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八)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八)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天气越来越热,但不论是原清离案,还是宫人落水案,始终不曾有所进展。(..)

    宫人落水案原是梁帝命长乐公主跟阿原一起查的,但梁帝显然已记不得这事儿了,根本不曾追问过。

    长乐公主担忧谢岩被王则笙勾了魂,也顾不上查案。

    阿原没她帮忙,连入宫的机会都没有,更别说查案了。

    慕北湮将贺王府的各色应酬处理完毕,果然来找阿原,一同去找了裴四妻子,又去了乌出事前赁居的小屋,几番打听下来,基本可以确定,二人在打劫原清离前两日,的确得到过一大笔钱妲。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用,知**已经死光了,线索断得很彻底。

    阿原试着向原夫人打听时,原夫人诧异,反问道:“供词中曾提过,有人买通他们劫持你再放走你?怎么没人跟我说起过?”

    阿原便再也没法问了禾。

    原夫人很坦然,并没有阻止阿原查案,发现慕北湮时常陪着时,大概认为阿原有心重续旧缘,居然颇是欣慰,说道:“其实我瞧着北湮这孩子不错。若是你喜欢,在一起也不妨。”

    阿原心下一沉,问道:“母亲忘了?我跟景辞还有婚约。”

    原夫人漫不经心地轻笑,“阿原,你忘了?因你逃婚之事,皇上对你俩的亲事并不看好。”

    阿原道:“嗯,皇上的意思,要问问景辞的意思。”

    原夫人黑眸流转,如一痕秋水泠泠她面庞掠过,眺向屋外盛绽的榴花,“景辞的意思,你还不明白吗?”

    阿原欠身,“尚祈母亲明示。”

    原夫人的声音便也秋水般明澈而清凉起来,“最近七八天,他都被皇上留在宫里,说他病着,留在宫中方便养病。但他先前病得更厉害,皇上也该会想着留他在身边养病,怎么没听说他留在宫里?”

    阿原沉默了片刻,笑道:“母亲是说,景辞是因为某些原因改了心意,自己要留在宫里?”

    原夫人道:“景辞有多得**,你也该看到了

    。他若还有心娶你,在皇上跟前说明心意,你觉得皇上还会阻拦?”

    阿原指尖发冷,轻笑道:“母亲仿佛说过,则笙郡主会嫁给某位皇子。”

    原夫人道:“我是说过。我还说过,景辞是你择选的夫婿,皇上封他为端侯,可能也有你的缘故。如今看来,我错得离谱。”

    阿原抬起泛红的眼睛,笑问:“什么意思?”

    原夫人道:“你可记得我提过,镇州曾嫁过两姐妹到京城?姐姐嫁了谢家,妹妹则成了梁王妃。”

    “提过。母亲还提过,二姐妹早夭。”

    “她们是在回镇州娘家探亲的途中遇到了劫匪。当时谢夫人已经产下了谢岩,而梁王妃已经有了八个多月的身孕。后来赵王回报,谢夫人当场遇到害,梁王妃虽勉强逃脱,但未到镇州便伤重不治,一尸两命。”

    阿原不由站起身来,失声道:“母亲是怀疑……梁王妃没死?”

    原夫人眸光幽暗,“梁王妃美貌却刚烈,如果没死,不可能这么多年不出现。但她的孩子就说不定了。景辞姓景,在镇州长大,年纪也相当。仔细看时,他的眉眼分明也和当日的梁王妃有几分相像。”

    阿原越发惊骇,“这么说,景辞……也是皇子?可皇上怎么没把他找回来?何况现在景辞不是回京了?如果他是皇子,为何不跟皇上相认?”

    “可能是赵王另有打算,刻意隐瞒;也可能是我猜错了。何况……”原夫人直面阿原,声音微微沙哑,“孩子,景辞这个人,你真看得懂吗?你难道没发现,自从他入宫,你已完全失去了皇上的**爱?”

    阿原无法理解,“我?皇上的**爱?”

    也许她更适合当个抓小贼的小捕快,带着小鹿潇洒来去,看着小坏欢快翱翔,欣赏燕子掠过两岸植满桃李的小溪,围观寻常百姓粗茶淡饭间的平淡幸福……

    皇上的**爱,听着离她很遥远,从来不是她之所求,想来也是她求不来的。回来近一个月才入宫见了梁帝一次,她并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但原夫人已叹道:“这几年,只要皇上在京中,你哪个月不入宫好几次?便是你不求见,皇上也会记挂着传你入宫说话。如今,别说你,就是我,皇上见得也少了。”

    她顿了顿,声音越发低了下去,“我不知道景辞在皇上跟前说了多少中伤我们的话,不过,孩子,跟景辞的婚事,你最好别抱指望,日后还能少些伤心。”

    阿原只觉一道寒意从脊柱上涌起,周身血液似已凝固。她依然在笑着,只是面色越来越苍白,“不可能!景辞他……不可能说中伤我们的话!他这个人傲得紧,便是心中再怎样鄙夷不屑,也只会当面讥刺,绝不至于背后中伤!”

    原夫人蓦地冷笑,“你还晓得他心中不屑!我最瞧不上这些装腔作势的伪君子,口口声声的仁义道德,可看到容貌出挑些的,又有几个把持得住?待海誓山盟把姑娘哄到了手,提起裤子就能怪人家姑娘不知自重,转头去娶他们心中贤良淑德的女子……我竟不晓得,究竟是谁不知廉耻!”

    她看向阿原,眼神出乎意料地冰冷,“在你回京前后,景辞已将你哄到了手,对不对?”

    阿原胸口闷得快要透不过气,勉强笑道:“其实也不晓得算是谁哄了哄

    。我们早就在一起过,对不对?而他……其实只是我很多**中的一个,对不对?”

    原夫人盯着她,唇边也渐渐失了血色,声音却渐渐柔和下来,“嗯,咱们本也不必在乎他们是怎样想,快活过自己的日子才最重要!咱们也不必等他回绝我们。明天我便去跟皇上说,先解了你们的婚约,也省给人笑话,没的低了自己名头。”

    阿原静默了片刻,慢慢站直身体,挺直脊梁,“母亲,不用你去说,我会自己去问他。我不怕被人笑话,也不怕低了自己名头。富贵浮名,原不过身外之物。我要的,只是以我真心,换他真心。若他负我,又或者始终将我一片真心视若敝履,我自当尽快抽身。”

    原夫人慢慢将她的手握紧,“若你能看开这些事,这一世必能开怀许多。”

    阿原道:“我看不开,但我看得明。若他并非真心,便是他愿娶,我也不会嫁。成亲前做个了断,总比成亲后纠缠不清强。”

    原夫人笑道:“你能这样想再好不过。我便说,不论是谢岩,还是慕北湮,都比景辞合适得多。”

    阿原微微一笑,“谢岩就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这点义气我还有。慕北湮还在热孝里,我也不想招惹他犯错,落人口舌。好在天下好男儿多的是,若说寻不出一个真心的,我是不信的。既然景辞近日总在宫里,母亲帮我安排一下,明天我入宫见他吧!”

    原夫人柔声道:“好!”

    -------------------------

    一时阿原离去,原夫人凝望着她孤峭瘦削的背影消失于视线中,方轻轻唤道:“廿七。”

    廿七飞快自门前闪入,躬身行礼,“夫人!”

    原夫人低低道:“你该都听到了!”

    廿七沉声道:“听到了!但这正是夫人意料之中。景辞接近阿原小姐,是另有所图。小姐为他所伤,必会与夫人亲近,便是她日后恢复记忆,便是她的到来跟某些阴谋有关,也会时时记得夫人是她的母亲。何况,母女连心,这骨肉亲情,凭他是谁也无法割舍。”

    原夫人苦笑,“无法割舍?那我的清离怎会离我而去?她……满心里是多恨我,竟和外人串通,行这李代桃僵之计?可怜我这阿原,也不晓得原来究竟是怎样的性情,但如今瞧着,实在是……招人疼啊!”

    廿七道:“是,阿原小姐性情爽朗平和,行事磊落大气,虽不像清离小姐多才多艺,但那股子不输男儿的气场,着实让人心折。”

    原夫人道:“但是我担心景辞的事,会将她变成第二个原清离。”

    廿七一惊,忙道:“夫人多虑了吧?阿原小姐应该原来就跟景辞有所交集,分分合合不会是第一次,纵然难过,也不至于因此就怎样。”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