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我的熊猫大人 > 第50章 熊猫的大结局终

第50章 熊猫的大结局终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第五十章熊猫的大结局终

    漫天黑气弥漫,已经快到清河。风锦的身影从河边迅速掠过,以灵力筑起屏障,将要飘散到外面的毒气完全阻隔。

    铃铛尾随在后,编织咒法巩固,咒语虽简单,但本身神识强大,也能为屏障增力。

    两人一前一后,默契非常。患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虚无的身体让它不敢耗损体力去攻击他们两人。

    他们都在庆幸对方没有对自己出手。

    风锦和铃铛要先拦住凤凰毒气,患要趁机休息。

    所以两方人都在养精蓄锐,争得先机。

    风锦速度很快,铃铛在后面渐渐吃力,俏美的脸上露出疲倦,眸光却坚定如磐石。

    风锦察觉到她的疲惫,化力为风,托住她身下疾行的葫芦,免去她还要分神操控葫芦。灵力刚分出去,风锦就觉得又被那毒气威胁,似要入骨侵吞。

    等他们两人完全筑起屏障,将毒气囚住,患也爬出了井底。虽然没有肉身,但融合了凤凰之毒的患,刚露面,就让十里感受到威压。龙四见妖物往自己这边走来,拧了拧眉,终于是转身离开,去搬救兵。

    患见龙四逃离,没有立刻去追,它嗅到比那龙人更难闻的气味了。它回身看去,目光盯在黑雾中,那渺小如粟的人身上。

    风锦察觉到危险,将铃铛拉至身后,抬头盯看那青眼巨怪,想找出它的弱点,一击毙命最好。只是那患如今没有肉身,只是个黑糊糊的形态,能看出像头牛,也有一双翡翠眼睛,但身体却是雾气,稍微一动,雾气也跟着飘过去,根本看不出哪里是弱点。

    患抬起爪子,往铃铛拍去。

    速度惊人的快,软绵黑气深陷地下,在地上烙出一个巨大深坑。坑里无水自通,爪子提起,那坑里已经满是水,染着妖气毒气,黑如墨汁,化得地上石头都成雾气。

    铃铛看得惊心,如果这一爪子拍在她的身上,那她现在也变成一团黑气了。

    风锦也很意外,没有想到患比想象中更要难对付。

    铃铛突然发现风锦又开始往外散仙气,顿觉奇怪:“这样不是会引来天兵吗?”

    “还有天罚。”

    铃铛立刻回过神来,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他竟然还能想到这种法子。要比龙四更快搬来救兵,这个法子就很好。再有,天罚风锦可以挡去,但如果利用妥当,就是对付患的利器。

    果然,不过瞬间,天上乌云再次聚起,又轰隆隆往这过来。

    天罚未至,患又袭击铃铛。

    所幸有风锦庇佑,虽然不能完全反抗,但躲开却不是问题。

    轰~

    天上轰下一道天雷闪电,进入屏障,往风锦劈去。在那瞬间,风锦已经到了患的头顶之上,天雷落下的一瞬间,人已闪开,天雷径直劈在患的头上。

    患痛得怒吼,吼声几乎将屏障震碎,瞬间出现裂痕。

    不等它反击,第二道天雷又至,比之前的更快更狠。风锦躲开,也差点被劈。差之毫厘,那患的一只眼睛,被灼伤了。

    它痛苦得两腿跪下,在第三道天雷击落时,它猛地抬头,眼中青光狠厉,对天怒吼。那威力最强的第三道天雷,竟被它一声吼去。看得风锦铃铛惊诧。

    天兵随后赶到,远远看见人间黑气弥漫,不同寻常,刚想靠近,就被吼声冲散,伤得仙体无力,散落四方。

    风锦本想联手天兵,可他没想到,患如今已逆天,现今又被激怒,已非他能掌控。

    铃铛能感觉出气氛的不同寻常,他低头看来时,手也在慢慢松开,似乎是做好了把她送走的准备。铃铛紧抓着他的手,微微摇头,她这一走,只怕就真的是生离死别了。

    “铃铛,你走了,我才能没有后顾之忧。你先出去,龙四他很快就会叫来人了。”

    声音轻得像哄个孩童,可铃铛哪里会信,真能撑到那个时候的话,又何必赶她走:“患的目标是我,不是你,该走的也是你。”

    风锦轻叹,两人将患困在这里,又接连被攻击,已经快要力竭,如果两人现在走了,那患冲破屏障,到时候毒气就会扩散到清河镇,扩散到千里万里,患当年涂炭生灵的事,再也不能重演了。

    “我们一起留下,拖住患,等援兵。”

    铃铛这才松了一口气,紧缠的手也放松了。只是这放松的刹那,就觉身体一轻,她怔神之际,人已经被风卷住,直接抛往外面。余光所留,唯有风锦云淡风轻的笑。

    呼~

    铃铛被抛出屏障外的瞬间,患扑身要追,刚刚行动,就被风锦拦了去路。

    “骗子。”铃铛颤颤站起身,又骗了她,又骗了她,一次两次……可如果能有第三次,她也愿意的。屏障里面那白影显得分外清楚,在患的重击之下,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屡屡被重击,斗得昏天暗地。可神兵还没有来,没有人支援。

    她看着那屏障内的石像,手中金线的另一端还缠在那石像身上。

    无脸人和患重新融合,患苏醒了。那如果她也回归云初战神的神识中,那是不是她也能复活?

    云初战神活过来,这世上也不会有铃铛了。

    但风锦能活,清河镇的人也能活。如果毒气渗入河流中,下游的百姓也都会没命。

    那只是她一个人没命,那有什么可畏惧的。

    她紧抓着金线,祈求云初战神苏醒,一遍又一遍,念了一遍又一遍,隐约觉得金线抽动。睁眼看去,那石像包裹的生灵,也像是有了性命。手上明显能感觉到一股力量在涌动,如泉眼重活。

    灵气喷涌得越来越多,将周围的黑气净化,最后喷涌得连患都察觉了,往那看去,眼神顿时愤怒,俯身要将石像吞入腹内。

    就在那刹那,铃铛化为一抹神识,沿着金线穿过屏障,注入石像中。

    风锦愣神:“铃铛!”

    石像几乎是伴着他的声音炸裂开,刺眼的光芒炸开,一个身穿甲胄,手持长戟,面色平静而威仪,身高百丈的女子站在大地之上,神圣不可侵犯。

    患仍在吼叫,可这吼声中,却没有刚才那样肆无忌惮、蔑视众生的煞气。

    风锦听出它在害怕,还有压抑的愤怒。他抬头看着云初战神,已经看不见铃铛了。

    患微微后退,匍匐在地,身体躬起,嘶吼着往前冲去,扑向她。

    云初长戟挥动,划开团团黑气,没有丝毫退步,正面迎敌。

    长戟挥出至纯灵气,将扑来的妖气刺穿净化,带火的尖锐烧得患狂怒,是对自己仍受压制的恼怒。

    患有凤凰毒气护体,云初长戟上的纯净也被沾上点点黑斑。长戟以她灵气筑成,兵器受伤,云初也跟着受创。两人僵持不下,战得飞沙走石,天地哀嚎。

    患已吞噬了当年流失的神识,又有凤凰之毒,比起没有吞并铃铛这抹神识,还未完全成形的云初来,慢慢占据上风。

    云初落败,已经快退无可退。

    “收我回去吧。”

    隐约之中,有悦耳女声,在哪里传入耳中。

    “如果我能早点发现八字村的秘密,也不会造成今日这种局面。我因你的神识而生,如今,我将它还给你。”

    “我也想保护我想保护的人。”

    “让我回去吧,彻底把患杀了。”

    喃喃低语,催促着云初快点行动。

    她平静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只是想起刚分化这抹神识的时候,她也不知道最后她会变成怎么样。如今看来,不愧是她亲手创造的手足。

    长戟一停,点在大地之上,彻底释放神识,将那微弱却不可忽视的神识融入其中。

    风锦眸光顿时黯淡,铃铛……

    可他知道这是铃铛的选择,否则她不会明知道无脸人的下场还回去。

    妖风肆虐,风锦身上的伤口也在撕裂,那痛楚,却比不过亲眼看着铃铛离去而撕裂的心。

    神识重归的云初立于天地间,长戟一动,将患逼得后退。利器所指,妖气顿时消失。患再也不藏着那凤凰毒气,顾不得日后涂炭人间的事,一瞬将它全都释放,要将云初斩杀在毒气之中。

    云初认出那凤凰毒气,平静的面庞终于有了丝丝变化,这邪祟,竟然将凤凰杀了,夺取眼泪。长戟被毒气浸染,冲进她的身体,冲得手上一震,手背已见血条,疼痛万分,却没有舍弃兵器。

    患再次占得上风,青眼赤红,操控着凤凰毒气,准备将云初击杀在这困了它千年的地方。

    庞大的身躯朝她冲去,伴着怒天吼声。

    云初神情一凛,以长戟抗衡。那长戟之上,突然冒出一缕金光,像鱼游浅水,往那妖物额头飞去,正好相撞。

    那凤凰毒气似烈火遇水,扑哧熄灭,一瞬褪去黑气,连患的墨色都洗去大半。患诧异愕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正慌乱之际,那长戟已到眼前,从它头顶直扎而下,狠狠刺入地底。

    “吼……”

    凤凰毒气已被化解,妖气因这一击,也轰然散去。患垂死挣扎,四爪掘地三尺,可无法逃离那长戟的束缚,妖气四散,渐渐散开,直到彻底消失。

    屏障内的昏黑境界,在患死后,转而恢复如初。

    比起上一次凤凰侵蚀后,八字村更显得荒凉,寸草不生,连石头也都被毒气吞噬。

    赶来的天兵所看到的,只有大地之上,站着那消失千年的战神。

    还有明明是仙人,却有上神灵气的男子。

    龙四俯身落下,只见好友抱着铃铛的尸身,失了魂魄:“好友……”话到嘴边,他却说不出什么话来,见天兵落下,要擒他,面色一冷,“现在是抓人的时候么?我以龙族太子的信誉担保,过几日他会亲自去跟你们解释清楚,如今不许靠近三步,否则我对你们不客气。”

    天兵一时迟疑,只见旁边那威不可侵的女子开口道:“过几日盘古大帝会去见你们帝君。”

    “……这位上神是?”

    “我叫云初。”

    众人皆是一惊,愕然半晌,不敢相信。

    云初看了他们一眼,神识顿时压人,只是这一眼,就让数百天兵几乎站不住,这才相信离开。

    ——九霄只怕是要震惊了!

    云初看着风锦怀中的姑娘,原来她的手足长这个模样。一直知道她就在水井附近,但却不知道她到底长成了什么模样。如今面色惨白,气息全无,安安静静的,一点都不像她印象中的她:“当年患作乱,事情太过突然,我一人前往镇压。可无法阻拦,于是我布下阵法,强行将它一同封印在地底之下。千年之后,患分化了神识,但它分化出的,却是没有形体的妖怪,那样会让它日后更厉害,也知道谁被压在了井底,它出生的使命又是什么。可那是奴仆,我不愿意。”

    风锦缓缓回神,抬头说道:“所以你耗费更多的精力,分化出了铃铛这样有形体的神识?”

    “对,所以铃铛不知道自己是谁。可我将她放在八字村,是因为我知道我带出来的兵,会好好照顾她。我也相信,终有一日,她会发现这个真相,完成她的使命。”

    风锦抱着已经没有气息的铃铛,蓦地笑了笑,无比的悲凉:“如今她完成了,可也没了命。”

    云初说道:“我之所以会用大力气为她塑造人身,为的,就是预防出现今天的事。”

    风锦在这一句中听出未绝的希望:“云初战神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她今日没有将神识归还,没有与我联手,而是弃苍生不顾,我死,她也会跟着死。可她最后牺牲了自己,把神识还来,我活,她也依旧活着,而不会像患那样,吞并神识,杀死自己的手足。”

    风锦的心猛地一跳:“铃铛没有死?”

    云初摇头:“没有,只是她已经并入我的神识,要想将她重新召唤出来,却不知道要到何年。”

    “至少还活着……”

    风锦将铃铛抱得更紧,看得龙四都于心不忍。连战神这样的人都说不知要何年才能归来,那想必没有万年,也要千年了。他暗暗叹了一气,气还没完全叹定,就见战神身上飘出一缕金光,在她周身游荡。他皱眉:“这是什么?”

    云初低头,风锦也往她看去,那缕金光似在逗人,上下游动,像条金色小鱼,游来游去。风锦认了认,说道:“是凤凰,刚才我用引魂术将它从凤凰蛋中召出,就是它带我们进的井底。”

    云初微微恍然,细看一会,抬手要去触碰,那金光立刻就闪开了:“凤凰竟然会听你们的话。”

    “有过一些缘分,曾误以为我和铃铛是它的父母。”

    云初还要去碰,那金光就是不让,飞快躲闪。她默了默,金光映在眼里,显得愈发明亮:“它讨厌我,可是却总往我身上贴。”

    龙四蓦地说道:“难道它感应到铃铛还在里面?”

    风锦看着那不肯离开战神的金光,唤了一声,那凤凰神识就定在空中,像是在瞧他。立即往他身上游走,蹦蹦跳跳,像孩童撒娇。

    “你能去……将铃铛带出来吗?”

    金光晃了一圈,转眼就钻进云初身体里。

    众人登时屏气,那小凤凰是听明白了。

    那是不是真能将已经混入云初战神神识的铃铛带出来?

    风锦脸上身上都是伤,可已经顾不得,他抱着没有呼吸的铃铛,连自己的呼吸都好像停了下来。

    忽然金光跳了出来,身后却没有跟着什么。它又折了回去,缠住一缕白光往外面拽。风锦要伸手,却被云初拦下,示意他再等等。

    白光百般不愿,死活不肯出来,金光拖得似气喘吁吁,有些生气。可不管它怎么用力,白光就是不出来,很是得意的模样。

    “铃铛。”

    风锦低唤一声,那白光骤然一顿。风锦声音更轻:“快回来,不要回去了。”

    白光略有迟疑,像在沉思。到底还是缓缓飘向他,被他接入掌中。触及温暖掌心,它不再动弹,趴在上面,将他掌上的伤都治愈了。

    风锦笑了笑,将它送回铃铛肉身。

    “咳。”

    意识刚恢复,铃铛就觉得浑身都疼,刚才她听见风锦在喊自己了,这会睁眼还没看清楚人,就被他紧抱,抱得她的伤口更疼了,想教训他一顿,耳边声音却低沉又沙哑:“你回来了。”

    她愣了愣,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她去哪里走了一圈。她伸手回抱,窝在他怀中,声音也很轻,怕打破这不同寻常的气氛。

    “我回来了。”

    &&&&&

    清河镇的人感觉今年跟去年没什么不同,如果非说要有,那就是好好的八字村搬家了,搬到了海边。那两颗原本入口的石头伫立在海边,虽然四周都能出入,但要去请道士,还是得从那里经过,被石头嫌弃了它们就来回堵路,就是不让你进去。

    而且那八字村人住的不是屋子,是龟壳,听说还是龙宫的人赠送的。

    于是八字村的名声更大了——要请人降妖伏魔,八字村必然是首选。

    这日细雨朦胧,冬雨更是冷入骨髓。

    铃铛往手上呵了呵气,捂在风锦脸上,但明显熊猫毛比她的手暖多了,想了想干脆把脸也贴在他背上:“真像垫了棉被一样,真暖。”

    风锦背着她跨过小水沟,抗议道:“为什么每次出来都要我变成熊,这样有辱我美男子的形象。”

    “那你可以不变呀。”

    “不变你不许我跟。”

    “所以嘛,你是要变成白老熊跟着我一起赚钱买肉吃,还是在家等我赚银子回来给你买肉吃?”

    风锦死心道:“一起。”

    铃铛莞尔笑道:“这就对了。而且带上你,东家会多给钱的,多好。”

    说话间,风锦又跨过一个水坑。

    铃铛被颠了一下,凑了凑脑袋问道:“你真不打算回去啦?”

    盘古出面后,他的身份揭晓,又因和云初战神一起斩杀了患,九霄震惊。现在出门,朝他丢花的人更多了。带了铃铛去走过一两回,差点没被花给埋了,惹得她一路吃醋。

    “嗯,在仙界待了那么多年,朋友都在仙界,在神界反倒是没什么朋友,而且盘古大帝现在也醒了,只会被他每天抓去养花。木华上仙也在养伤,天天拉着我下棋,所以我想,与其养花花草草,陪个老头子下棋,倒不如留在人间养你。”

    铃铛嫣然道:“那等会抓妖怪的时候你可要好好表现,才能养得起我。”

    风锦笑道:“好。”他问道,“你也不打算回九霄?”

    “不回了,在人间多好,而且村长也不打算回去,也不打算和村人说他的身份。只是派青城叔去找还在人间找云初战神的人回来。”铃铛追问道,“你昨天从神界回来,云初战神她现在好么?”

    “好,只是肉身不在,要去养个肉身,有盘古大帝相助,不出百年,就能恢复如常了。”风锦大有闲庭漫步之感,“我顺带将小凤凰交给他照料了。”

    铃铛欣慰一笑:“这就好。”有养花好手盘古在,她是一点也不担心小凤凰破壳之后的事了,肯定会比在人间和梧桐林过得更好吧。而且那天风锦带着凤凰蛋回九霄的时候不是也说了,说不定经历了患的一战,小凤凰破壳以后还可能会认得他们,继续喊他们爹娘呢。

    雨势依旧淅淅沥沥,不见停。铃铛撑着大伞,将两人都遮得严实。离小镇还要走好一会,她扛着伞说道:“让我下去走吧。”

    “不行。”

    铃铛见他一口拒绝,噗嗤一笑:“难道你要背一辈子啊?”

    风锦笑笑,说道:“嗯。”

    一字落心,暖了心底。

    铃铛相信,他真的能做到。

    冬雨连绵不绝,冲刷着大地污浊之气,洗得大地似春,化了冬日寒凉。

    《我的熊猫大人》by一枚铜钱

    ——全文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我的熊猫大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枚铜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枚铜钱并收藏我的熊猫大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