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三卷 鸳鸯谱(二零五)

第三卷 鸳鸯谱(二零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道:“既是我的主意,连累不着你,放心。”

    他看向萧潇,“你觉得慕北湮和阿原般配吗?”

    萧潇怔了怔,笑道:“我与小贺王爷相交不深,无法判断。不过,公子下午不是找小贺王爷谈过很久吗?合不合适,公子心里应该早就有一杆秤。幸好小贺王爷这人虽风流些,倒还通达爽朗,不是蛮横无礼之人。”

    景辞却敛眉沉吟,笼了月光的面庞竟浮出几分不确定。

    他低声道:“当日慕北湮无礼,我曾教训过他,他可能早就怀恨在心。今日我问他待阿原有几分真心,他竟说半分俱无,只为报昔日受辱之仇。妲”

    萧潇一惊,“他?与原姑娘在一处,也为报复?”

    景辞迅速瞥他一眼。

    一个“也”字,恰说明萧潇认为景辞先前待阿原种种所为,也是出于报复之心禾。

    萧潇自知失言,忙笑道:“小贺王爷不像这种小鸡肚肠的人。”

    景辞又瞥他一眼。

    萧潇尴尬得差点儿咬上自己舌头。他可没说景辞像这种小鸡肚肠的人……

    有时候真的越解释越糟糕,就像有的人想得越多,做得越多,反而错得越多。

    当然,不论是谁,一个大男人,竟对一个小女子怀恨报复,绝对算不上器量宽宏。

    但景辞再怎样小鸡肚肠,倒也不曾跟他计较。静默片刻后,他问道:“真是奇了,她们一样的容貌,为何你避着清离,却和阿原亲近得很?”

    萧潇笑道:“我何尝回避过清离?不过是她想学剑,我得闲去原府教了几日,随后依旧回宫侍奉皇上,没再去而已。外面那些传言我也听说过,可也没法澄清。她在街头巷尾留下的传说太多,没事都能编出故事来,也不在乎再多这么一桩。至于阿原,爽朗清澈,干净得不能再干净的女孩儿,跟谁不亲近?”

    景辞沉默更久,叹道:“萧潇,我倒觉得,你跟阿原更般配。”

    萧潇手一抖,火把差点跌落。他忙持稳火把,才摇头道:“公子,我与阿原只是朋友之交,绝无非分之想。公子思虑太多,只怕于身体有害无益。”

    景辞没有回答。

    又一阵山风掠过,裹挟着夜间的寒意透衣而过,直砭肌肤。

    萧潇正要命人取件外袍给景辞披上时,景辞已抬袖,掩住唇又咳嗽几声,却是低而剧烈,然后带出一声快要破裂般的呕吐。

    萧潇忙抬头看时,正见景辞袖上一团殷红。

    -------------------------

    升宁长公主一案,到底没能连累阿原或慕北湮。

    原夫人听二人说起此事后,第二天一早便更衣入宫,面见梁帝。

    原夫人尚未回府,龙虎军中便传出有人服毒自尽的消息。

    彼时阿原因前日太过劳累而有些不适,正懒懒卧在榻上休养,闻言便道:“北湮,只怕收你重金给你传递消息的那‘朋友’,得到黄泉路上享用他的功名富贵了!”

    慕北湮忙叫人打听时,果然死的正是那位。

    他苦笑道:“为了我重情重义的声名,我是不是还得送上一只花圈?真是晦气,赔进去那么多金子,还得搭进去一只花圈。”

    阿原道:“便是他没死我都想着送他花圈了!但这花圈似乎不该只送他一人。”

    慕北湮听着屋外乱蝉高嘶,抬袖抹了把汗,自语般道:“该送的,早晚都会送吧?”

    原夫人傍晚才回,虽有疲惫之色,但眉眼已轻松不少。

    她向二人道:“你们不必多心,皇上与长公主虽然有嫌隙,到底有少时的手足情分在,不但无意害她,而且是真心想劝她回京见面,叙叙往日之情。他当然不会杀长公主,更不会想到嫁祸给你们。长公主身边的那个止戈已经招认,长公主脾气暴躁,喜怒无常,止戈早已忍受不了,更忍受不了跟着公主在荒山野地里成年累月地吃素,所以龙虎军里有人重金收买,让他相助杀害长公主,他很快答应下来,并商议好引来与长公主有隙的贺王背黑锅。”

    阿原道:“重金收买他的,自然会说是那个自杀的龙虎军参将吧?可动机呢?”

    原夫人道:“说是他父亲得罪过长公主,被长公主在皇上面前进谗,才久久不得升迁。他似乎也被长公主训斥责打过,听闻皇上有意与长公主修好,担心起他的前程,才决定杀了长公主。”

    阿原道:“这前后因由,母亲相信吗?”

    原夫人顿了顿,低低道:“我晓得你在想什么,皇上也不是糊涂人。你们因查案正查到韩勍头上,故而在疑心韩勍。可韩勍向来对皇上忠心耿耿,且跟你们,跟当日的老贺王,都没听说有什么了不得的仇怨,若说此事是他主使,也说不过去。好在皇上也觉得疑点重重,已责成谢岩和长乐公主继续追查此事。想必这次应该不会不了了之,我们静候结果便好。”

    原夫人坐到软榻前,拍了拍阿原的肩,目光愈见慈和,“眼下再没什么比你调养好身子更要紧。其他的事,且放一放吧。何况……皇家的事,向来不简单,本就不宜掺和。听母亲一句劝,该糊涂时不妨就糊涂着,才是长久自保之道。”

    阿原不语。

    原夫人便看向慕北湮,微笑道:“北湮,你们的事,也预备得差不多了吧?”

    慕北湮正低头若有所思,一时竟不曾听到原夫人的话。

    原夫人微微讶异,再唤道:“北湮?”

    慕北湮恍然大悟,忙道:“夫人有事吩咐?”

    原夫人道:“也没什么,只想着你们的事儿,该择日办了才是。”

    她又温和笑道:“还有,你们的亲事既已定下,你是不是也该改口了?”

    饶是慕北湮脸皮厚实,此时也不由得红了红脸,才躬身行了一礼:“岳母大人放心,我那边已将预备妥当,明日便请族里叔伯前来与岳母大人商议行聘、纳吉诸事。虽说不宜招摇,但也不能太简薄,免得叫人笑话了去。”

    原夫人道:“这个自然。我身边也只阿原一个女儿,旁的不好说,妆奁嫁赀断不会比别家姑娘少。只要你们这一世丰足和乐,我也就放心了!”

    二人又细细商议一回,慕北湮便告辞而去。

    原夫人猜他需回府预备亲事,遂也不再留他,含笑叫人送了出去。

    --------------------

    第二日,慕北湮的一个族叔果然领了媒人前来原府议亲。因阿原腹中的孩儿等不得,当即挑了数日后的一个吉日行聘纳采,交换凤札鸾书,正式订立婚约。

    阿原身体未复,便遵着原夫人的嘱咐,不再过问长公主的案子,继续在府中静养。而原府上下已越发忙碌起来,来来往往的侍仆眼底都已盈了府里喜事将近的欢喜。

    聘礼送入原府的那天,小鹿去围观一回,更是欢天喜地,奔来告诉阿原道:“小姐快去瞧瞧,小贺王爷可比端侯阔绰多了,抬来的箱笼又大又多,足足是上回的两倍!礼单有那么长!聘礼里还有那么大的明珠,那么高的珊瑚!”

    阿原不答,只默默看向送来的婚书。

    承皇帝御旨,荷天恩浩荡,慕家公子北湮,与原家小姐阿原结朱陈之好合,缔秦晋之姻缘,白头偕老,五世其昌。

    其实与往日那张婚书看起来并无二致,除了新郎换了个名字。

    滑稽得不真实,偏偏又真实得可怕。

    可细想下来,似乎也没什么可怕的。

    从家世,到才貌,到性情,到同样狼藉的声名,他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即便真的婚后不合,如慕北湮所说,他们各玩各的或商议和离都不是什么难事。横竖二人都不必在乎什么声誉,且都不乏资财,有足够的资本视金银如粪土。不论是分是合,他们都能过好他们的小日子。

    但阿原看着婚书,感觉头更疼了。

    她问小鹿:“贺王有没有过来?”

    小鹿道:“有,不过没待多久就走了。我悄悄问过贺王府的人,说是有正经事儿,并没去花街柳巷乱来。”

    她俯到阿原耳边,说道:“小姐,我看来看去,小贺王爷如果收了心,比端侯好多着呢!这性情多好,出手多阔绰,便是对咱们下面的人也和气得多!你瞧瞧端侯那张脸!就是生得再好看,谁愿天天对着他那硬梆梆一张棺材脸?尤其是那双眼睛,冷冰冰的,天天只往上瞧,看得起谁?”

    ---题外话---

    注:婚书那句,是参考清代某婚书格式变换而来。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