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 > 第八十一章 兄台,男女授受不亲!

第八十一章 兄台,男女授受不亲!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大主宰牧神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今日他回军营时,父王的毒又发作了,看样子越来越厉害了,他的面貌变得越发怪异,力气也越来越大,绳子已经捆不住他了,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里,副帅只得下令用铁链将他紧紧拴住。

    在得知他回来的消息,军营的将领连夜议会,听说他找到能医治父王怪病的人,个个都喜不自禁,连连催着他赶紧将人带过去,因为营中已经有不少军士上去捆缚父王的时候,被其所伤。

    可看到她如此困乏疲惫,他怎么忍心!

    颜宝醒来时,天已经亮了,这一个多月赶路虽然疲惫,但好在她有灵玉空间,里头堆满了各种翡翠,灵气满得几乎都要溢出来了,她每天佩戴着它不知不觉中灵气会自动进入四肢百骸,润养着她的身体,驱除疲惫,不然这么些天她哪里能坚持下来。

    此时已是四月,北方不若南方多阴雨,此时已是春末夏初,阳光明媚,颜宝舒服地躺在床上,转头看向窗外那棵开满白色花瓣的玉兰树,玉兰花香顺着大开的窗口飘了进来,十分沁人心脾。

    颜宝刚露出的笑容顿时凝注,等等,大开的窗口?

    她昨夜睡着的时候明明关好窗了的!

    她猛地坐了起来,就听一旁传来一道略带沙哑的声音:“你醒了?”

    颜宝吓了一跳,转过头,就见楚曜之从角落的靠椅上站起来,衣裳微皱,一双眼睛布满红丝,眼睑下一片青黑。

    “你什么时候来的?”颜宝不由暗暗唾弃自己,昨儿竟然睡得那么死,连人什么时候进来都不知道。

    “昨夜。”楚曜之揉了揉微微疼痛的太阳穴,走到窗边,迎着阳光微微眯起了眼,本就俊美的容颜更是被早晨柔和的阳光镀上了一层淡金色,颜宝微微看呆了眼。

    即便脸上的那么一丝憔悴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帅气,他的五官有一种秾丽的美,不阴柔却也不若男子的阳刚粗狂,这是一种浓烈大气的美,按说这样的容貌该很是张扬,可身为军人,他身上又有一种深沉和稳重感,举止优雅浑身又透射着无与伦比的贵气,这样矛盾的外表和气质组合在一起偏偏异常的吸引人。

    “可有休息好?”楚曜之突然回过头,看着床上一副傻呆呆模样的颜宝,不由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

    颜宝感觉自己心跳忽然漏了一拍,旋即暗暗羞窘,自己竟然被美色所惑。

    脸颊微红地移开目光,突然想到什么从床上跳了起来,瞪大眼睛指着楚曜之:“你你你,你竟然跑到我房间来!”

    楚曜之挑高眉头看她一眼,她反应会不会太慢了点?

    “我一晚上都在这,有问题吗?”要不是怕吵醒她,他也不会窝在那硬邦邦的椅子上等一夜,还睡着了,真是,现在不仅脑袋疼,浑身也都酸疼得要命。

    颜宝真是服了他了,“兄台,男女授受不亲!”

    楚曜之嗤笑一声:“我记得这几天你我都是共乘一匹马的吧,授受的程度比昨晚可亲密多了。”

    颜宝一下无语了,没想到这厮几年不见还是这么毒舌啊。

    不过貌似他说的也没错,颜宝不免感叹,谁说古人思想都很保守的,跟眼前这位一比,她反而还更像古人。

    哎,幸而她昨晚沾床就睡,连衣裳都来不及脱。

    这一阵为了骑马方便,她都是做男子打扮,此刻一身短打的衣衫都皱巴巴的:“喂,你先出去一下,我换身衣裳。”

    楚曜之似乎想到了什么,摸摸鼻子默默走出房间,颜宝眼尖地发现,他的耳根红了!

    噗嗤一声笑出来,她还以为这家伙脸皮有多厚,敢情是神经粗了些。

    这次来北方,她备了好几套男装,毕竟女子是禁止进军营的,扮成男子还方便些,换了一套藏青色的镶银边斜襟及膝袍子和一双轻便的黑色靴子,深色的衣袍衬得她如玉的肌肤愈发白皙,再加上这几个月来她身量又高了不少,活脱脱是一个俊秀的小公子。

    两人下楼时,凤小夜已经在桌边等着了,见到楚曜之他显然也是一愣,“你什么时候回客栈的?”

    “昨夜。”颜宝发现,这人除了跟她说话语句会稍微长点,其他时候可真是言简意赅啊。

    凤小夜脸色一肃:“尸毒发作时间多在晚上,昨夜……可是又发作了?”

    “嗯。”楚曜之讶异地看了凤小夜一眼,“毒仙人果然对各种毒都有研究,他的眼白已经隐隐泛绿了,脉搏的跳动微弱,我师傅对他的经脉的封锁已经快被冲开了。”

    凤小夜瞥了他一眼:“这个情况已经相当严重了,若是不赶快驱毒,待脉象消失时,他就只能永远变成一个食人的怪物!”

    楚曜之瞳孔一缩。

    颜宝微微一愣,想到他风尘仆仆赶回客栈,想必是因为北冥王的毒发作了,他是来找她去给北冥王驱毒的吧。

    默默吃完早餐,凤小夜已经去拿他的药箱了,她的灵玉空间不能曝露,就只能借助凤小夜的药箱掩饰一下,否则一会儿若用得着的话,凭空多出一些药材来不是很奇怪的事吗?

    颜宝和楚曜之默然而对,半晌,她率先打破了沉默:“你昨晚为什么不叫醒我?”

    “他多等一晚也不会有事。”楚曜之顿了顿,接着道,“你累坏了。”

    颜宝眸光微闪,心里隐隐有些感动,这人毒舌惯了,一时间说出这么暖心的话着实让她有些不适应啊。

    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楚曜之斜了她一眼:“别想太多,我是觉得你们养好了精神才能好好给他治。”

    颜宝额上滑下几条黑线,心中怒道,你这人说两句好话会死啊!

    看到颜宝气呼呼的模样,楚曜之心里升起的那一丝异样转瞬被忽略过去,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颇为愉悦的弧度。

    大乾的军队就驻扎在阳城外,楚曜之亲自领着二人入营,来到帅帐前,就见不少穿着将袍的人围在帅帐外,脸上的神色十分着急。

    “少将军回来了!”不知是谁看到楚曜之后喊了一句,顿时所有人纷纷将赶来的楚曜之围了起来。

    “少将军,高人请来了没有?”

    “人在哪呢,能不能治好元帅的怪病啊?”

    “你们都别围着,快让少将军进去,元帅从昨晚发作到现在,发狂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楚曜之轻轻抬手,喧哗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显见他在军营中很有威信。

    “莫慌,人已经来了,都让开。”一句话落下,所有人齐刷刷让出一条道来。

    颜宝和凤小夜这才从他身后转出来,露出两张异常年轻稚嫩的面庞。

    众将往两人身后瞧了瞧,怎么没人了?一般神医身旁不是跟着一两个小药童吗,眼前这两个小药童的师傅呢,怎么没来?

    “少将军,那位高人呢?”有人脾气急,忍不住问道。

    楚曜之指了指凤小夜:“他。”

    众人齐齐愕然,这么小的神医,会不会搞错了?

    虽是这么想,但却没人敢问出来,少将军说话做事一向很有主张,他说那个是神医就定然错不了,只是他们从未见过年纪这么小的神医罢了。

    见少将军亲自领着人进帐后,又将几个守在帐中的将士赶了出来,众将心里跟猫抓似的,恨不得亲自到里头看看那两个年轻的小奶娃是否真有本事治好元帅的怪病。

    进帐后,凤小夜和颜宝一眼就看到被铁链捆得跟粽子似的北冥王,此刻他披头散发双眸红如血,眼白处已经染上一片淡淡的绿色,双眼深陷,形容枯槁,哪还有昔日大乾第一美男子的模样。

    两人大吃一惊,饶是已经听说过尸毒的症状,也不如亲眼所见来得震撼,凤小夜虽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即将变成尸怪的人,但心里的震撼依旧不小,想当初他行走江湖,听到多少这位北冥王的英雄事迹,想不到如今他会变成这副模样。

    “楚世子,你先把他的嘴堵上,他现在神志不清,极有可能咬人。”楚曜之依着凤小夜的话拿了一块干净的布堵上他不时欲张咬的嘴,看着他变成这副不人不鬼的模样,面上平静,心里还是有些难受。

    凤小夜查看了他的身体情况后,取出数枚细长的银针,在他周身几处穴位一一插上后,对楚曜之挥挥手:“行了,这里有我和元宝就行,你也出去,我治病的时候不喜欢让人旁观。”

    楚曜之自然知道一些医术高明的人脾气都比较怪异,自接触凤小夜后,就知道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的,除了对颜宝例外。

    待众人瞧见自家少将军也被那俩‘高人’请出来后,顿时气平了。

    见楚曜之出去了,凤小夜才指挥颜宝坐在楚沉风面前:“印堂穴乃是经外奇穴之一,位于两眉中心,有安神定惊、醒脑开窍、通经活络之功效,你先将灵气顺着指尖通入印堂,我再以银针入百会穴,先令其神智清醒再行驱毒。”

    颜宝点头,集中精神,以右手食指抵住楚沉风的眉心,灵气缓缓注入,待得对方神色一震,停止了挣扎,双眸红色稍退,出现一丝迷茫之色时,凤小夜立刻将银针扎入他头顶的百会穴。

    只听得楚沉风口中传来一阵呜呜的低吼,凤小夜迅速将先前扎入的银针根根拔起,就见楚沉风一阵痛苦的痉挛过后,眼眸虽然还有些红,却已经有了神采。

    “把他嘴里的布拿下,已经没事了。”凤小夜道,颜宝便抬手,将他口中的布扯下。

    “王爷,这是多少?”颜宝见楚沉风愣愣地看着她,忙伸出三根指头在他眼前晃了晃,轻声问道。

    楚沉风露出一丝苦笑:“是三,你们……是谁让你们来救我的?”

    “是楚世子让我们来的,你身中北琅最邪恶的尸毒,如果不赶紧驱除毒素,再过不久你可就要变成那等吃人的怪物了。”对于这位传闻中大乾的真英雄,凤小夜还是挺关心的,毕竟如果没有他多年镇守辰关,凶狠残暴的北琅人可就要攻进大乾来了。

    听了凤小夜的话,楚沉风显然怔住了,半晌才缓缓一叹:“他竟然……唉,你们需要我如何配合?”

    因为发病时会不时如野兽般嘶吼,楚沉风的声音有些嘶哑。

    “放松身体,不要抗拒即可,驱毒的过程可能会很难受,你需忍着。”考虑到颜宝对灵气的控制不是很娴熟,对人体各条经脉也不熟悉,凤小夜便一步一步引导着她逐步运行净化。

    在颜宝的认知中,尸毒就像是一种病毒,只要将之消灭,就能让人恢复过来。

    不过这病毒颇为顽固,她耗费了一个上午的时间,才净化了其中一条经脉而已,经过灵气净化的经脉尸毒再也无法入侵,发现这一点,凤小夜和颜宝着实狠狠松了口气。

    就算有各种翡翠以供她吸收补充灵气,以颜宝现在的实力想彻底驱除北冥王体内的尸毒起码要七八天时间,再加上凤小夜的调理,没有两三个月时间可无法恢复。

    颜宝歇息了一会儿才和凤小夜一起出了帐篷,等在外面的一众将士忙迎上前去叽叽喳喳问道:“两位小神医,我们元帅怎么样了?”

    “已经醒了,我暂时用银针封住他的行动,以免毒素再次发作,他现在没什么精神气,需要多歇着,你们别吵着他。”凤小夜对外头围着的将士们道。

    里头的楚沉风想是听到了外头的动静,哑着声音道:“我无事,你们进来吧。”

    “哎呀,果然是神医啊,你们一来我们元帅就清醒了!快喝杯水吧,两位小神医辛苦了!”听到楚沉风的声音,众人的一颗心总算落了地,这段时间元帅的情况越发严重了,平日里若是发作便是谁也认不得,只一味想咬人,发作过后因为体力消耗大,经常陷入昏迷状态,若非少将军英勇神武,打了几场漂亮的胜仗,把北琅狗赶出辰关,只怕现在军心就要动摇了。

    众将士都涌入大帐,只有楚曜之蹙眉看着脸色微微苍白的颜宝,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用过午饭后,两人歇息了小半天,才回到大帐里,此时外头的一干将士对他们俩的医术可是信服多了,再不敢因二人年轻而小看他们。军营就是这样一个用实力说话的地方。

    傍晚的时候,颜宝回到专门为她准备的帐篷歇息,凤小夜端了一大碗补汤过来让她喝下。

    颜宝看着这么一大海碗的补汤,苦着脸道:“二哥,能不喝吗?”

    “你说呢?”凤小夜翻了个白眼,“谁让你逞能的,刚才若不是我制止,你是打算灵气消耗光了再停手吗?你知道这样有多危险!”

    “意外,我保证这次只是个意外。”凤小夜难得发一回脾气,颜宝缩了缩脖子,上午灵气使得不顺手一直磕磕碰碰的,老半天才净化一条经脉里的毒素,下午手法就娴熟多了,她一不小心就消耗过度,导致差点晕厥,脸白得跟纸似的,吓得凤小夜提前将她抱回了帐篷,还煮了这么一大碗补汤让她喝。

    “就算意外也不行!”凤小夜瞪眼,颜宝只得捧起大海碗轻轻啜了一口。

    “哇,太苦了!”只喝了那么一小口,颜宝的脸顿时皱成了苦瓜状,这里头绝对加了黄连,剂量肯定还不小,她欲哭无泪,“二哥,你什么时候学大哥变得那么腹黑了?”

    以前只有大哥会对她的前身做这种事吧,果然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凤小夜不由笑骂:“要不要下次见到大哥我把你的话学一遍给他听?”

    “不带这样威胁人的!”颜宝举拳抗议,她还是比较怀念以前那个纯良的小二哥啊,这个绝对是变质版的!

    “行了你个小丫头别耍贫想赖掉,我会看着你喝完才走啊。”凤小夜一屁股往她床上一坐,双眼就这么盯着她手里的碗。

    颜宝龇牙,天知道她从小最怕的就是吃药了,打针都没那么恐怖好吗!

    不过认识兰瞳后,她基本上就不用担心这个问题,只要生病了给她扎两针就行,就算要吃药,她也会给她加蜂蜜白糖做成糖丸。

    当然,现在她也无需为什么头疼闹热的担忧了,因为有了灵气,她基本上没生过病,自然不用为吃药的事发愁了,除了刚穿来那会儿,因为昏迷的缘故,被灌了不少苦苦的味道怪怪的中药。

    捏着鼻子,将一碗苦得让人舌头发麻的药喝进嘴里,凤小夜这才满意点头:“记着啊,以后再弄成这副德行,我天天让你喝补汤。”

    “绝对没有下次!”颜宝赶紧举手作发誓状。

    凤小夜一张俊美的脸顿时笑成一朵花:“嘿,知道怕就好,二哥也是为你好啊,行了,好好歇着吧,我先回帐里去,这一个月骑马颠得我骨头都快散了,昨儿那一觉就跟蚊子肉似的,哪里够。”

    颜宝点头,凤小夜出去后,她就从灵玉空间取出一块翡翠,将手按在上面吸收起灵气来。

    半晌,苍白的脸色才恢复一丝红润,紫喵又跑进灵玉空间了,自从有了灵玉空间,里头庞大的灵气让它简直乐不思蜀了,颜宝索性也就由它去了。

    就在这时,门口传来轻微的脚步声,颜宝忙将翡翠收了回去,刚刚躺下,就见帐帘被人掀开,露出楚曜之那张俊美无俦的脸。

    ------题外话------

    诶,今天竟然早了些,看来有望恢复早上7点的更新时间啊,不过话暂时不说满,每次我说几点更都要食言,哎,肿么会这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依然悠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然悠然并收藏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