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三)

第三卷 鸳鸯谱(一六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原坦荡笑道:“我虽已不记得作为原大秀该知道的那些规矩礼仪,但出京当了四个月多的小捕快,却也见识了作为原大秀可能这辈子永远都不会了解的人情悲欢。()除了朱蚀案和贺王案,我遇到的,其实大多是些鸡毛蒜皮的小案,但对于当事人来说,却没有一桩不是性命攸关的天大变故。是”

    景辞皱眉,“打算给我讲故事”

    阿原摇头,“都说了鸡毛蒜皮的小案,哪来的什么故事就记得有户人家为死去的女儿鸣冤,说婆婆凶恶,丈夫愚孝,他们教女儿温良恭俭让,对恶婆婆百般容让,冀盼感化夫家,日子能好过些。可惜婆婆变本加厉,天天逼着媳妇干活立规矩,折磨得媳妇滑了胎,还怪媳妇失德,上天才让她没了孩子。媳妇小月子里被罚跪忏悔,又被大冷天的赶去洗衣挑水,结果手足虚软跌落河中,等天亮捞上来尸体都硬了这事虽告到官府,到底是她自己失足落水,李知县也只能将那恶婆婆训斥一顿放了。不久听闻他家又娶了新妇,红红火火继续过日子,好似前面那个媳妇根本不曾存在过一般。”

    景辞微哂,“你在告诉我,你不会以德报怨”

    阿原道:“我再说一个小案子,还是一个年轻守寡的恶婆婆,也是百般跟媳妇过不去,媳妇熬不下去,夺过婆婆打她的拐棍,把婆婆痛殴一顿,奔到官府自首,袒露满身伤痕说只求一死。李知县以不孝殴母之罪,将那媳妇杖责,再按义绝之制,解除二人婚姻,准其各自嫁娶。如今那媳妇已经再嫁了,那婆婆还守着儿子四处托人说亲呢,可那媳妇大闹一场,人人都晓得她打媳妇都打成瘾了,谁敢把女儿嫁过去”

    阿原说完,笑眯眯地看着景辞堕。

    景辞欲待不理,半晌见她依然盯着自己,只得道:“嗯,你又在告诉我,善恶到头终有报”

    阿原点头,又摇头,笑道:“善恶到头终有报,那是天意。可天意也得你争气,才能来得快些。对着懂得仁义礼智信的人,自然应该温良恭俭让,对着恶人也说什么温良恭俭让,那就是自寻死路,老天也帮不了你”

    她拿剑柄将车厢底板敲得笃笃地响,悠然道:“知夏姑姑从一开始就对准我恶意满满,我若敢容让半分,和自寻死路没什么差别。从现在起,她不招我,我不惹她;她敢伤我,就别怪我以牙还牙,以暴制暴她敢毁我容,我便敢爆她头便是打不过她,也要寻出一百种手段把她赐予我的还回去”

    她盯着景辞,等着景辞表态。景辞却阖着眼,像是睡过去了。

    阿原正失望时,忽闻景辞低叹道:“难为你想那么多你放心吧有我在,没有人能伤你。”

    阿原盯着他的伤处,冷笑道:“可我不需要你用受伤来容忍她,保护我。”

    景辞道:“你为何不觉得,我是在容忍你,保护她”

    “容忍我”阿原愕然,“我脾气这么坏”

    景辞道:“够坏,不过也未必是坏事。总比压抑了本性,最后一总儿爆发出来毁天灭地好。”

    “嗯”

    阿原不解

    景辞的眼眸里倒映着她恢复女装后清丽媚曼的面庞,却似又不只眼前的她。

    曾经的稚嫩无邪的少女音容,连同那些灌了蜜般的明亮岁月,呼啦啦如烈风般涌了过来。

    他忽将阿原用力拉起,拥入怀中,亲住她。

    “喂,你的伤”阿原想挣扎,却在片刻后反手抱住他的腰肢。

    这时节,韶华正艳盛,满眼**迷莺醉柳,更哪堪伊人眼横秋水,态若行云

    后来阿原是被景辞抱下车的。

    至于景辞肩上的伤,阿原想,也许是她太多虑了。

    世间最好的止疼药,可能并不是左言希的伤药。

    ---------------------

    知夏姑姑终于没再碍他们的眼。

    阿原对景辞代她受下的那一鞭颇是不以为然,甚至觉得太过窝囊。

    但这一着显然很有成效,知夏姑姑为景辞煮好清粥后便悄然离开,也不晓得是恨景辞有了娘子忘了娘,还是不想看到阿原小人得志的嚣张模样。

    景辞并未太在意知夏姑姑的离去,又或者,他天性如此,根本不屑把真正的想法显露半分。就像他再怎么

    tang喜欢阿原,待她也常是冷冷淡淡,除了这一晚。

    不再像前**那般生涩,她固然食髓知味,渐渐领悟当日的原大秀周.旋于众多俊秀男子间觅得的乐趣,而景辞的眼底也无法再保持原来的清明冷静。

    她魄荡神驰,恣情纵意,他终究也免不了情难自控,随之推波助澜,渐渐也不知到底谁迷失于谁的怀抱。

    也许,这已无关紧要。

    重要的是,他们两情相悦,又将是名正言顺的夫妻。

    往后的年年岁岁,朝朝暮暮,他们都将相伴一处,到鸡皮鹤发,到子孙满堂。

    锦衾绣帷之中,欢浓情重之际,阿原喘息着说道:“阿辞,咱们回京后,第一要紧之事,就是赶紧查清左言希之案”

    景辞专注于身下盛放如菡萏的女子,低问:“为何忽然提他”

    阿原道:“我要你长命百岁,真正与我百年好合。我怕你错过最合适的好大夫哎”

    未及说完,她已被蓦然迅猛的力道激得惊呼一声,纤长的十指扯紧了垫褥。

    她似被一层紧似一层的巨浪托到了高高掀上天空的浪峰,整个人都已飘浮起来,在失重的状态里昏着,晕眩着,不由自主地探索着那深切更深切的愉悦。

    半晌,阿原才能睁开眼,虚浮地喘息着,微笑看她的夫婿。

    景辞眸如潭,看似淡漠,却始终不曾从她绯红的面庞移开分毫

    他的额上有汗珠涔涔滑下,一颗两颗地凝于他入鬓的眉和浓的睫。

    阿原抬手替他擦拭时,景辞忽伏身抱住她,细密的汗珠便蹭到了她的脖颈。

    阿原只觉二人肌肤相贴,宛若血肉交融,愈发欢喜不尽,低低道:“阿辞,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景辞阖着眼,许久方答道:“知道了”

    阿原哑然失笑。

    好吧,这辈子看来是不能指望从他口中听到情真意切的绵绵情话了。

    -------------------

    这夜纠缠得久了,未免就不够节制;不够节制,便觉情长夜短。何况没有知夏姑姑的白眼,便是磨蹭到日上三竿也无人催促。

    景辞向来很自律,只是遇到很不自律的阿原,便只剩了在屋内边喝茶边等她起**。

    至于他有没有不时走过去,瞧几眼酣睡的阿原,有没有不时为她掖下衾被,阿原就不知道了。

    阿原只知道他们吃了午饭才能离开,赶到京城时差点错过时辰,被关在城门外。

    但也许再在城外待上一晚也没什么不好。

    到了京城,她不得不回原府了。

    与其迫不及待跟景辞回端侯府,看知夏姑姑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不如先回去和母亲商议,赶紧跟景辞把亲事办了。

    待她成了端侯府的主母,跟知夏姑姑的千般仇怨,化解或解决起来也能名正言顺,不至于落人话柄。

    端侯府在城外,景辞便不用进城,只目送她下车。

    临行,阿原又殷殷道:“阿辞,相救左言希的同时,你千万记得调理好身子。天底下多少人不看好咱们的亲事,认定我浪荡,认定你病重,成亲便是个笑话,可咱们偏偏要快快乐乐活上一世,让那些笑掉大牙的人,惊掉下巴”

    景辞没有回答,只向她轻轻挥了挥手,示意她赶紧离去,莫误了入城的时辰。

    阿原紧盯着他,直到看清他唇角若有若无的一抹笑弧,方才放下心来,带着械转身离去。

    景辞的性情很可恶,一如初见时那般可恶。但他们来日方长,有一辈子那么长的时候来适应彼此的性情。他终究会视她为最知心的妻子和爱人,对她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可惜,她终未能看到,她的背影消逝后,景辞越来越幽暗的眸光。

    像此刻越来越沉的天色,更像半年多前那个没有星月、只有狼群相伴的荒野之夜。

    慢慢放下帘子时,景辞的手禁不住地颤抖题外话这几章尽是男女对手戏,案子都不知跑哪里去了后天见

    p>站推/帅气大叔别太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