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六)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六)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竟已听到,一边令舆夫照旧把坟墓填上,一边问道:“他谢你什么?谢你挖出他瞒天过海、包庇重犯的证据?”

    阿原明知左言希谢她,只是因为她终究不曾告诉景辞,他就是那个意图在涵秋坡杀她的黑衣杀手。

    一边是没过门的妻子,一边是救过性命的好友,若她说起,景辞必定恼恨之余,必定为难。

    想景辞伤病在身,不宜着恼;何况左言希很了解他的病情,日后多半还需仰仗他来诊治。

    权衡利害后,阿原也不愿追究此事,遂闭口不提。见景辞问起,她便道:“左言希庇护姜探,想必也心虚得很。应该是谢我点破此事,解了他心结吧?妲“

    景辞“哦”了一声,也不知信还是不信。

    阿原忍不住又问:“那个萧潇为什么不把左言希交给官府处置,反而大费周章亲自将他押回京城?”

    景辞眺着左、萧二人离去的方向,到底答她道:“萧潇是皇上的影卫,只听皇上一人吩咐,也只对皇上一人负责。有时,他也会代皇上出面,暗中处理一些比较私密的事。当然,若是影卫行动时有甚不妥,犯下过错,也只能由皇上一人处置。禾”

    “这和左言希有什么关系?”

    “言希也是皇上的影卫。”

    “……”

    重新掩好坟墓,景辞等正准备离开时,那边山道上忽然又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举目望时,阿原已禁不住叫道:“是朱继飞!”

    眼前的朱继飞依然年轻俊秀,眉宇间依稀看得出往日温雅斯文,可他质地华贵、做工考究的衣衫上尽是凌乱的褶皱,四处是蹭擦的,看着倒像刚在野外囫囵睡了一觉。

    但很不和谐的是,他的头发上虽有一两片枯叶,却梳得齐齐整整,用一根镶着明珠的银簪仔细绾着,纹丝不乱。

    他的步履很是踉跄,中途还摔了一大跤,却飞快爬起,也不晓得去掸身上的尘土,更无视景辞等人的目光,径冲向那坟墓。

    “探儿,探儿!”

    他双眸闪亮,笑容温暖,呼唤心上人的名字时轻柔多情,完全不像失心疯的人。

    他凝视着墓碑,指触小心翼翼地抚着姜探的姓名,柔声道:“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必定会来找我。可你为何总在我睡着的时候找我?我想醒着时好好看看你。”

    他的手很干净,只有方才摔跤时沾上的泥土。但他左腕似受过伤,用一块帕子包扎着

    景辞走向前,问道:“你既然过来看她,为何会睡着?”

    朱继飞便抓起头,很快将齐整的发髻又抓得几分凌乱。他纳闷道:“是呀,我为什么会睡着,为什么会睡着……若我不睡,便能见到探儿了!”

    他将手探入怀中掏摸片刻,竟摸出一个沾着血的瓷瓶来。他温柔看着坟墓,说道:“不过也不妨事的,探儿你看,我又带灵鹤血来了……你说这个配药有用,我以后看到灵鹤便取它们的血来给你,可好?”

    但朱继飞疯了那日,便已将朱蚀所养的鹤杀得干干净净,朱府哪还有鹤?也不晓得是厨房里鸡鸭还是园子里的鸳鸯倒了霉,被瞎了心智的二公子当作灵鹤砍了放血。

    阿原的目光,却已凝注在朱继飞左腕包的帕子上。

    她上前,握住他手腕,含笑问道:“你手怎么受伤了?谁给你包扎的?”

    朱继飞茫然,“受伤?包扎?”

    他不解地看向腕间的帕子,用力扯了几扯。

    阿原伸出手,指尖灵巧地拨了拨,那帕子上的结便松散开来,露出朱继飞腕上一道伤痕。

    伤口被清理过,血迹已凝固,看着不像是刚才受的伤。从朱继飞手中的“鹤血”来看,多半是他杀鸡宰鸭时误伤了自己。

    朱绘飞待弟弟甚好,若是发现,应该会让人替他包扎,但决计不可能用寻常的帕子包裹伤口。

    阿原将帕子一抖,已将帕子舒展开来,却是质地上好的一方丝帕,一角绣了朵雪白的绣球花。

    如此素净的帕子和刺绣……

    阿原心头一跳,低声道:“阿辞,我记得先前姜探住的院里便有绣球花。”

    景辞蓦地转头,扫向朱继飞奔来的方向,然后上前拍了拍朱继飞的肩,温声道:“二公子,你看,姜姑娘并没应你,或许还没回来吧?方才你睡在哪里?或许她只是一时走开,这会儿又回去等着你了!”

    朱继飞一呆,居然听懂了景辞的意思,忽高声叫道:“探儿,探儿,你别走,别走,我……来了,来了……”

    他捏紧瓷瓶,返身往来路冲了回去。

    ------------------------------

    朱继飞虽然疯傻,但关系到姜探时,半点也不糊涂。

    他很快奔到山侧一块大石后,呆呆地四下张望,寻觅着他心上人的踪影,高声叫道:“探儿,探儿,你在哪里?”

    这一回,他的行止其实再正确不过。

    大石后方着一层干草,有明显的被人躺卧过的痕迹,旁边还有沾着血迹的水碧色湿布条。

    朱继飞不是梦里见到姜探,而是姜探的确来了。

    以她用药的能耐,想迷晕疯癫的朱继飞轻而易举。她发现朱继飞腕上有伤,撕下裙角替他清理了伤口,又用帕子包扎好

    。她甚至还替他梳了发,重新绾了整整齐齐的发髻。

    阿原纳罕道:“奇怪,她为什么迷晕朱继飞?”

    景辞站到那山石旁,四下一打量,手指在石上轻轻一叩,说道:“你过来看!”

    阿原忙走过去,顺着景辞所指的方向看时,正看到树丛和草丛间隐隐露出的那座坟墓,以及坟墓前的情形。

    她略一思索,便明白过来,“是了,我们挖掘坟墓时,朱继飞正好来了。姜探或许是跟着朱继飞来的,或许是跟着我们来的,眼见她假死的消息瞒不住了,生怕朱继飞看到空棺后再受刺激,所以将他拦下来,一起藏在这边了!”

    她再看一眼坟墓方向,背上惊出一层汗水来,“也就是说,方才坟前发生的那些事,她早已看得明明白白,一清二楚?”

    景辞面色清冷得有些可怕,低声道:“对!包括言希怎样被她连累,怎样被萧潇捆走!”

    他的眸光清寒如冰,“或许,言希根本就是故意站出来的。他怕我们疑心后会到这边寻找,暴露姜探。可她竟在这里与朱继飞亲昵相伴,替他绾发裹伤,眼睁睁看着言希陷入危难之中!”

    直到左言希被带走,空棺重新被掩盖,再不会刺激到朱继飞,她才弄醒朱继飞,自己悄然离去。

    阿原听得他话语间对姜探的厌憎,忙道:“其实也不是坏事。等左言希明白姜探对他的薄情寡义,冷了心肠,便可以另择佳妇,再不怕被这女人连累了!”

    “不会的。”

    “嗯”

    “他对姜探的情谊……远比我先前所料得深厚得多。他不会放手。”景辞声音冰冷,连身形都在微微颤抖,“他其实跟我是一样的人,愚蠢……愚蠢得可怕!”

    阿原想不出景辞愚蠢在哪里,但见景辞面色不对,立时慌了,忙扶住他道:“阿辞,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既然姜探已经离开,这林深叶茂的,凭我们二人之力,只怕也没法仔细搜查。不如先回去,请李大人调派人手过来搜山吧!”

    景辞的手冰冷如雪,低头瞧着眼前身着男装却依然俊美俏丽的阿原,眸心有隐忍不住的凛冽杀机,又似汹涌着岩浆般的烈烈怒意。

    阿原更是担忧,再猜不出这姜探怎会令他如此失态,忙要拉他去做肩舆时,忽听旁边一声分不出是凄厉还是惊喜的高叫,忙回头看时,正见朱继飞抱着头张皇地四下里张望着,然后嚎叫着向山林深处冲去。

    “探儿,探儿……”

    他凄厉叫喊着时,脚下一滑,登时又摔了一跤,额头磕到了山石,热血顿如泉水涌出,糊了满面。他竟浑然不觉,胡乱抹了把糊住眼睛的鲜血,跌跌撞撞继续往前冲,却跟没头苍蝇般找不着方向,没几步便踩到一处松散的石头,一头栽下坡去。

    想来他虽然疯了,但姜探依然是他放在心坎上的人,看得比自己性命还要重要,懵懵懂懂间听了景辞和阿原的对话,也不晓得听明白多少,刺激之下只知姜探就在附近,竟疯得越发厉害,只顾仓皇奔找。

    ---题外话---

    后天见!(.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