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五十六章:虐渣男渣女

第五十六章:虐渣男渣女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理寺!

    夜笑离是要告他,只要以穆姑娘的身份状告,光欺君之罪这一条,就有可能会惹来满面灾祸,公孙昊惊出一身冷汗。

    猛地跨前一步拦住:“把庆祥还给我,要什么条件好商量。”

    “你真要谈条件?”夜笑离冷笑。

    “不能去大理寺,夜世子,你我两家素无恩怨,何必闹僵?父亲曾在晋王殿下帐下共事,也算是有袍泽之义,还请世子殿下网开一面,放过庆祥。”虽然很不情愿求这个男人,但情势比人强,公孙昊不得不放下架子。

    “公孙世子是在说,你是个有情有义之人?”夜笑离冷讥道。

    知道他在骂自己无情无义,公孙昊脸一红,心中窝的那团火便有点压也压不住,这位也不知哪只眼睛出了问题,凭他的身份地位,怎么会看上穆清瑶这个成过亲的商家女?

    如果不是他凭空介入,自己与穆清瑶之间又如何会闹成这番模样?

    当初既便冤她,辱她,甚至赶出府去,也没人会多管闲事,事后还不是乖乖回府了。

    “夜世子,恕在下直言,在下与穆清瑶之间的事,由不得世子置喙,就算在下与她解除了婚约,她也是我的前妻,不可能说断就断,你抓庆祥无非是想替她出气,可你的所作所为,未必就依了她的意愿,你不觉得是在多管闲事吗?”

    “我就是在多管闲事又如何?”夜笑离高抬了下巴,居高临下的看着公孙昊道。

    “你……不过是个弃妇,又是低贱的商家女,夜兄堂堂晋王世子,何必为她与北靖侯府生隙,值当么?”公孙昊气得五佛升天,却知道,这位爷有资格狂,他要管闲事,自己也奈他不何,只好放软了态度劝道。

    “北靖侯府?”夜笑离漂亮的眉眼微挑,好笑道:“北靖侯府是什么东西?在本世子眼里,连我娘子的一个指甲盖也比不上,对了,你知道吗?前儿个在刑部大牢,她十根手指的指甲盖全被生生拔去了,你说,本世子该灭了几个北靖侯府才赔得了我家娘子呢?”

    十根手指指甲生生被拔了?

    公孙昊心头一滞,眼里滑过一丝愧意,哑然道:“她……她真伤得这么重?”

    “贺小姐没跟你说么?我以为,她会很兴奋地向你描述一遍呢。”夜笑离轻蔑地看着他道。

    公孙昊眼神一跳,夜笑离怎么会如此熟悉自己与贺雪落之间的关系?

    “非要闹上公堂么?夜世子不再多考虑考虑?北靖侯府虽比不上晋王府,但到多个朋友多分助力,比多个敌人要好吧,为了穆清瑶,真的非要如此么?”他还是想劝。

    “也不是不可以,你也知道,我做这一些,就是为了替娘子出气。”夜笑离的态度似乎有些松动。

    “世子请说,只要在下能办到,一定在所不辞。”公孙昊道。

    夜笑离看着他诡异地一笑,抬脚向前。

    公孙昊忙跟上。

    雅致的房间里,熏了好闻的龙涎香,丝织的纱帐内,躺着面色苍白的清丽女子,此刻的她,美眸正睁得大大发,盯着帐顶发呆。

    “清瑶!”这张脸,他看了三年,却从不知道,再见时,竟然思念如狂,心跳如鼓,一步跨进来,公孙然颤呼出声。

    穆清瑶缓缓侧眸,怔了怔,随即露出鄙夷又冷冽的模样。

    没有恨,她竟然不恨他了。

    是啊,没有爱,哪来的恨。

    曾经爱得那么深,那么浓,浓烈得情愿放弃尊严,抛弃一切也要跟着他……

    是他,用冷漠、欺骗、背叛消磨了她的感情,生生将她的爱一点一点扼杀,最后,只剩下冷漠与鄙夷。

    “出去!我不想见他。”声音很虚弱,却干脆坚决。

    “清瑶,我没想到,他们会对你如此……”公孙昊不顾一切冲到床边,眼圈泛红。

    “夜笑离,你不让他出去,我就出去。”一口气说太多,穆清瑶差点没缓过劲来。

    “走吧,人你也见着了,她不想见你。”夜笑离心头一跳道。

    “清瑶,你不能原谅我么?我只是想稍加惩罚你一下,真没想真的害你……”好不容易进来了,怎么能轻易走,清瑶这么生气,肯定还在怨怪自己,只要自己说几句好话,她会心软的,她从来就不是心肠狠毒之人。

    不是真心害?那封假休书不就是他一手炮制出来的么?还偏要在圣上面前揭穿,好个心机深沉的公孙昊,三年好菜好饭好衣小意侍奉,全当对了狗好了。

    不对,狗还知道好歹,懂得感恩,他是猪狗不如。

    “公孙昊,如果不是本世子抓了你的贴身奴才,你会来看清瑶吗?”夜笑离道。

    “当然,她伤得这么重……”

    “那你们还是重归旧好吧,她现在没了性命之忧,心里想得还是你,不如你们再续前缘,回去好生过日子如何?”夜笑离看似认真道。

    屋里的两个人同时怔住,穆清瑶淡淡地看了他一眼,并不说话。

    公孙昊心头一喜,以为这真是她的想法,颤声道:“清瑶,咱们回去,可好?”

    “回去是可以,不过,请公孙世子在本世子面前写下一封保证书,人接回去之后,终身不许再休弃于她,不能凌辱虐待她,还要尊重,呵护她,若做不到,本世子将有一千种方法对付你,你可愿意?”夜笑离正色道。

    接她回去,雪落怎么办?

    公孙昊又犹豫了。

    夜笑离便担忧地看向穆清瑶,果然,她的脸色在公孙昊的沉默中越发苍白起来。

    眼中滑过一丝戾气,“公孙世子在犹豫什么?还想着贺小姐吗?或者想享齐人之福?”

    “不是……”公孙昊矢口否认,底气却不足:“我是担心我娘……”

    “你既不愿,那就走吧,没人强求你,有本世子在,自会护她一世无忧。”

    “不是,我带她回去,娘那里,我会想法子的,也不会让她再受苦……”眼前这个男人轻易就许她一世,公孙昊心中一阵刺痛,嫉妒感再次涌来,忙道。

    “既然如此,那你着人带她走吧,庆祥也还给你,只要你待她好,本世子绝不为难你。”夜笑离侧了侧身,深深看穆清瑶一眼道。

    公孙昊大喜,如此最好,向前几步,想要抱起穆清瑶,夜笑离不紧不慢道:“你小心些,清瑶的双腿已残,本世子虽然用了不少好药,但还是无用,她怕是今后再也不能站起来了。”

    公孙手的手就呆在了半空中,半晌一动未动。

    残了,真的残了,以后再也不能起身服侍他了,也看不到她跳奇妙的舞蹈了,这样的她,带回去会是累赘,娘肯定会不同意,自己可是堂堂北靖侯世子,她身份低下也就算了,如果还是个残废,将来自己在同伴同僚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公孙世子,公孙世子?”夜笑离连提醒两声,公孙昊才回过神来。

    “怎么样?人要带回去么?本世子可是说话算话之人,她的残废也是因你所致,若你嫌弃,将来哪怕她受丁点儿委屈,本世子也决不会轻饶,庆祥所供之事,相信不管何时上奏朝庭,于你北靖侯府都不轻松,你可想好了?”夜笑离道。

    “那个……其实,婚约是世子你与家母一道解除的,想要恢复只怕难……”公孙昊吱吱唔唔,思考着要如何组织语言,才能让夜笑离既肯放了庆祥,又能不带走穆清瑶。

    “夜笑离,赶他出去,本姑娘就算全瘫了,这辈子也不会再跟这个人渣过。”穆清瑶终于冷冷地开口。

    夜笑离听得眉开眼笑,整个人如沐春风,“请吧,就算你现在态度坚决地想接她回去,本世子也舍不得了,明儿大理寺见。”

    又是大理寺,怎么说了半天,又回到原点。

    “不,夜世子,不能去大理寺,不是才说好了把庆祥还给在下么?”公孙昊央求道。

    “不去也行,你答应我三个条件再说。”夜笑离道。

    “什么条件你说。”

    “第一条,跪下给我家娘子磕头认错,你折磨她三年,临到最后还毁了她,这点不为过吧。”夜笑离道。

    给穆清瑶下跪磕头认错?

    他在她面前高高在上,止高气扬了三年,如今却要放下他高傲的头,给她下跪认错?

    公孙昊拉不下这个面子。

    “连这点也做不到,还是大理寺见吧。”夜笑离不耐烦的挥手。

    “认错,我认错就是。”只是丢个面子,她连双腿都残废了,认个错又算什么。

    说罢,他真的跪在庆前,向穆清瑶连磕三个响头:“清瑶,这三个头当是还你三年来对我的恩情,是我公孙昊对不住你,来世,咱们若再有缘,我决不会如以前那般待你。”

    眼泪,不受控制地奔涌而出,属于原身的情感铺天盖地而来,一直潜藏在心底的那个灵魂压也压不住,一直不甘心离开,莫非就是为了这个道歉么?

    三年的夫妻之情,自少女时便生起的爱恋,通通在这声道歉里冰融成水,流逝,这是她应得的,受了那么多苦楚,换来这一声道歉,聊胜于无吧。

    穆清瑶没有控制,任由眼泪无声流下,知道这是原身在向这个世界告别,就让这个身体再由她控制一回,宣泄一回吧,以后,就会原原本本属于自己的了。

    她的眼泪,却让屋中的两个男人心情迥异,公孙昊心情复杂,又喜又酸,喜的是,清瑶对他还是有感情的,否则也不会如此伤心地哭,酸的是,今天过后,两人便真成陌路,从此两不相干,而她,将为成为别的男人的妻。

    夜笑离静静地注视着床上的人儿,目光幽暗中,又带着浓浓地疼惜,拿起帕子,缓缓走近她:“不是说过,不许你再为男人哭么?怎的不听话?”

    “只这一回,不会再有下次。”穆清瑶抽咽着说道。

    “好,说话算数。”边给她轻轻拭泪,他语气认真地说道。

    同是男人,公孙昊自问从没对女孩子如此体贴过,皱了皱眉,心里又酸得纠成一团。

    “第二个条件,把清瑶的嫁妆还来,你该知道,顾夫人在顺天府是以何种罪名将清瑶告了的,如今有了庆祥的证词,你说顾夫人该当何罪?”夜笑离道。

    顾氏以穆清瑶诈婚,欺诈皇室宗亲,欺君之罪状告穆清瑶,而所有的依据,便是那封假休书,如果休书是公孙昊一手炮制,这个罪名便不成立,顾氏反成了诬告,欺诈。罪名可不轻。

    “好,正好契书在下也带来,我奉还就是,再说,我也不想让人说,我用女人的钱。”公孙昊昴头说道,一副很有骨气的样子。

    那契书原就是夜笑离所写,接过后,便随手撕了,公孙昊眼睛一直盯着那契书,看着它变成碎纸片片撒落,眼里就有几分不舍,北靖侯府的进帐确实不多,以后还要在贵圈中打混,哪哪都要钱啊,没有了穆清瑶的嫁妆,他和宁儿拿什么挥霍?

    “第三个条件我打个对折吧,是怕清瑶不忍心。”夜笑离拍了拍手,满是趣意地看着公孙昊道。

    “什么?”没来由的,公孙昊就感觉不妙,暗暗打了个寒禁。

    夜笑离突然将穆清瑶盖在身上的被子一揭,虽然早就换了身干净衣服,但薄薄的中衣下,那双腿以怪异的形状屈扭着,而自肩以下,都绑着纱布,有些地方还有血迹渗出,可以想见,当初她从刑部被抬出时,身上的伤有多触目惊心,多惨烈。

    公孙昊连退了两步才站定,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床上那具躯体,浑身的肌肉都在发酸,他也是军中之人,也见过不少刑罚,但伤成清瑶这个样子的,还真是少之又少,她……她是怎样忍受过来的,简直是非人的酷刑啊。

    “怎么样?很可怖吧。”夜笑离将被子重新盖好,淡淡地对脸色苍白的公孙昊道:“她所受的这一切,全是拜你所赐,所以,本世子心善,打个对折,今天你要从晋王府带走庆祥,那就折断五根手指,拔去五根手指的指甲盖,再打断你一条腿,这个要求,不为过吧。”

    “什……什么?”公孙昊以为自己听错了,又连退了几步。

    “来人,替公孙公子完成最后的条件。”夜笑离扬声道。

    立即有四名暗卫不知从何处闪出,齐齐冲向公孙昊。

    “不……不行。”公孙昊脸都吓绿了,他身体还未复元,但以他现在的能力,想要逃脱依然很轻松,摩天功他虽只练到了四层,但此魔功比起正道武术来,威力不知要大多少倍,只是,现在他还不能随心所欲控制魔力,不敢乱用,如果用家学招式,对付这四个侍卫还是很吃力的。

    “不行?那还有个法子。”夜笑离漫不经心道。

    “什么法子?”公孙昊喜出望外,只要还有选择,就还有希望,断一条腿,那他的人生都要毁了去,就算摩天功复元能力强,但谁也不能保证,残了还能再修复好。

    他可不想成为残废。

    “你该知道,谁才是害清瑶的主谋,又是谁指使人,将清瑶伤成这样,所以,你也可以选择将贺雪落小姐的十根指甲盖全部拔去……”

    “不……不行,贺相会杀了我……”公孙昊连连摇头道。

    “既然公孙世子如此怜香惜玉,那只好取你的指甲,要不,还是拿你整个靖北侯府来代替?”夜笑离半扬着眉道。

    “我……”四个武功高强的侍卫慢慢欺近,公孙昊不是逃不脱,但逃了又如何?庆祥呢,还是没讨回去,明天还是要去大理寺,而且,他还给穆清瑶下跪磕头道歉过,还损失了她的嫁妆,太不划算了。

    “不就是一只手,一条腿么?清瑶可是双手双脚都残了呢,本世子还是看着你我父亲有袍泽之义的份上才打的对折,不然,她身上有多少道伤,就要在你身上划多少道。”

    夜笑离浅笑淡淡,眼神却阴冷刺骨,没有半点笑意,那天,如果不是他提前计划好,清瑶会受多少罪,他可以想象!

    公孙昊贺雪落这对狗男女,伤清瑶那么多,不讨回来,怎对得起对她许下的一世的诺言?

    “拔雪落的指甲吧,她家有好药,你们去拔她的,我决不会说出去。”公孙昊额头大汗淋淋道。

    “贺相手可遮天,你当本世子是傻子么?拔她女儿的指甲,不是给王府找麻烦么?当然是你亲自去。这才能显示你悔过的诚意嘛。”夜笑离双臂环胸道。

    公孙昊脸色苍白地往外走。

    “记得哦,要带指甲来见我,可别又拔了无辜丫环的。”夜笑离幽幽地来了一句,公孙昊身子一震,唯一的后路也被他给堵死了……

    才走到门口,突然颈后一麻,愕然地回过头去,就见顾长清正收回手中的暴雨梨花针。

    “你……”公孙昊怒目圆睁,以他的能力,一般暗器很难伤得了他,但暴雨梨花针是暗器之亡,可上百颗针齐发,也可无声无息只发一颗。

    “不错,你中毒了,慎刑司秘制的蚀心散,七天之类得不到解药,就会心烂而死,公孙世子,还望你莫要耍花招才好,我家世子爷要的是贺小姐手十指上,如葱一样美丽的指甲。”顾长清阴冷地说道。

    北靖侯府槐阴院内,公孙昊离开多时,却不见回来,贺雪落坐立难安,等了半晌,丫环碧珠劝道:“小姐,您的伤还没全好,回去吧,世子爷回来若有消息,会派人送信给您的。”

    贺雪落一想也是,正要出门,公孙昊脚步踉跄着回来了。

    “昊哥哥,庆祥可带回来了?”

    公孙昊摇摇头,眼神复杂地看着她。

    “怎么了?受气了么?”贺雪落见他神情委顿,心中有些发酸,见过姓穆的贱人后,心疼了么?

    公孙昊不说话,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发呆。

    “怎么了?昊哥哥,你说话呀?”贺雪落越发急了,自小便喜欢这个男人,多少皇亲贵戚,贵爵高品向相府提亲,自己都拒了,好在爹爹宠爱,由着自己来,好不容易熬到现在,他离了婚,成了单身,能名正言顺取自己了,这当口若变了心……

    “雪落,你真心喜欢我么?”公孙昊缓缓将目光移到她脸上,认真地问道。

    “当然,这还用问么?这么多年,我的心,你还没看懂么?”贺雪落微垂了眸,小声回道。

    他从没这么直白地问过她,到底是女儿家,自承爱慕还是有些害羞。

    “如果我会死,你会不会救我?”公孙昊握紧了她的双手,问道。

    “为什么这么说?夜笑离对你做了什么?可有为难你?”双手被他紧紧握着,贺雪落心中一阵甜蜜,他是个冷清的人,平素虽然待她还算体贴,却很少如此亲热过。

    “回答我。”公孙昊执拗地问。

    “当然,你我一心,昊哥哥在雪落的心里,比雪落自己还重。”贺雪落娇羞地垂下头去,不敢抬眸与他对视,心口如小鹿乱撞,终于,要修成正果了么?

    “那我就放心了。”公孙昊松了一口气,抬指一点。

    贺雪落不可置信瞪大眼睛:“做什么昊哥哥?为什么要点我的穴道。”

    “我中了慎刑司的蚀心散,只有你能救,雪落,谢谢你对我的一片真心,现在就是你表现真情的时候了,会有点疼,不过,我会很小心,很快的,不会疼很久。”公孙昊举起她的双手,双目泛红地盯着看,喃喃道。

    “你要做什么?昊哥哥,不可以乱来啊。”贺雪落以为,他是要那个……

    她虽早就愿意把自己交付给他,但这种事情还是洞房花烛之夜再做的好,她还没做好准备……

    何况,在这里么?这个房间是穆贱人呆过的,床是她睡过的,这太委屈自己了,贺雪落心中又期待,又觉得难过,昊哥哥是怎么了?被穆贱人刺激了么?为什么非要那样……才能救命呢?好奇怪,莫非,是中了春药?

    正意淫时,左手食指一阵剧痛,没待她垂头,一根白萄般的指甲血淋淋地举在她眼前。

    “我说过,不是很痛吧,我会很快的,不会让你太多折磨。”公孙昊狂热地看着那根指甲,小心翼翼地放在一旁的茶碗里,若珍宝一般。

    他……他说的很快,不痛,竟然是拔她的指甲盖!

    贺雪落痛得快要晕过去,可偏被他制住穴道,浑身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继续又拿起她的第二根手指,用力拔去。

    “啊……”一声惨叫响彻北靖侯府上空,凄厉而绝望。

    “公孙昊……你疯了么?”贺雪落气得咬牙切齿,虚弱地骂道。

    “雪落,你怎么生气了,不是你自己答应过的么?你不答应,我也不舍得让你受苦啊。”公孙昊一脸惶恐,正举起她第三根手指的手,顿了顿。

    “谁……谁答应了?公孙昊,枉我爱你这么多年……你竟然,如此待我。”贺雪落满腔意化作仇恨,唇角勾起一抹阴戾的冷笑。

    “你怎么出尔反尔呢,你刚才明明说,你我一心,你当然会救我的命的呀。”公孙昊理直气壮地吼道,眼神委屈里还带着愤怒。

    “你为什么要拔我的指甲!”

    “不拔光你的指甲,我就拿不到解药,雪落,亏你还说爱我,你只用直根指甲就能救我一条命,多划算,你竟然也舍不得么?你果然不如清瑶,不如清瑶,清瑶为了我,连命得肯舍去。”公孙昊生气了,这一次下手更加狠,准。

    他竟然这个时候拿自己跟穆贱人比,贺雪落又痛又气又恨,当他拔到第八根指甲时,她终于眼前一黑,痛晕过去。

    “咦,晕了?晕了也好。免得总尖叫着心烦。”连拔了几根,公孙昊也拔得顺手了,很快将剩下的两个大拇指了并拔了。

    然后小心地将贺雪落包到床上,顾不得给她请太医,包起那包指甲,飞身而去。

    先前公孙昊一进门,便趁贺雪落不备,制住了碧珠的穴道,方才的一幕,碧珠全看得清清楚楚,但她不敢出声,生怕公孙昊会连着她的指甲也一并拔了去,等他一走,她的穴道也冲开,冲过去摇贺雪落:

    “小姐,小姐,你怎么样了?”

    贺雪落被她摇醒,十指连心,痛彻心肺,比手指更痛的是心魂,爱了多年的男人,竟然如此待她,简直猪狗不如,猪狗不如。

    “快……快着人来,抬……抬我回府。”贺雪落虚弱地吩咐。

    碧珠刚出门,一阵飓风将她卷了回来,只来得见影子闪过,回过头时,床上的加雪落已经没了人影。

    碧珠大叫:“小姐,小姐……”

    一颗暗器打中了她的穴道,碧珠再次动弹不得。

    远远传来公孙昊的声音:“……带她作个证,很快送回相府。”

    作证?作什么证?

    贺雪落被公孙昊象麻布袋一个搭在肩上,随着他的身形起落,腹部顶得快要吐出来。

    作什么证?送她去给穆清瑶看吗?证明他拔的,的的确确是她贺雪落的手指,不是哪个丫环乞丐的,还真诚心啊……

    越想越气,越想越凄凉,爱了那么久,执着了那么多年,得到的就是生生拔掉十根指甲么?

    晋王府小院里,夜笑离端了一碗乌鸡参汤,正拿着汤匙往穆清瑶唇边送。

    “不喝,说了我不喜欢吃鸡,一口的鸡屎味。”某女很不耐烦地偏过头去。

    “胡说,小心春婶听见了生气,她的厨艺就是御膳房的大厨也未必能比得上。”夜笑离无奈地将汤匙又往前递了递。

    “手艺再好也是你家厨子,与我何干,说了不喝,你怎么这么婆妈。”俏脸皱得象包子,穆清瑶往里躲进一尺,只想避开这个哆嗦男人。

    “又胡说,你是我娘子,分什么你我,来,乖啦,你的流血太多,要补补才行,里面放了当归党参啦。”他象哄孩子一样,怕她烫,吹了吹才往前送。

    穆清瑶嘴叨,挑食,尤其怕中药,但这几天在晋王府,这位堂堂世子爷什么正经事也不干,最热衷的就是往她肚子里填各种补药,吃得她连汗都冒着中药味。

    一开始,她是抵死不从的。

    但这个男人太难缠,各种诱哄,威逼,后来竟是撒娇耍赖全用上了,总之不管她有多冷厉,凶悍,最后还是败下阵来,乖乖地喝下。

    “快喝吧,一会若鸿要来了。”

    穆清瑶一听言若鸿的名字,就如同见了鬼一样,一把夺过夜笑离手中的碗,扔了汤匙,眼一闭,咕嘟咕嘟几口便喝干,亮了碗底:“可以了吧,你能不能不让那个怪物来啊。”

    “不行,你方才出恭,把妆容都毁了,只有若鸿才化得象。”夜笑离断然道。

    “我盖被子,别人也瞧不见……对了,言若鸿自个没家么?天天溺在晋王府,象只花蝴蝶一样,你也不觉得烦。”穆清瑶道。

    夜笑离接过碗:“阿鸿自小就没了爹,算是在王府长大的,清瑶,以后别说这种话好不好。”

    他从没如此郑重地嘱咐过她,不由得怔住,认真地看着他的眼睛回道:“好。”

    每个人都有故事,言若鸿成天笑嘻嘻的没个正经样,但每每谈到他的身世时,王府人便有点讳莫高深的样子,而夜笑离更是护他护得比自家亲妹妹还要严实,仿佛他就是个玻璃杯,轻轻一碰就会碎一样。

    偏那人是个怪物,又以捉弄她为乐,天不怕地不怕的穆清瑶,见到言若鸿就头痛。

    那位人还没来,穆清瑶就精神高度紧张着,谁知他一会又会用什么法子捉弄自己。

    但等了约么半个时辰,也不见言若鸿来,而某人安安静静地坐在床边看书,一点也没有有事要办的迹象,穆清瑶终于忍不住问:“言若鸿呢?”

    夜笑离挑眉:“娘子很想他?”

    鬼才想他!

    “不是你说他就要来么?”穆清瑶道。

    “是啊,他去了暮山,明天就会来。”夜笑离面不改色道。

    我去,明天来你不早说,害人家一直紧张了半个时辰。

    知道上了某人的当,双目喷火地瞪他。

    他眉眼不抬,只是优雅地换了个坐姿,先前是侧脸对着她,现在正脸,唇角勾起一抹浅笑:“娘子,为夫的正脸更英俊。”

    穆清瑶绝倒!好吧,该死的,她认输,既没他脸皮厚,又没他腹黑。

    “世子爷,公孙昊来了。”顾长清进来禀道。

    “他倒是快。”起身帮床上的这位掖了掖被子,重新回到坐位时,公孙昊背着贺雪落进来了。

    一身血迹斑斑,让穆清瑶眉头一跳,莫非他还真拔了贺雪落的指甲盖?

    再看虚弱得连站都站不稳的贺大小姐,那双手果然一直在颤抖着,十指血肉模糊,受伤后并没有包扎,还在滴血。

    贺雪落脸色苍白如纸,整个人痛得几近晕厥,比起往日的止高气扬来,此时的她,如一片打了霜的枯叶,随时会调零一样。

    她是真爱公孙昊的,嫁进侯府三年,贺雪落对公孙昊的情,穆清瑶看得清清楚楚,感受最深。

    可是真爱又如何?

    公孙昊这样的人渣,爱的只有自己,就算贺雪落是皇帝的女儿,在他自己的安危面前,他也会出卖,利用,一文不值。

    活该,当初,正是贺雪落让自己受尽公孙昊的冷落与凌辱,如今,同样的遭遇落在她的头上,老天真是有眼啊,让自己亲眼见到这一幕,果然,让渣男来虐她是最让人痛快的事啊。

    心中太畅快,唇角忍不住就向上翘,自重生以来,她很少笑,总是冷冷清清,面若冰霜,如今只是浅笑,顿时如春花初绽,眼波流转间,竟是风情万种。

    这样的穆清瑶让贺雪落更气,一见她,便如死敌碰面,怒火万丈。

    “果然……是你这个贱人拾缀他的。”贺雪落咬牙切齿道。

    “贺小姐手伤的也不是很严重嘛。”夜笑离先前坐着,眉眼不抬,听了此言,放下书,眼神淡淡地投向贺雪落。

    先前在宫里,这个人也是这般淡淡地看着自己,然后,自己便象中邪了一样,拼命掌嘴,打了自己不下一百个耳光,到现在,脸还火辣辣地痛。

    虽然拿不到证据,也没见他如何动手,可再触及这样的眼神,贺雪落还是心中一阵发寒。

    不由得瑟缩着退了一步。

    “看见了吧,我实实在在拔的是雪落的手指甲,快把解药给我。”贺雪落正紧张之时,公孙昊抢向前一步道。

    “什么解药?”夜笑离一脸无辜地问。

    “蚀心散啊。”公孙昊急道,若非为了蚀心散,他也不会这么急巴巴不顾一切地拔了雪落的指甲。

    “没听说过,公孙兄中了这种毒?”夜笑离一脸莫明道。

    “明明就是你给我下的,现在我依你们的要求做到了,怎么又反悔,说话不算数么?”公孙昊急了,脸红脖子粗的。

    “胡说,王府怎么会有这种东西,谁又让你去拔贺小姐指甲了,公孙兄,你是魔怔了么?说了清瑶不会再跟你回去,你就是要表决心,也不该拿贺姑娘出气啊。”夜笑离皱眉道。

    听闻此言,贺雪落横眉怒视公孙昊,如果在平素,夜笑离的话她也许会怀疑真实性,但现在,她已经恨透了公孙昊,也对他失望透了,只须轻轻撩拨,就信了个十成十。

    “公孙昊,你好……

    东西果然是抢着才香,才好,以前她是你的妻时,你不闻不问三年,虐她三年,如今人家有了更好的,你就巴巴地想求回去?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这辈子,穆清瑶也不会再回到你身边了,你死了这条心吧。”

    “不是,雪落,我不是要接她回去……”公孙昊连忙解释。

    “原来你在我跟前磕头认错全是假装的么?你还把嫁妆也还给我了。”穆清瑶眼圈泛红,直直地看着公孙昊道。

    “我……不是,清瑶……不对,雪落,我没有。”公孙昊感觉一个头有两个大,既希望清瑶不要伤心,又不想贺雪落误会。

    “畜牲!”贺雪落气急了,不顾手指疼痛,一巴掌甩去。

    公孙昊俊逸白晰的脸颊上,立即多了个血手印。

    “夜世子,别开玩笑了,解药给我吧。”他知道,再纠缠下去,只会越描越黑,两个曾经深爱自己的女人,都会恨透自己。

    “你有哪里不适吗?如果中毒,身体该有反应吧。”夜笑离无奈道。

    公孙昊立即试了试气息,暗中将自己的小周天运行了一遍,还真没有凝滞感,莫非,真的没有中毒?可当时后颈处真的一麻呀。

    “慎刑司素来不许用毒药施刑,又哪来的蚀心散,你这个自私的蠢货……”贺雪落又气又失望,知道他是中了夜笑离的道了,这点子把戏竟然也没看出来,还真不是一点二点的蠢,自己怎么就会迷上了这样一个无情无义,自私自利的蠢男人!

    公孙昊懵了,身形晃了两晃才站稳。

    “呀,贺小姐,很疼吧?还是快些回去上药的好,有什么事,贺相会替你作主,千万要相信贺相,他一定会给你一个公道的,替你出气的。”夜笑离一片关切地说道。

    贺雪落听得心头一跳,夜笑离这个时候抬父亲出来,分明就是刺激公孙昊……

    果然,公孙昊如梦初醒,眼神狂戾地看向她。

    贺雪落吓得一步一步往后退。

    公孙昊狞笑一声,一把拦腰将她抱起,纵身跃走。

    贺雪落被公孙昊抱着一路狂奔,钻入北靖侯府一处别院,公孙昊一脚踹开门,将她往床上一掼。

    “你要做什么?”贺雪落穴道仍未解开,不能动弹,看着近乎疯狂的公孙昊,由心底里升起一股寒意,眼圈泛红道。

    “别怪我,雪落,我也是没法子了,贺相权倾朝野,势力太过强大,今天我这般对你,让他知道了,我死是小,整个北靖侯府都会遭殃,怪只怪,你有个阴狠毒辣无人敢触犯的爹。”公孙昊眼里滑过一丝愧意,“哧啦”一声,撕开贺雪落的胸衣。

    “不,不要,我保证……保证不告诉爹爹,这不是你的错,是别人逼你的,我不怪你……”贺雪少彻底吓傻了,绝望地央求。

    “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么?贺相养出来的女儿会是心胸宽容之辈?你已恨死我了,雪落,只有你变成我的人,我才能自救,别怪我……”公孙昊说着,两手不停,顿时,屋子里,零碎的布料乱飞。

    “不要,不要啊,我求求你了,昊哥哥,求求你……”

    “放心,我会很小心,很温柔的,不会很疼……”

    同样的话,一个时辰前从他口中说出来时,贺雪落心中甜如饮蜜,而现在,听在耳朵里如同魔鬼之音,对,这个男人就是个魔鬼,是个畜牲,什么都干得出来,怎么会……怎么会喜欢这种人渣,怎么会为了这种人费尽心力去害另一个无辜的女子……

    贺雪落恨,恨得快咬碎一口贝齿,枉她一身武功,此时却象最柔弱无用的普通妇人一般,任这个男人在身上施为。

    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你的摩天功不是已到第四层吗?不宜破身啊,保持童子之身才能使功力大涨……”

    公孙昊果然顿住:“你怎么知道我练了摩天功?”

    贺雪落眼里滑过惧意,硬着头皮道:“我……我太过关心你,你的一举一动我自是……自会小心在意。”

    “摩天功乃贺相发下的禁令,你竟知道我在练,莫非……”

    “不会,我绝对不会让爹爹知道的,你看,你练了三年,我也从没有透露过半句不是?”看他的眼神越发凶狠,贺雪落忙道。

    “既便破身又如何?多吃点麒麟散就是,今日若放过你,明日我便无葬之地,何况,你还知道我练了摩天功。”公孙昊也不傻,以前她不说破,是因为太过在意他,如今她对自己只有恨,又岂会不揭发?

    手下这具身体玲珑有致,雪肤如白锦,诱人之致,他虽禁欲多年,于这种事并不热衷,但到底青春年少的正常男子,怎抵得处如此赤白的诱惑,眼神一滞,履身上去。

    “你说,他把贺雪落掳到这里做什么?”院墙外,穆清瑶倚在高大的香樟树上问道。

    “你很想知道?”夜笑离虚弱地半倚在她身上,懒懒的如无骨之人一般。

    穆清瑶侧目,一副看傻子一样看着,眼里写着,这不用问吗?我好奇。

    “那进去看看如何?”夜笑离唇角微微牵起一抹意味不明的浅笑。

    “你……真的没武功?”垂头看他缠在自己腰间的手臂,一路追踪过来,这个男人一直象布袋熊一样挂在她身上,她严重怀疑,他是在偷懒。

    “娘子啊,为夫身体羸弱,你看不出来么?走几步路就会喘……”话未说完,就开始咳。

    说得好象她没见过他动武时一样。

    明知戳穿,他也会抵死不认,穆清瑶无奈地白他一眼,带着他一起,纵身跃上院墙头。

    一声凄厉的惨叫响破天空,穆晴瑶心头一震,公孙昊真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真要杀贺雪落灭口?

    “不会杀的,他没那个胆子。”身旁某人似乎看懂她的心意,摇头道。

    “那……”

    “再听听就知道了。”对于暗中听人家墙角之事,夜世子半点也不觉得有何不妥。

    紧接着,啪啪声响,夹杂着男人的粗喘,女人隐忍的生吟,穆清瑶就算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走路,终于明白过来,俏脸大红,回头就瞪某人一眼。

    却触到某个清雅出尘男子羞郝而晕红的俊脸,顿时心情大好,丫丫的,明明就比她还害羞,还偏要来听人家洞房,心里真变态。

    想起屋里那个男人的龌蹉,真气恨原身竟然爱这种男人爱了三年,害得她也跟着哭了好几回,虽不是本心所愿,但身体现在是她在用好当了,哭多了眼睛会肿的。

    扔下脸越来越红,眸光也越来越炙热,正害羞中的男人,穆清瑶回身一纵。

    “喂,娘子,干嘛去?”夜笑离半晌才反应过来,没良心的小女人太过害羞,跑了。

    他不得不慢腾腾自院墙上往下爬,一副手脚并用的样子。

    穆清瑶根本就没担心他会摔着,又不是没见过他变态的功夫,所以,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夜笑离还真摔了一跤,摸着屁股赖在地上不起来,就不相信,小女人真会不管他就这样跑了。

    他正作持久战打算,没过片刻,就听到一阵敲锣打鼓的声音,然后院墙的北面冒起一股浓烟。

    “走水啦,走水来,快来救火。”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个锣,穆清瑶边敲边喊。

    一时间,周围四境的居民全被吵醒,拿盆的拿盆,提桶的提桶,一窝蜂涌向某对渣男女正在做的屋子里去。

    很快,就听到哇啦啦的惊诧声,紧接着就有人咒骂,有好事者则说要绑了报官沉塘。

    夜笑离也不赖地了,唇角笑意浓浓,优雅地起身,拍拍袍襟上的灰尘,宠溺地看着远处正幸灾乐祸的某个小女人。

    故意将她引来,只看一眼,她就明白他先前的用意,更知道利用,延续他的计谋,这一招,高明,也狗狠。

    贺雪落是处子,公孙昊又是个雏,没经验不说,又紧张忧急,结果来了个血染床单,好不容易过了最初撕裂般的疼痛期,刚有点感觉,突然外面响起象逃荒一样的脚步声,两人还没来得及反应,门就被踹开,一盆冷水从天而降,直接浇在两具光溜溜的身体上。

    经过短暂而令人窒息的静谧,接踵而来的便是狂轰乱炸的咒骂,踢打,烂菜叶臭泥巴全往身上招呼。

    “哈,有人偷人养汉。”

    “伤风败俗,抓起来送官。”

    “就是,如此偷偷摸摸,肯定不是正经夫妻。”

    “呀,看那女的,还梳着姑娘头呢。”

    “送官,送官。”

    穆清瑶正跟着人群往里钻,也想看热闹。

    手被人捉住往外拖。

    正要回个手刀,脖子也被勾住,某人在她耳边警告:“敢打,我就找阿鸿哭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