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二零)

第四卷 蟠龙劫(二二零)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夫人点头,“横竖也不好回绝,那你便去吧。小心别累着,也别戏水。便会些武艺,也需晓得你现怀着孩子呢!飞檐走壁、抓贼破探案什么的,留着以后再说吧!”

    阿原道:“母亲放心,等闲了些,我必定多在琴棋书画上用心。”

    原夫人见她乖巧,不由展颜笑道:“不学也不妨。只要平安,健康,一家人和和乐乐,团团圆圆,比那什么才貌双全的虚名不知强多少。”

    阿原做了个鬼脸,转头去唤小鹿等随行。

    原夫人在后叫道:“多带两个人跟着吧!妲”

    阿原知她怕郢王下手,忙笑道:“放心,长乐公主到底是他妹妹,并未明着得罪过他,还不至于这么快向她下手。何况长乐也会有防备,不会孤身约我。再说了……”

    她拍了拍腰间的破尘剑。

    当日原清离从萧潇那里坑过来的破尘剑,轻便锋利,蛮好使禾。

    算来萧潇真是厚道,当日这么被欺负,丢了剑也不向她讨,还明里护里帮着她,真是难得,难得……

    -------------------------

    西溪风景甚好。

    绿杨筛翠影,红莲照水明。

    拂拂水风扑面,暑热为之一散,连小坏扑展翅膀的姿态都格外优雅了些。

    一个老渔夫正戴着个破斗笠在树阴下垂钓,忽手一振,扬起鱼竿,便见一条银白的鲫鱼在钩上活蹦乱跳。

    老渔夫熟练地抓过,取下,丢到旁边的鱼篓里,眼角的皱纹里都似蕴了亮晶晶的笑意。

    他发现有人在旁看他,抬头看时,正见一个玉青衣裙的贵家女子带了一个侍儿立在跟前,笑盈盈地瞧她,他也便友善地笑了笑。

    阿原道:“老人家今晚可以喝新鲜的炖鱼汤了!”

    老渔夫欠了欠身,说道:“钓得多了,也吃不了这许多。姑娘若是喜欢,要不要带几条回去?”

    阿原笑道:“不用了,我晚上应该有人请吃饭。老伯钓得多,可以多炖些可以给儿孙们吃。”

    老渔夫摇头,“他们吃不了啦!四个儿子,早年有两个跟着唐皇,被一个姓李的节度使杀了,还有一个在洛阳死了,剩的一个去年跟着如今这个皇上出征,也不晓得如今在哪个军营里。但没消息该是好事吧?多半还好端端活着。如今儿媳妇也带着小孙子回娘家有半年有余了,家里就剩我这么个老东西跟老伴儿看门。”

    生逢乱世,命如草芥。几方博弈,你争我夺,连王侯公子都未必能保全,更别说平民家的男丁了。那些从军的寻常士卒,几年你死我活的恶仗打下来,最终能留住性命回家的,天晓得能占几成。

    阿原向老渔夫行了一礼,默默走开,忽便想母亲的话。

    平安健康,和乐团圆,果然才是人生一世最要紧的。

    多少人争权夺势,为了向上再走一步,不惜打得头破血流,拉了多少人的枯骨做自己垫脚石,可终究又能怎样呢?

    富贵名利转头空,是非一梦中。

    小鹿还在吸着鼻子感慨老渔父可怜时,阿原已看到了前面垂柳下静候着的华美画舫,然后看到画舫内钻出来的端丽少女。

    她向小鹿叹息道:“小鹿,我后悔没带廿七叔来了!你会水吗?”

    小鹿摇头,“不会。”

    阿原挠头道:“你会什么?”

    “我会晕船。”小鹿可怜兮兮地看着她,“小姐,待会儿记得跟长乐公主说,让人将船儿行得稳些。我……怕我会晕船……”

    “晕船……你还跟着我来做什么?”

    阿原无奈地看着她,“可惜,来的不是长乐公主,是则笙郡主。若她这回再‘不慎’掉下水,得赶紧拉她上来。我还年轻呢,我还想当新娘呢,不想再被她坑上一回。”

    小鹿这才看清画舫中走出来的果然是王则笙。

    她这一惊非同小可,忙扯住阿原袖子道:“那咱们还上什么船呀,赶紧跑吧!她小小年纪,跟知夏姑姑学了满肚子坏水,有什么好说的?她会不会水还是小事,小姐你不会水呀!若她行到河中央把船底挖个大洞怎么办?”

    阿原想了想,笑道:“她沉船应该没我运剑快。何况,她想抢的男人我已经放手了,她可能会嫁的什么博王郢王我也不会去抢,她的好日子在后面呢,大约还不至于再担上跟我同归于尽的风险来害我。嗯,其实我很好奇她到底想跟我说什么。”

    她一直记得,那日王则笙从景辞屋中出来,几度欲言又止的模样。

    ----------------------

    王则笙见她们驻足说话,很有些忐忑,已经命人靠岸,立于船头笑道:“阿原,你可来了!真担心你不敢来。”

    阿原提起裙袂,缓步走上画舫,闲闲说道:“的确不敢。则笙郡主伪造长乐公主的信函约我就罢了,偏偏还又约在水边,说不怕还真的没人信。”

    王则笙道:“放心,是我约的你,从前又落过水,便是再蠢也不至于故伎重施。”

    阿原道:“嗯,其实我就是怕你犯蠢呀,若能不蠢,倒也不失为一个好姑娘。嗯,与你那景辞哥哥般配,般配,太般配了!”

    眼前的王则笙穿着一身丁香紫的衣裙,鬓间插着两支簪子,式样虽简洁,却镶嵌了指头大的明珠,悠悠珠光将她的面庞映得白生生的,越发明媚耀眼。她在碧荷红莲间亭亭而立,竟似占尽了这一溪的春光。

    于是,阿原便不得不承认,王则笙的确是个少见的小美人。

    即便从人品性情而言,也恰能跟景辞那种孤高自负的性情相配。

    阿原心头莫名地又在阵阵抽痛,忙努力将那痛意模糊过去,继续笑道:“我的好事近了,想必你们的好事也近了吧?忘了说声恭喜了!”

    “你不必对我说恭喜,正如我也不会恭喜你和小贺王爷的婚事。”王则笙眼圈红了红,狠狠盯她一眼,退回画舫内,才道:“进来说吧!”

    小鹿忙拉住阿原,“小姐,当心船底有洞!”

    阿原闲闲道:“我说了,我耍剑比沉船快。我不会扮无辜,也不会装好人。若有人想谋我性命,先得想好自己能不能全身而退吧!小鹿,你若晕船,到岸上候着去!”

    小鹿挺了挺胸,“不行!我要留在这里保护小姐!”

    阿原笑道:“行,那你就在船头抱着门吧,若真的淹了,逃得也能快些!”

    小鹿郑重点头,果然抱着门坐在地上,恶狠狠瞪着王则笙,好似真能保护她家小姐一般。

    阿原哑然而笑。

    王则笙赞道:“倒也忠实。”

    她说着,已将跟她的两名侍从遣了出去。

    前舱内,便只剩了她和阿原二人。

    舱内的楠木案上,已预备了新鲜的瓜果和茶水,俱是用银器所盛,显然是为了解除阿原的疑心和戒心。

    阿原与王则笙对面坐了,取过茶来随意喝了一口,细品了品,点头道:“好茶!”

    王则笙道:“其实我来得太早,已等了许久,这会儿茶都凉了。不过,于你而言,大约没下过毒的茶便是好茶了吧?”

    阿原微笑,“郡主英明!忽然蒙召,还是以长乐公主的名义相召,阿原惶恐得很!”

    王则笙道:“嗯,你如今是阿原。如果你还是风眠晚的话,根本不需要我以银器盛装自证了吧?因为景辞哥哥身体不好,常需服药,你在他身旁侍奉煎药,总是放心不下,常跟大夫们讨教,又常看些医书研习,故而寻常药草的药性、配伍和入药方式,你都很熟悉。若这茶中有异,你必定能立刻分辨出来。”

    阿原心头突突地跳,亦已想起她未必懂得多少医理,但如灵鹤髓等案中,她偏能分辨出那些真假药丸的大致成分。

    她盯着王则笙,把玩着茶盏,轻笑道:“你告诉我这个做什么?想证明我当日对景辞有多尽心吗?侍奉?这还把我当作服侍的丫鬟了?而如今,那个男人却已与我形同陌路,即将跟你结作夫妻,一世恩爱?”

    王则笙叹道:“阿原,你想错了!他从未想着跟你形同陌路,也从未想过跟我结作夫妻。上回我去药铺看望他,他已明白说了,会请皇上作主,将我嫁给博王。”

    “博王?”

    阿原终于讶异了,“他居然不娶你?那你和那个知夏姑姑一出一出的,岂不白折腾了?呵,也忒可惜!”

    王则笙被她嘲讽的尾音激得面色发白,微愠道:“你就不问问,他不娶我,还坚持要将我嫁给博王的原因吗?”

    ---题外话---

    前天发章节时不小心重了几句,抱歉啊抱歉!

    后天精彩继续哦,欢迎大家在评区多多讨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