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五十八章:进宫

第五十八章:进宫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不松手?”转过弯,穆清瑶手肘一击,一个转身,脱离言若鸿的怀抱。

    “你个没良心的,才救你出来,就翻脸不认人了?”言若鸿阴着脸道。

    “谢啦,不过,你也吃了本姑娘的豆腐,咱们算两清。”穆清瑶拱了拱手道。

    “我去,又不是才吃的,都吃成老豆腐了,能跟救命之恩比么?你就白眼狼吧。”言若鸿说着又要将穆清瑶往怀里拖。

    “滚蛋,没人请你来救。”穆清瑶回手就是一掌,逃开。

    言若鸿脚尖一点,半空中象拎小鸡一样将她拎起,穆清瑶汗都出来了,怒道:“放开我,该死的花蝴蝶。”

    “花蝴蝶?这个名字好。”言若鸿将穆清瑶扔在巷中的一间屋顶上,邪笑:“正好你这朵花还没人采,就让哥哥来采了吧。”

    这厮就是个变态,脑子与正常人不一样。

    看他当真扑过来,穆清瑶大叫:“夜笑离,快过来救我。”

    言若鸿果然回头看去,穆清瑶手中的毒针趁机扎去……

    堪堪破到他的衣袍,这厮象后脑长了眼睛一样,准确无误地捉住她的手:

    “这回看你还往哪跑。”

    一个扫膛腿,将穆清瑶撂到,双手捧着她的脸就一阵搓揉。

    打不过这个人,施计又总被反制,穆清瑶平生最忌的,就是这个半人半妖的怪物。

    那天在牢里,她就与他大战了上百招,精疲力尽之下被他制住,后来,她就成了个只剩一口气的活死人,明知是假的,但自己见了都瘆得慌。

    天知道他又想把自己变成什么怪物,

    一时间,手脚并用,乱打乱踢。

    原本也没打算会得手。

    “嗷唔——”某俊美妖孽男子一声狼嚎,捂住某处半晌一动不动。

    竟然踹中了他的命根子!

    真是意外之喜。

    穆清瑶一个翻滚,脱离他的控制,顾不得摸自己的脸,捧腹大笑:

    “花蝴蝶,你也有今天!”

    “真是……最毒……最毒妇人心。”言若鸿痛得额头汗珠直滚,咬牙骂道:“你是想……断了言家香火么?本世子若生不出儿子来……非要将你正法了不可。”

    “都生不出儿子了,还怎么将我正法?”难得看他吃鳖,穆清瑶心情大爽。

    说罢,扔下他,转身就跑。

    “你跑什么?事情还没完呢。”言若鸿忍痛掠起,再一次拎住她的后领子。

    “不要……”穆清瑶想挣扎,言若鸿不耐烦地一指点中她的穴道。

    “吵死了,当爷喜欢跟你这凶婆娘玩啊,还不是受阿离所托。”言若鸿没好气道。

    “他让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啊,他又不是你爹。”看他一双修长漂亮的手又要搓自己的脸,穆清瑶没好气道。

    言若鸿面色一僵,眼中滑过一丝阴戾,再不多言,按住她的脸继续。

    脸上凉凉的,湿湿的,穆清瑶几次想要摸脸,都被言诺鸿凶狠地眼神制止。

    “你当本世子闲得慌吗?你的罪名还没清,顶着这张脸找死么?方才若不是本世子来得快,太子就算将你碎尸万段了,阿离也找不到地方哭去。”夜若鸿做完最后一道工序,手一拍,站起来道。

    这倒是,原来他在给自己易容。

    知道他化妆的本事超一流,便是好莱坞的化妆师,也未必有他化得逼真。

    看他拧眉立在一旁,兀自时不时的绞动着双腿,自己那一脚怕是去得蛮重,不会真打坏了吧,他还没成亲呢。

    心里升起一抹愧意,硬着头皮道:“多谢。”

    自刑部大牢时起,她便当言若鸿为冤家对头,只要一听到他的名字,扭头就走,难得向他道谢一回。

    “你说什么?声音太小,没听见。”言若鸿得瑟起来。

    穆清瑶翻了个白眼,扬高了声:“多谢世子相助。”

    “本世子可是救了你两回小命,光一声谢就想打发?”言若鸿挑眉。

    “那你要如何?以身相许可不可以?”这厮就是个得寸进尺的主,给点阳光就灿烂。

    言若鸿桃花眼一闪,水波轻荡,单指挑下她的下巴:“好啊,正好爷万花丛中走过,就没尝过小寡妇的风味。”

    跟这厮比脸皮厚就是自讨苦吃。

    “臭流氓!”穆清瑶骂完,一个纵身,跃下屋顶,很快消失在巷子里。

    直到那抹倩影消失在巷子尽头,言若鸿才收回目光,桃花眼中滑过一丝若有所失的苦笑,又摸了摸自己的命根子,一瘸一拐地离开。

    回到东条胡同时,永忠竟然不让她进门:“这位小姐,您找谁?”

    穆清瑶看不见自己的脸,但可以肯定,现在的她,连自己也不认识,不由心中微暖,那个男人还真体贴,言若鸿这样桀骜不驯的人,不知怎么就肯听从他的使唤。

    “小姐……”小齐眼睛亮亮地看着她。

    这小孩眼睛还真毒,怎么就认出来了……

    “吴婶在家吗?我是对面胡同的。”故意粗着嗓子说话。

    小齐果然怔了怔,随即清秀的脸上漾开一朵迷人的微笑:“哦,是吗?不在,小姐要不要坐着等一等。”

    吴妈的声音已经从里屋传出:“小齐,是谁啊。”

    穆清瑶挑眉。

    小齐面不改色对着里屋道:“不相干的人。”

    “怎么听着象是大小姐回来了?”吴妈咕哝道。

    小齐也挑了眉看穆清瑶。

    好吧,她伪装的本事确实不怎么样。

    一把揽过小齐的头,捏住他的鼻子:“小屁孩儿,告诉我,哪里露出破绽了。”

    小齐顿时粉脸通红,嗡声嗡气道:“小姐的眼睛,我一看就认出来了。”

    只有非常熟悉的人,才会连对方的眼神也了解,可自己与这孩子相处并不久。

    放开小齐,穆清瑶道:“小齐,想不想学武功?”

    小齐眼神一亮:“大小姐会教我么?”

    “我不会,我会的招式也不适合你。”她会的招式全是杀人的,虽然也可以自保,却太酷烈,她受过的苦,可不想让小齐也受。

    “锦泰有的是武术师付,过两天我就给你寻个好的。”穆清瑶说着,往屋里去。

    吴妈怔了怔才满脸震惊道:“小姐你……易了容?”

    穆清瑶故意没变声,加之又牵着永忠和小齐两个一齐进的屋,所以吴妈会认出也不奇怪。

    接下来的几天里,穆清瑶就顶着易了容的脸出门,倒也确实安然无事,太子那天给了她一个下马威后,也没有了动静,也不知是找不着她的人,还是就此作罢。

    红丰祥的生意仍比庆丰祥好很多,尤其那天的事以后,更是明目张胆地把庆丰祥的客人拉走。

    因着有淑妃娘娘的名头,官太太小姐们也确实更喜欢红丰祥的款式一些,不管是古代还是现代,时尚都爱追星跟风,听说淑妃是个大美人,又素来会打扮,她戴过的首饰自然备受大家喜欢,戴出去也倍有面儿。

    穆清瑶也不急,等自己设计出来的几款首饰打制出来后,再稍作修改,让李掌柜先别摆在柜台上,等几日再说。

    这天刚送完永庆几个去学堂,穆清瑶正琢磨搞个营销策划,一个清俊的身影缓缓走了进来。

    吴妈立即跪倒在地:“见过世子爷。”

    穆清瑶愕然抬头,这几天一直没有他的消息,以为他过了三分种热度,不会再理睬自己这个小寡妇,没想到,他又来了。

    还是来这平民聚居的东条胡同。

    一身清贵雅致的锦袍穿在身上,玉树临风,风姿绰绝,随随便便往屋里一站,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民居里,顿时明亮华美起来,仿佛所有的光源,全聚到了他一个人身上,亮得让人眩目。

    “快起来。”伸出修长好看的手,轻轻托起吴妈。

    “你怎么来了?”穆清瑶皱了皱眉,她真心不想与他有太多交集,那天与太子的冲突然绝对不是她自个招惹来的,而是因为这个人。

    夜笑离不说话,拧着眉看她。

    穆清瑶莫明其妙。

    就见他迈开长腿,几步过来,伸手一抹。

    “丑死了。”

    穆清瑶只觉脸上一凉,面具被他揭了。

    下一秒,温热的手掌轻拂着她的脸颊,润泽的眸子清亮亮的:“这样才好看嘛,你绝对是得罪阿鸿了,才给你弄个这么丑的脸。”边说边随手扔了那张穆清瑶小心翼翼用了好几天的面具。

    那是人皮做的,薄而精致,贴在脸上逼真而生动,制作一张要耗费不少时间吧,何况听说,好的人皮面具,必须在人未死前割下韧性才更好,这种东西,有价无市,他就这么轻而易举地扔了。

    确实是很普通的一张脸,走进人群里肯定没人发现,穆清瑶就喜欢这个。

    着急去捡,夜笑离一把捞起她:“作什么?”

    “我以后还要用的。”穆清瑶烦躁地瞪他,只是几天没见,这个人似乎又瘦了些,白晰的脸颊上还有些潮红,莫非真的有病?

    “以后用不着了,来,跟我走。”夜笑离拉着她就往外走。

    “做什么?男女授数不清你不懂吗?”穆清瑶奋力挣扎,才不想跟他出去呢,这个男人太过出色,跟他手牵手出去太招摇了,还嫌她的麻烦不多么?

    “我是你的夫君,当然不用讲究这个,不过,记得下回见了阿鸿也说这句话啊。”夜笑离捉得更紧了,她根本就挣不脱。

    “那是个怪物,我没拿他当男人看。”想起言若鸿那厮,穆清瑶就浑身起鸡皮。

    她的话成功地取悦了夜世子,好看的薄唇勾起:“阿鸿听了会伤心的,娘子下回说委婉一点。别太直白。”

    穆清遥懒得理他,皱眉道:“说了我不是你娘子,又来了……”

    “我是来请你帮忙的。”他打断她的话,含笑站定。

    “帮忙?什么事?”他堂堂晋王世子,要风得风,要雨是雨,自己有什么能帮他的?

    “明天就是皇祖母的千秋,我想了很久,也不知送她老人家什么礼物好,不如你帮我去挑几件新式的首饰吧。”夜笑离道。

    宫里什么好东西没有,要到市面上挑,再说了,将作营的工艺,外头的工匠又怎么比得上。

    正要推脱,明眸一转,笑道:“行,正好庆丰祥特制了几款首饰,你去瞧瞧,看可心不?”

    看着柜台上摆着的好几款首饰,夜世子目光清亮而有神,拿起一对钻戒。

    “那是情人之间的订情之物,如果有了成亲的意向,男方就可买一对这样的钻戒,拿着向女主求婚。”

    看他喜欢,穆清瑶解释道。

    他直接装进袖袋里:“多少钱?”

    李掌柜大喜,忙道:“一百两银子。”

    “太便宜了,二百两吧,不用找了。”某人扔下一张银票,又选了一条钻石项链:“这个用紫檀盒子包了。”

    丫丫的真是土豪!哪有嫌便宜要多付的?

    不过他买钻戒做什么?有了求婚的对象?

    穆清瑶很难想象,如他这般清雅如仙的男子,会用什么样的姿态向心仪的女子求婚呢?

    这个时代的婚姻,不都是婚妁之言,父母之命么?他能自己作主?

    “皇祖母一定会喜欢。”付过银子,穆清瑶正打算回去,夜笑离站在门口,有意无意地拦着。

    “太后娘娘能喜欢是民女的荣幸。”看在他买了不少东西的份上,穆清瑶好脾气地陪他闲聊。

    本以为他还会再啰嗦些时候,结果没说两句,就上了晋王府的马车,回府了。

    他突然不缠着她了,让她略感不适应,随即哂然一笑,这不真是自己想要的么?

    平凡的商家女,何必跟皇亲国戚纠缠在一起。

    但第二天一大早,晋王府的马车就等在了东条胡同里,不少街坊都跑出来围观,不过记得上回的教训,谁也不敢再乱说什么。

    本以为是夜笑离,结果下马车的却是王妃跟前的陈妈妈。

    穆清瑶忙迎上前去,陈妈妈福了一福道:“奴婢给穆姑娘请安。”

    这是行奴婢礼!

    穆清瑶吓住,陈妈妈她是见过的,在王府养伤的那几天,王妃带着陈妈妈来看望过她几回,身份不亚于顾氏跟前的顾妈妈,在晋王府地位不低,普通小官见了她,怕也要矮上两三分,何况自己这个没品没级的商家女。

    忙托住,回了一礼,穆清瑶道:“妈妈客气,不知您找我何事?”

    陈妈妈细细打量了穆清瑶一眼,眉眼全是笑意:“昨儿个世子爷在姑娘这儿带回去的几款首饰王妃很喜欢,所以,今天特意请姑娘跟着一同去宫里,向其他几位娘娘介绍介绍新首饰的寓意。”

    如果真是这样,倒是能打开钻石首饰的销路,红丰祥不是有淑妃娘娘吗?若睿贵妃,太后都戴庆丰祥的首饰,他们那个噱头就没有吸引力了。

    “是,容小女子进去换身衣服。”穆清瑶道。

    “王妃给姑娘备了几身衣服,姑娘瞧瞧合不合心意?”陈妈妈一挥手,几名宫娥便托着托盘鱼贯而入。

    穆清瑶倒不好拒绝,行礼致谢之后,便进了里屋。

    桌上摆着一排华衣,件件手工精致,衣料讲究,款式也是最新式的,一看就是精心挑选的。

    在王府的几天,穆清瑶就感受到了王妃的善良与简单,同是有品级的命妇,顾氏势利刻薄,王妃的等级比她高去不知多少,却善良而平和,与她相处,肯定很舒服。

    选了一套紫色纱裙换上,出来时,所有人都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姑娘穿这一身可真合适,太好看了。”陈妈妈由衷夸道。

    “是王妃眼光好,衣服很合身。”穆清瑶难得的害羞道。

    “当然合身,尺码都是世子爷定的。”陈妈妈随口道。

    穆清瑶怔住,那厮怎么知道自己的尺码?

    跟量身定做的一样。

    心里正疑惑,外面宫女在催:“陈妈妈,时辰不早了,王妃在等呢。”

    陈妈妈便不由分说,拉起穆清瑶上了晋王府的马车。

    因是太后的千秋,所以,宫里还是搞得很隆重,三品以上的命妇全都要进宫给太后庆生。

    王妃带着穆清瑶在广和门下了马车,正好碰见几位二品以上的命妇,史夫人当然也在列。

    念起晋王府赠药之恩,史夫人上前一步行礼:“见过晋王妃。”

    王妃愕然,不太记得这是哪位,穆清瑶却是认得的,史夫人曾经去过北靖侯府。

    “这位是?”

    “王妃,这位是刑部尚书史夫人。”穆清瑶小声道。

    史太太立即看过来,顿时脸色一僵。

    穆清瑶只当没瞧见她眼里的震惊,别开脸去。

    “原来是史夫人。”王妃礼貌地笑笑,正要走,史太太看着穆清瑶道:“这位是……”

    丫的明明就认得,装什么陌生!

    穆清瑶皱眉。

    王妃回头看了她一眼,很自然地拉起她的手:“离儿那天选的就是她,真是不好意思,让史小姐受了伤,不知她伤好了没。可有大碍?”

    史太太震惊得无以复加,不是说,穆清瑶被打残了么?怎么又好端端地站在这里,王妃的话虽然没直说,但意思再明显不过,那是晋王府内定的儿媳!

    还真要这个离弃的商家女做儿媳?!

    晋王府还真是生冷不忌呀。

    这样的身份,怎么上得了台面,便是皇上那边,怕也不会同意吧。

    可不管怎么着,王妃喜欢,史太太面上对穆清瑶就要客气。

    “多谢王妃挂怀,云嫣好多了,已无大碍,还没谢过穆姑娘呢,那日若不是姑娘,云嫣她……”说到一半,拿着帕子拭泪。

    虽然救过史云嫣,但穆清瑶并不想与史家套近乎:“不过举手之劳,当时也是为了自保才出手的,夫人不必在意。”

    她的语气带着淡淡的疏离,史夫人听在耳朵里,却很舒服。

    谁也不愿意欠人情,何况还是个身份不怎么拿得出手的商家女的人情,穆清瑶这话便是要撇清关系,正好减轻史夫人的心里负担。

    倒是个会做人的,样貌也好,如果不是出身太低……

    史夫人微微叹了口气,有点替穆清瑶可惜。

    王妃带着穆清瑶先行一步,史夫人环顾四周,不少太太带了自家闺女一同来,燕肥环瘦,气质各样,却没有一个,能比得上穆清瑶清丽脱俗的。

    真是怪了,看着冷冷清清的一个人,穿着稍打扮下,整个人就气质不同了,加之她又冷傲疏淡,更多了几分清高与出尘,倒是与晋王世子很配呢。

    “秦太太,好久不见。”一转身,看见秦太师的夫人带着秦梦烟,史夫人忙迎上去搭讪。

    秦老夫人是一品诰命,长得很福态,笑眉笑眼的,看着觉得亲切慈和。

    “原来是史太太,确实好久不见,怎么没见令媛?”秦老夫人道。

    史太太脸色一黯道:“云嫣病了,这是梦烟吧,可真水灵,跟仙女儿一样呢。方才我还觉得晋王妃跟前的穆姑娘长得好,这会子见了梦烟,可着实眼都花了。”

    秦太太一听,眼神就有点往下沉,身边的秦梦烟更是眼圈泛红,史夫人始觉自己好象说错了什么,只听说秦太师与晋王府关系甚好,莫非……

    她没敢往下想,回头就见贺相的夫人带着丫环过来,忙偏过头去当没看见,与秦太太又闲聊了两句,先往宫里而去。

    史太太往日见着贺太太必定会粘上去,两家好得跟一家似的,今儿怎么反倒象不认识似的。

    秦老太太扯了扯嘴角,刚要走,贺太太赶上来:“秦老太太,难得您今天也来了,太后娘娘肯定很高兴。”

    “今天是娘娘的千秋,能不来么?娘娘这些年可没少疼我家梦烟。”秦老太太笑道。

    “哟,梦烟这是怎么了?眼圈都红了。”贺太太惊讶道。

    “不过是风沙迷了眼。”秦家与贺家素来交往不深,秦太太不太愿意与贺夫人多谈,便淡淡地说着,率先往前面行。

    “晋王妃今天跟前跟着的是谁啊?看着不象是丫环,秦小姐,往年王妃不都是带你给太后祝寿的么?”贺太太状似无意道。

    果然,秦梦烟一听,脸色更难看,明丽的眸子里写着痛苦之色。

    “先前还诬告我家雪落使人将她致残,这才过几天啊,就活蹦乱跳的到宫里来了,也不知皇上见了她,会有什么感想,究竟是谁在欺君啊。”贺夫人阴阳怪气地说道。

    秦梦烟听了咬了咬唇,眼神巴巴地看着秦太太。

    秦太太眼里就露出疼惜和无奈之色,这孩子怎么就这么轴呢,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也不懂么?

    不少官太太上前来簇拥着贺夫人行礼巴结,秦太太皱了皱眉,便拉着秦梦烟先行一步。

    穆清瑶跟在王妃身后,一路上招来不少目光,大多诧异或是好奇,有知晓她身份的,便露出鄙夷与不屑之色。

    穆清瑶面无表情,淡漠地面对一切探询的眼神。

    “王妃姐姐,可巧碰见你了,正找你有事呢。”一个清脆悦耳的声音在前方响起。

    “见过淑妃娘娘。”王妃行礼。

    眼前的宫装丽人长着一张如满月般的圆脸,大眼黑亮有神,微笑时,两个梨窝若隐若现,若不是眼角隐隐的鱼尾纹,穆清瑶还真以为她只有十五六岁呢,看着实在娇俏可人,原来她就是淑妃娘娘么?

    随着王妃行了一礼,淑妃觑她一眼,眼波流转:“王妃姐姐,这位是?”

    “是穆姑娘。”王妃笑道,又回头拉穆清瑶的手:“清瑶,见过淑妃娘娘。”

    跟随王妃进宫给太后祝寿,又是以这种方式介始,虽没明说,但王妃的态度已经很明显,淑妃黑亮的大眼里滑过一丝惊诧,随即满面是笑:

    “这位是就在选妃大会上,技压群芳的穆姑娘?果真是个美人儿。”

    说着,她伸出手来,想要拍穆清瑶的,穆清瑶下意识地想避开,但还是忍住了。

    淑妃的手柔若无骨,轻轻抚来时,如羽毛划过一般轻柔,这样的手,男人应该很喜欢吧,正丫丫时,手背一阵锐痛,本能地就想甩开,抬眸间,触到她眼中的得意与挑衅,生生忍下,轻轻抽回手,随手摸去,手背果然没有半点伤痕,这个女人掌心里竟然藏着针。

    如果刚才将她甩开,她肯定会借势摔倒在地吧,然后,肯定会尖叫引来许多人旁观,再然后,诬自己一个冒犯皇妃之罪,到那时,自己可就百口莫辩了。

    而自己隐忍不发,她虽阴谋不得逞,却至少给了自己一个下马威。

    看着一派纯真娇俏的女人,却原来如此阴险。

    自己与她往日无冤,素日无仇,为何要害自己?

    难道是为了红丰祥吗?

    红丰祥明摆着就是她在向自己挑衅,找茬!

    京都好地面多了去了,非要在庆丰祥对面开一家同样的银楼抢生意,只是为了挤垮庆丰祥吗?

    她堂堂皇妃,要钱有钱有权有权,何苦要跟自己这个商女争?莫非,也是不愿意自己成为晋王世子妃?

    还是,自己的行为触极了她的利益?

    百思不得其解。

    不管是什么原因,这个人已经将敌意表现得很明显,昨儿受的气就还没发泄,今天你又来惹姐,当姐是泥做的么?

    三品皇妃,算个鸟啊,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你真当姐是属兔子的。

    穆清瑶神色不改,淡淡地看着淑妃,只是,眸光冰寒刺骨,唇角勾起一抹残戾地笑,恭敬有礼地退到王妃身侧。

    不知为何,淑妃打了个寒禁。

    “美不美的不重要,主要是离儿喜欢。”王妃似乎半点也没察觉这两人之间的暗涌,笑道。

    经过湖中长长的走廊,便是太后娘娘的慈宁宫,淑妃热情地陪着王妃边走边说,穆清瑶不紧不慢地跟在二人身后。

    淑妃是四皇妃之一,三等妃位,身边自有宫女跟随。

    她今天穿了一件碧纱大摆纱群,长长的挽带拖曳在地,显得飘逸又婀娜,她的侍女侧穿着五品女官长裙,两臂也挽着长长的飘带,三品妃位,一般最多配六品女官随侍,而淑妃随身却带着五品女官,可见她在皇上跟前有多受宠。

    快上长廊时,穆清瑶的帕子滑落,她随意地弯腰去捡,暗中以广袖遮手,将两根不同颜色的飘带打了个结。

    王妃回头看了她一眼,又淡然地转过头去。

    “王妃姐姐你看,睡莲开了,真是难得啊,深秋了,还有睡莲。”淑妃似乎特别喜欢表现她嗓音的清脆,一路唧唧个不停。

    “是啊,真好看。”王妃赞叹道。

    穆清瑶故意落后一步。然后,状似无意地踩住她前面侍女的飘带。

    侍女绊住脚,身子一歪,扑向前面的淑妃,淑妃正半倚栏杆,被她一撞,翻身落如湖中。

    侍女也跟着摔倒。

    “娘娘——”

    “淑妃娘娘落水了。”

    “快来救人啊。”

    顿时,场面一片混乱,后面的官太太们听一声音,也一个个赶来。

    一身繁复宫装的淑妃象只落水鸡一样在水中胡乱扑腾,身上的首饰衣服加重了身重,让她象称砣一样往下沉,扑腾两下浮上来,很快要沉了下去,水肯定是灌了不少的。

    宫里会水的宫女太监并不多,侍卫赶来也还要段时间,大家一时束手无策,只晓得慌张尖叫,拿绳子的拿绳子,拿棍子的拿棍子,在一旁乱扒乱拨乱划。

    穆清瑶扶住王妃,悠然而闲适地看热闹。

    深秋的湖水,只差没结冰了,可想而知有多冰寒刺骨,不多时,淑妃的脸色已然发乌,浮浮沉沉中,喝下不少湖水不说,扑腾的力气也小了很多。

    再不救上来,不淹死也冻死了。

    穆清瑶这才一跃而起,脚勾在栏杆上,身子倒挂,一手抓起淑妃的头发用力往上一甩。

    好在岸上人多,及时接住了淑妃,否则,没淹死也要被穆清瑶摔得够呛。

    太医倒是来得快,忙过去给淑妃急救,方才还巧笑嫣然的美人儿,这会子躺在地上毫无生气,一张原本娇美的脸,此时苍白如纸,嘴唇发乌,状若死人,哪里还有半点美感。

    “多谢姑娘,多谢姑娘。”淑妃的侍女对着穆清瑶纳头就拜。

    “呀,穆姑娘果然好武功,若不是她,还不知淑妃娘娘会……”有人轻声说道。

    “怪不得晋王妃会喜欢她,果然还是有些本事的。”先前用鄙夷的眼光看穆清瑶的人,不禁赞叹。

    王妃浅笑嫣然,秀美的容颜上,如沐春风。

    穆清瑶淡定地扶起淑妃的侍女:“小事一桩,无需挂怀。”

    “这可不是小事,穆姑娘今儿可是立了大功了,若不是姑娘出手,淑妃娘娘肯定要吃更多苦头。”史太太由衷地说道。

    岸上站了那么多人,会武的可不在少数,可那些人都只在看热闹,没一个肯出手相救的。

    亲眼看见穆清瑶救人,不禁让史夫人想起史云嫣来,当初,云嫣可没少欺负她,可最紧要关头,却是她救了云嫣,这个女子看似清冷淡漠,却心胸宽厚,有颗仁慈善良的心。

    “是啊,穆姑娘可是淑妃娘娘的救命恩人。”有人眼着说道。

    “太子殿下来了。”不知有谁叫了声。

    穆清瑶皱眉,悄悄将身形掩在王妃身后。

    太子龙行虎步,器宇轩昂地走来,身后跟着一众年轻公子,一看都是皇亲国戚。

    “怎么回事?为何都聚于此?”太子磁性的嗓音响起。

    穆清瑶抬眸看去,只见那群公子里,夜笑离行色匆匆,虽然只着一件普通的淡紫色袍子,远远看去,身姿颀长,面色如玉,气质飘远出尘。

    其他的公子们一个个也算英俊潇洒,可总觉得少了层气场,与他一比,便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既便是他身边穿着大红长袍的言若鸿,除了象花蝴蝶般醒目张扬,跟他一比,便显得阴柔了些许。

    好看的剑眉拧着,清润的眸子里也蕴着淡淡的忧急,四处搜寻着什么,待目光触到她时,眼神瞬间一亮,那点淡淡的忧郁便象清风拂烟一般散开。

    众命妇们纷纷向太子行礼。

    “殿下,淑妃娘娘落水了。”侍女白着脸回道。

    太子一听,步子跨得更大,围着的人群立即散开,太医正在替淑妃做着急救,不知为何,淑妃仍没醒转,苍白的脸色看不到半点生气。

    太子一震,脸色微沉:“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淑妃娘娘怎么会落水?”

    王妃便看向淑妃跟前的五品女官。

    女官的脸色刷白,整个人都在发抖,瑟瑟地跪伏在地。

    “是……是奴婢没有侍奉好娘娘,不小心……”

    话还未完,太子便一脚踹去,正中那女官的心窝,她顿时口喷鲜血。

    这一脚踹得可真重!

    淑妃落水,确实算是一件大事,但要生气也该是皇帝生气吧,太子发这么大的火做什么?

    淑妃一不是他的母妃,而不是他妃子,三非他的亲戚,不过是皇帝老子后宫中,众多小老婆一个,太子此举也太过显眼了吧。

    也不怕他皇帝老子看见,产生怀疑?

    所有人都诧异地看向太子。

    而一众侍女太监们更是吓得跪伏在地,鸦雀无声。

    有意思!

    当初自己惩治红丰祥的打手时,这位太子殿下也恰好出现在那条小巷子里。

    而现在,淑妃娘娘落水,太子殿下又如此愤怒。

    穆清瑶闻到了暖昧的气息。

    “拖出去乱棍打死。”太子踹完一脚仍觉不消气,大声道。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啊。”女官顾不得痛,伏地磕头求饶。

    “殿下,着实是意外,方才臣妾就在身旁。”王妃皱眉,不忍心看那女官就此没命。

    见王妃求情,太子的脸色稍缓,“王婶可有受惊?”

    “还好,还好,幸亏有清瑶在,不然,淑妃娘娘命休矣。”王妃回头将穆清瑶拉出来道。

    太子眼神如刀般射向穆清瑶。

    宫里上了品极的宫女行事极为妥当,若非心存杀念,是不可能会将淑妃推进湖里的,而这位女官又跟随淑妃多年,乃淑妃心腹之人,没有行凶的动机。

    穆清瑶是跟着王妃一同进来的,王妃与淑妃在一起,她自然也离得不远,以她的身手,想动点手脚暗害淑妃并不难。

    “是幸好有她在,还是正因有她在?”太子眉宇间蕴着怒火。

    这话可就诛心了,明着怀疑是穆清瑶暗害淑妃。

    好吧,虽然是事实,但是……

    穆清瑶面色不改,神情淡漠地迎向太子的目光。

    “呀,殿下此言差矣,大家伙都可以作证,是穆姑娘救了淑妃娘娘。”秦太太上前一步道,她虽离得远,但穆清瑶救人的一幕,可不是她一个人看见了的。

    “或许,穆姑娘先将人推进水里,再救上来,可不平白得了大功一件?淑妃娘娘身子素来康健得很,这条长廊也是走了不下几百回,好端端的怎么平素不掉湖里,就今天掉了。”贺夫人在一旁不阴不阳地说道。

    太子听得眉头一沉,果然眼神越发冷冽。

    “这是什么话,贺夫人,你可亲眼见着清瑶推娘娘了?血口喷人的事,怎么贺家人总是做得这么顺溜呢?”王妃脸色一沉,秀美的容颜上蕴着薄怒,冷冷道。

    贺相在前朝一手遮天,嚣张跋扈,许多官员都是他的党羽,有不肯同流合污的,便被各种打击陷害,许多官员大多敢怒不敢言,王妃此言正好说中不少官太太的心声。

    晋王妃素来单纯厚道,今日说话如此尖锐直白,一时让贺夫人下不得台,红着脸道:“王妃,您这话是什么意思?是在隐射我家相爷吗?”

    “算了,算了,确实是大家亲眼所见,是穆姑娘救了淑妃娘娘,殿下不可错怪了穆姑娘。”秦太太见晋王妃与贺夫人两个剑拔弩张,一副要吵翻的样子,忙从中打圆场。

    太子待还想说什么,夜笑离慢悠悠地走了过来,浅笑道:“太子哥哥确实认为是穆姑娘害了淑妃娘娘么?”

    太子脸色阴沉道:“虽没有证据,但她的嫌疑不小,阿离,太子哥哥不是想针对谁,实在此事有些蹊跷……”

    他话音未落,夜笑离已转了身,朝正在抢救的太医走去。

    “阿离,你要做什么?”太子脸色大变。

    所有人不知太子为何突然慌张起来,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就见夜笑离走近淑妃,含笑问道:“可还有救?”

    “回世子爷的话,下官正在救,不过,还没醒转。”

    “那就别救了。”夜笑离语气无比平和地说道,话音未落,突然一脚向淑妃踹去。

    淑妃纤秀的身子便被他一脚踹向半空,再重重地摔落在地。

    原本就只剩一口气的人,此时更是人事不醒,命在旦夕。

    所有人都震住,半晌没有回过神来。太子更是几步跨过去:“阿离,你做什么?”

    “你不是说清瑶想杀淑妃么?反正你又找不到证据,只能怀疑,不如我来坐实了它,也省得你为找证据煞费苦心。”

    “阿离你……”太子气得脸都白了,紧握成拳的双手青筋暴起。

    “去吧,去禀报皇上,就说我谋杀淑妃娘娘,让他发落我就好。”夜笑离淡淡地说完,又慢悠悠过来,牵了穆清瑶的手道:“走,去给皇祖母拜寿。”

    竟然扔下盛怒的太子和所有的人,带着穆清瑶扬长而去。

    而太子竟然就眼睁睁地看着他,半晌无语。

    侍卫更是不敢拦他,向两边让开,任他们手牵手经过。

    自认识起,这个男人就在帮她,虽然她一直不知道他的真实意图,但孤独惯了,独立惯了的人,突然出现个人,毫没道理的站在你这边,关心你,照顾你,替你着想。还毫无理由地相信你,宠爱你,便是铁石心肠,也会变得柔软起来。

    眼前的男人仍然纤长瘦弱,还是一副病殃殃的样子,可在她眼里,此刻的他,比以往任何时候还要帅,还要酷,也许,嫁给他,以后的日子也不会难过。

    她忙甩甩脑子,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甩开,人家是堂堂亲王世子,怎么会真的喜欢自己这个低贱的商家女?何况还是离过婚的。

    刚走几步,夜笑离又顿住,缓缓回过身来,后面一众人果然都直直地看着他。

    “对了,忘了告诉太子哥哥一句话,清瑶啊,她是我的未婚妻,从今以后,谁要是敢欺侮她,我夜笑离只要不死,必定百倍奉还。”

    这样的话,无异于向所有人宣布,穆清瑶是晋王府,是夜世子罩的人,谁以后敢再不知轻重,就要承受晋王府和夜世子的愤怒。

    太子气得脸色又白转红,又由红转白,这记耳光,阿离打得叮当脆响,可是,偏偏拿他没有办法,阿离是晋王叔唯一的独子,王叔现在手握四十万大军,是大锦朝的护国柱石,更重要的是,贺相乱朝,根本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很多政事更一手遮天,他这个太子根本就插不上话,更无实权可言,更让人无奈的是,父皇对贺相的信任,已经超过自己。

    贺相想扶持二皇子,所以与睿贵妃走得近,而他之所以与睿贵妃走得近,更是因为忌惮手握重兵的晋王爷。

    自己如果得罪晋王爷,那胜算更少。

    可是,阿离他……他比贺相还要让他这个被封了十二年的太子更不安。

    夜笑离这话当然不止只对太子一个人说的,在场听到的,心中都有想法。

    史太太暗自庆幸,史尚书总算醒悟过来,不与贺相搅混在一起,晋王才是大锦朝的顶梁柱,贺相再嚣张跋扈又如何?

    那是晋王多年不太顾朝政,一心只守着边疆,否则,贺相那种佞臣又怎么能混得如此风声水起。

    晋王世子主动与自家交好,以后不管是太子还是二皇子上位,只要靠着晋王这颗大树,史家就不会倒。

    而秦太太则叹了口气,握紧了秦梦烟的手,垂眸将自家孙女眼中的泪看在眼里,暗道:“不许流出来,咽回去。”

    秦梦烟眼巴巴地看着夜笑离牵着穆清瑶的手离去,眼泪止也止不住,祖母的话,她不是没听见,也不是不明白强扭的瓜不甜,离哥哥的心不在她身上,他只是当她妹妹看,可是,喜欢了那么多年,又怎么会说忘记就忘记,说不喜欢就能不喜欢,感情是能自己的控制的么?

    “奶奶,让我哭一会儿好不好?”她小声地呜咽着,殷殷切切地哭。

    “哭给这些人看么?你是想丢你自个的脸,还是想丢奶奶的脸啊。”秦太太的声音有点冷了。

    “可是,我停不下来啊。”秦梦烟更发委屈。

    “停不下来也要停下来,还记得那天选妃时,你的喉咙为什么会突然痛么?”知道说这些话很残忍,小姑娘的感情纯真而执着,自己也有过年少痴迷的时候,可是,梦烟喜欢的不是一般人啊,那孩子……说他是神他就是神,可说他是魔鬼,他一定是天底下最可怕的魔。

    秦梦烟猛然怔住,水汪汪的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秦太太。

    秦太太无奈地点头,轻轻抹去孙女脸上的泪水:“死心吧,那么多年你都赢不到他的心,如今他有了心仪之人,你再去热脸贴冷脸做才能?女孩子还是要矜持的好,天底下,除了他,还有的是好男儿。”

    再多的好男儿又如何?他们都不是阿离哥哥,她喜欢的,只是阿离哥哥,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

    可是,奶奶的话是警告,告诉她,阿离哥哥有多狠心,又有多疼宠那个女子,奶奶是不许自己碰穆清瑶,怕遭来阿离哥哥的报复,她明白,可是……

    好吧,喜欢的,也不一定非要得到才行,如果她能让阿离哥哥幸福,自己就默默地守在一旁看着又如何?

    “我醒得的,奶奶,我只是……只是需要调整。”扑进秦太太的怀里,秦梦烟嗡声嗡气道。

    秦太太这才松了一口气,生怕自家这个傻孙女一不小心被有心人给挑拨利用了。

    夜笑离带着穆清瑶走了,太子没走,这些个命妇们也不敢走。

    太子的脸色阴沉得可怕,走过去问太医:“淑妃娘娘……可还有救?”

    太医苦着脸:“伤倒是可以医治,就是……溺水还没有醒转。”

    太子满腔怒气无处发泄,一脚踹开太医,指着伏地请罪的一众侍女太监道:“将这些奴才统统都打死。”

    一时间,哭喊声,喊冤声,求饶声呼天抢地。

    听着身后的一片惨叫,穆清瑶感觉脚步凝滞。

    停住,抬头看向夜笑离。

    夜笑离皱眉。

    她知道,这会子去救人,便是向太子示弱。

    可是,那么多无辜的宫女和太监,他们什么错也没有,却因为自己一个小小的计谋而无辜枉死,如果今天不回去救人,她会良心难安。

    两只手拉住他的一只,两边摇啊摇,清澈灵动的大眼里满是请求之意。

    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小女儿状,夜世子果然受不住,却还在坚守:“本世子才放的话,你让本世子的脸往哪搁?她若不是欺负了你,你又怎么会惩罚她。”

    他又知道。

    “你的脸只要给我看就成了,人家怎么看有什么关系嘛,再说了,人命比天大。”穆清瑶继续摇着他的手,大眼眨巴眨巴道。

    她的话果然成功取悦了夜世子,轻刮她的鼻尖道:“可记住你今天说的话,不许耍本世子。”

    她说什么了?好象什么也没说吧!

    却不澄清,认真地点头,然后灿然一笑,转身而去,却不知,某世子被她如幽兰初绽的笑容迷住,傻傻地站在原地,半晌没动,白晰如元宝的耳朵自朵尖尖处慢慢染红,再晕开,爬上俊美无俦的脸颊,如果穆清瑶回头,肯定能看到她身后正怒放着一朵绝世清莲。

    “回神啦,就没见过你这样花痴的。”言若鸿实在看不下去,抬手在他眼前晃动。

    “阿鸿,快去找个可心的人吧,这种感觉,实在太美妙啦。”夜世子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前方正急急而去的紫色倩影道。

    “喂,太过份了啊,你找到了不起啊,爷的红颜知已多了去了,哪个不比这个凶婆娘强。”言若鸿不以为然道,一转身,看穆清瑶正跟太子说着什么,脚尖一点,人便如飘起来一般,平地移走。

    穆清瑶去而复返,让一众命妇大感觉诧异,这丫头是来送死的么?不知道太子正在气头上?

    “放过他们。”拦住正拖侍女下去受刑的侍卫,穆清瑶冷冷地说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