贺王养子亲子不和,而他们这几日所见所闻,二人的确也和睦不到哪里去。但左言希这才被带回衙门多久,慕北湮便赶来兴师问罪,足见得很是上心,正与阿原的推测相符。慕北湮果然因荷包之事开始感激并维护左言希。

    左言希皱起眉,未等旁人发声,已上前说道:“北湮,莫误会,我偶遇景典史身体不适,故而送他回衙休息,与我们家的凶案无关。”

    景辞并未起身相迎,此时正悠然呷着茶,闻言眉尖便蹙了蹙,放下茶盅按着胸部喑哑地咳了两声,说道:“不错,是我请左言希送我回衙,替我诊病来着。我的病来势凶猛,今晚还得劳烦言希在衙里住上一宿。”

    慕北湮双掌击于景辞前方桌面,喝道:“你当我是傻子!”

    左言希还未及阻止,谢岩已低喝道:“北湮,不得无礼!”

    慕北湮鼻际不知怎的又飘起让他作呕至今的恶臭,忍不住捏着鼻子又干呕了下。

    景辞一笑,说道:“方才谢大人已经说了,会和言希住一屋。”

    慕北湮定了定神,绕开景辞,走到谢岩跟前,说道:“那么,言希我就交给你了!”

    谢岩拍拍他的手,“放心,明早我们会跟他一起回贺王府!”

    慕北湮略舒了口气,返身又走回左言希跟前,“啪”地一脚踹飞他跟前的凳子,喝道:“左言希你记着,是你自己要留在这里的,如果有个什么,可别说是我无情无义,留了你在是非之地担风险!”

    左言希眉眼安宁,微笑道:“放心!”

    慕北湮无言以对,只得领了众人,拂袖而去。

    待他离去,谢岩揉了揉鼻子,问景辞:“为何不让言希跟你住一屋子?”

    景辞道:“你家长乐公主抢了阿原的屋子,你让阿原住哪里?这县衙狭小,一下子多了这么多人,本就很挤了,总不能让她睡柴房里吧?”

    谢岩俊秀面庞不由地黑了黑,“长乐公主不是我家的,是你家的!”

    景辞冷冷一笑,“只有阿原是我家的,其他都不算!”

    阿原受宠若惊,瞄着李斐、井乙等诡异的神色,干笑道:“不妥吧?”

    景辞道:“你捕快,我典史,哪里不合适?不然你跟李大人睡一处?还是跟井兄弟他们挤一挤?”

    李斐、井乙明知阿原是姑娘家,忙着摆手不迭,说道:“不用不用,很……不方便。”

    李斐更是加了一句,“我现在住的那屋子,漏雨,漏雨……”

    他正日求夜求,公主和使臣在县衙的这段时间,万万别再下雨了,他不想当水上县令,还得打拱作揖,四处看人眼色。

    阿原轻声问:“你为何不跟左言希宿一处?”

    景辞眉目不动,更轻地答她:“怕你吃醋!”

    阿原甚感有理,但看着左言希果然随了谢岩离去,又觉得哪里不对。

    她啧了一声,问向小鹿,“疑犯与钦差大人共同住一屋……这叫什么?”

    小鹿眼珠滴溜溜一转,悄笑道:“这就叫蛇鼠一窝!”

    但她转头又问:“可他们不住一处,难道安排你和谢公子住一处?想想往日,你们俩……如果再加上小贺王爷,那可是齐全了!”

    “……”

    阿原忽想起,景辞未必是怕她吃醋,而是他自己吃醋了。

    看景辞也离去,她忙跟在后面要问他时,景辞忽然开口了。

    “阿原,我记得你昨天用的是一支碧玉簪,簪头是如意云纹;明天也会记得你今天用的是一支银簪,椭圆头,素白无纹。”

    阿原眸光大亮,“你一直在留意我用什么簪子?你喜欢我用哪一支?”

    男装不够美貌,她自然更该用景辞喜欢的簪子,愉悦了他的眼目,他眼底的光亮便能愉悦她的眼目,正是两厢得益之事。

    景辞淡淡瞥她,“我只是告诉你,若一个人在意另一个人,会在意她的每一处细节,绝不可能连她的簪钗都认不出。”

    阿原蓦地悟出,他是指左言希认不出那支小珠钗,证明他根本不曾将小玉放在心上。

    但她已因他话中另一重含意惊喜不已,“嗯,你只是在告诉我,你很在意我。”

    景辞顿了顿,负手走得远了,再不理会她。

    阿原便命小鹿,“去拿个布袋给他。”

    小鹿不解,“拿布袋给他做什么?”

    阿原笑嘻嘻道:“装!让他装!”

    -------------------

    这晚阿原睡得不好,很不好。

    不知谁欺负了知夏姑姑,把她房间也占了去,于是知夏姑姑也搬到景辞卧房打地铺了。

    而本来打算跟知夏姑姑凑和一晚的小鹿便也只能跟过去了。

    知夏姑姑不仅在景辞床边放了一架屏风,还把她的地铺打在景辞床边,阿原、小鹿只能在稍远处另外打了个地铺。

    阿原虽略有遗憾,但真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纵能与景辞更加亲密,回头面对昔日同僚,还得每日共事,到底尴尬。

    看来想修炼出当日原大小姐颠倒众生、恬不知耻的能耐,她还任重道远,——幸亏她只想颠倒景辞一个。

    因自家小姐不能睡床,小鹿有些忿忿,但想着不必和知夏姑姑睡一处,倒也欢喜,抱着小姐柔韧的腰肢很快入睡。

    她睡着时照旧是不老实的,依然不时在阿原腰际捏腰几把,顺便将她蹭上几蹭,蹭开了两人盖的棉被,最后伸出腿来,搭到了阿原的腿上。

    阿原又是查案,又是侍奉长乐公主,奔波了一整日,早已累乏得不行,睡梦中觉得吃力,一脚蹬开小鹿的腿,顺势反将她压住。

    小鹿睡得死,咕哝两声,伸臂揽住她小姐的脖颈,口水差点流到阿原脸上。

    知夏姑姑年纪越大,睡眠越浅,隐约听到那边动静,便再睡不着,忍不住低低咒骂:“贱人!贱人的侍婢也是贱人!”

    忽觉眼前有黑影一晃,然后便传来小鹿的惨叫。

    看起来清弱无力的景辞,轻而易举地抓起八爪鱼般的小鹿,丢到了知夏姑姑的铺位上。

    阿原惊得坐起,下意识地先去抓向破尘剑时,景辞已将她的手压住,轻声道:“是我。她跟你在一起,扰得大家都睡不好。不如跟知夏姑姑睡得好。”

    小鹿被摔得苏醒过来,拖着哭腔叫唤道:“我明明睡得很好!”

    阿原也有些无力,“我睡得……也还行!”

    景辞道:“我压根儿没睡着!”

    小鹿道:“我天天跟小姐睡一屋,又不打呼噜,怎会让你睡不着?”

    知夏姑姑忽阴森森道:“说梦话比打呼噜还让人睡不着!”

    她虽说着话,却依然闭着眼一动不动宛若睡着。小鹿就在她身畔,给吓得差点跳起来,低头怔怔地看她片刻,才道:“我……我信了!果然说梦话比打呼噜还让人睡不着……人吓人,吓死人了!”

    ---题外话---前天序号标错了。

    诶,我仔细看了一眼,是前天更的。这一天一天过得跟做梦似的。

    继续后天见吧,笨饺子没稿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