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两世欢,高门女捕 >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五)

第四卷 蟠龙劫(二四五)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雪鹰领主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不朽凡人废材逆袭:冰山王爷倾城妃剑道通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北湮哼了一声,拂袖欲走,又顿了身,偏了头说道:“我喜欢阿原,喜欢得紧。如果她觉得嫁景辞比嫁我好,我不拦;可如果她心里还愿意和我在一处,难道我还跟她说,景辞没你会没命,你赶紧嫁景辞?我他妈不是脑子有病吗?”

    萧潇听他口吻虽然凶悍,却有松动之意,不觉点头道:“也对哦……可问题又来了。她到底想起来没有?如果想起来,为什么还像在生端侯的气?听说她虽被端侯报复得不浅,但端侯被她坑得更厉害。不但挑断了脚筋,还差点喂了狼,落下了这身重病……怎么着都该扯平了吧?”

    慕北湮道:“你问我,我问谁去?”

    萧潇思量片刻,终究只能叹道:“这些旧事,其实摊开来大家说明白了最好。如今么……我们先吃几顿好吃的吧!以前的阿原真是好福气。吃了多少年这么好吃的饭菜……”

    好吧,他更偏向于景辞,一半因为相处这些时日觉出其真心,另一半未尝不是因为景辞的好厨艺…妲…

    这二者间有着分明的因果关系。当日他就听知夏姑姑咬牙切齿地抱怨,那个眠晚笨手笨脚连个菜都做不好,景辞将她宠上了天,才会不管自己何等身份,先去学了手好厨艺。

    于是,他厨艺再好,也只肯做给阿原一个人吃。

    至于其他人么,都是沾的阿原的光,蹭的阿原的饭禾。

    但均王第二日便没能再蹭到景辞做的饭菜。

    景辞一大早刚寻出茶具来分茶给众人吃时,均王便收到了京城的一封密函。

    他匆匆走来,也顾不得赏茶,便道:“京中似乎有点不大寻常,我需回去瞧瞧。”

    景辞微微皱眉,“宫里出事了?”

    均王摇头道:“未必有事,只是听闻父皇这两日病情加重,一直在建章殿休养,原夫人也在宫中相陪,但始终没有露面。或许也是因为父皇生病的缘故,三皇兄也未去莱州赴任。京中有些人事调动,倒也算不得出奇。可我想着还是不大放心,打算这就回京瞧瞧父皇病得怎样了。端侯兄长身体也未恢复,不如就和原大小姐先在这边休养着。如果父皇真的病势不轻,我立刻传讯给你。”

    他迟疑了下,黑黑的眼睛看向景辞,“如果真是父皇生病,还盼端侯尽快入宫见驾。毕竟……都是一家人。”

    景辞眸光暗了暗,低低道:“哦!”

    他将手中一盏茶递了过去。

    均王站在那里饮尽,揖别而去。

    慕北湮亦拿了一盏品着,顺便看着分出的茶纹,纳闷道:“为何只有梅竹菊三样?还有个兰花呢?”

    景辞不答,抬眸看向阿原。

    阿原懒懒道:“你们慢慢喝,我再去躺会儿,乏得很。”

    慕北湮忙丢开茶盏,笑道:“里屋热得很,我去给你扇风!”

    眼见二人离去,萧潇悄悄一推景辞,“公子,你虽不便主动跟她赔礼和解,不过也许可以低下心气,也去给她扇扇风?”

    景辞沉吟,然后问他,“若我主动跟她赔礼,她会与我和解吗?”

    萧潇听直了眼,“你……愿意向她赔礼?”

    景辞静默片刻,摇头,“罢了……也许她跟着慕北湮更好。”

    他低低咳了几声,自嘲地笑了笑,“想活着在一起,首先得活着。难不成我强拉她跟了我然后守寡?”

    萧潇张了张嘴,再不敢为他这姐姐或是妹妹说什么了。

    即便他是阿原的亲兄弟,也不能为阿原的未来擅作主张。

    ---------------------

    这日傍晚天气愈加闷热,他们借住的别院也没有因为均王带禁卫军离开便冷清下来。

    各路人马来来回回,有贺王府的,原府的,端侯府的,甚至有长乐公主从谢岩府上传来的密函。

    景辞照旧做了晚饭,比先前的更要丰盛许多。

    待众人吃完,他方向萧潇道:“叫跟我们的人收拾一下,准备回京。”

    慕北湮正要了水在漱口,闻言差点呛着,忙问:“你这身体,还打算连夜回京?其实只不过是有些消息说皇上生病,可他上次伐晋失败后一直伤病在身,虽然迟迟未愈,应该也没什么大碍吧?若有什么事,均王早就给我们传回消息了!”

    景辞摇头,“这里距京城有一段距离,若等他传回消息,最早也是明后天的消息了。”

    慕北湮皱眉道:“你不会认为京中出事了吧?”

    景辞沉吟道:“均王虽年轻不管事,但究竟在皇上身边长大,心思玲珑得很。他匆匆离开,必定感觉出哪里不妥。长乐公主是皇上最疼爱的女儿,但这几日连她都见不到皇上,特地通过谢岩把这消息传给我,分明也是有所疑心。郢王并未赴任莱州,也不曾听说皇上传召博王回京,加上京中有兵马调动,看着的确不大对劲。不过也许是我多虑了,如今守卫皇宫的是跟他多年的龙虎军,骁勇善战,忠心耿耿,便是有心人想在皇宫生事,大约也没那么容易。”

    “龙虎军!”慕北湮忽失声叫了起来,“韩勍!我怎么把他给忘了!”

    景辞吸气,“韩勍怎么了?”

    慕北湮脸色有些发白,叫道:“小印子遇害的时辰,勤姑曾亲眼看到左龙虎军统领韩勍出现在揽月湖,几乎可以肯定,是他杀了小印子和瑟瑟。我们一直疑心是这俩宫人知道了什么不该知道的,才被皇上灭口……可前儿在建章殿,林贤妃又说小印子和瑟瑟是因为知道了郢王和乔贵嫔的秘密才被灭口……我当时听得不对劲,正想说时,听闻阿原夺马而去,赶紧追她来着,也就忘了这回事了……”

    阿原闻言,便想起往事,抚着破尘剑沉吟道:“姜探当日也曾秘密与韩勍相见……原猜着可能是二人私交,未曾往深处想。还有,引我们去长公主住处试图嫁祸给我们的,不也是韩勍部属吗?”

    慕北湮失声道:“也就是说,韩勍处处与郢王为敌,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不叫我们起疑?他……他忠心的根本不是皇上,而是郢王?”

    景辞慢慢地站起身来,脸色已极不好看,“北湮,你在这里陪护阿原,先不用回京。等我和均王给你传来确切消息后再作打算吧!”

    慕北湮忙道:“放心……看来真得辛苦端侯了!等阿原恢复得差不多,我会相机行事,指不定就带她去找你们了!”

    景辞低眸看向阿原,“我不在身边时,你……你们要保重。”

    阿原淡淡瞥他一眼,转身走出了屋子。

    慕北湮便瞪向景辞,“你多说几句好听的哄哄她会死吗?还是一心想死,连好听的都不想说了?”

    景辞皱眉,“你这张嘴,还能更毒些吗?”

    慕北湮道:“彼此彼此!但你对女人嘴也这样毒,当初是怎么把人家姑娘骗到手的?”

    景辞便不答,快步走了出去。

    -----------------------

    院中已有夜晚的习习凉意,挂着累累花朵的紫薇在月下柔软地舒展着,淡淡的花叶气息随风流淌。

    又或许,是因为紫薇花下那个清丽绝俗的身影,才使这夏夜格外妖娆。

    明月清明澄澈,映出伊人容颜。

    眉若远山翠,目似秋波横,分明还是熟识得不能再熟识的眠晚。

    但她眼底绝无从前那等如履薄冰般的谨小慎微,身姿也似颀长高挑了些,从容立于素月流辉下,更觉神姿高彻,清灵旷达,整个人都似散着明月般的光华。

    撇开旁人加诸她的诸多不公目光后,她不仅清丽无双,更添了深婉风流无限,真真正正的绝色倾城。

    见景辞走来,她仰着下颔看着他,眉眼间有一丝不逊的笑意,“你来了!”

    景辞低眸瞧她,然后轻轻一叹,唤道:“眠晚!”

    阿原笑了笑,“这世上已经没有眠晚了!或者说,这世上,从没存在过眠晚。那只是我的一个梦,也许……也是你的一个梦。你可以考虑继续留连在那个梦境里,但我的梦已醒了,谁也别想再拉我继续那个梦。”

    景辞静默,然后问道:“于你,那是个彻头彻尾的恶梦?”

    ---题外话---

    后天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两世欢,高门女捕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寂月皎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月皎皎并收藏两世欢,高门女捕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