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一九九)

第三卷 鸳鸯谱(一九九)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干涩地笑了笑,“世界再操蛋,咱们也得活下去,痛痛快快地活出个人样来,对不对?”

    慕北湮高声道:“那是自然!你是最好的,我也是最好的,我们未来自然也要抛开那些不开心的,活得比任何人都好!”

    高处的小坏见他们行得缓慢,不耐烦地唳鸣着,振翅飞得更高。阿原仰起脖颈看着,眸子倒映着青山外的高远天空,渐渐明净如水。

    她低低道:“嗯,我未必能活得比任何人都好,但至少,可以选择不让自己活成一个笑话!”

    不过与所爱但并不值得去爱的负心男子分开而已,不过未来会多出一个孩子而已,但她依然会活成她自己妲。

    她会活得精彩。

    比从前的原大小姐或原大捕快更精彩。

    -----------------------禾-

    山坡其实并不算陡峭,二人加紧脚步,很快看到了山顶的那几间精舍。

    精舍四面围以青砖矮墙,但并不高。此处近在京畿,山明水秀,当然也不太可能有虎豹之类的猛兽,有这样的矮墙也够了。

    以慕、原二人的身手,想越过那矮篱自然也是轻而易举。

    慕北湮正要过去时,阿原拉住他,“咱们绕到精舍前面看看。”

    慕北湮奇道:“怎么了?”

    阿原道:“你得到的消息,韩勍会来此地跟某厉害人物有所密谋。想此地荒凉偏僻,他们心怀鬼胎,必会各带几个心腹之人随同保护。但密谋之事当然不方便让手下人个个都听到或参与,所以必定会留下人手在精舍外守候。”

    她看向小坏,却见小坏泰然自若地在那精舍上方盘旋了两圈,便飞到一处高树下歇着,懒洋洋地梳理羽毛。

    慕北湮忽然懂了,“小坏蛋这么悠闲,必是精舍内外很安静,它根本没发现任何异样。难道你猜错了,他们是孤身前来,或者只带了一二心腹,全进了屋内,没有精舍外等候?”

    阿原看向慕北湮,“如果换了你,想和人暗中图谋什么事,又约在很偏远的地方,会放心孤身前去吗?何况,先前我提醒过你别打草惊蛇,但这些日子我们虽尽量藏在暗处,但动作并不小,以韩勍的地位,不会全无察觉。即便为了防范我们,也会多带侍从,尽量小心行事吧?即便艺高人胆大,带的人极少,至少也会留下一二人在屋外放风守望,以防万一吧?”

    她从怀中取出一幅中年武将的画像,看着画像中人看似忠直的面孔,皱了皱眉。

    他们将视线扩展到龙虎军的统军、副统军之类的首领身上后,很快就找到了符合条件之人。

    龙虎军左统军韩勍,身材高大,武艺高强,对敌时常会喝酒以助威势和胆识。胜券在握时,他甚至会边喝酒边啃上几块肉干,或剥上几颗花生,以示其闲情逸致,取人头颅如探囊取物般轻巧……

    昨日慕北湮拿到韩勍的画像,交给勤姑辨认时,勤姑立时认出这人就是那夜出现在揽月湖的那名武将。

    韩勍,忠勇耿直,是跟梁帝征战很多年的老部下。据说性情忠直得有点可怕,平生只服梁帝一人,其他若是看不上眼的,即便顶头上司,或王公贵族,一样耿着脖子硬顶。

    据说,某次征战,郢王被派去督军,不许他出战时喝酒,竟被韩勍趁醉打了。郢王愤愤告状,梁帝虽然出言安抚,也只是罚了韩勍三个月的俸禄,背地还赞韩勍刚直忠诚,反比先前更宠信。

    如果是韩勍,他背后的人是谁,着实不难猜测。这也正与阿原他们先前的推测相符。

    如此,宫人落水案,乔贵嫔不愿追究,原清离劫杀案,原夫人红着眼圈归来也不肯多说,便都是情理之中。

    这世间从来不存在什么真正的公平,也不是所有的冤屈都能洗雪,所有的正义都能伸张。

    尤其,关系到皇家,关系到权势,关系到某些不可明说的交易和争斗。

    唯一不可解的,就是在靳大德家发现的花生壳。

    杀靳大德侍婢,擒靳大德家人,为的是威胁靳大德,将贺王遇害之事栽到左言希身上。但老贺王忠心耿耿,梁帝多有倚重,断无自断臂膀相害之理;何况被陷害的左言希虽低调处世,其父却是救过梁帝性命的,梁帝怎么着也不会让人嫁祸给他。

    阿原等揣测了许久,始终不得要领。

    慕北湮不甘心,再去仔细打听时,便有先前的朋友吞吞吐吐提起,韩勍似乎与跟朝中某位高官暗有来往,但行踪极诡秘,或许与先前那些事有关,至少该与贺王之事有关。慕北湮授以重金,对方才犹豫着给了他们这个地点。

    至于韩勍约见的是谁,密谈的又是什么事,慕北湮这友人并不知晓,或是怕惹事,佯作不知。

    如此满怀疑惑,慕北湮自然要来的;阿原也不肯闲着,何况也不放心,毫不犹豫选择了同行。

    ------------------------

    慕北湮虽急于弄清父亲遇害背后的真相,但此刻听阿原分析,也开始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他沉吟道:“难道我们来早了,或韩勍他们有所警惕,并没有过来?”

    阿原道:“也可能根本不会过来。”

    慕北湮怔了怔,“你的意思,我朋友欺骗我,想让我白走这一遭?”

    阿原沉吟道:“如果韩勍根本不会过来,那么,骗我们白走这一遭,可能是我们对人心最好的推测了!”

    慕北湮不以为然,“阿原,你是不是太多疑了?”

    阿原一拉他,踩踏着半人高的草丛,艰难地觅路而行。

    她一边往精舍的前方跋涉,一边说道:“或许真是我多疑,但我总觉得我好像经历过类似的事。难道从前有人这般设计过我?或者……”

    说书人说过的风眠晚的故事忽然间又冒了出来。

    风眠晚明里在相助二皇子柳时文,暗中却与三皇子柳时韶定计,将柳时文送上了绝路。

    阿原不由顿住了身。

    慕北湮不解看她时,阿原面色发白,突兀地笑了笑,“或许,我不是多疑,而是我很坏,当年也曾做过类似的事?”

    慕北湮一捏她的手,笑道:“胡说什么呢?我瞧你就是怀着身子,容易胡思乱想。再则,坏就坏呗,反正咱们本就不是啥好人!”

    阿原听得竟无可反驳,挠头道:“也是。别说则笙郡主、知夏姑姑他们觉得我是坏透了的毒妇,便是其他人,也从没认为我们是好人吧?”

    她顶着原清离的狼籍名声,又是景辞、王则笙他们眼里背恩忘义的贱人,当然不是好人。慕北湮第一次见面就把她往茅房拉,第二次见面便对她下媚药,当然也算不得好人。

    这样想着时,阿原反而舒展了眉头,抬眼小坏跟着飞来,心念动了动,挥手招呼它歇下,让它歇在自己肩上,带着它行走。

    慕北湮奇道:“它飞着轻松得很。你……你是……怕它暴露咱们行迹?”

    阿原道:“嗯,我们是坏人,自然要怀着歹心小心防范,不能让别的坏人算计了去。”

    她侧头看向慕北湮,“你说过,你那朋友跟着韩勍,为的是谋个好前程。如今连这等秘事都能知晓,他无疑没吹牛,早已是韩勍的心腹。不过,你给你朋友的重金,比得上韩勍给他的前程吗?”

    老贺王已逝,游手好闲、流连风月的小贺王爷,看起来不学无术,已不可能给任何人带来远大前程。慕北湮所剩的,不过就是老贺王留下的那些家底而已。

    慕北湮原先只想是自幼相识的好友,并未想太多,如今被阿原一问,细细回思时,也觉其前后态度似乎有些微妙变化。从原来只字不提,到后来暗示有所线索,让他主动求索追问,直到重金相贿,买下线索……

    若不曾花重金相贿,或许他会猜疑;但花了大把金银,便不觉间踏实许多。

    但再多的金银,又岂能比得上似锦前程?

    慕北湮终于道:“阿原,咱们留心些,宁可慢慢查,不能落入他人陷阱!”

    阿原冲他一竖拇指,“小贺王爷英明!”

    慕北湮大笑,抬眼看向那几间被山岩和树林挡住的精舍,忽然间便觉得,即便真有陷阱重重,他们这般携手并行,也没什么好怕的。

    ---题外话---

    有妹纸跟我说不懂啥是分茶。搜来现成的解释:分茶:又称茶百戏、汤戏、或茶戏。它是在沏茶时,使茶汤的纹脉形成不同物象,从中获情趣的技趣游戏。当然,在此之前,还有把饼茶炙干、碾碎、罗好,使之成为极细的粉末的过程。那时的沏茶方法,跟后来是截然不同的。

    分茶,一般认为从宋初开始,但唐代茶圣陆羽时便有记载。本文借用了唐末五代初期的背景,所以用了分茶这说法。(. )</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