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九)

第二卷 帐中香 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蓦地走到窗口,眺向被暗夜笼罩的街道。

    这家客栈与花月楼都在街北,夜幕中能勉强看到不远处那座茶楼的轮廓。

    阿原回思着小玉、傅蔓卿遇害前后发生的事,不由越想越惊心,忙问道:“小鹿,你在说书先生那里那么久,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迹象?”

    小鹿奇道:“可疑?他一个说书的,有什么可疑的?”

    阿原冷笑道:“不可疑吗?一个说书的,若编些前朝往事混饭吃,倒也不奇,但他怎会有鼻子有眼地说起燕国诸皇子争位之事?后来得空我打听了下,居然毫无差错,且他说的也细致合理得多。那事发生在半年前,若他从燕国来,听到些消息也不奇怪,但他一介草民,怎会知道得那样详细?妲”

    小鹿道:“这样的老.江湖,就仗着这个混饭吃,每到一个地方必会打听些新鲜事儿。你看他不就从我这里打听到了贺王案的细节了么?”

    阿原道:“那是你蠢!论起公门里当差的本分,便是小偷小摸的琐碎案子,都不可以在外面胡说半个字!这一向把你宠坏了!再嘴碎不知轻重,回头让李大人好好打你一顿板子,给你长长记性!”

    小鹿一吐舌头,歪头一想,忽道:“对了,我在灶下替他烧水时在柴火边捡到一样东西,我瞧着有点古怪,不像寻常人用的,便捡起来打算问问他是什么来历,后来只顾聊贺王府的事儿,就忘了。禾”

    阿原忙道:“什么东西?”

    小鹿边从怀中掏出一物,边道:“像哪个府上的令牌,上面还有个字,我却不认得。多半是他说520小说里捡的吧?所以才会漫不经心丢在了灶边。不过这是铜的,没法当柴烧呀!”

    阿原接过来细看时,果然是枚雕着如意云纹的铜质令牌,背面正中则刻了个“郢”字。

    她不由失声道:“郢王!是郢王府的令牌!”

    郢王朱友珪,梁帝朱晃的第三子,也是梁帝最年长的亲生儿子。

    慈心庵之所以得到官府大力支持,香火旺盛,便是因为住持妙枫当年曾救过郢王之母吕氏。

    吕氏虽是卑微营妓,却在慈心庵中生下了郢王,因此被接入京中,再不得宠也能在梁帝跟前占据一席之地。

    可沁河到底不是京城,郢王府的令牌怎会出现在一个寻常说书先生的炉灶下?

    景辞闻声已走过来,接过那令牌翻来覆去看着,眉峰渐渐锁紧。

    阿原叹道:“阿辞,这说书先生只怕不寻常。你在这里休息吧,我先去见见他。”

    景辞睨她一眼,“我睡了半日,早就没事了。你若犯困,留在这里休息倒也不妨。”

    阿原悻然,“我又没生病,休息什么?你若撑得住,便一起去吧!只是打架抓人那些事儿,交给我就好

    !”

    景辞也不答话,摸了摸腰间暗藏的软剑,启门走了出去。

    阿原已知他孤高要强,再不肯不去,对着他的背影翻了个大白眼,急急跟了上去。

    -----------------------

    路上,小鹿已忍不住追问道:“为什么因这区区一块令牌就疑心张先生?那茶馆热闹得很,每天不知多少人来往,若是有郢王府的人恰好路过,遗落了这令牌,被天天在那里的张先生捡去,也算不得奇事吧?”

    阿原给缠得无奈,答道:“你可记得小馒头曾说过,小玉遇害前一天,曾到茶楼听说书?当时我们曾因此断定,小玉至少在白天尚未得到母亲病重的消息。随后那说书人就病了,也是你打听到的,说嗓子不好,歇了四天。”

    小鹿道:“是,他病好开张那天,我正好去听了。可这又怎么了?”

    阿原道:“那我们可不可以猜测,小玉是因为去茶楼见了什么人,才遇害的?而说书人那么巧就生病了,是不是那日做了什么,或知道了什么,心里有鬼?”

    小鹿懵然道:“说书人……小玉……八杆子打不着呀!”

    景辞忽道:“傅蔓卿被刺杀后,开始并不知道自己为何惨遭毒手,她也没有提起左言希,而是拼命在想自己被害的缘由。若是左言希曾和她要走绢帕,那必定是杀人灭口,她怎会不知缘由?可见杀她的人不是左言希,而是她不认识的人。”

    阿原道:“但嫁祸慕北湮的绢帕必定是从她那里流出去的。她虽不知道绢帕被用来嫁祸慕北湮,但左言希也恰在那时候出现,她恐怕已猜到与贺王案有关。”

    小鹿骇然道:“难道杀她的人是说书人?”

    阿原道:“不是。说书人就在斜对面的茶楼说书,两人说到底是同一流的人物,不可能不认识。如果杀她的是说书人,她临时有机会,早该说出来了!”

    小鹿不解,“那傅蔓卿之死和说书人有什么关系!”

    景辞已决然道:“绢帕是说书人要去的!他那晚很可能以别的什么借口跟傅蔓卿要去了绢帕,傅蔓卿一直不曾将那绢帕和贺王府的案子联系起来,但说书人要走绢帕本身也该透着几分古怪,所以最后一刻她终于想起来了,却已说不出来。”

    他眺向茶楼的方向,叹道:“她一直指着窗外的那个方向,我当时以为她指的是窗外的什么人,但窗外不远就是街道,然后便是茶楼、布庄。她想说的,正是茶楼。”

    说话间,忽听那边人声嘈杂,一群人举着火把冲了出来,领头的竟是慕北湮和井乙等人。

    阿原忙迎上前问:“出什么事了?”

    井乙慌忙答道:“薛照意跑了!”

    “什……什么?”

    “我等本来在外面守着,看里面开始有叫唤,后来没了动静,以为这贱人认命了呢!谁知后来进去一看,买她头一晚的那个恩客倒在地上,被一根金簪活活扎在胸口刺死了!”

    “被……金簪刺死?没听到惨叫?”

    “是

    。我们查看过了,屋里的茶水中下了迷.药,那恩客被迷昏在地,所以竟悄无声息地被一根小小的金簪刺死了!”

    阿原瞧着慕北湮双目通红,又恨又悲又怒的模样,猛地醒悟过来,脱口道:“贺王遇害那晚,喝过薛照意送的茶!薛照意还换掉过贺王先前喝的茶!”

    这回连小鹿都听明白了,“凶手竟是薛照意!她迷昏了贺王,然后用陌刀杀死了贺王!”

    他们认定贺王是勇武之人所杀,前提是贺王神智清醒。

    但如果贺王被迷.药迷倒,即便薛照意这样的女流之辈都能提起陌刀将他刺穿。

    她的手速应该不太快,贺王在被刺倒后曾有瞬间的清醒,睁眼发现是日日侍奉的爱妾,自然怒目圆睁。

    但彼时他身中要害,迷.药的药效又不曾过去,根本无力反抗,终于保持着怒目圆睁的模样死去。

    小鹿都想得到的,慕北湮当然也想得到。

    尤其想起父亲征战沙场,一世英雄,竟被枕边人以如此阴毒的手段害得死不瞑目,慕北湮恨得咬牙切齿,握紧的拳已将指甲掐入肉间。

    他一字字几乎从齿缝中挤出字来:“便是翻遍沁河城,我也要将她找出来,挫骨扬灰!”

    若贺王是薛照意所害,说书人从傅蔓卿处拿走的绢帕,随后当然也是被薛照意放在谋杀现场,用于嫁祸慕北湮。

    那么薛照意和说书人又是什么关系?

    阿原心念电转,脱口道:“我想,我们能找到薛照意!小鹿,快带路!”

    小鹿张大嘴,“去……哪里?”

    “去找你的好师父,那个说书人!他是同谋!”

    --------------------

    说书人的住处并不远,就在后面那条巷子尽头的一处小院,独门独户,门庭破旧。

    慕北湮也不待叫门,冲上前奋力一踹,已将大门踹开。

    还未及冲入,忽见里面窜出一道黑影,跃上围墙,向外飞奔而去。

    阿原明知必与凶手有关,清叱道:“哪里逃!”

    她拔出破尘剑,奋力追上前去。

    “阿原!”

    景辞唤了一声,跃身跟了过去。

    他的动作迅捷,速度比阿原快了许多,却奔出数丈后猛一趔趄,匆忙扶住道旁一株老树方才站稳,却已痛得面色惨白。

    他弓腰瞧着自己颤抖的双足,额上滴落大颗汗珠。

    ---题外话---

    饺子给大家拜年啦!2016红红火火,幸福快乐!(.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