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一)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一)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景辞已红了眼圈,向木屋看了一眼,才沙着嗓子道:“她的确恶,但也许真的不是十恶不赦。阿原想抓她归案,但她的确无意伤阿原。阿原受伤小产,她将阿原带来这里医治着。”

    慕北湮吸了口气,猛地看向木屋,吃吃道:“你……你是说……阿原还活着?”

    景辞看向他,涩声道:“孩子没了……现在她还在床上昏睡,总算脉息还算平稳,应该没有性命之忧。”

    慕北湮猛地想起他冲动奔出时,景辞似乎拦过他,而且明知姜探在外,许久不曾出来,顿时恍然大悟,“你……早已猜到阿原不曾遇害?”

    景辞叹道:“若姜探杀了阿原,必会寻地埋尸,怎可能带回屋内?作为证据的血衣更该掩埋深藏,怎会随意放在竹篮中?唯一的解释,阿原没有死,那些染血的衣衫是她换下的。还有……屋中有药味,是小蓟根叶、益母草等产后调养之药。我便知……是阿原小产了妲。

    姜探垂眸道:“她一直在追我,我想法子毒昏了她的鹰,她还是跟了过来。我打不过她,趁她不留意把她也毒昏,正想离开时发现她一直在流血,才晓得她小产了,所以带她过来医治。”

    左言希的眼睛已经清亮起来,他握住姜探的手柔声笑道:“嗯,我就知道,你会改,会改……再不会害人。”

    姜探道:“那是自然。你说我们是大夫,只能救人,不能害人,我听见了;你说阿原是好人,那她就是好人,我也听见了。我什么都不强求了……从此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你要我做什么我便做什么。禾”

    左言希道:“嗯,你好好活下去。”

    姜探道:“好。”

    左言希欣慰,微微地笑了笑,将头靠在她肩上,便不再动弹了。

    姜探抱紧他,满脸都是泪,却慢慢地笑起来,“好好活下去……活下去容易,好好活下去……言希,从我家破人亡,母女离散的那一天,我就没好过呀……”

    景辞盯着左言希宛然如生的秀逸面庞,眼底泪光闪烁,却咬牙道:“越是没好过,越是要过好。可助纣为虐,滥杀无辜,只会让你更不好过。”

    姜探亲了亲左言希渐渐冷下面的面颊,低低道:“我早就该死了……活下去便是欠了人的债。欠了我养父母的,也欠了言希的。我只想用一年时间还尽欠我养父母的,他们便休想再阻拦我跟言希在一起。至于欠言希的,我会用一世去还他。”

    她低眸,看左言希垂落的眼睫随风拂动,似随时都能睁开,温柔的声音有种沉酣梦境般的迷离,“我的一世其实并不会太久。听闻你有先天弱疾,未必能活很久,我比你还不如。我常常很痛,痛得满地打滚。师父最初也不愿给我开止疼药,想让弟子们更仔细地观察我的病情,由我喊天天不应,喊地地不灵……后来,我喊言希师兄……他翻遍医书给我寻药,为我煎药,整夜整夜陪我,让我一点点从地狱中走出来,看到黎明的晨光。”

    景辞道:“他让你从地狱中走出来,就是为了让你把别人送入地狱?把他送入地狱?”

    “地狱……我何尝走出去过?”姜探失魂落魄地笑,泪水簌簌扑入怀中男子的脖颈,“这一世,除了痛苦,便没有别的。你可知我为什么能撑得下去?我开始懵懂地思念母亲,思念我毁了的家,后来便只剩了他,只有他……与他在一起,便是我唯一的快活。”

    慕北湮一直坐于地上,抱着头一声不吭,此时才通红着眼睛冷笑道:“于是,你倒行逆施,不顾他人的性命,也不顾他心里怎样想?当然,他再怎样反对也会护着你……”

    用性命护着她,不惜死在亲人兄弟的剑下,只想为她求得一条生路……

    想起左言希从小到大的容让爱护,慕北湮再也已忍耐不住,揪着头发失声痛哭。

    姜探恍惚地笑,“倒行逆施,可知我为何倒行而逆施?日暮途穷,说的就是我,就是我呀……言希说,端侯跟我一样自幼的症侯,未必能活多久。但阿原若能恢复记忆,与你重归于好,也许你还有希望……而我……我血气不继,根本活不了几年……日薄西山,我只想还清欠我养父母的,再跟他静静度过剩下的岁月……”

    当年伍子胥为父报仇,不惜掘出楚平王的坟墓,鞭尸三百,往昔挚友痛责其辱及死人,全然不顾曾经的君臣之谊,伍子胥便答,“吾日暮途远,吾故倒行而逆施之。”意谓他年纪已大,时日无多,怕没有时间报仇,方才违背天理,倒行逆施。

    姜探病势沉重,自知寿促,只愿多与左言希相处些时日,于是同样倒行逆施,不惜为虎作伥,乱伤人命……

    景辞黑眸幽深如井,冷冷道:“如今,你如愿以偿了吗?带上言希,去静静度过你剩下的岁月吧!”

    言外之意,自然是放姜探自行离开。

    论起姜探所犯之罪,着实百死莫赎。可左言希最后的心愿,他们却不能不顾。

    均王是名正言顺的皇子,此刻便顾自与皇甫麟说话,只作不曾留意景辞放人;慕北湮误杀左言希,对姜探更是切齿痛恨,却也不肯违了左言希最后的遗愿,坐在地上抹了把满脸的泪,红着眼睛也不说话。

    姜探却不曾起身。

    她抬头看向景辞,轻轻笑了笑,“言希向来都在为他身边的人考虑。他认为杀了阿原对你更好时,他真的曾想下手杀阿原;但他前儿跟我大吵一架时,偏又认为保下阿原让她恢复记忆对你更好。如今,他又认为以命抵命保下我更好。可他当真晓得什么才是对我最好的吗?”

    景辞道:“于他而言,你活着便是最好的。”

    姜探叹道:“你们这些人呀,就喜欢自作聪明。若你跟言希一样的想法,大约原大小姐也会有生不完的闷气,怪不得宁愿嫁给慕北湮。”

    “……”景辞好一会儿才能问,“他错了吗?若不能活着,一切都是空谈。”

    姜探笑了起来,脸色愈加苍白,“当然错了!若不能和他一起活着,若用他的死换我的生,若从此阴阳相隔再不相见,活着比死去更痛苦!”

    景辞蓦地盯向她,连慕北湮都已眯起桃花眼,忽扑上前去,将左言希的尸体抱过。

    姜探素衣染得鲜红,却不仅是左言希的血。她的胸口端端正正刺着她自己的一根簪子,只剩了簪头上的凤首露在外面,泊满了鲜血,乍看竟似那凤首在汨汨地冒着血。

    没了左言希尸体的支持,姜探便支持不住,亦倒在了地上,兀自以肘撑地,爬在地上凝视左言希的面庞,柔声道:“其实我很怕他生气,很怕他真的跟我决裂,所以我不敢杀阿原,看她大出血,还努力给她采药医治,并在药里掺进了几味能促使她恢复记忆的草药。未必有言希专门炼制的药丸有效,但言希的心愿么,我也盼着能替他实现。”

    哪怕彼时左言希刚跟她大吵一场,决绝而去,他依然是她心中视若性命的挚爱,就如她是他心中比性命更宝贵的存在。

    景辞吸气,忙近前一步,急道:“萧潇,快拿伤药来!”

    姜探笑了笑,“不用了……我活着只是为了他……这么痛苦的人世,终于可以……离得远远的了……言希,言希……”

    她伸出手,伸向旁边的左言希,小鹿般清澈好看的眼睛里似盛了蜜糖,在阳光下软软的,似快要融化一般。

    而她整个人也在同一时刻忽然软了下来,软软地倒地左言希身侧,手指恰搭在了左言希的腰间,竟是一个温柔偎抱的姿势。

    那样亲密而暧昧,却坦坦荡荡,旁若无人。

    从此再无病痛,大约也真能旁若无人地继续他们苦尽甘来的相依相守了吧?

    ----------------------

    阿原的确就在木屋中。

    慕北湮见到血衣后便失了理智,只顾去寻姜探报仇,并未入内仔细察看。而景辞察觉疑点,又闻出药味有异,入内找寻时,很快找到了帷帐后的阿原。

    但阿原依然昏睡不醒,全然不知屋外的生死离合,爱恨交加。

    均王素日常在京畿与文人雅士吟诗作赋,附近也有一二知交,遂借了一处别院,引众人带了阿原入内暂住。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