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九)

第三卷 鸳鸯谱(一七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夫人冷笑,眼底却有泪光闪动,“他们先前有过什么分分合合,我并不清楚。但我却晓得,景辞此来,绝对心怀恶意。我仔细问过小鹿,景辞先前虽跟阿原亲近过,但真正在一起,应该是在我到沁河的前一晚。景辞早就知道我会去,并不想跟我打照面,第二天一早便离开,事先都不曾告诉阿原只字片语。”

    廿七惊怒,“夫人是说,景辞知晓夫人第二天会来,刻意在临走前占了小姐身子?”

    原夫人泪珠滚落,却很快抬手拭去,说道:“我都不敢想,这事儿到底跟清离有什么关系。清离怨恨我,暗中筹谋离开不足为奇。到底谁帮她做到这一切,又是怎么找来阿原替换了她,我完全猜不出。但清离在离开前策划了跟端侯的亲事,无疑……是为阿原挖的坑,等阿原醒来不得不跳的一个坑!清离到底有没有想过,阿原会遭遇什么?”

    廿七喉咙动了下,强笑着安慰道:“清离小姐到底年轻气盛,只怕想不到这么多。至于阿原小姐,虽然吃了大亏,只要暗中之人没有别的阴谋,我们自然可以帮她慢慢走出来。”

    原夫人苦涩而叹,“恐怕……难。这姐妹俩都是一样的痴心人。那个李源,简直是清离命里的克星,让她变了多少!而阿原遇上了景辞……景辞占了她后当即不辞而别,如此明显的恶意满满,她居然肯轻易原谅,并不管不顾地追上去,心甘情愿让那混帐男人继续占便宜!你可晓得,当日我猜到阿原并不是清离,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阿原臂上尚有守宫砂。她先前根本就是个未经人事的姑娘家!妲”

    所以,景辞不是阿原许多**中的一个,而是她生命里的第一个男人,抱着险恶居心占有她的唯一男人……

    廿七攥紧拳,却柔声道:“好在阿原小姐还是把自己当作清离,如今看来倒还不坏。便是婚事不成,她也会下意识劝自己另觅佳婿。”

    原夫人冷笑道:“婚事当然成不了。阿原先前多半得罪过景辞,景辞才会刻意占了她的身,占了她的心,再将她抛弃,指不定还会欲擒故纵,变着法儿折辱于她。可怜阿原顶着清离的名声,再怎样被欺负,也会被人指着脸骂成**妇荡娃,根本没人会帮她说半句话。如果阿原舍不下他,势必会被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禾”

    廿七沉吟道:“既然阿原小姐从前跟景辞有隙,或许她恢复记忆后便能放下这段情了吧?”

    原夫人点头,“我会继续找人给她医治,同时,我们也不能处处被动,束手待毙。”

    廿七眸光一闪,“从景辞入手?”

    原夫人抬起手来,抚她青玉般柔润却闪着幽冷光泽的指甲,“既然他病着,那病重或病死,也不算奇事吧?”

    廿七道:“当然不奇

    。谁不晓得他重病在身,注定寿促?”

    原夫人唇角一弯,笑容浅浅,若蕴旖旎**无限,端的倾国倾城,勾魂夺魄。

    她道:“幸好他最近住在宫内,倒比端侯府方便些。先去把他的药方找来研究研究吧!若他敢再逼我的阿原,我也只好……送他一程了!”

    ------------------------------

    翌日,建章宫。

    景辞正与梁帝对弈。

    王则笙依在他身畔,俏面含春,笑嘻嘻道:“景哥哥,你的棋艺是不是退步了?看看,又快给皇上杀得片甲不留了!”

    景辞揉揉她的脑袋,淡淡而笑,“本不过家常戏耍而已,赢又如何,输又如何?”

    他的面色比回京时更憔悴瘦削了些,双目幽黑深邃,叫人看不清晰。

    梁帝瞅着他,忽大笑道:“说得好!本就是家常戏耍……朕也盼着,咱爷俩能常常这样下下棋,吃吃饭,说说话儿。”

    景辞不答,握着拳低低咳了两声。

    知夏姑姑将一件外袍披到他身上,柔声道:“虽说天气热了,你近来身子不好,还得多留意。”

    景辞皱眉,“我并不冷。”

    王则笙笑道:“有一种冷,叫姑姑觉得你冷。披上吧,姑姑也是好意。”

    景辞不说话了。

    这时,大太监黎焕在外禀道:“皇上,原夫人在殿外求见。”

    梁帝踌躇,手中的棋子不觉间落下。

    王则笙拍手笑道:“皇上,这个子错了,错了!把自己的棋眼给堵上了!”

    景辞挥袖,将满盘棋子拂乱,说道:“皇上若有事,先去忙吧!”

    梁帝尴尬笑道:“也没什么事。我让她回去,明天再来也成。”

    黎焕忙道:“听说原夫人给皇上预备了莲子糕,要不我把糕点取下,命她明日再来?”

    “莲子糕……”

    江南莲花开,红光覆碧水。色同心复同,藕异心无异。

    其实也有过海誓山盟的时候,其实也有过亏负无法弥补的时候……

    梁帝怅然叹息,向景辞道:“不然朕去瞧瞧她?阿辞,你稍等片刻,朕待会儿继续陪你下棋。”

    黎焕笑道:“原大小姐跟着一起来了,刚还问老奴,端侯是不是也在这里?想来原大小姐是听闻端侯不适,过来探望端侯的。”

    梁帝顿时面色一沉,“那个阿原也来了?”

    黎焕陪笑着点头,“是……”

    景辞眸光暗了暗,正要说话时,梁帝忽道:“把玉罗引偏殿去

    。跟阿原说,端侯已睡下了,不宜见客,让她改日再来吧!”

    他转头向景辞道:“玉罗的性情,朕再清楚不过。当年之事,绝对和她不相干。但阿原就难说了。眼前看着便狡黠得很,想来从前更是心机深沉,手段毒辣,才会那样害你。朕会跟玉罗挑明,解了你们的婚约。若你实在不肯放手,待成亲后不妨收了她做妾室,则笙、知夏可以帮着打压,也不至于让她太过猖狂。”

    景辞双手按于案上,指甲因用力而泛出青白,“若我不同意呢?”

    梁帝不由恼怒,按捺不住素日的暴烈性子,喝道:“朕的话,也由得你不同意?赵王这一向着实把你给**坏了!信不信朕先去斩了左言希,再去找王榕算帐?”

    王则笙忙跪地道:“皇上息怒!我父亲的确太**景哥哥,但无非是因为怜惜景哥哥自幼无母,且有疾在身,朝不保夕……”

    梁帝道:“够了!”

    知夏姑姑忙去推景辞,嗔道:“公子,瞧瞧你都说什么呢!皇上也是好意……”

    “嗯,知道了,你们都是好意。可惜好意太多,景某承受不住!”景辞站起身来,向梁帝行了一礼,“臣告退!”

    他退了两步,绕过屏风,从后廊离开建章殿。

    梁帝在殿中走了两个来回,越发恼火,说道:“你们看到了没有?不认朕就算了,这算是什么态度?跟朕称臣,哼,换作寻常大臣,信不信朕当场把他斩了?”

    知夏姑姑道:“皇上有所不知,公子身子弱,但从来懂进退,知礼仪,只是被那小贱人迷晕了头,偏又吃了大亏,所以提到她就会各种失常。皇上一片慈爱之心,自然会惜恤公子。这些日子公子因郡主和言希公子的事烦心,病得不轻。皇上何不等他病好了,再好好教训他?”

    梁帝拂袖道:“哼,就没一个让我省心的!”

    王则笙妙目盈盈一转,笑道:“不如,我去见见阿原?说来也是自小儿相识的,叙叙旧也好。她若真对景哥哥痴情,大约不介意为妾为婢。”

    梁帝瞅她一眼,点头道:“也好。不过她终究是玉罗的女儿,留点儿分寸。”

    王则笙微愕,知夏姑姑已叹道:“皇上大约不晓得那小贱人手段,装着一副柔柔弱弱狐媚样子,实则能能武,跟她那个母亲一样,心机深得很呢!”

    梁帝道:“心机再深,还不是被你夺去女儿,欺负了十几年?”

    知夏姑姑给呛得张了张嘴,一时也不知如何作答。

    而梁帝已拂袖而去。

    知夏姑姑又惊又怒,向王则笙道:“你看看,楚玉罗那个妖精,狐媚皇上二十年,到现在都没消停!看着跟皇上见面少了,到底枕边风厉害,也不晓得在皇上跟前说了多少颠倒黑白的话儿,皇上居然还这么着相信她,连她女儿都维护!”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