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二一)

第四卷 蟠龙劫(二二一)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大主宰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原道:“他娶谁是他的事,你嫁谁是你的事,关我什么事?对了,我和你们也不相干了,我要嫁谁也不关你们事。既然同在京城,抬头不见低头见,还是各扫门前雪,各管各家事就好。咸吃萝卜淡操心,管起别人家的事,未免无趣。”

    王则笙叹道:“你的确不是以前的风眠晚了!若是以往,便是装,你也得装出为他不惜性命的模样。”

    阿原啧了一声,“我现在是没良心的,以前当然也是没良心的……你到底找我做甚?你嫁谁与我无关,但我隔日便要嫁入贺王府,忙得紧呢,没空陪你泛舟西溪,忆苦思甜。”

    王则笙见她油盐不侵,根本无心跟她多话,只得道:“我也知你对我成见已深,约你出来必定不理的,不得已才借了长乐公主的名义……但的确是有大礼相送。”

    她自怀中取出一只碧玉瓶,郑重递予阿原妲。

    阿原拈在手中,奇道:“什么玩意儿?”

    王则笙道:“连服三颗,可以恢复你往日记忆。如果担心受不住,可每次一颗,连服三日,应该也能奏效。”

    阿原将那玉瓶打开,远远一嗅,便闻得一股清凉辛辣的气息直冲鼻际禾。

    这气味不陌生。

    前几日陪慕北湮去药铺找左言希时,他正在舂的药,正是类似的气味。

    阿原唇角一勾,声音便冷了。

    “这是左言希配的药丸?那么,令我失忆的药丸,必定也是他配的了?一会儿让我丢失记忆,一会儿让我恢复记忆,你们以为我的人生是小孩儿过家家闹着玩儿呢?”

    王则笙忙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和景辞从前究竟发生过什么,你们该不该走到这一步!”

    阿原冷笑,“什么是该?什么是不该?据说我曾辜负他,但他也绕了一个大圈把我扔回梁国,顺手拉了一群人陪他演了这出大戏,欺骗羞辱我一回,也算大仇得报了吧?既说我曾对不住他,再大再苦的恶果我会自己吞下,不去计较了。但也请你,还有你们这群人,别再来添我堵。快刀斩乱麻赶紧了断清楚,早早丢到脑后,才是于我、于你们都大大有益之事。”

    王则笙听得一愣,恼道:“他一心待你,几时欺骗羞辱过你?你对自己的评判果然极有自知之明,就是全无良心!”

    阿原不觉摸向小腹,想起景辞回京前后刻意的骗身骗心,不觉握紧了拳,却只嫣然笑道:“嗯,我全无良心,你们家良心多,多得连狗都啃不完!”

    王则笙怜悯地看着阿原,说道:“你嘴这么犟,为何不服下这药试试?你懂得药理,当知其中多是提神开窍之药,并无毒物。”

    阿原冷笑,“我为何要服下?”

    王则笙讶异,“你为何不服下?你就不想知道从前发生过什么事?你就不想知道你和我们家,和景哥哥是怎么回事?让真相大白,再做出于你该做的抉择,才对你、对景哥哥最公平最正确的吧?”

    “公平?正确?”

    阿原笑了起来,“则笙郡主聪慧无双,请告诉我,什么是公平,什么是正确?我好端端的侯门小姐,被你们抱去当丫鬟般养大,只因你们给了我一口饭吃,或施舍了一点笑脸,我便该感恩戴德?”

    王则笙见阿原面色不对,忙道:“我们何尝把你当丫鬟?因你那个该被千刀万剐的母亲,原是要把你杀了祭我景二姑姑的,景哥哥不但拦下,还把你好好养大,教你学文习武,待你不知有多好,你还想怎样?”

    阿原点头,“嗯,对我很好。刚刚出世便让我母子分离,还想弄死我!我是个婴儿便被你们养着,看你们的眼色活着,自然你们想我是怎样的,我就得怎样的!想我像低三下四的侍婢活着,我便得低三下四着;想我失去记忆,我便得如一张白纸般任你们涂抹;涂抹得不如意了,希望我还是原来那样子,于是我还得如你们的意?我告诉你,王则笙,这大白天的,少发春梦了!我自己的路,我自己走!已经糊涂过了十九年,我不会再糊涂下去。我的人生,也不会再容得任何人来掌控!任何人!”

    她稳稳地举起那敞着口的玉瓶,眼睛泛了红,却极温柔地笑了笑,然后,一甩手,将玉瓶扔了窗外。

    但听“嗒”的一声,王则笙忙奔到窗口看时,正见那玉瓶在河水里汩汩冒着水泡,慢慢沉了下去。

    她白了脸,看向阿原,喃喃道:“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阿原道:“你才疯了!你和你的知夏姑姑,还有那个为虎作伥的左言希,全他妈失心疯!都离我远点,别让我看见你们这一张张恶心虚伪的脸!”

    王则笙从不曾被人这样当头斥骂,又是灰心,又是委屈,忍不住哭道:“你……你怎敢对我如此无礼!”

    阿原道:“省省吧,你这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把戏,留着对付景辞或博王都好。别对着本小姐哭干了眼睛,回头入宫告我状时滴不下猫尿来!”

    王则笙气倒,跌坐在地上叫道:“你……你就欺我父母俱在远方,无人为我作主吗?”

    阿原道:“欺你怎么着了?不过以牙还牙而已!我过了十八年父母俱在远方、无人为我作主的日子呢,你敢说你和知夏那老虔婆没欺过我?回了汴京你们都敢欺我,何况以往!我用脚趾头都想得出你们是怎样的德行!请麻溜地滚一边儿去,别再在我跟前出现!小鹿,咱们走!”

    小鹿在旁听得四肢通泰,心舒神畅,差点拍掌叫好,连晕船都不记得了。闻得阿原唤她,她精神百倍地一跃而起,说道:“好,好!小姐真是好见识!好见识!”

    被阿原拉着向船头走去时,她兀自冲着王则笙的两名侍从道:“你们看好了,你们家小姐好端端爬在地上哭呢,没掉水里!别回头落了水,又说是咱们小姐坑害的!”

    此时侍从已撑着画舫向前行了一段,他们正处于河中央。

    好在西溪不宽,阿原挟过小鹿,纵身一跃,便已跃到岸边,头也不回便往回走。

    王则笙追到船头哭叫道:“可景哥哥掏心掏肺待你,你断他双足,弃他荒野喂狼,也是理所应当吗?你这样待他,又想他怎样待你,我们怎样待你?”

    阿原身形滞了滞,脚下一刻不停,脑中却忽然间似被撕扯开了一大块,无数陌生而凌乱的东西汹涌而至。

    黑夜深处的刀兵四起,青砖墙后的乱箭纷飞,厮杀声里迸溅的血,尸体倒处燃起的火……

    清幽雅致的小筑,一张两张陌生而熟悉的脸,温和多情的,笑里藏刀的,死去的,活着的……

    柳时文,柳时韶……

    终于有两个名字突如其来地蹦出来时,她忽然看到了景辞的脸。

    极清瘦,极苍白。

    他一向有些病容,但她从未见过他那样清瘦苍白的模样。他羸弱得似刚从鬼门关闯回,那般无力地靠在轮椅之上,连坐都坐不稳。但他幽黑无底的眸底却腾着炙烈火焰,也不知蕴了多少的悲恨和羞怒,利箭般地灼向她。

    脑中剧痛蓦地如水星溅入油锅,劈啪炸响中烈烈腾起油星和水汽,模糊了所有的幻像……

    阿原嗓子口一甜,一口血呛了出来,溅了满襟。

    小鹿大惊失色,忙扯住她,连声叫问道:“小姐,小姐,你怎么了?”

    阿原定定神,那些乱七八糟的幻觉终于消失,慢慢看清眼前的绿杨碧水。

    头顶的阳光明晃晃的,照得她眼晕。

    背上一层层的汗腻上来,她整个人都似漂浮着,几乎已迈不开前行的脚步。

    她弯下腰,用力喘过几口气,方抬袖拭去袖上的血迹,勉强笑了笑,说道:“没事,以后不见这些人便好了。”

    小鹿点头,“这什么郡主赶紧嫁了吧!嫁给博王也好,嫁给端侯也好,别再招惹咱们就好!这都什么人呢,看了都晦气!”

    阿原不答,神思不属地顾自向前走着,连再经过那老渔夫时都没察觉。

    老渔夫向她笑着致意,见她不理,也就罢了,只是不免多看了她几眼,然后看到了她襟前的血迹。

    他疑惑地揉了揉眼睛。

    小坏不知钻在哪里,这时才受惊般从老渔夫头顶掠过,飞向阿原,惶恐不安地盘旋于她们上空,再不敢离远。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