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三)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三)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nb

    &nb

    &nb景辞笑道:“那贺王所受的伤难道也是误会?若本侯没看错,你家高手所用的刀剑就是奔着他要害而去,一心想取他的性命吧?他们入府寻人而已,又不曾伤你分毫,你凭什么就认定他们为刺杀你而来,又凭什么下格杀令?乔大人这是得罪了多少人,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连刺客是谁派来都懒得审讯,只想着赶紧杀人灭口?”

    &nb乔立连声叫冤道:“下官一介文士,手无缚鸡之力,哪懂什么杀人灭口?那高手不明因由,或许是以为仇人寻衅,下手才重了些……”

    &nb左言希见慕北湮伤处出血不止,到底不放心,走上前低声道:“北湮,我先带你去包扎下伤口。(百度搜更新最快最稳定br>&nb慕北湮道:“滚!”

    &nb他瞥见景辞往这边注目,越性拉住阿原的手,亲昵道:“阿原,这边交给端侯处理就行,咱们先回去吧!那个天杀的冯廷谔,下手还真重!又得辛苦我的夫人给我敷药裹伤了!”

    &nb阿原猜得景辞是得到消息,特地赶来解围,不由沉吟就这么着先走会不会有点不厚道,转而再想一想,有萧潇、左言希在侧,谅乔立也不敢再轻举妄动。何况景辞也不像重病的样子,以他的身手,冯廷谔想对付他可没那么容易。

    &nb何况,郢王如今该做的,是尽快抽身而去,以免沾染更多是非,惹梁帝疑心吧逼?

    &nb既然他们留在这边已没什么帮助,的确是离开这里尽快为慕北湮处理伤口更要紧。

    &nb阿原这么想着时,便扶了慕北湮,笑盈盈道:“好。想必今日之事,乔大人必会给我们、给端侯一个交待!”

    &nb乔立闻她话里藏刺,暗暗叫苦不迭。他本来还占着理儿,被端侯这一插手,刺客成了追刺客的,反倒处处被动,不但无法追究二人闯府之事,还得千方百计先把自己和郢王撇清。

    &nb那边景辞兀自在轻叹道:“哎,乔大人说得倒也在理。看来是本侯胆小,刚求见乔大人一介文士,居然胆战心惊,好似进的是龙潭虎穴一般……”

    &nb阿原已携了慕北湮走到门边,闻得他话语里有种莫名的凄怆感,胸口闷了闷,不由回头又看了景辞一眼。

    &nb那个似乎已和她很陌生,但总不由让她心生亲近的男子,依然那样高踞于堂上,漫不经心却步步紧逼,完全没有就此放过乔立之意。

    &nb眼看她与慕北湮携手离去,他眼底仿佛有一丝笑,又仿佛没有。

    &nb他的手正抚于腰际一只荷包上。

    &nb石青的荷包,质地做工甚佳,却朴素无纹,看着有几分眼熟。

    &nb阿原步出乔府,走出好一段,才蓦地想起,在沁河时他便时常佩着那么一个荷包了。

    &nb那荷包里装的,是五十七颗红豆。

    &nb五十七颗红豆,五十七位阿原其实根本不曾拥有过的情郎。

    &nb多少往事,记得清晰的,和模糊成零碎片段的,忽然在那一瞬间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nb阿原闷闷的胸口顿时像是裂了数道缝。

    &nb破裂般的剧痛里,似有黄连拧出的汁液四下流淌。

    &nb五脏六腑,连同流动的血液,都被浸渍得苦涩难当。

    &nb她难受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nb---------------------

    &nb回到原府时,已是三更时分。

    &nb原夫人听得说二人受伤归来,惊吓得不轻,披衣前去瞧时,阿原已替慕北湮处理完伤口,下人也预备了夜宵送上。二人折腾了大半日,早已饥肠辘辘,正洗了手在房中喝汤吃点心,看着倒还风平浪静。

    &nb但原夫人瞧着地上尚未及清理的血污,以及几名侍女眼底未消的惊惧之意,便知慕北湮受伤不轻。

    &nb她苦笑道:“你们这是去哪里花前月下了?其实原府和贺王府的风光都不赖。”

    &nb慕北湮已起身迎她入内,笑道:“都是我惹的事儿,累阿原跟着奔波,也让岳母费心了!”

    &nb原夫人笑道:“我倒没什么,阿原的确不能累着,最近气色并不怎么好。究竟有什么事,把你们折腾成这样?”

    &nb慕北湮踌躇,一时不敢直说,只笑着看向阿原。

    &nb阿原犹豫片刻,便将她去找慕北湮、与慕北湮跟踪姜探并夜探乔府的事,连同景辞、萧潇等前去解围之事,都一一地说了

    &nbang。

    &nb他们前去乔府查探,最终却几乎撕破脸皮闹了这么一场,乔立、乔贵嫔固然不必说,就是郢王只怕也会对他们心生疑忌。

    &nb此事关系的已不仅仅是她或慕北湮,甚至不仅仅是原府或贺王府,显然不能隐瞒。

    &nb而慕北湮直到此时才知道,郢王等已说起过谋害老贺王、长公主等事,不由惊恨加交,接过小鹿奉来的茶,喝了两口,却觉满嘴满胸都***辣的,再忍耐不住心头那股恶气,甩手将茶盏重重掷在地间,几乎砸得粉碎,瓷片四处飞溅。

    &nb侍儿们已被遣出在外,虽远远闻声,一时也不敢控头,只有守在门口的小鹿惊吓地向内张望一眼,无辜地径去和小坏交流新姑爷的性情好坏。

    &nb阿原瞅他一眼,抬手重新为他倒了一盏,却也同样愁郁心烦,说道:“如今这事儿,的确麻烦。郢王的目的是继承皇位,若有阻拦他的,不论是大将还是老臣,只怕他都不会放过。”

    &nb原夫人拍了拍她的手,柔声道:“莫怕。依你所说,郢王并不知道你们听到了多少,猜到了多少。真想置身事外,我找机会在他跟前装个糊涂,指不定还能敷衍过去。只是他明明就是杀了贺王和长公主的幕后主使者,却偏偏是最可能继位的皇子,往后我们的境地,无论如何都有些为难。”

    &nb“怎会为难?”

    &nb慕北湮从齿缝中迸出字来,却笑得烂漫,宛如春日满树桃花旖旎盛绽,“难道我还指着他杀了我父亲,却在继位后放过我?又或者咽下这口气奴颜媚色向他示好求恕,再眼睁睁看他心愿得偿,还得俯伏在他跟前,对他三叩九拜,山呼万岁?”

    &nb阿原明知慕北湮看着纨绔,却是性情中人,一日不曾放弃过父仇,而原夫人为保自身周全,早已习惯圆滑处世,并不愿卷入皇子夺储之争中,亦是头疼,说道:“郢王为皇位不择手段,连皇上的股肱大将都不肯放过,如此心地歹毒,不顾大局,日后若是继位,恐怕不是大梁之福。”

    &nb原夫人听二人之意,都不肯就此罢手,倒也不意外,只微微蹙眉,浅啜了两口茶,才低低道:“是不是大梁之福,其实跟咱们无关。李家天下也罢,朱家天下也罢,我们只要保得自家上下平安,也就够了!不过如今瞧着,若是郢王继位,于我们的确大大不利。”

    &nb若阿原只是原家小姐,抽身自保大约还不难;但阿原与慕北湮订下婚约,原府便不得不与贺王府休戚于共。

    &nb诚如慕北湮所说,郢王狠毒,既杀了老贺王,为防慕北湮知情后为父报仇,继位后极可能斩草除根。彼时阿原必已嫁入贺王府,又岂能独全?

    &nb阿原见原夫人眉眼镇静,不由安心不少,问道:“如果皇上知道郢王所为,还会让郢王继承皇位吗?”

    &nb原夫人冷然一笑,“继承皇位?若有确切证据,他能保住小命就不容易了!”

    &nb所谓君臣父子,先是君臣,然后才是父子。任何君王都不可能容忍他人觊觎皇位,哪怕是自己的亲骨肉。何况,梁帝性烈如火,当日大皇子便是被他疑忌有不臣之心,差点斩杀当场。

    &nb阿原便略略松了口气,“如今虽无确切证据,但郢王无论如何脱不开干系,母亲应该可以寻机在皇上面前进言一二吧?”

    &nb原夫人道:“相机行事,让他不受皇上待见,倒也不是没可能,但也不能操之太切。皇上多疑,偏对立储之事委决不下,如我这般从不过问此事的,若是无故提及,反而惹他疑心。”

    &nb她眼波流转,唇边弯过浅浅笑弧,“他居然还想谋害杨世厚?”

    &nb阿原回忆着乔立、郢王等人对话,说道:“早先应该已经动过手脚,未能成功。他们有打草惊蛇之语,说明杨大将军已经有所警觉。”

    &nb原夫人点头,“杨世厚亦是我好友,的确偏爱博王,但大约也没想过要针对郢王。我明日修书给他,告诉他此事,约他共扶博王,送那郢王一程吧!”

    &nb阿原听她说得云淡风轻,不觉讶异而笑,“母亲这是打算对付郢王了?”——题外话——后天见!

    <font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