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五)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一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雪鹰领主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原定睛看时,却见王则笙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跟前。

    她一身浅杏衫子,衬着身后如烈火般盛放的石榴花,一如既往地容貌俏美,只是面色煞白,眼眶泛红,水汪汪的眸子里似乎还蕴着泪。

    她的薄唇颤动,走到阿原跟前,欲言又止。

    阿原叠弄着丝帕,笑道:“廿七叔,这姑娘是来自赵国的则笙郡主,可不许得罪了!”

    廿七微诧,立时上前行了一礼,“原来小姐就是那位寻短见的则笙郡主!郡主,你看这天大地大,夏有凉风冬有雪花,秋有明月春有百花,再不济郡主身后还有石榴花,有什么想不开的呢?得空不如多到咱们原府走动走动,咱家夫人心地良善,指不定给郡主送上十个八个花儿似的美少年,郡主天天对着他们,这辈子都不愁不快活了!妲”

    王则笙听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张大嘴巴,眼睫上一滴泪珠凝结,一时竟掉不下来。

    知夏姑姑已赶上前来,怒道:“郡主,别听这些下三滥的人扯淡!没一句正经话!”

    阿原忍不住又打了个喷嚏,一边拿帕子掩着嘴,一边已笑得如榴花耀眼,“嗯,郡主跟姑姑在一起最正经了,所以姑姑让你跳湖时,千万别跳海。真把自己玩死,凭你什么好爹爹、好哥哥也救不活,只能留下天大的富贵给别人享用,天大的笑柄给别人谈论了!禾”

    王则笙原待要说些什么,被她和廿七连着嘲讽,竟没机会说出口。她忽一掩面,快步奔了出去。

    知夏姑姑怨毒地瞪了阿原,居然也没说什么,转身追着王则笙,急急唤道:“郡主,慢些儿走!”

    阿原笑道:“是得慢些儿走,这么大热天,若是中暑了,岂不叫你家景辞哥哥心疼死?”

    知夏姑姑明明听到她的话,竟不曾回头,就这么追着王则笙走了,走了……

    见二人如此轻易地罢手而去,阿原大出意外,站起身看着她们离去后的身影,摸了半天脑袋,方道:“这两个今天怎么这么温良?吃错药了?”

    廿七不屑,“大小姐,那老婢横眉怒眼的,还能叫温良?那个郡主看着也蠢头蠢脑的。”

    如原夫人那般温言细语,才叫温良;如原夫人那般杀仇敌于无形的,才叫聪慧。却不知以前的阿原小姐,怎会被这两个女人欺负了去?

    阿原瞥向景辞借住的卧房,正疑惑之际,萧潇已抱着剑正色步出,走到近处,才粲然一笑,向屋中一指,“端侯说屋外炎热,请原大小姐进去喝盏茶去去暑气。”

    阿原眼皮跳了跳,“端侯?”

    -------------------

    屋子里收拾得很整洁,卧塌桌椅俱是松木原色,看着简朴雅致。

    除了原木的清香,药香,屋内还有淡淡的茶香萦缠,阵阵沁人肺腑,与外面的酷暑难当相比,竟似两个世界。

    景辞正端正坐于一个小茶炉前,用竹片把搅动茶釜沸腾的茶水,不轻不慢地撒入茶粉。他的面色端凝专注,映在袅袅升起的水气里,苍白却温和,反不似从前疏冷。

    看釜中茶水再次沸腾,他倒入了先前舀出的一瓢水,压一压火头,等茶水再次沸腾,飘起一层细密的浮沫,他便提起了茶釜,往旁边的一排青瓷茶盏里倒茶。

    极有技巧地倒茶,将浮沫绘作不同图案。

    阿原知道这叫分茶,一种将茶水注入茶碗,并让茶沫形成山水云雾或花鸟虫鱼等物象的独特技艺。

    但她从前并未见人有如此高超的分茶技艺。

    原夫人门第颇高,想来也该懂得,只是她的夫婿和情人都是武将出身,大约没那么好的闲情逸致看她烹茶分茶,于是原夫人素日喝的,一般也就是茶房里下人预备的茶,并不见得格外高妙。

    阿原立于一旁,瞧着他手底的动作,瞧着那浮沫均匀飘出的形状,忽然觉得这情形很熟悉,很熟悉。

    她甚至清楚地晓得,他的手腕在下一刻会极轻盈极巧妙地顿上一顿,指尖带动细细的水注游动,茶面便会浮出一朵栩栩如生的梅花;若是往旁稍稍挪一星半点,就是一枝斜欹而出的竹枝,还巍巍缀着数片灵动的竹叶……

    阿原脑中又开始阵阵地昏黑,恍惚便听到有人在耳边轻叹道:“眠晚,你还能更笨些吗?”

    仿佛有少女委屈的嘟囔声,又仿佛有年轻男子含着宠溺笑意的鄙夷轻斥。

    少女的娇憨和男子的爱怜,就像是从沸水里飘上的浮沫,满得快要溢出……

    阿原深深地吸气,再吸气,终于将那仿若隔世的人影和声音尽数摒除,静静地垂头看着景辞分茶。

    梅,竹,菊,秀逸轻灵的图案已跃然于茶水表面,衬着古拙的青瓷茶盏,竟比笔墨所画的画儿更多出几分幽新隽妙。

    三盏分毕,景辞忽将茶釜递给阿原,“你要不要试试,能不能绘出一幅兰花?”

    他的微笑近在咫尺,温软好看得出奇,阿原一时失神,手中已接过了茶釜,才定在那里,惘然问道,“兰花?”

    景辞眸黑如深潭,清浅笑容如水面温柔漾动的涟漪,低沉的声音便有种出奇的魅惑,“兰花。很简单的纹路,是梅兰竹菊中最好绘的。”

    耳边便似有往日的声音与景辞的声音重合,“眠晚,再试试。很简单的纹路,是梅兰竹菊中最好绘的。”

    阿原很想拒绝,却似有人扶着她的手,细致地在茶水间描摹风物。

    兰花,她能绘得出来吗?

    她的手微微地抖,但很快以素日握剑的稳定持住。她看向青瓷茶盏,臂腕和五指轻匀巧劲,然后缓缓倾下,高斟低点。

    汤纹渐渐绘成,一株素兰宛然出现,居然清丽蕴藉,韵致楚楚。

    阿原甚至记得,在某处稍作变化,便能勾勒出一两朵兰花,使整面汤纹布局更加合理,更加精致纤秀,不输于笔墨丹青。

    她慢慢放下茶釜,对着自己绘出的兰花,一时怔住。

    景辞却已微微一笑,拈过她新绘出的兰花茶汤,出神赏了片刻,仿佛叹了口气,便端到自己跟前轻啜。

    萧潇已走向前来,随手递给她一盏茶,说道:“喝吧!汤纹再好看,也是用来喝的。”

    他说着,已顾自取过一盏,饮了一口,细品半晌,很是愉快地啧了啧嘴,“好香的茶!香!”

    茶盏中,景辞精心绘就的梅花汤纹已然凌乱变形;萧潇再喝上两口,便完全看不出形状了。

    而景辞呷了两口的茶,兰花汤纹几乎没什么变化,依然精致如画。

    他没有再看阿原,只是专注地盯着手中的茶,眉眼间说不出是怅然,还是满足。

    阿原回到原府后很久,脑中都是景辞边叹息边缓缓喝茶的模样。

    她喝了他绘的茶,他喝了她绘的茶,似乎没什么不对,又似乎哪里都不对。

    -----------------------

    慕北湮犹在恼恨左言希的无情无义,却向阿原道:“左言希再没良心,也不至于为个女人把自己和朋友一起给葬送了。他应该会和景辞他们好好商议此事。”

    左言希虽与姜探牵扯不清,到底不可能无视景辞、慕北湮的处境,虽被慕北湮冷言冷语嘲讽得不轻,但应该也会仔细将他告知之事一一听入耳中,不会袖手放任郢王胡来。

    阿原随口应着慕北湮的话,接过小鹿递来的西瓜,下意识地咬着了几口,忽见慕北湮、小坏齐齐瞅她,忙咽下嘴里的一口瓜,问道:“怎么了?”

    小鹿指着她啃了一半的瓜,吃吃道:“那么多的西瓜籽儿,你……你怎么全吞了?”

    阿原懵了,摸了摸自自己脖嗓,强笑道:“还……还好,籽儿小,没什么感觉。西瓜籽儿清肺润肠,和中止渴,其实是好东西,好东西!”

    慕北湮盯着她道:“清肺润肠,和中止渴?明明是整个儿吞进去,整个儿拉出来,能润肠止渴?”

    “……”

    阿原看看瓜,终于没法吃了,随手甩到窗边给小坏解暑。

    慕北湮也不吃瓜了,坐到阿原身边敲着凳子问道:“我出来时,你正在景辞屋里喝茶是吧?这是……解开心结了?”

    阿原莫名地心虚了下,忙笑道:“扯什么呢?那样的大热天,进屋喝杯茶而已!”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