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结局三

第一百六十四章 结局三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圣墟牧神记大主宰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几个浑身漆黑,将自己的身体包裹在黑色斗篷中的人拨开茂密的树丛,从一处荆棘丛里钻了出来。

    卓浪等人皆是惊恐地望着来人,想不到刚出蛟口又遇上这些人,在卓浪等人看来,他们的危险程度可不比那只水银龙弱。

    这些人正是最近在南夷兴风作浪的巫族族人!

    “嘿嘿,想不到区区几个二流族部的人竟然也能在毒妄森林里活下来,卓浪、许微微,你们运气不错呀。”其中一人显然认识卓浪二人,顿时桀桀怪笑着向两人走来。

    “霍琮!”卓浪瞳孔微缩,他跟这人可是有过节的,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他,尤其还是这样的状态下,他不由满嘴发苦,看来这次自己是凶多吉少了。

    颜宝看了一下这几个巫族族人,发现这些人中一人应该也是绿阶后期,还有一个绿阶中期,三个绿阶初期,在这样的状态下,他们若真与巫族的人打起来,怕是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尤其现在还没脱离危险,那条水银龙可不知什么时候追上来呢。

    那个叫霍琮的人正是绿阶中期的强者,他身前一人长得高高瘦瘦,浑身包得紧实,连一根手指头都没有露出来,气息格外阴森,颜宝知道,他才是那一行人中最可怕的存在。

    “卓浪,在毒妄森林里遇上我们算你们倒霉了,乖乖交出乾坤袋再自刎当场,我还能给你留个全尸!”霍琮森然笑道。

    卓浪双拳紧握,指节泛白,“你做梦!”

    霍琮旁边那人见两人在那斗嘴,不耐烦道:“霍琮,赶紧杀了了事,我们还要去找水银龙。”

    霍琮听得那人开口,态度倒是恭敬许多:“是,卢师兄,不过看样子他们都受了伤,那卓浪和许微微实力都不错,何不用将他们控制起来,也好多几个人帮我们去找水银龙,毒妄森林这么大,只怕我们绕上十天半个月的都不一定能找到。”

    那姓卢的黑衣人点点头:“就照你说的做吧,先把他们的乾坤袋收缴了。”

    霍琮看也不看其他人,径直走向卓浪,另外一个巫族族人则走向许微微,在他们看来,也唯有卓浪和许微微身上的乾坤袋还有点价值。

    没等巫族那个族人动手,这时许微微突然惊叫起来:“别抢我的乾坤袋,要抢就抢她的吧,她的乾坤袋比我的还要大东西也更多!”说着又道,“只要你们不拿走我的东西,我就带你们去找水银龙,我们昨夜就是被那东西追杀才会这般狼狈的。”

    听到许微微的话,卓浪又气又怒,这个女人竟然为了保住自己的东西出卖颜宝,真是愚蠢至极!

    她以为这样就能保住这些东西吗!

    颜宝只淡淡看了许微微一眼,就主动将手中的乾坤袋拿出来,扔给前来搜寻的巫族人,经过昨夜的逃亡,她的实力尚未恢复,身上也被水银龙所伤,卓浪等人的情况更是糟糕,还是先与他们周旋拖延些时间,待实力恢复再做打算。

    霍琮嘿嘿一笑,“这小妞倒是识相。”说罢又忍不住多看了她几眼,刚才只注意到卓浪了,竟没发现他们中有这么一个漂亮的小姑娘,一时间心头有些火热。

    卓浪深知霍琮的德性,见他直楞楞盯着颜宝,当即往她身前一挡,取出乾坤袋丢了过去,“给你,不过如果你想在这开战的话,我倒也不介意,我虽受了伤,与你一战的力气还是有的。”

    霍琮目光阴森地盯着他怒喝道:“卓浪,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了你吗?”

    卓浪冷笑道:“你当然敢,不过要想杀我你也得付出点代价。”

    “行了霍琮,那点出息,先找到水银龙那个小娘们随你折腾,办正事要紧,可别让禹迟他们赶在我们前头!”卢姓男子低喝一声,霍琮不得不收回脚步,对着颜宝方向森森一笑,“等办完正事,咱们再好好培养培养感情。”

    说罢给颜宝几人都吃了一枚毒丸,喝道:“这毒药两个时辰后发作,若是你们半途试图逃跑的话,就等着肠穿肚烂吧,给我好好带路!”

    颜宝也不反抗当着霍琮等人的面吃下了毒丸,心中却冷笑,她的鲜血本就是解毒的良药,鲜少有毒能够对她起作用,不过她还是装装样子,露出一副战战兢兢的表情。

    卓浪沉着脸和许微微走在最前面,顺着昨夜逃离的方向再度返回,只是一路上再没给许微微一丝好脸色。

    许微微自知理亏,却并不后悔,起码她保住了乾坤袋里的东西,如今在秘境之中,食物就等于生命,连命都没了,谈什么探索秘境!

    她不时左顾右盼佯作寻找的模样,却是在寻找退路,如果卓浪跟她能够成功逃离,届时他还得靠自己呢,至于其他人会有什么样的结局,她并不在乎,即便这里面还有一个琉笙族的灵者。

    颜宝走在队伍最后面,巫族的人也不在意,也不怕她不跟上来,他们与卓浪他们的想法一样,认为颜宝太年轻,估计是哪个族部的子弟为了能够进入秘境强行用各种天才地宝提升的实力,这样的人根本不足为惧,若是她跟不上在毒妄森林落单的话,只怕也难以存活。

    卓浪倒是不时回过头来看看她有没有跟上,他不得不承认,巫族在毒妄森林里有着天然的优势,瞧那些在他们看来可怕的有毒植物被他们几样药液喷剂就解决了,有些对于修炼毒术的巫族人来说还是珍贵的材料,这令卓浪等人颇为郁闷。

    颜宝冲卓浪无声地说了句放心,趁人不备,吞了几枚临来时紫姨给自己准备的用许多天才地宝炼制出来的灵丹默默恢复着实力,至于卓浪,她并不是不想给,而是那些巫族人盯他盯得紧,倒不如到时她见机行事。

    “啊,在那!”过了许久,许微微突然指着一处惊叫起来,颜宝等人顺着她所指的方向一看,不由都蹙起眉头,那里只淌着一滩血迹,还有一堆散落的破碎衣衫。

    卓浪一脸沉重,那衣裳他们都很熟悉,再加上旁边植物似受到什么重物压迫,呈一片倒的姿态,连那高可参天的大树都被暴力地弄断了好几株,几人很清楚,能弄出这样大动静的除了水银龙还能是什么。

    颜宝顺着那压痕看去,如不出意外,那条水银龙又回到了水里。

    她抬头看了看头顶的阳光,一脸若有所思。

    “它应该是回水里去了,咱们到河边找找。”一行人沿着河水走了半天都不见水银龙的踪影,那个姓卢的巫族人想了想道:“他们是昨夜遇到的水银龙,想来它会在晚上出现,我们就在这等着。”

    将卓浪几人驱赶到一边,巫族人便从乾坤袋里取出食物补充体力,卓浪几个的乾坤袋被收走,身上再无食物可吃,倒是许微微拿着乾坤袋,想了想,拿出一个干馒头递给卓浪。

    卓浪淡淡看她一眼:“你自己留着吧。”

    许微微也有些恼怒,撇了一眼眼巴巴看着她的琉笙族人,轻哼一声,独自走到一边啃了起来,连那个琉笙族的人都没给。

    卓浪有些心寒,对于许微微他是不指望了,这个人关键时刻连自己的族人都能这样对待,现在她是因着那么几分的好感对他不错,可一旦遇上危险,他敢肯定,若是需要卖了自己才能让她脱险,她肯定会毫不犹豫地这么做。

    颜宝见状,从衣袖里掏出两块糕点,掰成四半,分给卓浪和羌月族、琉笙族的几人:“我刚才偷偷留了两块糕点,你们分着吃吧,好歹也垫垫肚子。”说罢将糕点递给卓浪。

    卓浪摇摇头:“你自己留着吧,我们还撑得住。”事实上,从昨夜众人就一直处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一个个拼命逃跑着,之后还没来得及吃些东西,巫族的人就来了,现在又走了大半天,大家早就又累又饿,只是颜宝是个姑娘家,年纪又最小,在这样的时刻他又怎么好意思吃她的东西。

    “其实,刚刚我是偷藏了三个,我已经吃掉一个了。”颜宝说道,嘴唇却在这时又蠕了蠕,而后冲卓浪眨眨眼。

    卓浪微微一愣后,将四个半块的糕点分给了其余三人,自己也吃了半块,霍琮往他们这边看了一眼,冷冷一笑,“卓浪,想不到你也有这么寒酸的时候吧,连点吃的东西都要女人施舍。”

    卓浪唇角微扬:“我倒是觉得我人缘一向不错,落魄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人愿意施舍,换做你怕是连半块糕点都吃不到。”

    霍琮眸中射出厉光:“你!好,我看你能逞能到什么时候!”等他们身上的毒发作时,他倒是要看看他痛苦讨饶的模样!

    卓浪咽下口中的半块糕点,细细咀嚼后,果然察觉到糕点中暗含一枚药丸,沉重的心情顿时消散不少,方才颜宝传音于他,说是这糕点中含有解毒的药丸,至于效果如何,她却并未多说,这也只能靠自己体会了。

    至于其他三人,颜宝是没有在里面加解药的,怕不久以后毒素发作时他们露了馅,这毒发作时是十分痛苦的,第一次巫族那些人为了给他们一个威慑,并没有及时给他们解药,以致于他们腹中绞痛,浑身抽搐,巨大的痛楚使得原本想见机逃走的许微微都放弃了这个打算。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霍琮等人有些坐不住了,在河边来回走动着,似在做着什么布置。

    颜宝等人被驱赶到一边,突然琉笙族那个灵者倒了下来,死死按住自己的腹部在地上滚来滚去,他嘴里不住嘶吼着,脸庞剧烈扭曲,看起来很是狰狞。

    “毒发作的时间到了!”颜宝和卓浪对视一眼,随着羌月族两名灵者倒地,颜宝也跟着抱着肚子哀嚎,卓浪有些担心地看着她,却发现她趁人不注意对自己眨了眨眼,显然并不是真的毒性发作,他顿时心安。

    这毒实力越强的人能够抑制得越久,发作得也越晚,随着许微微倒下不久,卓浪见巫族的人冷眼往他们的方向看了看,却并未再拿解药过来,心中顿时一凛,此时他还没有发作的迹象,但他还是跟着倒了下去,痛苦地嚎叫起来。

    霍琮见状,不由笑了,却并不理会那些叫嚷得厉害的人,而是继续手中的动作,并叫嚷道:“一会儿就用他们将水银龙给引上来。”

    卓浪目光一寒,看来巫族的人并没打算让他们活着离开,不过此时他也清楚,颜宝给的解药的确有效。

    想到这,他秘密向颜宝传音,向其他几人讨要解药,至于离得远些的许微微,他犹豫了一下才道:“能不能也给她留一颗,我知道她对你不住,不过总是同伴一场,今日之后,若能逃离此地,我们便与她各走各的吧,能不能走出去,全看各自的本事,她与我再无关系。”

    颜宝点头,她本不想理睬许微微,不过对于卓浪之前的几番维护她还是颇为感激的,虽然以她的能力并不需要。

    卓浪对她不错,这么一个小要求她自然不会拒绝,再者许微微也不是做了什么害人性命之事,倒是罪不致死,对于她这种自私自利的人,的确是该趁早分道扬镳。

    卓浪将颜宝给他的解药一颗颗弹进了痛苦得直嚎叫的三人口中,并传音告诉他们那是解药,还嘱咐道,在毒解后要继续喊叫,以免打草惊蛇。

    另一边,他同时悄悄借着逐渐暗下的天色和浓密纤长的草丛掩护向许微微的方向滚过去。

    这时,他听到霍琮不怀好意的声音指着其中两个巫族人道:“你去将卓浪几个杀了,那俩小娘们留着,她们姿色不错,等取到水银龙眼后,也能供咱们乐一乐。”

    中了这毒的人毒发时除了疼痛外,实力也会大减,不怕他们对付不了。

    那两人欣然走过来,一人走向卓浪,另外一人则提了剑正要刺入那些倒在地上翻滚的人的胸膛。

    卓浪眼见着不能再装,立刻暴起,一掌拍向来人,与此同时将手里的解毒药丸弹入不远处的许微微口中。

    另外三人刚服下解药,实力尚未能恢复,一时间着急不已,却见原先躺在他们不远处的颜宝不知何时摸到来人身后,拍出一掌,直击对方后心。

    她和卓浪一人刚解决掉一人,巫族的人也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迅速赶了过来。

    霍琮阴沉沉地看了一眼被卓浪护在身后的颜宝:“我竟看走眼了,我巫族的毒你还能解开。”

    此刻能站着的除了卓浪也就颜宝了,说明他们俩早些时候就已经服用了解药,而卓浪此人他还算了解,若是他有解药的话,绝不可能隐忍到现在。

    颜宝微微一笑:“眼睛生得不好怪谁呢!”

    接连被卓浪和颜宝讽刺,心性高傲自负的霍琮再也忍不住拔剑相向。

    其余几个跟着霍琮过来的巫族人也动手了,颜宝看了一眼在河边站立,对这边的事充耳不闻的卢南,心里多了一丝忌惮,此人实力恐怕还在她之上,这也是她不敢曝露真正实力的主要原因,一旦她的实力曝露,出手的恐怕就是他了。

    卓浪对付霍琮,颜宝便对地上解毒调息恢复实力的三人道:“我帮你们挡一会儿,你们快点解毒。”

    三人重重点头,感激地看着颜宝,只是心里不免担忧,巫族人一向手段阴暗且这些人也都是绿阶初期的,她一个人应付得来吗?

    很快他们便知道自己多虑了,颜宝身形游动,在几人的联合围攻下游刃有余,三人暗自评价,看来她可能不是初晋绿阶,这等丰富的战斗经验看来,她极有可能快要晋入中期了。

    就在几人战斗激烈,鲜血飞溅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惊悚凄厉的尖叫声:“卓浪,卓浪救我!”

    卓浪一个分心被霍琮刺中了一剑,但旋即对方也停了手,看着不远处那道庞然大物。

    听到许微微的尖叫声,颜宝眼角余光瞄到原本立于河边的卢南飞速掠来,她冷眼一眯,趁着众人的目光皆被那巨大的黑影吸引时,刷刷刷挥出几剑刺伤了围攻的几人的要害,却并未杀了他们。

    这时那三个羌月族和琉笙族人身上的毒都已经解除了,他们围拢在颜宝身边,以惊恐的眼神看向许微微所在的方向,许微微此时大半个身体都被那怪物吞入嘴里,只剩血迹模糊的腿还在挣扎着。

    颜宝神经紧绷,却又不免叹气,也怪许微微运气太背,她特意挑了一处离河面远些的地方,岂料狡猾的水银龙却偏偏朝她下手了,但让颜宝毛骨悚然的是,水银龙这么大块头什么时候上的岸她竟然没有察觉!

    此时却听那卢南森森一笑:“果然上来了,点火!”

    呼呼呼!

    一阵风刮过,河岸边陡然蹿起数道火光,瞬间将数百米范围内的河岸点燃,火势蹿得极高,将处在暗处的水银龙悉数映了出来,颜宝这才看清整条水银龙的模样。

    它的脑袋漆黑光滑,额上覆着细密的鳞片,火光的映照下,那些鳞片闪烁着细碎的乌银色光泽,但最让颜宝奇怪的是,它脑袋上竟然只有一只眼睛,左眼处只有一个黑森森的孔洞,那只仅剩的眼睛森冽地看着众人,泛着幽冷的光芒,让人忍不住浑身打颤。

    看到河岸上火光有如日光,水银龙怒啸一声,冲向发号施令的卢南,这类灵兽已经具备极高的智慧,再加上实力惊人,饶是卢南一心打算攻下此物,此时也不敢与之硬碰。

    “烈炎焚天!”卢南躲开水银龙奋力拍来的巨尾,怒喝一声,就见他张手一扬,袍袖内露出一角红色剔透之物,那东西随着灵力的注入,红光一闪,便有一条火龙从他袖中喷吐而出,灼灼烈炎将大半个天际都染红了,高温令得水银龙十分忌惮,踯躅不前,一条湿淋淋的巨尾啪嗒啪嗒地往地面淌着水。“炎龙吐息!”卢南躲开水银龙奋力拍来的巨尾,宽大的黑色袍袖一扬,陡然喷出一股炙热的火焰,火焰一出,河岸边的温度骤然升高,它也迅速凝成一条体形不逊色于水银龙的火龙,与那水银龙撕咬起来。

    啪嗒啪嗒!

    被火龙缠绕着的水银龙身上不断有水被蒸发,闪烁着乌银色光泽的鳞片也变得黯淡无光,身上冒着腾腾烟气,仿佛要被蒸发掉一般,气息蔫了大半,再无先前那等骇人的气势。

    颜宝看着卢南深藏的袍袖,双眼微眯,如果她猜得不错,卢南手中拿着的应该是火炎族至宝火龙晶!

    她曾听柯娅和老爹提起过,当年火炎族亦是被人入侵,当时的族长是柯娅的父亲,在一战之后,他被神秘人打成了重伤,还抢走了族中至宝火龙晶,自此柯娅的父亲便心结难解,重病难愈,没多久就去世了。

    寻回火龙晶一直是柯娅的心愿。

    颜宝指尖一闪,手中便有一枚通体血红却晶莹剔透的圆球出现在她手中,若是卢南看到定会大吃一惊,因为她手里的圆球竟与他手上那枚一模一样!

    火炎族的龙炎山形如一条盘卧的巨龙,而火龙晶则是巨龙的眼珠,共有一对,当年柯娅的父亲在柯娅灵力觉醒时,发觉她天赋非凡,便将一枚火龙晶给了她,让她随身佩戴,这也是柯娅能在同龄人中进步如此神速的原因之一。

    在她进入秘境之前,柯娅将火龙晶给了她,让她遇到无法抵挡的危险时,将全部灵力注入火龙晶里,可护她一次。

    她知道,柯娅是怕她在秘境里遇到青阶强者。

    看到卢南手里的火龙晶将让所有人都觉得棘手不敢与之对抗的水银龙逼得节节败退,更是露出颓势,卓浪等人皆是一震,难怪巫族的人仅凭几个绿阶灵者就敢来挑衅水银龙,看来是有了准备!

    看到水银龙气息狂乱,卢南边将灵力注入火龙晶中,维持着火龙的状态,边指挥霍琮等人从旁协助,加大河岸边的火势,不让水银龙退回河里。

    现在他们也顾不上卓浪颜宝等人了,水银龙可是他们的第一要务,卓浪让众人趁着巫族的人对付水银龙时迅速撤离,即便他知道卢南等人力抗水银龙时,正是他们下手的好时机,可他不敢冒险,万一杀了巫族这些人,他可不敢保证能抵挡得住水银龙。

    毕竟在他们看来,水银龙可比巫族的人可怕多了,而且,他不认为卢南他们真有能力杀了水银龙!

    就在卓浪他们准备逃离时,那仿佛已经被控制住的水银龙突然长嘶一声,口中喷出一道银色灵光,将那火龙瞬间湮灭。

    卢南首当其冲,火龙一灭,他被这一股灵光击中,飞出老远,重伤昏迷,霍琮等人也没能幸免,他们尚来不及反应,一个个就被银色灵光的余波击中,先前那几个被颜宝所伤的人因身上带有血腥味,被一口吸入水银龙腹中,生吞了。

    霍琮因躲得快,受伤较轻,他见卢南也重伤昏迷,同伴被吞,心中惊惧,立刻拔腿就跑,他见卓浪等人就在不远处,立马向他们跑来,水银龙十分记仇,他刚刚参与攻击,水银龙定不会放过他,现在只有让他们替自己挡一阵才能阻挡住水银龙的脚步了。

    卓浪一见霍琮奔来,暗叫不好,立刻大声道:“快离开这,霍琮想祸水东引让我们替他挡灾!”

    众人由于先前中毒,实力尚未完全恢复,便是卓浪因为先前体力透支,即便有颜宝的灵丹和解毒丸相助也没有能完全恢复。

    霍琮速度极快,为了阻止卓浪等人逃离,他甚至还招出了饲养的毒虫袭向他们。

    卓浪大骂:“霍琮,你可真是卑鄙无耻!”

    霍琮冷笑:“我若逃不掉,你们也休想活着离开!”

    “你们先走,我来断后!”卓浪对颜宝几个道,而后就要转身回返去拦住霍琮,他们之中也唯有他还能阻拦住霍琮一段时间。

    羌月族和琉笙族三人对视一眼,都停了下来,羌月族的刘源道:“少主,还是我和严等拦住他,我们实力是不如他,拦他一时片刻却是没问题的。”

    琉笙族的宁灿也表示:“自从进入秘境,若非少主多次相救,宁灿也活不到现在,宁灿绝不可能丢下卓少主独自离开!”

    卓浪长眉一竖,怒道:“没有你们当累赘兴许我还能逃离这里,快走!”

    众人摇头,他们当然知道卓浪是想激他们离开,面对一条水银龙和卑鄙阴险的霍琮,少主半分胜算都没有,他们又不傻。

    一旁的颜宝道:“都别争了,你们都离开,我断后。”

    “不行,我们绝不可能让你白白送死!”这回四人倒异口同声了,让一个小姑娘为他们断后送死,他们良心可过不去。

    颜宝翻了个白眼,“谁说我要送死了。”说罢,就见她停住脚步,双眼一眯,对着紧追不舍一脸阴森的霍琮微微一笑,“既然你选择主动送死,那我也不用跟你客气了,月刃,斩!”

    一道青碧灵力从那纤细的人儿身上澎湃涌出,仿佛一道卷天碧浪,腾上半空,化作一弯碧色明月,将早已暗寂的天空再度照得白昼般明亮。

    嗤!

    正以毕生最快速度逃跑着的霍琮没料到对方会来这么一下,尤其是看到那幽莹的青碧灵力光芒时,脑子早就空白了,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就被半空斩下的弯月给劈成两半,却是一滴血花都没有溅出来。

    卓浪四人目瞪口呆地望着前方的颜宝,宁灿更是指着将霍琮劈成两半后并未显颓势直扑其后追来的那条水银龙的青碧弯月,惊道:“那是……绿阶后期的实力?”

    那等璀璨耀眼的灵力光芒,那等开山斩浪的气势,说不是绿阶后期他们都不相信,只是原以为只是初晋绿阶的她竟然是这一行人中实力最强的人,卓浪几个顿时回不过神来。

    “喂,你们还不快跑,发什么呆啊!”颜宝大喊一声,方才那一道月刃主要的目标其实是那条水银龙,劈了霍琮也只是顺带的,水银龙受创之后,行动已经大不如前,竟真被她击中,一时间嘶吼连连,估计是气坏了,一晚上两度被重创,它的凶名严重受损。

    面对愤怒得几欲发狂的水银龙,卓浪等人立刻惊醒过来,再次拔腿飞逃,只是跑出一阵后,卓浪却见水银龙朝着另一方向离开,在它前方,却是那一抹纤细玲珑的倩影。

    他立刻停下脚步,冲着颜宝惊喊:“宝儿你干什么,快回来!”

    “它已经盯上我了,你们快走,我自己有办法离开!”说罢声音已然远去,人都快瞧不见踪影了。

    刘源几个也停了下来,齐齐望着卓浪:“少主,我们怎么做?”到底追不追上去?

    卓浪沉吟半晌才叹道:“罢了,就像刚才我说的,我们实力不济,去了也只是给她添累赘,再者那条水银龙已经被巫族伤到,早已没有先前的实力,宝儿是绿阶后期的强者,未必没有机会离开。”

    说罢领着其他几人黯然离去。

    再说颜宝其实并未跑远,她之前就注意到卢南被击飞的方向,她正是将水银龙往那个方向引,很快就看到昏死过去的卢南,她悄然摸过去,正要下手击杀他时,卢南却醒了过来,见颜宝欲下手,立刻哑声道:“别,别杀我,我可以用一些秘密与你交换!”

    颜宝冷笑:“我跟巫族的人没什么交易好做的。”

    卢南却道:“我并非巫族的人,我是灵族的人,如果我没猜错,你应该是雪妩神女的女儿吧?”

    颜宝心中一惊,冷眼看着他,却不承认也不否认。

    “我曾受过神女的恩惠,我的父亲也是外族人,母亲亦是灵族女,她并不是受灵族指派前往其他国家和亲的灵女,我是个私生子,父亲被灵族所杀,母亲为之殉情,我自小在灵族长大,受尽侮辱嘲弄和殴打,若不是神女救我,恐怕我早就死了。”卢南轻咳两声,继续道,“这些暂且不说了,我现在在曲天枫手下做事,他派了一名青阶强者来杀你,你千万要小心!而且,我偷偷听上面说起过,这处秘境是他特意针对你设下的,他绝不可能让你活着走出秘境的。”

    “他为何这般针对于我?”颜宝蹙眉问道。

    卢南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想杀了你。还有,这水银龙的眼睛很重要,这枚火龙晶是临入秘境前他给巫族的凌山恒的,让他伺机夺取水银龙的眼睛,因为水银龙惧怕火和高温之物,这个火龙晶正是它的克星。进入秘境不久,我就设计将凌山恒杀了,夺了这火龙晶。”

    “哦?要这水银龙的眼睛有何用处?”

    卢南顿了顿,半晌才道:“有它才有进入元灵之源的资格。”

    颜宝一震,元灵之源!

    “可惜你杀不了它,反而就要被它所杀了。”颜宝看着越来越近的水银龙,面无表情道,事实上,她并不真的信任卢南,即便他的话听起来有几分真实。

    卢南苦笑一声:“你要怎样才肯救我一命?”事实上,一开始他的确认出了颜宝,却并未过多关注,他同其他人一样,认为她不过是绿阶初期的实力,战斗的经验和生活阅历都太少,看起来太过稚嫩,根本不值得他去注意,更是觉得曲天枫未免太大题小作了,一个刚刚晋入绿阶的小女孩而已,即便天赋奇高,也不值得他那般慎重对待。

    后来他们俘虏了羌月族和琉笙族的人,他还注意观察了她一阵,却发觉她也没什么突出表现,便未再放在心上,只想着若是霍琮真对她下手,他届时再出手也不迟。

    不过后来发生的事倒是让他有些意外,这才知道这个女孩不过是一直在扮猪吃虎罢了,就看她面对水银龙的接近都面不改色的样子,这等气魄,便是他都没有。

    所以卢南最终妥协了,他知道这个女孩细心又谨慎,绝不是轻易能够糊弄得了的。

    “把火龙晶给我,稍后的事我再跟你慢慢谈。”颜宝伸手直接讨要。

    卢南苦笑:“没用的,一枚火龙晶根本制不住它。”见颜宝不为所动还是一脸坚持的样子,还是将手里的火龙晶拿了出来。

    眼见着水银龙庞大的身躯隆隆压过来,颜宝又迅速取出另外一枚火龙晶,双手齐齐往火龙晶中灌注灵力,一时间红光闪耀,两条火色巨龙腾飞而起,压过了异常庞大的水银龙,“双龙齐临!”

    水银龙在看到火龙之后,立刻转身要逃,颜宝哪容得它逃掉,飞身上前,两大火龙齐齐将它缠绕住,烹烹烈火,灼灼赤焰瞬间将本已重伤的水银龙淹没。

    颜宝的脸色逐渐苍白起来,同时控制两枚火龙晶十分耗费灵力,她的额角迅速渗出细密的汗水,不过那两条火龙也是十分壮观,庞大的身躯早已盖过水银龙,将其密密匝匝地箍在烈火之中慢慢烹烤。

    烈火中不时发出响亮的噼啪声和滋滋声,更有一股肉香飘了出来。

    卢南吞了吞口水,那水银龙可是活了上千年的灵兽啊,肉质鲜美不说,还大补。

    感觉到烈火中的水银龙再无声息,颜宝才停了手,就见不远处水银龙成了黑乎乎的一坨,跟小山一样,不过比起初见到它时的体型却足足缩小了一半,周围还有烟气缭绕,都是它身上的水份蒸发生成的,她不由啧啧感叹,真真是水做的一般。

    她想了想,当着卢南的面将紫喵放了出来,指着那坨黑乎乎的肉道:“紫喵,巨无霸,给你们烤了蛟龙肉,来尝尝吧。”

    这条水银龙其实就是一只大黑蛟,不过她以前只从电视里见过这家伙,还从未见过真的蛟龙呢,想想她吃过不少蛇肉,却还从未吃过蛟龙肉,今儿可得好好尝尝。

    紫喵出来乍一看到水银龙,顿时乐坏了,这千年灵兽的肉对它来说可是巨补之物,还能助它提升实力呢,不过它没急着吃,而是先跳到那肉堆里,锐利的爪子在上面爬了几下,取出一枚银白色晶莹剔透的球状物,再往下拨拉,扯出一个脑袋大小的烫呼呼的心脏给了颜宝:“这水银龙唯有眼睛和心脏用处最大,你用火将它烤死的,临死前,它会将所有力量都纳入心脏,你吃了它就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再次晋级,主人,你运气真是太逆天了!”

    颜宝笑眯眯地笑纳了,而后将偌大一条蛟龙切成了一大块一大块的肉块收了起来,丢了两块给卢南:“先吃了恢复一下体力,我还有些事得问问你。”

    得知曲天枫派了青阶强者来杀她,颜宝心里顿时有了压力,想了想,就直接在毒妄森林里将水银龙的心脏吞服,让紫喵给自己护法,原地吸纳起那颗心脏里蕴含的灵力了。

    有紫喵看着,卢南自是跑不了,更何况,他现在也不想跑了,如果颜宝真晋入青阶,那跟着她无疑更加保险,而且,他也想看看这个被曲天枫如此重视的女孩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这一等就是一个月。

    ------题外话------

    幸亏没直接丢稿了,不然我得哭死。

    现在看来可能最少得写到结局五咧……会不会太多?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依然悠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依然悠然并收藏天降佳偶之妙厨兽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