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 >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三)

第十七章 金兰之义无相忘(二十三)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乌刚道:“不得而知,刀剑本无罪,有罪的是拥有它的人。大哥要真走上那一步,可教你我兄弟难处之极了。”

    慕莲理笑道:“乌小子果然厉害,你想劝我,却绕了个大弯。”

    乌刚恍然惊醒,笑道:“哎哟!没有没有,只是说着就扯偏了,反正是闲聊,婆婆可还有故事?”

    慕莲理的脸蛋被火光一照,红扑扑地,她想了一想道:“有一年我在欲界,忘了哪个天界,见证了这样一桩奇事:有一个将军膝下有个可爱的女儿,已经成年,与另一少年两心相爱。这将军看不惯另一座大城的人,早已恶心在喉,他有一把刀,举刀一挥,便可将这座大城的百姓尽皆屠杀。偏生他深爱的妻子是个最最善良之人,每次见他恶从心起,便力劝他打消这个念头。这一年他妻子死了,临死前交代女儿这个任务,女儿也是个善良之人,代替母亲劝止父亲打消这个念头不止一回,有一次将军又恶从心起,他想:‘这一次无论如何我也不听女儿的了,那座城的人早已让我不爽,屠了他们我心中才得以舒服。’他将屠城的日期选在女儿结婚那一天,不想这个消息还是被女儿知道,女儿与将来的丈夫商议道:‘结婚那一天我会把父亲的刀偷出来,丢入神庙山的神火之中融化,我一口气跑不到神火池,你在半山等我,我到半山时已经没有力气。你要接力跑上山去毁刀。’那小伙子也是个善良之人,又有亲戚在那座城中,便决定与将来的妻子一起做下这件善事。可是这里有个风俗。要是结婚之人赶不上时间结婚,便会被认为伤风败俗,要被沉塘。两人都准备在丢刀之后跳崖自尽。这一天新郎在半山腰等他的新娘,果见他妻子抱了那把刀背了一个包袱一步步爬上来,他接过那把刀,又背了妻子往山上爬去,到了山上。拜了神庙中的神仙,便将刀丢入神火中融化了。然后走到最高崖处,穿上新娘带来的婚服双双跳下,听得丝竹鼓乐鞭炮声声,睁眼看原来到了婚礼的现场。两人如在梦中,原来庙中的神仙为他们所感动,在他们跳下时将他们送到了婚礼现场。而那个将军此时正在为找那把刀而恼怒异常,怎么也没想到是自己女儿毁了他作恶的刀。”

    三人听到最后都鼓掌起来,好女最是喜欢,问道:“慕婆婆,你说的这个故事可好听了,那个小伙子愿意为了将来的妻子而死,真正是感人。”

    四人又说了一会故事。天已大亮,乌刚站起朝石后看去,“呜”的一声破空响起。一箭射到,他探手抓住,折为两断。见那四个魔兵仍守在那儿。

    乌刚一跃出了大石,昌亚也跃起而出,两人向那四个魔兵走去。那四个魔人有一个是箭手,两个是刀手。一个长钩手。那箭手手法伶俐,一口气将箭射完。都被乌昌两人接住,昌亚于暗器一道也极熟悉,到最后一枝箭接了,反手甩出,只听一个刀手闷哼一声,胸口的血喷涌而出,那刀手看也不看自己的伤势,提刀跃上三丈,劈了下来。昌亚在他胸口一剑穿过,一闪而开,那刀手仍然恍若不觉,横刀又劈了过来,昌亚大怒,正待提剑刺他,见他终因失血过多,那一刀还未劈到就软倒在地。他见了打一个寒噤,这个魔兵果真是没有感觉的,要不是乌刚提醒在前以及自己武功比他高出十倍不止,只怕早已与他同归于尽。

    那边听乌刚大喝吼叫,已将那钩手和另一名刀手拦腰斩为两段。乌刚见那名箭手仍站立在原地,见了同伴战死,嚎叫几声,昂首而立,不禁大起敬意,挥手叫那那名箭手逃跑,意欲饶他一命,转身走向大石。那箭手摇摇头,拾起地上一柄弯刀,照着乌刚搂顶劈下,乌刚听得风响回身伸手在他胸前一抓,将他的铁甲捏得变形,手臂震处,真力吐出,那箭手身子倒飞出十几丈远,掉在地上一动不动,想是在离开乌刚手掌时已为掌力击毙。

    昌亚看了心里直发悚:这些魔兵明知不敌,却一个也不胆怯逃跑,就算战至最后一人也不会投降退却。不知秋容冬是如何训练出这般强悍的兵来。

    两人回来见买来的两匹马已经射死,乌刚顺手牵来的那匹马还在,可以拉“王木风箱”。

    慕莲理与好女同乘金聪绝影,慕莲理看看好女这个假少年郎,笑道:“美少年,咱们终于同骑而乘。”

    好女道:“慕婆婆,要我叫你婆婆,真叫不出口,好想叫你姊妹。”

    慕莲理道:“我怕被你这么一叫,我会乐得滚下马去。”

    好女低头笑了起来,觉得这个婆婆真是个开心的仙子,与她在一起,从此不怕沉闷。

    乌刚对金聪绝影赞不绝口,问昌亚从何得了这天下第一品的好物,昌亚告诉了他,乌刚道:“金聪是个匹神物,它感激你的救命大恩,从此对你不离不弃。”

    昌亚道:“只是机缘凑巧,让我碰上了而已,我和金聪两个有缘。”

    少了两马,速度便慢了许多,乌刚指着东边的层层山峦道:“那里便是五伦山,我们要去的便是那儿。”他行在前边,一行人便折而向东行,昌亚断后。

    一路无事,看见一些城镇都荒废了,有些城镇屋子宽大,街道纵横,想见原来是有多繁华。

    乌刚道:“再往前便是吾乃湿地,小时候我和我奶奶我娘过湿地,远远望见‘东厢圣阁’的武士追来,眼见得再也逃不了,便躲入草中,不想是一片泥淖,一脚踩空就直往下沉,我背上的七天踏雁剑又沉又重,把我一直往下拉,就沉得更快了。我娘拉着我的手,想哭又不敢哭,但凡有一点点哭出声来,便被草丛外的那帮武士听见。幸亏李败坏那厮以为我们只是普通百姓,见了他们吓得躲了起来,只叫武士射了几箭就走了。他们走后半个时辰,确定已经离开了,这才敢放声求救,可是哪里有人来,我奶奶和我娘两个一起拉,可是我的身子已经被泥淖紧紧吸住,哪里拉得动我,越拉越往下沉,我已经快透不气来,我吸一口气就只能呼出半口气,再过得一会我便不能呼吸了,我说:‘奶奶,妈妈,你们自己逃命去吧,别管我了。’我奶奶说:‘傻孩子,你死了,奶奶岂能独活?’说着便也跳了下来,和我一起都陷在了泥淖中,她,她老人家抱住我说:‘乖孙子,你不要怕,奶奶和你一起死。’”他说到此处声音微微有点哽咽。

    昌亚道:“二哥,你天生神力,怎地爬不上来?”

    乌刚道:“三弟,四处无着力点,如何能用力上爬?只能任自己下沉。那时见我娘哭得更伤心,听了不忍,把奶奶托住往上一抛,奶奶就已经出了泥淖,奶奶往上我自然就往下,这一来泥土就淹到我的胸口了。我又把七天踏雁剑抛上硬地,那时候我知道再也不能生还,又见奶奶妈妈哭得厉害,我硬忍着不让泪水流出来,如果我哭了,我奶奶我娘就更伤心啦。”

    众人虽然知道乌刚最后都没死,却听得一阵阵心酸难过。

    慕莲理道:“乌刚,你从此再也不哭了,是么?”

    乌刚道:“是啊,你却怎地知道?”

    慕莲理道:“但凡一个人经历了磨难,便心里像块铁般坚定,再大的困苦也不在眼中,自然哭不出来了。”

    好女道:“乌二哥,哭不哭又打什么紧,最重要的是你福大命大,最后还是不死。”

    乌刚道:“百里妹子,你说得对,我乌刚没别的好,就是命大。那时候我十分之中已经死了九分,偏生这草地之中闯来一只狼,从草中出来就直扑我奶奶我娘,我奶奶被我抛出泥淖后正爬向我,她俩就在我眼前不到两尺远,大狼扑来的时候我只一个头和两只手露在外边。我感到狼嘴里喷出腥臭的味道从我的脸边上晃过,咬向我娘,我也来不及看仔细,抓住狼腿就往泥淖里拽,狼张开的这一口就咬了个空,那狼拼命地挣扎,我拼命地拉,心里只想把它拉得离她两个远点,没想到的是这只狼竟把我拉出了泥淖,我一离开泥淖就把它扔出几丈远,我拿出宝剑要剁了它,奶奶说:‘孩子,是它救了你,你要感激它。’我这才醒悟过来,它还真的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放开狼追过去看时,原来是只母狼,还养育着五只狼崽,我拿着剑护住自己,那只狼蹲在窝前护着五个孩子。幸亏奶奶不让我杀了它,要不然那五只狼崽也会饿死,我打了几只山鸡扔到窝边,这才离开。”

    慕莲理感叹道:“人生真是奇妙,你认为是恶的,在某一时某一刻会变成善的,你认为是善的,在某一时某一刻却成了恶的。”

    众人一致说这话有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七天之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七天之树并收藏末法时代之第七重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