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三四)

第四卷 蟠龙劫(二三四)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梁帝退后两步,盯着乔贵嫔,眼底已快喷出火来。

    乔贵嫔入宫之初便乖巧伶俐,一言一行无不合他心意,故而宠爱不已。

    原以为是天生的善解人意,如此说来岂不都是步步为营的刻意算计?

    更可恶的是,他堂堂大梁皇帝的帽沿,已被亲生儿子染成一江春水绿如蓝了……

    郢王额上已冒出汗来,急急道:“父皇明鉴,儿臣以性命担保,绝无此事,绝无此事!若儿臣真有这念头,还会留着这贱婢性命,容她在皇上跟前胡说八道?妲”

    郭氏道:“皇上明鉴!奴婢虽愚钝,到底跟了皇上多年,岂会看不懂其中关窍?若真的等到乔大小姐被送入宫侍奉皇上的那天,奴婢的下场只怕比卉儿还惨!故而奴婢只作看不出郢王用心,又拖延数日,便借口侄儿重病,赶紧辞行回了老家。前儿再次来到京城,果然听说乔大小姐已是当今最得宠的贵嫔娘娘!”

    乔贵嫔惊怒之极,捏紧袖子,伏在地上连连叩首,哭叫道:“皇上莫听郭氏胡乱攀污!她贪婪自私,不容于家人,到我府上后劣习不改,各种生事,被我责备几回,这才离府而去。想来她衔恨在心,又被人重金收买,才如此诬陷于我!臣妾承蒙皇上青眼,恩宠有加,又岂会萌生他念?可皇上待我的好,终究碍了旁人的眼。却不知他们还搜罗了多少伪证预备陷害于我!”

    郭氏忙伏地说道:“当日侍奉乔贵嫔的侍儿,除了卉儿,还有大春儿、小春儿,听闻都已跟随乔贵嫔入宫。皇上何不将她们抓来细细拷问,奴婢所言是虚是实,立刻可见真章!禾”

    乔贵嫔又惊又怒,再也忍耐不住,冲上前揪打郭氏,哭叫道:“老贱婢,我何尝薄待过你,竟敢如此诬陷于我!”

    梁帝上前一把将她拉开,重重掷于地上,喝道:“是不是诬陷,朕自会查明!来人,去拿大春儿、小春儿!”

    乔贵嫔簪珥尽落,伏地痛哭道:“皇上,重刑之下,何求不得!他们这是沆瀣一气,铁了心要置我于死地!”

    梁帝尚未说话,那厢原夫人忽说道:“你父亲抓我女儿,连随处可见的破耳坠都成了铁证,不名一文的乡野村夫更是公证无私的证人,可以因此一言不合把人打个半死;为何到了乔贵嫔这里,端侯、贺王的话都都成了伪证,你自己的侍婢也成了伪证?却不知换乔大人来执法,会不会先把乔贵嫔打死,再去查实究竟?”

    梁帝已被新欢旧爱闹得眼冒绿光,怒喝道:“你也够了!”

    原夫人哭道:“我原也活得够了!我数十年如一日,尽心尽力侍奉皇上,最终落得什么?眼看着家破人亡,一无所得!我们母女微贱,皇上想送就送,想打就打,想杀就杀!如今跟阿原的小鹿已被活活打死,阿原也被当场打昏,这样的大热天关在暗无天日的牢笼里,没医没药的,还能活吗?不如我跟她一起去了,免得成了多少人的眼中钉,肉中刺,日日被人中伤,生不如死!”

    她一边说着,一边已拔过头上一根金簪,刺向自己脖颈。

    梁帝大惊,忙抱住抢夺时,那簪子已划破脖颈,渗出一长溜的血珠。

    “玉罗……”梁帝忙掷下簪子,掩住她伤处,连声唤道,“快传太医,太医……”

    原夫人握住梁帝的手,哭得肝肠寸断,说道:“我这一世,从十二三岁的豆蔻年华,到如今年近半百,日日夜夜都在为皇上而活,何曾为自己活过一回!如今连自己仅剩的女儿都被人害了去,我还要活着做什么?”

    梁帝急急道:“放心,朕绝不叫人害了她。”

    他这般说着时,终于想起阿原的侍儿已被打死,阿原似乎也受伤不轻。

    虽说向赵王有所交待很重要,但他似乎也得向痴心陪伴他二十多年的原夫人有个交待。

    何况,若阿原真的出事,真凶未明,同样无法向赵王交待。

    说来说去,只能说乔立无能,或的确有意公报私仇,才会胆大包天,在抓人的第一天就弄出人命来。

    梁帝不觉又瞪了乔贵嫔一眼,转头吩咐黎焕:“传朕旨意,既然阿原伤病在身,容她先回府养病,随时听候传唤便了。”

    黎焕应了,急急出去传旨。

    原夫人虽还落泪,呜咽之声却低了,由人将她扶入偏殿治伤。

    慕北湮留意原夫人伤处应无大碍,再听梁帝命人去放人,顿时大大松了口气,睨了一眼旁边的郢王和乔贵嫔,悄悄向外使了个眼色,却是命自己的随从跟着宫中使者一起去大理寺接出阿原。

    纵虎容易擒虎难,郢王等未必不知一旦阿原被放出,想再将她送进去着实不易。只是如今他们自顾不暇,哪敢火上浇油,去阻拦咆哮中的梁帝放人?

    --------------------------

    有乔贵嫔的密信,有郭氏的证言,深挖下去,乔贵嫔的大春儿、小春儿和乔府其他侍从,指不定会供出更多证词。加上先前贺王等案又与郢王牵扯不清,此次郢王或乔贵嫔想脱身只怕有点困难。

    只是牵涉到郢王和乔贵嫔的不伦私情,事关梁帝颜面,即便得宠如景辞,也不好留着围观梁帝的头巾到底绿成了什么模样。故而鸾鸣宫的宫人被带来后,慕北湮连忙告退,景辞亦推不适回陶然居,带左言希、萧潇一齐退离建章殿。

    一行人刚踏下台阶,便见林贤妃领着三四名宫人急急往这边走来。

    景辞、慕北湮等忙行了礼,让到一边。

    待林贤妃步入,慕北湮看向景辞,悄问:“这又是你的安排?”

    当日得了靳小函的讯息,原夫人便开始留意搜集郢王曾与乔贵嫔在一起的证据,于是找到了郭氏,果然在这次交锋时派上了用场。景辞联合林贤妃的攻心之计,令乔贵嫔自露马脚,搜出的密函又能与郭氏证词两相印证,更令郢王、乔贵嫔难以撇清。

    但林贤妃亲自出马,却不在二人商议之列。

    景辞已皱眉,答道:“不是。”

    慕北湮纳罕,“那她这会儿进去凑什么热闹?痛打落水狗?”

    景辞看了一眼身后巍峨的大殿,轻叹:“这落水狗,恐怕没那么好打。郢王苦心经营多年,没那么容易一溃到底。”

    慕北湮道:“可林贤妃要的,就是郢王一溃到底!博王虽宽仁,但并不愚蠢,有心拥立他的大臣和亲友一再出事,当真看不出是何人所为?以郢王的毒辣,一旦继位,他们母子岂能保全?便是我们,大概也只有引颈就戮的份儿了!”

    他忽看向景辞,贼兮兮地笑,“你虽是那什么……但好歹姓景,一时犯不着他,本来应该不妨。如今这事闹出来,他若能翻身,只怕你死得比我们还快吧?”

    景辞睨他,“你这是很开心,若有那么一天,你们会比我晚死?”

    慕北湮笑道:“能不死当然最好!我可不想我的金银宝贝、我的绝色美人被别人占了去!”

    景辞眸光深了深,顾自往前走着,再不肯接话。

    这次慕北湮与景辞暗中联手,不仅救出阿原,更有指望彻底扳倒郢王,为他父亲报仇,于是当日的茅厕之辱,便被他暂时甩到了一边。

    他赶上景辞,说道:“无论如何,谢谢你这次肯出手相助,救我阿原。等我和岳母大人重议定好日子,一定请你喝两杯!”

    景辞呼吸一滞,转脸看他笑得眯起的桃花眼,眸心便有种被刺割般的锐意,却很快化作霜雪般的苍凉。

    他道:“不必谢我。我只是不想谋害则笙的凶手得偿所愿,让则笙冤死异乡。”

    他抿紧薄唇,快步走向陶然居方向,脚下却不由微微地踉跄。

    眠晚,风眠晚,阿原,几时轮到旁人来替她向他道谢?

    可他的确已是外人,慕北湮的确已是阿原最亲近的人……

    左言希紧随其身后,低低提醒道:“阿辞,放宽心胸,保重身体要紧!”

    景辞瞥他一眼,“我看着是心胸狭窄之人?”

    “……”

    左言希正无从作答时,旁边忽传来女子急唤:“端侯哥哥!”

    景辞抬头时,正见长乐公主满头大汗奔过来,招呼了他,又向稍远处正待离开的慕北湮挥了挥手,“北湮!”

    ---题外话---

    嗯,皇帝老儿头顶大草源,美似大a股……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