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八)

第三卷 鸳鸯谱(一五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扫过阿原松散的衣衫,淡淡道:“那你还不去盛再晚可就没了”

    小鹿怔了怔,忙笑道:“好,好,我去盛面,吃面你们慢慢吃,慢慢吃”

    她暗暗骈起大拇指屈了两屈,向阿原做了个比翼双飞的动作,贼兮兮地挤了挤眼,才急急奔了出去

    和从前左拥右抱的生涯相比,她家秀不仅吃得太素,而且吃得太少,是时候饱餐一顿了唐

    景辞做的面,即便是纯素的,也有种自然的清香,更别说排骨面了。

    但阿原几乎没品出排骨面是什么味道来。

    景辞气定神闲地坐在她对面吃着面,泰然自若地拿她的杯子漱着口,但看她的眼光,似乎她才是他的排骨面。

    这似乎不对吧

    她是风.流无双的原大秀,他是她志在必得的如意郎君。他才是她想吃的排骨面。

    可为何她食不知味,魂不守舍,只得绞尽脑汁地揣度着,以往面对她的**们时,她该是怎样的姿态和神情。

    “吃完了”

    景辞忽低沉地问她,三旁边宽大的沐巾,拢住她的长发,一点点替她吸去发际的水分。

    他的手指灵活却冰凉,时不时触到她的脖颈。

    阿原身体一阵阵地绷紧,却又有种说不出的虚软无力。她说不上那是种什么滋味,只觉越发地唇干舌燥。

    她虽记不得从前都是怎样面对她那些**,可她显然不曾改变原先的**禀性,根本经不起如景辞这般清俊的男子示好。

    阿原很想回过头来将他抱住,但此时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那干.柴.烈.火燃烧起来,倾了沁河之水都难以熄灭。

    这本该是她从身到心都在冀盼的,可真有实践机会时,她竟莫名地有些恐慌。

    “阿阿辞,如今正闲着,你何不跟我说说,我们过去的事儿”

    趁着他换干净沐巾之际,她急急脱开身,一边倒水喝着,一边试图转开话题,继续追问她问了多次却始终没能问出的答案。

    “哦,过去”

    景辞走上前,将她刚拢起的衣衫向下一扯,将她打横抱起,说道:“过去就是这样的”

    阿原手中饮了一半的茶水“啪”地跌落地间,人被他轻轻丢入衾被间。

    她想要拒绝,却又觉得如此矫情,实在有失原大秀视天下男子为囊中之物的风范。

    看他欺身而上,一双清眸愈来愈,如漩涡般要将她吸入,她再也忍耐不住,揽住他脖子,用力将他亲住。

    景辞身形一震。

    他的手还是那样凉意袭人,但所过之处却似有烈焰焚遍,渐将她仅余的神智抽空,满心满眼都只剩了眼前的男子,以及眼前男子带来的欢愉。

    浑沌里,一样看不透的漩涡般的双眸,一样令她无法抗拒的欢愉,可她却似在唤着不一样的名字。

    她似在呜咽里低唤道:“师兄,师兄你醉了”

    将她倾覆于身下的男子一如既往地沉默着,根本不屑回答她半句,只以近乎粗鲁的动作宣示着他对她的主权

    阵阵酒气迎面扑来,她辨不出是害怕还是渴求,终究不再挣扎,只是轻声说道:“师兄,我不想嫁给二殿下。哪怕是明媒正娶的夫人,我也不想嫁。”

    她的唇颤抖得厉害,却很小心地贴到他赤烧的面颊,“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

    这句话似已在在心底压了无数个日夜,却拼尽了她这么多年积攒的勇气,才敢轻轻说出口去。

    对面那人忽然间顿在那里。

    暗里,她看到他的眼睛里跳动着不明的火焰,幽深而可怕。

    片刻后,他放开她,撩起帐帷,踉跄奔出。

    她躺在凌乱的衾被间,由着沸腾的热血渐渐凉下去,努力大睁着双眼让自己也平静下来,却再也不能抑制眼底的热泪汹涌。

    **前忽然闪过一道瘦的身影,伴着妇人恨毒的咒骂:“竟敢趁着阿辞醉酒**他贱婢贱婢”

    声声斥骂里,妇人手起手落,金针重重

    tang扎向女子见不得人的部位

    她失声痛叫,却被那妇人用衾被压住头脸和双手,动弹不得。

    一针一针,蕴了那妇人不知隐忍多久的怒火,继续重重扎下,拔起,重重扎下

    她的惨嘶和哭叫尽数厚重的棉被压住,半点声音也发不出来,更不可能唤回醉酒离去的他

    她仿佛在奋力挣扎着,又仿佛只是绝望地承受着。她似被溺入深不可测的海水里,又似被关入不见底的炼狱中,疼不可耐

    -------------------------

    “阿阿辞”

    阿原蓦地惊叫出声,重重地吐了口气。

    “阿原。”

    与她亲昵着的男子应她,声音低哑,却是难得的温柔。

    她没在海水里,没在炼狱中。

    脱开那莫名的幻境,她满怀依然是对眼前之人的贪恋和渴求。

    阿原定定神,轻声道:“阿辞,我们必定在一起过,还曾因为彼此想在一起受尽磨难。”

    景辞凝视着她,声音干涩,“你想多了”

    阿原笑道:“我也觉得我想多了。或许是我们前世受了太多的折磨,终究又没能在一起,才会有今日的缘分吧”

    原大秀出身高贵,风.流张扬,上有梁帝、原夫人**爱,中有众**相助,下有护院家丁保护,怎么可能活得那样谨小慎微,受尽他人欺凌折磨

    她断断续续想起的那些零落记忆,大多悲惨痛苦,和原大秀本该拥有的生活全不相干。

    或许,那次受伤令她失去了从前记忆的同时,意外唤起了她前世的一些记忆

    阿原晃了晃脑袋,抛开那些不合时宜出现的幻觉,却不由自主地说起她幻境里曾说过的话

    她道:“阿辞,我只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

    景辞神情有片刻的恍惚,伸手抚她面庞,然后,倾身。

    “唔”

    阿原吸气,疼得整个人都蜷缩起来。

    烛影异里,景辞的面庞比寻常柔和许多,双眸却依然清明而冷静。

    他俯身在她耳边轻声问:“是不是太久未与人同房”

    阿原全然记不起往日与人同房是何等情形,上回在客栈中似乎也与景辞亲近过,却因药性昏沉得人事不知,再不晓得当时是欢愉还是痛苦。

    她终究只能道:“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以后只想跟你在一处。除了你,我谁都不会要。”

    景辞那般骄傲的人,必定容不得她再**下去。何况她如此贪恋与他藤蔓般彼此相缠、永不能分开般的充盈感觉,仿佛在海浪间飘流了好久,终于找到陆地般的踏实。

    她将头靠向他的颈窝,将他拥得更紧。

    红帏翠帐内,锦衾鸳枕间,不知谁轻怜慢惜,绸缪无尽,不知谁黛眉低颦,**沉酣。

    ------------------

    颠鸾倒凤,**荒唐,偏又美好得不真实。

    阿原醒来时,正见小鹿在卧房中忙碌着,收拾昨夜留在桌上的碗筷。

    阿原坐起身,看着空空的**畔,开始疑心夜间的事会不会又是幻象。

    作为一个曾经摔坏过脑袋的人,把幻象当作真实并不媳。所以,昨夜她可能只是做了个梦

    疑惑之际,她的身子略动了动,立时觉出些异常。

    她抬头看向小鹿,“小鹿,昨晚景典史来过”

    小鹿懵了,伸手去摸阿原的额,“秀,你没事吧景典史刚刚才离开,临走还跟我说,让我手脚轻些,别吵着你。结果你这么快就把人给忘了秀,好歹你还没下**呢,就薄情成这样,不至于吧莫非景典史身体不好,让秀很不开心”

    阿原似被塞了满脑的浆糊,挠着头开始回忆夜间之事,闻言不由大窘,抬头一记爆栗敲在小鹿脑门,“死丫头,胡扯什么呢”

    小鹿揉着乱蓬蓬的头发,傻笑着问:“那你昨天

    你到底开不开心”

    阿原仔细想着,唇角笑意渐浓酽如酒。

    她的长睫扑闪着,笑嘻嘻道:“开心开心得很啊”题外话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