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六)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北湮早将衙门里的这些动静打听得一清二楚,听闻薛照意查无实据,当即要求将她领回。

    薛照意只能算是证人,论起过错,顶多是个知情不报,而且情有可原,若是贺王府的少主人决定不追究,当然也是可以不追究的。

    长乐公主有些无奈,却也摆手道:“罢了,贺王已逝,咱们也不能落个欺负他遗孀的骂名,贺王世子想保她,由他去吧!”

    小鹿啧啧两声,“小贺王爷果然不负多情名声,都这时候了,还不忘记怜香惜玉呢!”

    阿原敷衍道:“嗯,难得,难得……妲”

    心下却也纳闷,一时看不透慕北湮在打什么主意。

    长乐公主也不怕辛劳,随后又将恕心医馆众多下人带上堂,一个个细细审问,所得结果令众人大是惊诧。

    左言希身份尊贵,虽然是大夫,寻常坐诊的时候多,出诊的时候少。但他这两个月不时出门,据说是出诊,可坐堂的伙计们并不曾发现有人前来求医禾。

    更有甚者,小馒头证实,有一次夜间有人病危求医,十万火急敲开医馆大门,小馒头一时心软,赶去公子卧房相唤时,竟发现床榻间空空也。

    事后,左言希说是临时出诊,但小馒头明明记得那晚是看着公子睡下的,根本没发现有人过来相请。

    长乐公主斟酌许久,到底向谢岩道:“谢岩,不是我不给情面,但你看,今这情面可没法给了!咱们奉皇命前来,今证据确凿,若不禀公处置,恐怕没法对父皇交待。”

    谢岩苦笑道:“此案尚有疑点。”

    长乐公主道:“认为左言希跟小玉没那么亲近,弑父动机不足?这个方便,把他提上堂,打个一百杖,或许他便自己交待了。”

    却听两道声音同时响起:“不可!”

    一道声音来自坐于堂下听审的景辞,另一道声音却来自屋外。

    众人举目看时,一俊秀干净的少年剑客自屋檐翩然而下,正是那个神出鬼没的萧潇。

    上一回出现,是在贺王府。他确认贺王遇害后,曾进言景辞,劝他别等使臣,继续查案。

    他不是寻常剑客,而是梁帝近侍,连长乐公主都已认出他来。

    她皱眉问道:“你也想替左言希求情?”

    萧潇微笑,眉眼间都带着晨光般的清澈明朗,“我不是替他求情,而是敢肯定,他并不是谋害贺王的凶手。”

    长乐公主一笑,“凭你空口白牙一句话,我便该信你?”

    萧潇笑道:“我已在屋顶听了良久,左言希之所以被认定是凶手,也不过因为靳大德空口白牙一句话而已

    !可靳大德绝对在撒谎!”

    谢岩已听出其中蹊跷,忙问:“何以见得?”

    萧潇道:“那晚左公子的确曾离开他的卧房,但不是去了贺王住处,而是出了医馆,向东南方向至少行出七八里路,接近丑初才回了医馆。而贺王在亥正左右遇害,前后相差一两个时辰,怎么可能是他下的手?”

    长乐公主问:“你怎么知道?”

    萧潇欠身道:“禀公主,臣也在查案,但查的是别的案子,正好与左公子有点关联,故而对恕心医馆很是留意。那晚我发现左公子离开,便跟了过去,只是后来跟丢了而已。但臣可以肯定,直到丑初他才回到医馆。我那晚便睡在他院子里那株梨树上,看得很明白,他是从外面回来的。”

    这两日查案查得沸反盈天的一群人,包括长乐公主、谢岩等,无不睁大睡眠不足的通红双眼瞪向萧潇,一时说不出话。阿原立在一旁,却清晰地听到坐于李斐下首的景辞舒了口气。

    萧潇是侍奉梁帝的近卫,身份特殊,不论前来沁河查什么案子,都不可能偏私为左言希作伪证。

    长乐公主回过神来,不由羞恼交加,怒道:“你既然早已知道左言希不是凶手,为什么不早说?”

    萧潇清亮挠了挠头,说道:“公主,我没想到他会被当作凶手呀!而且那晚他曾出门,除我之外,必定还有其他人可以证明他当时不在别院。他宁愿被指认弑父,都不肯说出那个证人,倒也是奇事!”

    长乐公主问:“那个证人是谁?你又在查什么案?”

    萧潇一笑,“其实和公主所查的案子差不多。皇上为何派公主来查此案,公主应该很清楚吧?”

    阿原听得莫名其妙。

    长乐公主来查的,不是贺王案?

    可萧潇刚刚明明说了,他查的是别的案子。

    这中间到底有着怎样的差别,藏着怎样的玄机?

    李斐、井乙等跟她一样茫然。

    长乐公主的面容掩在纱帷间,一时看不清神情,只是忽然间沉默下来,并不肯继续追问。

    谢岩端了茶盏在手,冷澈的眼眸扫过景辞。

    景辞若无其事地说道:“既然左言希只是被陷害,可以放他回府了吧?”

    李斐愁道:“可今岂不是一切又回到了原点?靳大德到底为什么舍下性命来陷害他?”

    景辞轻笑,“谁说一切回到了原点?解决后一个问题,想来一切可以迎刃而解。”

    “后一个问题?”李斐眼睛一亮,“靳大德为什么舍下性命陷害左公子?”

    阿原抱着肩笑起来:“这问题似乎并不太难。他不是还有个证人,证实靳大德当时是亲眼看到左言希从贺王卧房离开吗?”

    长乐公主不禁一掌拍在案上,高声道:“对!那朵香气飘飘的白莲花!”

    她看向景辞,隔着纱帷都能觉出那眼底忽然闪动的光芒,“贺王世子不是真心想保薛照意吧?”

    景辞淡淡道:“不知道

    。我只是得空儿跟他说了句话。”

    “什么话?”

    “我说,薛照意侍妾而已,算不得贺王府主母,更算不得贺王遗孀。”

    “那他……”

    “他近来脾气不大好,听闻左言希被指认为凶手,估计脾气更不好。大约……不会把薛照意当作他亲妈或后妈供养起来吧?”

    景辞忽抬眼,黑潭般的眼底闪过一抹清亮水的笑,“我忽然觉得,这案子快破了!”

    慕北湮脾气不好,于是薛照意根本没能回贺王府。

    横竖他父亲姬妾不少,不在乎少掉一个姬妾哭丧。

    至于少了主内的姬妾,少了主外的总管,贺王府会混乱成什么模样,他大约是不会考虑的。

    不过,从小到大,他是贺王府头一号的混世小魔王,最大的混乱似乎都是他掀起来的,他没在府中,或许贺王府那座没了主人的别院,反而更安生些。

    不得安生的,是被他弄到府外的娇贵美人。

    阿原等也很快知道薛照意被慕北湮弄到哪里去了。

    他竟把薛照意卖到了花月楼。

    少了傅蔓卿的花月楼,惹了命案丢了花魁,眼看着门庭冷落,当然最需要有才有貌的俏佳人来拉回失去的人气。

    当然,老鸨神智还清醒,再怎样狗胆包天,也不敢把贺王的妾买来接客的。怎奈小贺王爷玉面修罗,剑架在脖子上硬逼着收下卖身契。

    论起那身价,倒也十分公道,根本是半卖半送,只差点儿在薛照意额上贴个大大的“贱”字了。

    薛照意早已哭得肝肠寸断,只是哀哀诉道:“小王爷,我当真不曾半分对不住王爷,为何这般待我?”

    慕北湮冷笑道:“嗯,你没对不住王爷,你只是对别的男人重情重义,连丈夫遇害都能故作不知,既然此,我只能为你预备更多的男人,才算对得起你这般多情仗义!”

    薛照意面色雪白,哭道:“小王爷,你不能这么对我……我到底是……到底是王爷的人呀!”

    慕北湮不以为然地撇了撇嘴,叹道:“可惜我爹已然遇害,再救不了你!何况,你心里也该清楚,你们不想让我和言希好过,你们一个个也别想好过!”

    他用寒光四射的剑身拍着老鸨的脸,说道:“听见没?我不想让她好过!”

    老鸨惊得筛糠般颤抖,忙道:“小王爷放心,我们有一百种手段让人舒坦,也有一千种手段让人生不死!到底该怎样……怎样收拾这贱人,小王爷请明示,请明示……”

    题外话

    后天见!.驴欤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