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捡养单身女汪(GL) > 第21章 解决

第21章 解决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蔺简戈听罢童钰的话后抬起头来看向童钰,不正经时候的童钰当真不正经,可真正遇上正事的时候,童钰却比蔺简戈还要镇定两分,而此刻童钰眼里的笃定也着实让蔺简戈刮目。

    反倒是金召听过童钰的话后就怔住了,再侧头看向张绮的时候,发现此刻的张绮也抬起了头来,直直地看着金召,忽尔她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眼中带了惊喜之色看向童钰。

    “你的意思是,你们完全可以弄死金召?”

    听出童钰话里的意思之后,张绮便是不像从前那般惧怕金召了,所以话里的惊喜就是连童钰和蔺简戈也能听得出来。反倒是金召听过张绮的这句话后气极,怒目圆睁死死地瞪着张绮。

    童钰抿起唇角笑了起来,她侧了侧头,微扬了下巴示意蔺简戈,而这头的蔺简戈听过张绮的问话后倒真在认真地想了想,而后点了点头。

    “若这些血都是你的,那么杀了金召,童钰是没大碍的,只要不弄死你,童钰就会好好活着。”

    这话就很明显了,只要童钰不死,死你和死金召本没什么区别,可现在金召威胁了过来,而你死了童钰就完了,那还是先弄死金召吧。

    话一说完,金召就是变了脸色,转而瞬间出手,就是冲着蔺简戈的面门而去。

    站在一侧的童钰看到这一幕并没有提起心来,反而松了一口气,看来她所猜测的都是对的。

    只是金召还没靠近蔺简戈,就是被伸过来的另一只手握了个结实。

    都说鬼是没有实体的,人与鬼相见,都是穿身而过,并不会真地抓得住,而此刻能实实在在地将金召抓在手中,必不是一般的人。

    正在金召惊讶的当口,就听得一个低沉的声音,冷冷地笑着:“在老子眼皮子地下动人,金召你简直是不要命了。”

    若说金召一开始不怵蔺简戈,那是因为蔺简戈身上带了旧伤的话,那此刻她便是觉得时运不济,今天这一遭怕是真的要去见阎王了。

    待金召抬起头来看过去的时候,正是霍权那带了怒气的脸,鬼知道霍权多护着蔺简戈,想当初蔺简戈被白元明缠着斗着,被霍权知道后,硬是抄起家伙将白元明打残了一个月没能下床。可白元明一向视蔺简戈为死敌,是以一直追着,而这么些年因为蔺简戈少与霍权联系,霍权如今就算知道蔺简戈又在白元明的手上伤着了,可也找不到白元明的鬼影了。

    也正是因为霍权如今找不到白元明,所以金召才敢大着胆子跟蔺简戈讨价还价可没想到此刻真是……运气不能更好。

    霍权手下一用力,便是将金召生生推开了。

    蔺简戈微扫了眼霍权,也没再说话。

    “你们设计好了?”金召恨恨。

    “就允许你设计人家童钰,不允许人家童钰设计你吗。”霍权扬眉,帅气的脸上带了些挑衅的笑,更是看得金召心头恨意渐深,奈何随着这挑衅的一笑,霍权的手下也是用了几分力,直让金召疼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金召转过头来看了眼童钰,好似想从童钰低顺的眉眼中看到希望一般,可最后却是扬起头来就是绝望大笑了起来,霍权蹙眉,想下手一把结束了金召,却听得金召开了口。

    “血是张绮的没错,可这不是我布的阵吗,你们能解?”金召笑得张扬,看着童钰抬起头来看向了自己,更是有些得意,“童钰,你就该死,你的脸是我的,命也是我的!”

    这一声吼得童钰往后退了两步,退到了蔺简戈的身边,下意思地去拉住了蔺简戈的手。

    蔺简戈也回握着童钰的手,将自己掌心的温度渡给童钰,这才让童钰慢慢地放下了心来。

    “我自认为从前没见过你,更是与你没有过交集,你怎么这么恨我,非要我死不可?”童钰有着蔺简戈的支持,便是直直地看着金召,将自己满腹的疑问都道了出来。

    “你全阴出生,我不要你的命要谁的命?”

    童钰摇头:“天下婴儿同年同月同时出生的何其多,仅为了这个由头你就要置我于死地,我再傻,也不会信。”何况童钰只是平时迷糊,倒不会真的傻。

    金召看向童钰,还是带了笑意,也不顾霍权一直抓着自己的手,径直上前一步,面对着童钰,将唇角扯得更大,那鬼异的笑看得童钰捏紧了蔺简戈的手。

    “天下婴孩何其多,但只有一个童钰。”

    “找死!”蔺简戈没待金召再开口,探手径直向着金召的心口而去,生生将那最脆弱的一块握在掌心之中,再一死握,金召原本就惨白恶心的脸此刻就是连一点生气也无,唇角微张,似还有话未曾说完。

    霍权原本还拉着金召的手,此刻看到这一幕也只得微微叹了口气,而后轻轻地松了手,便是见着金召慢慢地往下坠,而后还未等她落地,便又全然化作了烟雾。

    “她话还没说完,你怎么就弄死她了。”霍权无奈。

    蔺简戈原也没这般暴戾,可刚刚那一声怒极“找死”,就是连他也觉得心头一颤。

    霍权抬起头来看了看蔺简戈,又看了看始终站在蔺简戈身边,拉着蔺简戈手的童钰,也没将剩下的话问出来。

    “回去吧。”蔺简戈也没有想要回答霍权的意思,拉着童钰就要往外走,可童钰却半分没动,站在原地由着蔺简戈拉着自己。

    蔺简戈回过头来看着童钰,童钰摇了摇头。刚刚的一切虽然震惊,毕竟她也从来没有见过蔺简戈发怒的模样,一直以来她都觉得蔺简戈是只脾气极好,就是闷了点的小奶狗,由着自己耍赖耍浑都是不计较的。

    乍一见到蔺简戈暴怒探手就杀了鬼,她心里也是有些发怵。可是待回过神来,也觉得蔺简戈这般做也不无道理,可此时不走,全然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没有解决。

    童钰转头,看向张绮,而后扯了扯蔺简戈:“那她怎么办。”

    一直没从刚刚的突变中回神的张绮,听到童钰的话,这才怔怔抬头,而后就恸哭了起来:“我真不是有心要与金召为伍的啊,我是被她杀的,我真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蔺简戈蹙起眉头,回过看了霍权一眼:“这事还没完,张绮死的时候,王子棋就站在她的身边看着。你将她带回去吧,别让她死了。若一心求死,就让她好生投胎。”

    霍权明白蔺简戈最后一句话的意思,别让她死了,自然,若是她都死了,那童钰怕真是没得救了,回头指不定让蔺简戈如何折腾自己呢。

    毕竟也是蔺简戈交待的事,霍权上前,冷冷开口:“走吧。”

    张绮还是有些讪讪,可看了眼蔺简戈后,还是跟着霍权去了,毕竟那是蔺简戈,她还没有胆子留下来。

    待所有人鬼都走了后,蔺简戈还是将四下里扫了扫,这般冷静了下来后,她才是好好地将前后事都想了一想。

    再抬头看向童钰,童钰依旧低垂着头,没有一开始那般张扬与跋扈,虽然害怕,却还是会时时打趣。

    “你是不是能感觉到更多了,连霍权在这里你也都知道。”蔺简戈轻轻开口,在这阴暗空寂的房间里却显得很清楚。

    童钰没有说话,手还在蔺简戈的掌心中,却还是冷浸的温度。

    再抬头,蔺简戈借着外面微微从云层里透出的月光,看到了童钰面庞上的两行清泪。

    等回到家时,童钰将自己往房间里一锁,便没再出来同蔺简戈说过话。童钰的心里堵,蔺简戈也知道,看着从楼上飘下来欲跟童钰说话的秦月,也只摇了摇头,任由童钰去了。

    童钰的命不好,自她懂事以来她便知道,发生在自己身边的怪事的确也多,可是让童钰想不到的是,这些鬼怪竟可怕到拿着别人的命去换她童钰的一张脸或是一条命。

    并不是她童钰圣母,童钰长这么大,没少自私过,小时候因为一块糖还能跟别人动手干上一架,可那些也都是些不足为惧的小事罢了。但真有这么一天,她童因为自己的原因而背上人命,而且所死之人个凄惨无比,再怎么没心没肺,童钰还是有些受不住。

    毕竟她不是善良的人,可也算不上大奸大恶。

    看不见不知道是一回事,看得见听得见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蔺简戈回到家后也未上楼去看童钰,只是抬头瞥了眼还在房间里乱晃悠的小鬼们。眼神可怕,吓得这群崽子们个个安分地又蹲在了电视柜旁前,哪个还有胆子往楼上童钰的房间里冲,那简直就是不想要鬼命了。

    外头夜色重,折腾了大半夜蔺简戈也是觉得有些困了,侧头看了眼沙发,无奈地叹了口气。

    童钰因为生活拮据,早已将家里的家具卖了个七七八八,所有的客房基本上都可以拿来做杂物间,唯有她父母的房间上着锁,蔺简戈也没有进去看过,里面有没有床,蔺简戈自然也不知道。

    蔺简戈先去浴室洗了个澡出来,温热的水打在身上让她又将这几日的事想了想,最后的源头全都指向了童钰,想必童钰也是想明白了,这才一声不吭地就回了房间。蔺简戈左右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没有睡沙发的打算,用浴巾擦着头发赤着脚上了楼。

    轻轻推开童钰的房间,里面没有开灯,只有童钰微微的呼吸声。

    蔺简戈的视力好,不用特意开灯她也能看清房间里的一切,轻手轻脚地来到床边,先为童钰掖了掖被角,然后笑了笑:“还没睡?”

    蔺简戈边问边掀开了自己这边的被角,然后小心地裹了一小角的被单,毕竟她不会觉得太冷。

    没等到童钰说话,蔺简戈便也没有再问,只静静地躺在她的身边,轻轻地阖了眼。

    许久之后,被窝中的人滚了滚。

    蔺简戈本就睡得浅,这一动之下就是睁开了眼睛,正要皱眉,却觉得腰间有一只胳膊探了过来,她先是一怔,随后才慢慢地反应了过来。蔺简戈没有动,任由童钰轻手轻脚地抱着自己的腰。

    这样又过了大概几分钟后,童钰又动了动。蔺简戈微笑,这丫头将自己的整个身子都贴上来了。

    童钰将自己的身体躬成了一个煮熟了的虾一般,手揽着蔺简戈的腰,头抵在了蔺简戈的背部,微微地蹭了蹭,竟是比蔺简戈还要像一只撒娇的狗狗。

    “金召想我的命,秦月也想要我的命,就是连家里的这些小鬼们也都个个都想要吃了我。”话说到最后,声腔里竟是还带了些颤抖,倒不像平日里咋咋呼呼的童钰了。

    “活了二十多年了,现在怕了?”蔺简戈觉得这个样子的童钰虽没有平日里那般可爱活力,可即便这样,还是慢慢地阖上眼放缓了语气。

    这丫头平日虽然有些让人觉得烦,可若不是她这般咋咋呼呼的,想来这日子依旧过得同自己从前那般死气沉沉了。

    “不怕。”

    “那你矫情什么。”

    童钰堵了堵,最后想了想,蔺简戈说得也不错,别人想要她的命,这不是她能决定的,她也不可能圣母到供手将自己的命捧出来奉上,免了其他无辜人的性命,可这样一来,她就彻底无辜了。天下这么多人的性命,还由得不她童钰做英雄去拯救。

    又不跟美国那个人英雄主义一样。

    这样一想,便是又觉得开明了,脑袋在蔺简戈的后背上又蹭了蹭,痒得蔺简戈想将童钰给摔出去。

    “单身狗啊,那我这辈子是不是就要顶着这阴阳眼看小鬼们了?”

    一听童钰又开口叫自己单身狗,蔺简戈就是知道前几天那活蹦乱跳的童钰回来了,可听过童钰这问话,反倒让蔺简戈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童钰了。

    要说她不能恢复了吧,怕这丫头还得再忧郁一阵子,要是说能恢复吧,蔺简戈也不知道到底会是什么时候才能恢复好,秦月这一家子事看着简单,实则不然,明里暗里都是算计着童钰来的,她也不能指着胸口向童钰保证什么事。

    童钰见蔺简戈没有开口,就是明白这问题问得有些太难了,侧了侧身又开口道:“你跟我讲讲你在以前是如何抓鬼的吧。”

    蔺简戈微微一怔,转而侧过身来面对着童钰,这话头也转得太快了点。

    可当她回过头来看到童钰睁大的湿漉漉的眼睛,怔怔地盯着自己,原本还有些不耐烦的心思瞬间去了个七七八八,而后却是认真地想了想。

    “我没有家人,打从我生下来,就独自一人了。”

    蔺简戈说着,顿了顿,正欲再说话时,童钰却微微抬起了头来看向蔺简戈:“那霍权是哪里蹦出来的哥哥?”

    蔺简戈笑了笑:“说起来霍权不是我亲哥哥,只是这么些年我和他都不知道各自从哪里来,可是我和他身上有很多相似的地方,他在帮过我几次后就非要让我认他做哥哥,日子久了,我也就认了。”

    童钰听着,想着这日子久了到底是有多久了,她虽没问出来,可心里却不住地在想,手中揽着蔺简戈的腰又紧了两分。

    “我帮着人抓鬼,换些收入来养活自己。很多人开始会觉得这样是迷信,可是这世间有些事很多人无法解释就就将其归为不可能,你看到的我的卡我的钱,都是我正正经经挣来的。”蔺简戈说着,还是抿着笑,看着面前那已稍显困意的童钰。

    “然后呢?”童钰找了个暖和的位置,“你就没遇上什么特别棘手的事儿吗?”

    “有的,有好几次差点丢了命去。”童钰的意识有些涣散,可却抓紧了蔺简戈,“每次遇上这样的事,事后我都会消失一段时间,找个别人都找不到的地儿安顿着,休养好了再出来……”

    蔺简戈低下头来看了眼童钰,童钰已然阖上了眼,有些迷迷糊糊了。

    “也同很多人相处过,可之后都不了了之了,我不会死,不会老,当主人家都已经慢慢到了暮年,而我却如怪物一样。”

    “他们就怕了。”

    蔺简戈带了些意味深长的眼神看向了童钰,最后微微叹了口气:“有一天你也会和他们一样,惧怕我,然后……赶走我的。”

    蔺简戈的最后一句说得极轻,跟无意识的喃喃一般,早已经没有了意识的童钰自然什么也没有听到。

    微微叹了口气后,蔺简戈伸出手来,隔着童钰那珊瑚绒的睡衣拍了拍,直到确定童钰睡着了后,才将手探进了童钰的衣裳里,摸到了童钰后背上的那块被秦月抓处的伤口。

    好似感受到疼,童钰微微皱起眉头来轻哼了一声,侧了侧身又接着睡。

    蔺简戈心口跳动的动议略微快了快,等过了一段时间后将手抽了出来,又为童钰掖好了被子,这才阖了眼睡了过去。

    外面夜色甚浓,月亮也不知几时躲进了云层之中,墨色之中秦月飘然而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捡养单身女汪(GL)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Fox胡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Fox胡杨并收藏捡养单身女汪(GL)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