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二卷 帐中香 一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八)

第二卷 帐中香 一青山尽处碧水藏(一四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恍惚间,她仿佛听到少女娇糯柔美的声音:“师兄若是爱喝我熬的粥,我天天熬给师兄喝,好不好?”

    有年轻男子仿佛哂笑一声,不曾答她的话,转身给了她一个冷淡的背影。

    那背影颀长高挑,蒙了雾气般不清楚,可她却能清楚地知道,那就是他,就是景辞

    “师兄……”

    她几乎拼命全力在叫,想要破开眼前突如其来的幻觉妲。

    “当啷”的碎响中,阿原抱住蓦然疼痛得似要裂开的头。

    “眠晚!”

    有人低低惊呼,她的身上便暖了一暖禾。

    阿原喘着气,努力调匀呼吸,终于强迫自己慢慢从幻觉中醒过神来。

    空碗跌在地上,已经裂作数瓣。

    景辞不知什么时候已将她揽于怀中,紧紧拥住。

    他的声音低低哑哑,难掩的惊慌失态,“莫怕,莫怕,师兄在这里……”

    阿原侧过脸,便看到他清秀苍白的脸,漆黑焦灼的眸,全无寻常时的冷淡与骄傲。

    阿原的身体抖得渐渐没那么厉害。

    她看着他那平日里让人无法看清的眼眸,**良久,才从喉嗓间憋出字来:“师兄?为什么是师兄?”

    景辞颤了颤,松开了她。

    他凝视她片刻,面色虽然苍白,神情已渐渐恢复最初的清淡平静。他道:“哦,因为我从前也有过一个师妹,害怕时的模样倒跟你有几分相像。我大约病得不轻,刚有些糊涂,竟分不清你们来。”

    阿原脑中半是现实半是幻觉,混沌交错间接口便道:“我怎么觉得你就是我师兄?”

    景辞黑眸如墨,紧盯着她仓皇的脸庞,呼吸顿住片刻,方道:“我生长于镇州,你则是从小在汴京长大的原家大小姐,怎么可能有我这个师兄?”

    阿原擦着额上大颗大颗渗出的冷汗,含糊应道:“也是,也是……”

    她仿佛已听得很明白,却总还觉得哪里不对。

    景辞拂了拂她额前的散发,无声叹息一声,张臂又将她拥入怀中,低声道:“别想了。我问过左言希,你当日头部受创,所以头疼、眩晕或产生幻觉都很正常。”

    “是……是么?”

    可她的幻觉里为什么偏偏会有景辞,有师兄,甚至还有她熬的粥?

    她已不记得她为他熬过粥,而他却清晰地记得她熬制的粥的味道。

    如他所说,他在镇州,她在汴京,她这个连厨房都不知道在哪里的原家大小姐,到底是什么时候、又在哪里替他熬的粥?又怎会跟知夏姑姑有交集?

    知夏姑姑对她,那不仅是有成见了,简直可以用恨之入骨来形容。

    她满腹疑惑,想问更多时,景辞已轻叹道:“别再想着你从前是什么样了。真正的原大小姐究竟是怎样的,其实知道的人并不多。我以为我知道,后来才晓得错得离谱。如今……这样的你,也挺好,挺好……”

    他的声音越来越低沉,嗓音中竟似有一丝哽咽,又似有着隐约的期待

    阿原听他耳语般低低说着,全无素日的清冷疏离,竟有种品啜美酒后的微醺,又似有道暖暖的煦阳透到心底,凌乱的思维竟不觉间飘远了。

    她抬眼看他深黑的眸,双臂环上他的腰,靠在他胸前感受他怀抱的坚实和温暖,——她愈发相信他们的确相知相识已久。

    这感觉温馨而踏实,竟如此地熟稔。

    景辞垂眸瞧她,眼底星光愈发璀璨,如倒映了一天的银河,明明灭灭,杳不见底,却越发诱得人只想极目探索。

    阿原伸出手指,揉了揉他的眼眶,欲将他看得更加清晰。

    他由她揉着,忽低下头,覆上她的唇。

    阿原颤悸了下,便觉身心俱已如春水般柔软。

    她踮起脚尖如藤蔓般纠缠着他,回应着他。

    她似跌入了最适宜于她的温暖湖泊,在其间徜徉嬉游,沉溺酣醉,再不舍抽离。

    迷离之际,她似又有了那日被慕北湮算计后的那种炙.热和渴求。

    原大小姐素来很忠于自己的***,原大小姐与心爱的景辞虽未成亲但早该是老夫老妻。

    所以她顺从着自己的内心,伸手抽开景辞的衣带,暖暖的纤长手指贴着他单薄的中衣。

    景辞身躯一震,长长地吸着气,看着她近在咫尺的绯红面庞。

    这时,只闻门外传来小鹿的叫声:“小姐,小姐,我可找到你了!”

    门扇被“啪”地一声推开,二人相拥相亲的模样顿时一览无余,连阿原不老实伸出的手都落入小鹿眼底。

    小鹿看着二人暧昧得不能再暧昧的姿势,张了张嘴,然后才能嚷道:“小姐,你继续,继续!我在门外守着!守着!”

    她一伸手,又“啪”地将门扇关上,然后身形一矮,果然尽职尽责地坐在门槛上守着了。

    阿原愕然看着门缝中隐约看到的小鹿背影,一时不知道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景辞垂头瞧了一眼,默默按住她搭在腰间的手。

    阿原不敢看他幽亮的眼,盯着他淡白的唇,干笑道:“其实……嗯,其实这时机也不大对。好歹得让你养好病,是不是?”

    景辞不答,轻轻松开她,走到桌边取过茶盏,将盏中凉透的茶水饮尽,然后又倒了一盏,再饮尽,继续倒了一盏……

    一气喝了三盏茶,他不疾不徐地扣上衣带,举止间俨然已是素日的清贵淡然,从容不迫。

    阿原也有些舌干口燥,也不好和他抢茶喝,遂过去打开门,踢了踢正慌忙背过脸的小鹿,问道:“玩到这时候,疯哪里去了?”

    小鹿跳起身来,笑嘻嘻道:“也没去哪里

    。因张先生没在家,我想着他是不是去找大夫了,所以又去附近两个大夫家寻了寻,都没找到人,再晃回去时,张先生已经在家了,便跟他说了很久的话。后来看着天快黑了,赶紧回来找小姐,找半天才听衙役说你们住这里来了。”

    她负手将房间打量一番,见床榻间衾被尚算齐整,料得小姐今天不曾得手,便有些遗憾,叹道:“早知道我便再晚个半小时回来,还可以跟张先生讨教下说书的诀窍。”

    阿原奇道:“你跟那说书先生在一起也很久了吧?都没跟他讨教怎样说书?那你去干嘛了?”

    小鹿道:“他不是病着嘛,我就给他煎药烧水了。他看在我当日送他的乌檀醒木份上,对我倒是和颜悦色,还说要收我做女弟子呢!不过张先生可真是尽职敬业,听说我是京中来的,又是侍奉小姐的,各种打听小姐的事迹,说以后可以编进故事里去。”

    阿原抚额,“你不会什么都说了吧?”

    小鹿道:“为啥不说?这天底下有比小姐更传奇的女子吗?对了,张先生也蛮关心贺王府的案子呢,我把我知道的都说了,问他,如果是说书的话,谁最可能是杀贺王的凶手……”

    那厢阿原、景辞都不由皱眉。阿原道:“小鹿,你这个没长脑子的,不会竹筒倒豆子全都给说了吧?这是惊动皇上的天大案子!一个不好,朝堂里不知多少高官贵人会被连累,你居然跟一个说书的老头谈这个?”

    小鹿怔了怔,挠头道:“我倒没想那许多。他一介平民而已,能告诉谁去?何况又应了我暂时不会把贺王的案子往故事里编,所以我顺口就都说了呗!”

    景辞忽问:“他是不是问得很仔细?”

    小鹿低头想了想,点头道:“好像蛮仔细,还问我左公子是不是已经回府了,又问起花月楼的情形,问薛照意被送到花月楼后是怎样的言行举止……”

    景辞、阿原脸色便都不大好看了。

    小鹿忙道:“他说了,他对这些其实没兴趣,只是想从旁观者的态度推断推断,究竟谁最可能是凶手。”

    景辞问:“那他最后是什么推断?”

    小鹿道:“他说,既然左公子有了证人,薛照意又不可能拿得动陌刀,证明真凶还没找到,需重新排查……”

    阿原怒道:“这不是废话嘛!”

    景辞眸中却已闪过疑惑,负手沉吟道:“他……在暗示薛照意不是凶手?”

    小鹿回忆着当时的情形,说道:“好像是吧!他说的其实挺含糊……可他又不清楚贺王有哪些亲信和家眷,自然只能含糊着。”

    ---题外话---

    出现过好多次的说书先生不是闲笔,不是闲笔,不是闲笔!

    更新完才发现已经除夕了,除夕了,除夕了……

    又是一年春来到,上一年成功也罢,失意也罢,终成过去。不若张开怀抱,向猴年说一声,欢迎你的到来,带着活蹦乱跳的新鲜春光!

    大家新春快乐!猴年大吉!(.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