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山四四)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山四四)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北湮不怒反笑,“你是想说,你忠心耿耿,把我爹的女人都睡了,还想着为我爹报仇?”

    靳大德战栗,却磕着头坚持道:“小人肖想主母,的确不忠不义!但小人想为主人报仇,也是一心一意!”

    小鹿在旁已听得呆住,感慨道:“如此忠仆……真让人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回头讲给说书先生听,又可以多编出一篇好故事,骗好多的赏钱呢!”

    景辞已站起身来,走到靳大德跟前,忽将他咬过一口的肉包子塞入靳大德口中,塞了他满口。

    靳大德忙要伸手去掏时,景辞将他下颔一捏,差点捏得他脱臼,再将包子往下一拍,已将差不多整只肉包子塞入他喉嗓间妲。

    靳大德噎得翻白眼时,景辞清清淡淡地说道:“能吃的时候多吃些吧!看着你也不像想活的样子,当个饿死鬼,太亏了!”

    他说毕,一拂袖已走了出去。

    阿原明知他深信左言希,认定左言希不会杀人,不由捏着袖中的双雀纹剑穗,无奈地叹了口气禾。

    若她指证左言希是那晚想杀她的黑衣人,景辞会相信吗?

    当然,现在不是添乱的时候。如果景辞不相信,她便得继续努力,让他更加倾心,倾心到完全相信她的地步。

    不过,他曾经倾心过她吗?

    可惜,如今的他,她看不清晰;从前的他,她忘得一干二净……

    她思索着这个玄奥难测的问题,正待跟随景辞离去时,慕北湮忽叫住了她。

    他扫过小鹿和地上跪着的林氏,问道:“我想到的,其实你们也早已想到了,对不对?”

    阿原道:“我倒没想太多。最早疑心靳大德、建议从靳大德情妇下手追查的,是阿辞。”

    这是实话。

    如果单单左言希仅仅是手无缚机之力的名医,她也愿意相信左言希的无辜。

    但她亲眼见他弃下凶器从傅蔓卿房中逃走,又发现他身段和所用的宝剑都与黑衣人十分相似,随后又留心在他卧房找出那枚剑穗,着实不敢相信他会无辜。

    “阿辞……”

    慕北湮却不曾留意她眼底的犹疑,重复着阿原的称呼,默默看着她一如往昔的清丽面庞,桃花眼里已是不胜怅惘。

    阿原,原清离,她们并非一个人。

    他其实并不能指望阿原如往日的原清离一般,亲亲热热地一声声唤他“北湮”。可看着她与他生疏如初识,却与景辞亲密如斯,那心头的不甘和酸楚,竟会在不知不觉间如浪潮翻涌。

    沉默之际,前方似有什么芒刺般扎来。他抬眼看时,正见景辞不知什么时候已顿在门口,负手看着他们,似在等候阿原。见慕北湮注目,他方缓缓收回那清冷如凛风般的目光,唤道:“阿原,走了

    !”

    慕北湮便也懒得理他,转身吩咐部属道:“靳总管这几年享福享得太多了,来呀,给他松松筋骨!”

    于是,阿原、景辞离开之际,屋内棍棒虎虎生风的拍打声里,传出靳大德杀猪般的惨嚎。

    ------------------------

    但靳大德最后被长乐公主提回县衙时,虽被打得鲜血淋漓,体无完肤,全无往日总管的威风,却依然一口咬定,亲眼看到左言希杀害贺王,方才嫁祸左言希,欲为贺王报仇。

    长乐公主脸上疹子未复,却对案子的进展丝毫不敢怠慢,命人录下供状,又连夜审讯顺儿和贺王的亲信侍卫,同样录下证词。

    证词对靳大德很不利,但对左言希更不利。

    靳大德奉贺王之命杀小玉几乎可以确定,但靳大德并没有杀贺王的动机,也没有陷害左言希的理由。

    纵然靳大德跟薛夫人有私情,至少贺王被害当日的表现,不像已看破他们的样子。退一步说,如果贺王已然知晓,必定提起陌刀奔到薛夫人那里斩杀奸夫**,而非在自己房中毫不提防被人用自己的兵器杀害。

    靳大德虽然在外面虽然嚣张,但对府中侍仆还算厚道,对贺王府的主子更是恭恭敬敬,从无违拗。左言希时常不在贺王身边,与靳大德的交集并不多,而且他温雅有礼,并不像慕北湮那样放旷不羁,跟靳大德从无嫌隙,靳大德实在没有无故嫁祸他的理由。

    于是,纵然谢岩一心想替左言希开脱,也已寻不出理由相助,眼睁睁看着左言希被桎梏加身,投入又脏又臭的牢狱中,严加看管。

    这晚阿原终于有床榻睡了。

    左言希被锁到牢狱里,景辞夜间便能和谢岩住一屋。知夏姑姑不必担心阿原“勾引”她家公子,再懒得对着阿原那张令她见而生厌的漂亮面孔,早就寻别的地方睡去了。

    于是,阿原、小鹿主仆舒舒服服地霸住了景辞的卧房。

    只是阿原很是担心,景辞跟左言希感情深厚,待左言希比待她还要信任几分,如今左言希以弑父之罪身陷牢笼,夜间还能不能睡得着。

    而她虽然有了柔软舒适的床榻,同样无法成眠。

    她思虑片刻,起身又披上衣衫,说道:“小鹿,陪我去牢里走一趟。”

    小鹿揉着眼睛道:“去做甚?把那个靳大德再打一顿?脏脏的,我懒得打他了!”

    阿原道:“想打他的人多了,要打也轮不着咱们打。”

    小鹿想了想,笑了起来,“对!景典史跟左公子那般要好,此刻看到左公子受罪,只怕吃他的心都有!咦,你说景典史为啥那么喜欢左公子?他们会不会……”

    她将两只大拇指骈起,勾了两勾,比了个成双结对的手势。

    阿原撇撇嘴,笑得艳逸如榴花耀眼。

    她道:“没事!景典史虽信任左言希,但却更喜欢我!便是有点内啥啥的想法,我把他抢回来不就结了?”

    小鹿的一对大拇指顿时竖向她家小姐,大加赞赏,“对

    !原家小姐出手,天下男子,谁不俯首!”

    阿原颇是受用,深感有时候做回风流潇洒的原大小姐的确不赖。

    -----------------------

    虽有谢岩暗中照顾,到底是杀害贺王的重犯,监禁左言希的牢房虽然铺了干净被褥,但牢房里满是久不见天日的霉臭味,左言希手足都被锁住,大约也极不舒适。

    但阿原挂着灯笼走进去时,左言希静默地倚墙坐于棉被间,眉眼看着居然很安谧。

    见阿原踏入,他似从沉思中醒悟过来,居然冲她笑了笑,“你来了?”

    阿原让小鹿到外面守着,方走过去审视他清俊的脸,“你猜到我要来?”

    左言希微微一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当着阿辞的面揭穿我。”

    阿原道:“别谢我。我只是看阿辞看重你,不想他伤心。”

    左言希瞥过她面庞,“难为你了!”

    他虽这般说着,但眉眼淡漠,并无半点歉疚之意,分明只是因他一惯的温和有礼,习惯性地回复了这么一句。

    阿原有些恼怒,问道:“你这算是承认了,那晚在涵秋坡刺杀我的黑衣人就是你?你当时忽然放弃杀我,是因为阿辞来了?他跟你很熟,即便你蒙着脸,大约也瞒不过他。”

    左言希静默片刻,答道:“是。”

    阿原问:“为何我发现丁曹遗落的凤仙后立刻向我下手?莫非你也和灵鹤髓一案有关?”

    左言希轻叹,“你想多了!”

    阿原盯住他,“那你为什么想杀我?我跟你没仇没怨吧?”

    左言希微一阖眼,“嗯,没仇没怨。但阿辞又靠近你,本身就是件极糟糕的事。”

    阿原倒吸一口凉气,“你是为阿辞杀我?”

    左言希清浅笑意依然温雅,却已难掩微微的嘲讽,“喜欢阿辞的人,大约都会想着杀你。”

    “喜欢……喜欢阿辞?所以杀我?”阿原愕然,然后感慨,“我虽不记得从前的事,但这么着看来,他大约真的很喜欢我,才令你嫉妒得如此丧心病狂!”

    左言希蓦地抬眼,却似比她还要惊愕几分。

    但他很快恢复素日的清浅淡然,微笑道:“你若要这样认为……嗯,也由得你。”

    阿原问:“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方才已说得清楚,是因为喜欢阿辞才杀我……”

    左言希抬起他被锁住的手,抚着额道:“嗯,就是这样,没其他原因。”

    ---题外话---

    后天见!(.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