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一)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原咳了一声,说道:“母亲,我知道我不该逃婚,但我当时实在不晓得景辞是个怎样的人,甚至不晓得我自己是个怎样的人。”

    原夫人道:“嗯,所以我给你时间,让你晓得自己是怎样的人,端侯又是怎样的人。窒”

    她微笑着看向阿原,“我听说你在沁河扮男孩子抓小毛贼抓得挺开心。你是不是情愿做小捕快阿原,也不愿当原家的清离秀”

    阿原怔了怔,老实道:“我不晓得我从前为什么那样那些据说侍奉过我的俊秀男子,我瞧见就厌烦。他们看我那些眼神,像许多毛毛虫爬在身上。我不喜欢跟毛毛虫在一起,只好跑得远远的。”

    原夫人苦笑,“毛毛虫戛”

    阿原忙声明:“我知道我从前很喜欢他们,可我听人说着以前的我,好像在听着另一个人的事。有时候我都觉得,也许是弄错了,我根本不是原清离。可一个人两个人认错也就罢了,不可能原府上下所有人都认错,母亲当然也不会认错自己的女儿,对不对”

    原夫人凝视着她,眼底渐涌上泪意,却哽咽着笑起来,“对,我我怎会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你千真万确,是我的女儿”

    阿原心底一暖,眼中顿时也热了,连忙别过脸,定定神方道:“既然母亲说是,那自然错不了”

    原夫人拭去泪水,握住她的手道:“嗯,若你不爱那些毛毛虫,回头我替你把他们都遣走。便是有些不肯离去的,你也不用担心,以后出门时多唤人跟着,不怕他们纠缠。”

    阿原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便笑道:“我不怕我是原家大秀,我怕谁敢来纠缠的,看我一顿好打,让他们满地找牙”

    原夫人瞧着她,半晌方道:“罢了,你跟往日的清离,的确跟两个人似的了既然死里逃生,再世为人,从此你就叫原沁河,就叫阿原,也挺好,挺好”

    阿原听人唤了四五个月的阿原,早觉阿原二字远比清离亲切,听原夫人这么说,心下大是畅快,笑道:“我原也觉得,我就不该叫清离这么个悲悲戚戚的名字。还是阿原顺耳。”

    原夫人怅然道:“嗯,清离的确不是个好名字,本就不该叫这个名字”

    阿原便问:“不该叫这个名字,为何又取了这个名字”

    若原夫人由此说起她取名的由来,或她小时候的故事,也许能让她对自己原大秀的身份有进一步的认知和认同

    可原夫人的唇颤了颤,面庞上有了一抹胭脂水汾饰不了的黯然,连眼神也沧桑起来。她好一会儿才轻声道:“阿原,人生这一世,总有走错路、做错事的时候,何况只是取错了一个名字”

    阿原再料不到原夫人居然是这样的回答,很是失望,看着马车驶出城门,记忆里最熟悉的沁河县越来越远,颇有些恋恋不舍。

    她们要去的那个汴京城,是她自幼长大的地方,但她逃出去前溜达过几圈,怎么看陌生。

    原夫人瞧着她神色,沉吟着问道:“端侯这些日子跟你在一处,应该相处得很好吧”

    阿原顿时想起昨夜的**,面庞登时红了,厚着脸皮道:“是,很好。我很喜欢他。等回京后,请母亲安排我们尽快成亲吧我不想和别人在一起,只想跟他到白头。”

    原夫人凝视着她,微有恍惚,“哦”

    阿原双颊赤烧,却眸晶亮,“其实我认识他也没多久,可不知怎的就是想和他在一处,再不分离。想来我从前必定和他有过很多交集,才会跟他有了婚约,他才在我逃婚后辛苦寻找吧端侯他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当日又是怎么认识他的”

    原夫人阖了阖眼,轻声道:“我不知道。”

    阿原怔了怔,“不知道”

    原夫人声音低而苦涩:“阿原,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女儿那些日子在绣江山图为皇上祝寿,根本不晓得她会在祝寿当日请皇上赐婚。也就在那日,皇上下旨,说景辞出身高贵,先人乃朕生死之交,朕爱其才识,怜其病弱,不忍其孤苦,故封为端候。在此之前,我根本不知朝中还有这么个人。他的来历,至今是谜”

    阿原惊愕,“我不曾与母亲商议过母亲也不曾问过皇上”

    一个是她的女儿,另一个算是她的**吧就这么悄无声息地决定了那桩亲事,让她这个当母亲的

    tang无从置喙

    原夫人长叹,“你向来有自己的主见,不愿与我商议。因为你的缘故,皇上跟我分歧已久。你跟我极像,从容貌到性情,像极了。皇上大约更喜欢你。”

    阿原背上浮起一层冷汗,说话都结巴了,“你说我跟皇上跟皇上”

    原夫人定定看她,然后摇头,“还不至于。这次对晋用兵失败,皇上性情越发孤僻,却对端侯格外爱惜。他既为你与端侯指婚,便不会动你。”

    阿原傻眼,脱口道:“因为与景辞有婚约,皇上才不至于动我我们究竟有多脏”

    原夫人的脸白了。

    阿原才觉出,这话不仅骂了自己,也把原夫人一起骂在内了。

    她吸气,再吸气,才压下满心羞愤,沮丧道:“对不起我的确看什么都不对劲。如果不是从前的我被迷了心窍,便是如今的我被迷了心窍,才会混乱连对错贤愚也分不出。”

    她这话同样很不好听,但原夫人居然轻柔叹道:“嗯,其实我情愿你就是现在这个样子,至少还能好好说说话

    。”

    这样也能叫好好说话

    那当日的原大秀,和原夫人的关系究竟糟糕到了什么程度

    阿原沉默片刻,说道:“我想去找景辞。”

    原夫人抬眸,“他应该回京了。等你回京,很快能见到他。”

    阿原道:“我若喜欢,便一刻也不愿跟他分开。”

    原夫人叹息,“你一刻不愿与他分开,也须他一刻不愿与你分开才好。他为何不等你一起回京”

    阿原笑了笑,“我也想知道。不过他不等我也没关系,我脚程快,很快就能追上他。”

    原夫人捏着袖口的手指紧了紧,微笑道:“你若不怕颠得慌,我让车夫加快脚程,或许可以追上他同行。”

    阿原摇头道:“我不怕颠,但也不能颠着母亲。我骑马赶过去,天前就能赶上。”

    原夫人蛾眉蹙起,“骑马”

    阿原忐忑,却依然双眸坚定地看着原夫人,“骑马。”

    原夫人静默片刻,撩开帘子,吩咐停下马车,又向外唤道:“廿七,把你的坐骑让出来,给秀骑吧”

    外面紧随车畔的精瘦汉子立时应了,飞身下马,迅速摘下自己行囊,掸了掸马鞍上的灰尘,向跳下车的阿原道:“大秀,请”

    阿原拍了拍马儿脑袋,满意地一点头,飞身跃上马去,向后唤道:“械小鹿”

    伤势痊愈的械一声唳鸣,已从后面那辆马车振翅飞出;小鹿也探头出来,见阿原一身女装英姿飒爽地骑于高头大马上,不觉惊喜,叫道:“秀好帅秀,我也要骑马”

    阿原驱马行去,朗声笑道:“等我以后教你给我破尘剑”

    小鹿欢快应了,将破尘剑从车厢中递了出来。

    阿原一手持着缰绳,一手轻松接过,随意腰间,人已拨转马头,高声道:“母亲,京城见”

    骏马长嘶声中,但见一人一马,飞一般越过众人,向前疾驰而去,却是又快又稳。

    原夫人已步出车厢,扶着车辕看向女儿背影。

    衣袂飘飘,清魅而轻灵,她哪像出身名门的千金秀分明是狐仙剑侠一流的人物。

    廿七已骑上部属让出来的另一匹马,依然伴在原夫人身侧,目睹眼前情形,已暗吸了口凉气,低声道:“夫人,你怎会让她去找端侯那端侯”

    原夫人看着阿原的背影渐渐消逝于官道,只留扬起的一溜黄尘漫漫卷向天际,低低一叹。

    “她的确是我的女儿,却没有清离那种永远让人看不透的弯弯绕的小心思。她的心地,明朗干净得像没有阴翳浮云的碧空,像山间未经混沌浊世的清泉。”题外话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