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帐中香暮云曾遮青山明(一四一)

第二卷帐中香暮云曾遮青山明(一四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北湮对他既憎且恨,懒懒地答道:“应该很少吧!他来沁河,本为休养身体,并非寻欢作乐。”

    景辞道:“可这香丸中有催.情之物,用量虽不多,若是闻得久了,只怕也有些难以把持。”

    慕北湮吸气,向那廊下远远跪着听候传唤的那群人喝道:“薛氏!给我出来!蠹”

    薛照意惶恐行来,行礼道:“小王爷,有何吩咐?”

    慕北湮问:“你在我父亲用的香里,动了什么手脚?髹”

    薛照意花容失色,忙磕头道:“公主明鉴!小王爷明鉴!妾身岂敢在王爷所用之物里动手脚?是王爷……王爷吩咐,让我在里面加了些调节闺房情趣之物。”

    慕北湮眼底已有岩浆般的烈意涌动,怒道:“扯淡!这是看我父亲没法从棺材里爬出来和你对质吗?”

    薛照意慌忙道:“妾身不敢!真的是王爷自己的意思!小王爷若不相信,可以去问其他姐妹……便是言希公子,每日为王爷把脉,应该也是知道的。王爷上回在战场受伤,伤了筋脉,所以……所以……”

    慕北湮忍不住喝道:“闭嘴!”

    虽说小贺王爷以怜香惜玉闻名,但此刻慕北湮显然很想冲过去将她踹上两脚。

    说贺王奸杀小玉、左言希因此弑父,已然够荒诞,但如今证据对左言希大大不利,只能强忍着不发作,再不料如今竟扯起贺王不举,自然羞愤交加。

    他看了一眼负手看笑话的长乐公主,紧握着拳快步奔了出去。

    阿原先前被他算计得狼狈不堪,但到底不曾真的吃亏,还由此成全了她和景辞的好事,对他的愤恨已消解不少,见状不由唤道:“慕北湮!”

    慕北湮顿身看向她,阴沉的眼底微转柔和。

    阿原走过去,低声道:“即便小玉真的曾在贺王卧房中出现,也不能断定是贺王所害。小玉是被力大强悍者奸杀,你可曾想过谁最有可能?”

    慕北湮眸光闪了闪,说道:“多谢!”

    ---------------------

    待慕北湮离去,阿原才发现长乐公主终于不再悠闲啜茶,而是紧紧盯着她,似要在她脸上盯出一个洞来。

    阿原摸摸脸,问道:“公主觉得我做得不妥?”

    长乐公主摇头,掷下茶盏笑道:“没有。甚妥,甚妥!你的脑子若是少放些在男人身上,看着倒还有几分聪明!”

    阿原眉峰挑了挑,一揖笑道:“谢公主赞赏!”

    潇洒利落,全无芥蒂,似完全听不出长乐公主话语间的嘲讽。

    长乐公主将她再打量了几眼,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小鹿冲着她的背影做了个鬼脸,然后茫然看向她的小姐,“她什么意思?小姐……又做什么了?”

    谢岩负手微笑,“她没做什么,只是偷了个懒而已!”

    景辞令人将证物收起,却唤了小馒头等侍儿,亲带她们进左言希卧室,看着她们收拾那些药材。

    阿原捏着袖中的双雀纹剑穗,犹豫片刻,依然将剑穗藏起,进去帮着收拾。

    贺王虽没了,但贺王在朝堂和军中的影响力还在,他的亲友部属并没那么好动。先前长乐公主想刑讯左言希,虽然证据确凿,慕北湮都打算出手阻拦,更别说其他并无实据的亲信了。

    但慕北湮自己敢动。

    不论是为了查出父亲遇害真相,还是为了还左言希清白,作为贺王府的少主人,慕北湮将不得不彻查此事,也最有资格彻查此事。

    而阿原提醒他的线索已经够多。

    贺王长期静养,甚少离开自己的院子。如果确定小玉曾在贺王卧室中出现过,说贺王不知情,着实太勉强。

    那么,即便慕北湮再怎样不愿承认,小玉之事都与贺王脱不开干系。

    若这个推断成立,处置小玉的,必是贺王心腹之人,且好色勇猛。

    这个范围并不大,对于深知府中众人底细的慕北湮来说,更容易确定。

    谢岩不太放心,意欲跟着前去帮忙,那厢长乐公主却道:“谢岩,本公主闻着这满院子的药味,疹子犯得更厉害了。你陪我回县衙,继续找大夫诊治吧!左公子的药,我可不敢用了!”

    她挠了挠作痒的面颊,又怕挠破皮肤,言语间便又多了几分烦躁。

    虽然左言希医术高明,但如果真是丧心病狂的弑父凶手,指不定就会施展些什么手段,令前来查案的长乐公主病得见不得人。她担忧得并非没有道理。

    谢岩无奈,悄声向阿原道:“北湮虽然聪明过人,但自幼娇惯,平生不曾历过太大波折,我担心他冲动之下有什么行差踏错的。你在这边帮照看些。”

    阿原张了张嘴,指住自己的鼻子,“我?照应他?”

    谢岩轻笑,“你照应不了也不妨事。只要你在一旁照看着,景典史自然也会在一旁照看。”

    景辞正立于不远处的梨树下负手看残花,似乎并不曾留意他们的言语。但谢岩刚提到他,他已冷冷一眼横了过去。

    谢岩向他远远一揖,微微笑着走了开去。

    阿原便问他:“那咱们要不要去瞧瞧小贺王爷那边情形?”

    景辞不耐烦扫过谢岩的背影,懒懒道:“钦差大人吩咐,还能不去?呵,他还真会料理人!”

    阿原道:“他这钦差不过是挂名的,说到底还不是长乐公主做主?说来也奇,皇上好端端的为何派个公主过来查案?”

    景辞道:“诸位皇子公主里,只有长乐公主我行我素,敢做敢当,可称得耿直公允。皇上看重的,应该是这个。”

    阿原奇道:“你对宫里的事很清楚?”

    景辞道:“哦,谢岩说的。”

    “你跟谢岩很熟?”

    “其实……也不太熟。”景辞忽看向阿原,“你有没有觉得,谢岩和长乐公主挺般配的?”

    “般配?”阿原看着他探究的眼神,笑了起来,“不知道。我跟他们……完全不熟!”

    景辞仿佛不屑般哼了一声,携了她的手向外走去。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阿原总觉得他眉眼间有种心满意足。

    于是阿原便也心满意足。

    对着这么个有心机的男子,当一个同样有心机的女子,无疑是最英明最睿智的决策。

    -------------------

    同样有心机的小典史和小捕快并没有立刻去找慕北湮。

    他们先去见了李斐,问明其他各处屋子搜查情况,然后去了次厨房。小鹿本来跟在阿原身后亦步亦趋,看得厨房里正在蒸包子,蒸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一时迈不开步,便留在厨房里等包子了。

    阿原等在书房找到慕北湮时,慕北湮也才刚刚开始他的内部审讯。

    无论是谢岩,还是阿原,似乎都低估了慕北湮。

    他并不曾如他们预料的那般,将可疑的贺王亲信一网成擒,挨个审讯,而是和颜悦色地将顺儿唤进屋去,软硬兼施问小玉失踪那晚的情形。

    顺儿虽忠心,但他不仅对靳大德忠心,更对贺王忠心。贺王死后,他最该忠心的对象无疑成了贺王世子。

    于是,靳大德叮咛多少遍让他保守的秘密,他立誓受尽酷刑也不会招承的秘密,很快在慕北湮的循循善诱下和盘托出。

    小玉那晚并未收到什么老家来的信,而是靳大德命他悄悄将小玉唤来,且叮嘱不许惊动一人。

    顺儿是贺王心腹,上下无不熟悉,又有靳大德暗助,想事先支开沿路守卫易如反掌,故而不论是医馆还是别院,根本不曾有人发现小玉去了贺王那里。

    小玉闻得贺王相召,似乎已经有所预感,一路陪着笑脸,试图问出贺王找她的缘由。

    顺儿只能答她:“不知。”

    他的确不知。他也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小玉被带入贺王所住院落后,靳大德便命他先回去,亲自领着小玉走了进去。

    顺儿离去前,隐约听到了贺王的怒斥和小玉的哭叫,却无论如何也想不通,远远住在医馆里的言希公子的侍儿,怎会得罪王爷。

    其后发生的事,顺儿并不知晓。靳大德半夜才回来,叫起他来吩咐,从此若有人问起小玉,只许说她因母病告假回家了,不准谈及其他。

    顺儿明知必是贺王的意思,只得应了,心下却已明白,从此这世间再不会有小玉了。

    ---题外话---普天降温,无处不冷。妹纸们注意保暖!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