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二)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廿七的目光里有凌厉的杀机闪动,“这才最让人担心人心险恶,纵然她会些武艺,又怎敌得过那些人的刻意算计”

    “那我也只能将计就计了”

    原夫人的声音更低了,“我等着她在端侯那里碰得头破血流,才可能真正回到我的身边那位则笙郡主,也快到京城了吧是”

    她浅浅一笑,转身坐回车厢,依然温温和和地吩咐道:“启程吧”

    -----------------堕-

    前往京城的道路虽不只一条,但能行马车的官道,就那么一条。何况还有械相助,阿原没到傍晚便追上了景辞。

    她策马行到马车后方,将缰绳一甩,已轻松扣到后方的横木上,人已如鲤鱼般纵跃而起,歇落于车厢前方。

    见眼前蓦地多出一人,车夫不由失声惊呼。

    几乎同时,车厢内也传来知夏姑姑警惕的叱喝:“谁”

    “我”

    阿原大大方方地应了一声,随手撩开帘子,一眼看到了倚在一旁小憩的景辞,和盘膝坐于另一边的知夏姑姑。

    景辞面色有些苍白,见她一身典丽女装潇洒步入,刚睁开的黯淡双眸在惊愕后闪过一抹璀璨光亮。

    他上下打量她,问道:“你怎么来了”

    阿原将马鞭一圈圈绕到腕间,不客气地挤到他身畔,说道:“你是不是先该告诉我,你怎么忽然就走了”

    她的眼底含笑,仿若漫不经心般随意发问,一双煜煜生辉的眸却紧紧盯着他的面庞,再不肯遗漏他些微的神色变化。

    景辞静了片刻,伸臂轻搭于她的肩膀,修长的五指轻捏了两下,总算将二人不同往日的情愫显露几分。

    他低沉道:“嗯,我临时决定回京。横竖你也要回京,很快又能在京城见面,就没必要多说了吧”

    阿原道:“你早就知道我母亲要来接我”

    景辞抬袖,拭去她额上细密的汗珠,淡淡道:“知道

    。原夫人时常入宫,若发现我和你在一处,不经意在皇上那里说点什么,指不定皇上那边又生出别的念头。我不想节外生枝,还是不见她更好。”

    对于那个据说很欣赏她的梁帝,阿原完全没有任何印象,也想不出原夫人可能在皇上跟前说什么,令梁帝多心。但同样受梁帝**信,景辞和原夫人显然是两个极端。一个清冷孤僻,懒与人共;另一个柔姿媚人,声名狼藉。

    如此想来,景辞不肯与原夫人见面、不肯和原夫人母女一同回京,的确有他的道理。

    阿原憋在胸中的那口气不觉间消散许多,只撇撇嘴道:“那你也不至于连个招呼都不打就走吧”

    景辞“哦”了一声,手指轻轻在她肩上弹跳了几下,清清凉凉地说道:“本想告诉你,可你睡得正香。”

    阿原猛记起小鹿的确提过,景辞起**后,曾在**榻前对着她站了许久,她面颊顿时烧了起来,连仅剩的疑虑也已散佚无踪,返身抱住他的腰吃吃地笑,“也是,你从来都是这样我行我素,几时替别人想过只是你这厢潇洒了,我却憋屈得紧,差点以为被人甩了”

    景辞垂眸,“若我真把你甩了,你会如何”

    阿原倚在他怀中,并不掩饰与心上人重聚时的欢喜。她的眼底若春水潋滟,不经意间便是令人魄动神驰的绮姿媚态,“我既然择你为夫婿,当然相信你并不是那种薄情寡义的人。何况,我能把萧潇追得满天飞,就能把你追得满地跑”

    她与景辞耳厮鬓磨着,笑得顽皮而娇俏,端的是色不醉人人自醉。

    景辞静静地凝视着她清美无瑕的面庞,依然是一贯的清贵自持,不见底的眼睛里看不出太多的情愫,只是环住她的臂膀不由束得更紧。

    旁边的知夏姑姑再也忍不住,怒道:“呸天底下怎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到底晓不晓得羞耻二字怎写”

    阿原明知跟她已结下梁子,自始至终就没看她一眼。此时闻得她斥骂,阿原眼皮都没抬,随手将手里的马鞭丢过去,说道:“我们夫妻亲热,关你甚事闲事管到主子**上,谁不知羞看不顺眼自己下车,后边有马。”

    知夏姑姑脸都了,冷笑道:“夫妻**夫妻吗真不害臊以为你们那见鬼的亲事真的笃定了”

    tang

    未及说完,却听旁边一道声音冷如寒泉,“出去”

    知夏姑姑一惊,抬头看见景辞的眼神,竟冰冷得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一时凝结。她的唇动了动,拾起马鞭猛地站起身,甩帘奔了出去。

    不一时,便听得马蹄声急促地在马车旁响起,伴着知夏姑姑毫不收敛的痛骂:“贱人老贱人生的喧人”

    阿原笑道:“阿辞,这位姑姑一辈子没嫁过人吧不然就是年轻守寡,才活生生憋成这样的**,把好好的男欢女爱看成了洪水猛兽。不晓得的,还以为她不是父母生的,是石头里蹦出来的呢”

    对面车窗小帘子蓦地被抽开,马鞭如毒蛇般准确抽向阿原那张俏脸

    阿原早已瞧见,正待腾出手来抓住鞭梢,顺便将那恶虔婆拉个大跟斗,不防景辞臂膀忽然坚硬如铁,硬生生将她箍得动弹不得。

    眼看这鞭子下来,生生要抽花她这张脸,阿原又骇又怒,圆睁杏目,狠狠剜向景辞。景辞也不瞧她,眼见鞭子到了近前,箍住她的臂膀才向内侧一收。

    鞭子入肉的脆响里,景辞闷哼一声,阿原的脸安然无恙,景辞的右肩却已被抽破衣衫,皮开肉绽。

    阿原大惊,也顾不得再恼他,忙抱住细看,口中已禁不住向外怒喝道:“连狗都不咬主人,怎么遇到这么个死虔婆,老贱人恶毒成这样,怪不得到老到死都没人要老天爷长眼睛,回头必定一记天雷劈死你“

    景辞伸手掩住她唇,低叱道:“够了”

    知夏姑姑已从窗扇看到里面情形,也已变了脸色,忙命车夫停下马车,急急向内问道:“公子,你怎样了”

    景辞拉过阿原挡住自己伤处,平静道:“不妨事。你到前面先替我预备好卧房,炖些清粥吧外面的东西,未必干净。”

    知夏姑姑不答,骑在马上盯着车内二人,抿紧了唇角。

    景辞声音略略抬高,“姑姑,还不快去”

    知夏姑姑的眼圈便泛了红,几乎从牙缝中挤出字来,“你真是疯了”

    她扬鞭,狠狠一记抽在马腹。无辜的马儿惨嘶一声,箭一般地窜了出去。

    景辞这才松开掩住阿原嘴唇的手,将她推到一边,眉眼虽是一惯的淡漠,言语间已有些愠意:“暂时她应该不会再招惹你了,你也安生些,凡事多多忍让。她照顾我这么些年,与我情同母子,我也视其为长辈,不希望你再对她无礼。何况,女孩儿家说话这么刻薄,你就不怕嫁不出去”

    阿原撕开景辞袖子,仔细端详了伤处,利落地取出伤药,为他敷药包扎好,才舒了口气,指着自己脸说道:“我被她这么一鞭子甩在脸上,才会真的嫁不出去这老虔婆打定了主意想毁了我,阿辞你还打算让我敬着她捧着她我没把她抽死在脚底下就是对她最大的敬重了”

    景辞的目光便冷锐下去,“你当真变得太多了”

    阿原收拾着伤药,散漫而笑:“幸亏我已记不得从前是怎样的性子。如果从前知夏姑姑也是这么对我,我还百般忍让,只能说我够蠢,蠢到现在的我想打死那时的我”

    景辞冷冷睨她一眼,吩咐外面的车夫:“继续走吧夜间还在我们来时借住的那户人家歇息。”

    车夫应了,马车便摇椅晃,继续向前行驶。

    阿原想坐到景辞身畔,怕碰着景辞伤处;待坐到先前知夏姑姑的位置,又觉距景辞有点远。

    她略一踌躇,将裙角一提,盘膝坐在了景辞脚边。

    如此不雅的坐姿

    景辞抚额无语,却又不得不承认,生得好实在太占便宜,她抱剑而坐时,居然也能显出别样的潇洒俊雅题外话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