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三二)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三二)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见他居然承认,满怀愠意倒也消散了些,叹道:“或许……也怨不得你。人这一世,谁没个蠢的时候?”

    他若不蠢,不至于落得一身伤病,满怀孤寞;王则笙若不蠢,不至于年少韶华,惨死异乡。

    如此说来,左言希的确算不得最蠢。

    左言希苦笑,取过景辞分好的茶,一口饮尽,才吐了口气,看向景辞,“我们手上并无足以扳倒郢王的铁证。于是……你盯上了乔贵嫔?”

    景辞冷冷道:“以则笙之力,安排船只,找人仿冒长乐笔迹邀约阿原,虽不难办到,但不可能身边之人全不知晓,除非有人代劳……也就这么巧,出事前两日乔贵嫔的心腹侍儿频频前去怡明宫见则笙,问起来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但都盘桓过好一会儿,有没有说其他的,连则笙的侍儿都没留意。妲”

    左言希目光闪动,“所以,你疑心是乔贵嫔在暗中设计了则笙郡主?”

    “则笙在宫中并无友人,但与乔贵嫔走得很近。前儿我向则笙说起过,打算让她嫁给博王,并要她远离乔贵嫔。因她年少,一时不曾跟她说起其中厉害,只想着到底在宫中,又有我和知夏姑姑照应,总不至于出事。她必是将乔贵嫔当作知己,说起过将嫁博王的事儿,这才招来杀手之祸。”

    景辞将手抚向冰冷的棺木,苦苦一笑,“她以为让阿原变回风眠晚,便是疗我痼疾的良药……却不知人心险恶,她早已是旁人设计好的棋子,被轻轻推上死路……一石二鸟,既免得她嫁博王,免得镇州兵马成为博王继位的助力,又能嫁祸阿原,令原夫人、贺王府身陷不则漩涡,甚至遭受灭顶之灾。禾”

    左言希叹道:“则笙郡主虽任性了些,待你却一心一意。若是知夏姑姑知晓,岂肯让她送药,让风眠晚回来迷惑你?可恨她竟被撺掇得瞒了你们行事。但这些也只是你的推测而已,乔贵嫔深得皇上宠爱,你……哪里找来的证据?”

    “没有证据。”景辞淡淡道,“没有证据,我只好让他们自己给出证据了。原夫人遣了一个旧宫人去找林贤妃叙旧,顺便告诉林贤妃,我们这些人想对付郢王,让她稍稍配合一下,比如忽然叫人为博王裁制华贵衣衫,又忽然让工匠去修葺博王房屋,并拿出银两和体己宝物送入博王府……”

    “这是想让人感觉博王这边很快会有些喜事?”

    “光感觉还不够,顺便也要半遮半掩地告诉她身边的人,皇上那里很快会传出博王的好消息。则笙遇害,博王的喜事不会是亲事,那会是什么呢?下面的人会往哪里想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郢王多年经营,林贤妃身边的宫人里必有郢王眼线,会很快将此事传给乔贵嫔。此事不足为据,乔贵嫔还会继续注意我的动向。皇上屡次来看我,我跟皇上私下说点什么当在意料之中;但皇上看望我后,我从则笙遇害后的昼夜不安,忽然平静下来,甚至安稳地睡了一觉,乔贵嫔当然会想到,是不是皇上答应了什么,或者承诺了什么,才让我放下心来。再联系林贤妃那边的消息,她必会千方百计打探皇上到底应允了什么……”

    景辞凝视着茶盏中随着浮沫破开渐渐消逝的竹影,清淡一笑,“说到底,只是攻心之策而已。我便是要她认定,皇上跟我商议了储位之事,我因疑心郢王,已劝动皇上立博王为太子。此事若是由我的人主动说出,她自然不信;但我身边正好有一两个先前她就刻意想笼络的随侍,此时才收下她的重金,悄悄地告诉过去,她大约便能信个七八成了。便是心有所疑,至少也会赶紧传讯告诉她父亲和郢王。”

    左言希向景辞身后一扫,恍然大悟,“你在等着截乔贵嫔这个讯息!原夫人在宫中眼线众多,加上有萧潇居中联络相助,留意并拿到这讯息,并不难!如今……你成功了?”

    景辞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她设计则笙,我设计她,这一报还一报,应该还公平吧?”

    左言希想着建章宫如今的情形,呼吸不觉浊重,“北湮如今应该也在建章宫吧?”

    景辞向外眺了一眼,“他不仅要救阿原,报父仇,还要自救,当然不惜代价。”

    左言希道:“那么……阿原应该能洗雪冤情,很快出来了吧?”

    景辞道:“真凶未能抓获,冤情大约洗雪不了。但郢王自顾不暇时,原夫人想讨出她的女儿应该不难。”

    他看向左言希,“乔贵嫔并非因为则笙遇害案受责,想来这真凶一时半会儿也抓不着,你该放心了吧?”

    “……”

    左言希待要顾左右而言他时,景辞已站起身来,说道:“你是不是也不放心慕北湮?这才见得兄弟手足的情分。走,一起去建章殿瞧瞧……别往后看了,则笙已在天上,再不会醒来!你跟紧我,莫走丢了!”

    -------------------------

    建章殿。

    娇艳美貌的乔贵嫔依然娇艳美貌,却没有了原来的张扬傲气,正跪在一边,哭得梨花带雨,楚楚可怜。

    黎焕垂手侍立一边,正战战兢兢地说道:“小贺王爷再三再四地求见,老奴想着当日老贺王爷一生为国,也觉可怜,所以走到宫门口想去劝上几句,谁知正见那小太监鬼鬼祟祟的要出宫,见了我们转头就跑,老奴喊了三四声没喊住,小贺王爷性子烈,撸起袖子便冲上去抓人了……再想不到搜出了这密函。”

    梁帝正持信函在手,对着光细看。

    慕北湮立于阶下,说道:“这信函乍看只是乔贵嫔写给父亲的寻常家书,但臣见那小太监神色异样,便有些疑心。恰先前曾听闻,有一种药水写就的字迹,对着烛光或阳光方能识别,故而多了个心眼,对着阳光细瞧,果然发现字迹,不想臣看信时,那小太监见事情败露,竟一头撞死了……”

    梁帝已看清寻常家书后隐藏的字迹,不觉大怒,一掌击在桌上,斥道:“乔氏,你竟让你父亲赶紧通知郢王,说朕有意立博王,让他尽快筹谋,务必不惜代价,阻拦朕下诏?不惜代价……什么是不惜代价?”

    他愤愤起身,抬脚踹向乔贵嫔。

    乔贵嫔惊骇之极,生生受了他一脚,却趁势抱住梁帝的腿,呜咽道:“皇上明鉴,那小太监虽是我宫里的,但并不是我素日看重之人,我怎会让他送什么密信?密信虽是我笔迹,可先前原大小姐不是一样被人仿冒笔迹陷害?”

    话未了,忽闻殿下有人冷冷喝问:“贵嫔也认为,原大小姐是被人陷害?”

    众人举目,正见景辞携左言希缓缓步入,向梁帝行了一礼。他的容色苍白,目光便犹显冷锐,闪着锋刃般雪凉刺心的碎芒。

    梁帝蓦地想起刚找回来的这个孤僻寡言的爱子,这两日曾提过王则笙似被人唆使才约了阿原,又多次提过乔贵嫔与则笙郡主交好……

    而他身后,原夫人面有愁郁,侍立于梁帝身畔,盯着乔贵嫔,盈盈水眸有强忍的委屈苦楚,亦有恼恨猜疑……

    梁帝吸了口气,退开两步,甩开乔贵嫔的抱持,喝问道:“乔氏,则笙遇害之事,莫非也与你有关?”

    乔贵嫔爬在地上,连连以头触地,哭叫道:“皇上,臣妾冤枉!冤枉!臣妾只是因为阿原是被仿冒长乐公主笔迹的信函引去西溪,联想必是有人伪造我的笔迹嫁祸于我……至于则笙遇害真相如何,我一介深宫妇人,如何知晓?”

    原夫人已然泪痕满面,哽咽道:“你一深宫妇人,又是则笙好友,都能脱口说出阿原被人陷害,为何你的父亲却那等心狠手辣,也不细细查问清楚,便迫不及待连夜用刑,把我女儿打成重伤,更把她侍女活活打死?我何尝得罪过你们,为何你们父女一门心思的,偏要掐断我这一世最后一点念想?”

    乔贵嫔恨不得长出一百张嘴来,去辩解她的原意只是阿原被王则笙仿造的书信诱去,正与她被人仿造笔迹之事相类。她想表达的是自己被陷害,而非阿原被陷害。

    可惜她终究清楚阿原是被陷害的,才会脱口而出。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