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五十九章:求婚

第五十九章:求婚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侍女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虽然这位穆姑娘人微言轻,但到底终于有一个人来为她们求情了。

    宫女太监的命自来便是最贱最不值钱的,随便哪个主子不高兴了,都能拿他们出气,打板子受刑是小的,如今天这般打杀,是常有的事。

    很少有人为他们求情。

    这位穆姑娘,明明自身难保,若不是有晋王世子撑着,只怕比他们还惨。

    没想到,她却不顾生死,来替他们这些素不相识,更不相干的奴才们求情。

    宫里自来讲的就是利益交换,没有好处,谁会冒这个险替不相干的人求情?

    可是,他们这些人,一没权,二没地位,有何利供人可图?

    这姑娘是脑子笨还是傻啊?

    可是不管如何,有人救总比没人救好,或许,看在晋王府的面上,太子真的能放他们一马,饶了他们呢?

    淑妃跟前的五品女官却心生怜惜,扯了扯穆清瑶的裙带。

    穆清瑶垂眸看她。

    女官摇头,满眼死寂。

    其实,穆清瑶觉得最无辜的就是她,最对不起的也是她,人家混到五品女官的地位也不容易,定是吃过不少苦头的。

    好端端的,因着自己与淑妃斗法,成了利用品,心里实在过意不去。

    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抬眸冷冷地看向太子。

    太子目光一沉,冷厉地盯着穆清瑶:“你真当本宫不敢对你如何么?本宫不过是疼爱阿离,让着阿离罢了。”

    穆清瑶根本不理会他的狠厉,平静地说道:“我能救她。”

    她指的是淑妃。

    太子怔住。

    “太子因淑妃遇险而震怒,放了这些无辜的侍从,我便救活淑妃娘娘如何?”穆清瑶不容置疑道。

    “你救?哼,连太医都束手无策,你能救?”太子一脸的不屑。

    “我说能救,自然有把握,不过,若殿下再耽搁下去,便是大罗神仙来,也未必能救了。”穆清瑶不耐烦道,淑妃在水里泡了不少时间,天寒地冻的,水里更是冰寒刺骨,加之又被夜笑离踹了一脚,再不施救,确实难以活命,她死不要紧,连累这些无辜侍从,实在于心难安。

    “殿下,殿下,就让穆姑娘试试吧,反正娘娘也……也到了这个地步,太医又束手无策……”一旁的秦太太忍不住劝道。

    “是啊,殿下,就让她试试吧。”说话的是文太太,她是吏部尚书的继室,淑妃娘娘的继母,先前一直没敢上前碰淑妃,这会子见淑妃真的快要断气了,才出来说句话。

    “你当真能救?”文家人发话了,太子也不好板着不肯,紧盯着穆清瑶道。

    “如果不出意外,是能救醒她的。”穆清瑶淡定地回道。

    “如若救不醒呢?”太子微眯了眼。

    “救不醒又如何?她尽力了,还是太子哥哥想拿她的善意要胁她,救不醒就要了她的命?”夜笑离不知何时悠悠然出现在穆清瑶身后,清润的眸子泛起淡淡的阴戾之色。

    所有的人都看向太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穆姑娘会极力去营救这些低贱的侍从宫女,但到底是一番好意,加之她若真的能救活淑妃,此事的影响也要小许多,不然,堂堂皇妃在太后寿辰之日意外淹死,着实不是什么好事,太子却迟迟不同意,是何居心?

    在场的,不管是官太太们,还是公子小姐,全是三品以上的官员家属及皇亲国戚,太子若再为难穆清瑶,着实与他的名声有损。

    夜笑离只是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开得他下不来台,原本,他确实是想借此来为难穆清瑶的……

    “小离,你怎么总误会哥哥的意思,哥哥只是怕她没个轻重,救不好人不说,反而害了淑妃娘娘……”

    “都说是死马当活马医了,原本她就只剩下一口气,顶多这口气再被清瑶治没了,情况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还是太子哥哥希望阿离再来一脚?”夜笑离冷笑道。

    “殿下,娘娘她……”太医惊呼道。

    “好,本宫就答应你,若你能救活淑妃,便放了这些奴才。”太子心头的急,终于应下。

    穆清瑶大喜,忙开始救人。

    “不过,如果你夸大话虎弄本宫,本宫就连你一起处罚。这可是你自找的,怨不得本宫。”太子到底还是补充了一句。

    这个男人的心胸真狭窄,怎么当上太子的?

    也是,大锦国的皇帝也不怎么样,养出来的儿子自然格局也小,小家子气得很,可惜了那张俊如莱昂纳多小李的脸,还有那健硕性感的身材。

    当初接受杀人训练时,自然也接受了自救救人的训练,穆清瑶虽不太懂中医,但简单的急救方法还是懂得的,先前若非太子横插一脚胡搅蛮缠,她早出手救了淑妃了。

    但愿拖的时间不太长,人还有救。

    当她将淑妃抱起,并附下身去,捏住她的鼻尖,做人工呼吸时,言若鸿哇哇乱叫着冲过来:

    “喂,小寡妇,你干嘛,你是禁断百合吗?连皇上的女人你也敢抢?”

    穆清瑶一口气差点没岔了,我去,这厮也是穿越过来的吗?竟然晓得百合是什么。

    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象看怪物一样看着穆清瑶,还从来没见过如此救人的,幸好那是个女子,若是男子,她也这么救么?

    那还成何体统?

    周遭一阵抽气声,穆清瑶定住神,懒得理睬言若鸿这只花蝴蝶,继续做人工呼吸,然后,再做按压。

    终于,淑贵妃喷出一大口水,终于悠悠醒转。

    太子抢上前一步,刚弯腰,又想起什么,直起身来,命令太医:“快,给娘娘治伤。”

    太医大喜过望,向穆清瑶致谢:“多谢姑娘,姑娘这法子可否教教下官。”

    穆清瑶道:“有机会再说,大人还是先救人要紧。”

    淑妃醒来时,睁眼看到一张年轻的,充满活力,又清丽绝艳的脸,这张脸的主人,在落水之前,还被自己拿针刺过手,耍过一个小计谋。

    “娘娘,今天若不是穆姑娘,您可真的就……”太子还算说话算话,放过了一众待死的侍从,刚死里逃生的侍女爬到淑妃面前哭道。

    侍女是真心感激穆清瑶,若非她,自己和这些姐妹们都会无辜惨死,穆姑娘真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包括淑妃娘娘。

    淑妃怔怔地看着穆清瑶发呆。

    穆清瑶只是淡淡地看她一眼,便转身离去。

    “穆姑娘——”

    穆清瑶回头,正是那位五品女官,她的身后,正是那几个和她一样,才从鬼门关被救回来的侍从们。

    五品女官扑通跪下,其他侍从也齐齐跪倒,向穆清瑶磕头。

    “谢穆姑娘救命之恩。”女官道。

    穆清瑶有些不自在,其实她们所遭之祸也是由自己引起,该是她说对不起才是……

    正要说什么,夜笑离过来挽住她:“起来吧,好生服侍你们的主子。”

    女官深深地看了夜笑离一眼,起身而去。

    “还真是救活了,多亏了穆姑娘。”

    “是啊,没想到,这位穆姑娘如此能干,又心地善良。”一旁的太太们由衷地夸起穆清瑶来。

    王妃感觉倍有面儿,笑容越发灿烂:“原本妃也想不能,阿离怎么就会选中穆姑娘呢?如今看来,我家阿离的眼光,果然是很厉害的。”

    当娘的,果真时时刻刻都喜欢夸自家儿子,儿媳好,也是儿子的眼光好,挑的人好。

    顿时,只太太几个全都附言,说得王妃更加喜气洋洋。

    文夫人悄悄挤过来,向王妃一拜道:“王妃,今儿个若不是穆姑娘,娘娘她……她怕是凶多吉少,今儿不太方便,待回到府上,必定与我家大人一起,去府上致谢,王妃您真是讨了一位好媳妇儿。”

    文夫人是继室,又素来不得淑妃喜欢,所以今日出事,她一直不太敢往前凑,怕惹事上身,这会子淑妃被救醒,她也算松了一口气,回去也好交待,继母不好当,这声谢,倒是诚心诚意。

    太子这回什么也没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穆清瑶离去的背影。

    “这下好了,娘娘醒了,快抬娘娘回宫医治吧,再呆在此地,真要伤了风寒不可。”史太太最会看眼色,这时候再不送走淑妃这个瘟神,再出了差子就更不好了。

    淑妃缓缓转眸,看向太子,太子却抬步向夜笑离追去。

    淑妃疲惫地闭上眼睛。

    太子拦住夜笑离:“阿离,今日之事,哥哥有不对的地方,你莫计较。”

    夜笑离懒懒地瞥他一眼:“太子哥哥平日这种事做得又不少,阿离计较不过来啊。”

    太子脸色一红,尴尬笑道:“什么话呢,哥哥素日还是很疼你的好吗?怎么年纪越大,心性反倒越发小器了,走,哥哥有件好东西要给你,你随我来。”说着,拉起夜笑离就走。

    夜笑离回头看穆清瑶。

    言若鸿指着自己的胸口:“有我在呢,看谁会吃了她。”

    夜笑离笑,依言跟太子走了。

    夜笑离一走,言若鸿就一把拽过穆清瑶:“小寡妇,快告诉我,你怎么知道救人法子的?”

    穆清瑶原本懒得理他,眼波一转,笑道:“你想学?”

    “想啊想啊。”言若鸿点头如蒜。

    “我可以教你,不过……”

    “不过什么?”言世子难得急切地问。

    “你先溺一次水,我保证教你。”穆清瑶道。

    言若鸿怔了怔,俊眉飞扬,“小妮子咒你大爷呢。”

    “没什么比亲身体验更让人记得住啊,这就是我教人的法子,你爱学不学。”

    言若鸿的脸果然象吞了只苍蝇一样难看。

    难得让这个人吃鳖,穆清瑶的心情顿时愉悦起来。

    可言若鸿的脸只是僵了半秒,立即露出贱贱的笑,桃花眼微翘:“你是说,你也会象救淑妃娘娘一样救我?”

    穆清瑶怔住,这厮两眼放光做什么?他想哪里去了?

    “原来小寡妇你心里喜欢的是本世子哦,其实你想亲,也不用等到我昏迷不醒的时候啦,来,爷摆好姿势,你想怎么亲,想用什么姿势都行。”看她怔住,言若鸿象捡了大元宝一样开心,贱贱地说道。

    穆清瑶抬膝就顶。

    言若鸿一纵,跳开。

    “又来,你个狠心的小寡妇,真想我言家断子绝孙吗?”

    “你们两个在打情骂俏?”夜笑离的声音懒懒地从身后传来。

    言若鸿怔了怔,嬉皮笑脸道:“怎么,夜世子是眼馋么?”

    夜笑离拿眼瞪他,一把揽过穆清瑶:“眼馋什么,你顶多就能过过嘴瘾,人是我的。”

    “切,凶婆子一个,也就你喜欢,本世子才看不上呢,太子给了你什么好东西,你这么快就回了,我也要一个去。”说着,红色身影一闪,便消失不见。

    “喂,你和言世子为什么不怕太子?”穆清瑶很纳闷,也一直不清楚言若鸿的身份,只知道别人都叫他世子。

    “为什么要怕他,我犯法了吗?”夜笑离满不在乎,只是眼底泛起淡淡的厌恶之色。

    “可他毕竟是储君啊,不是跟见皇上差不多么?”

    “你很怕他?”夜笑离没有正面回答,反问。

    穆清瑶耸耸肩,她是现代人,骨子里就没什么等极观念,自小学的便是适者生存,强者为尊,太子看起来外强中干,这种人有什么好怕的?

    慈宁宫就在前面,夜笑离拉着穆清瑶的手停下:“你和母妃一块进去吧。”

    太后的寿宴还没开始,这会子来慈宁宫的,当然是与太后亲厚的亲眷命妇。

    由王妃亲自带着穆清瑶给太后祝寿,意义当然不同一些。

    穆清瑶皱了皱眉,她今天来的目的其实是想推销自制的钻石首饰,可不想就把终身给定下来。

    “你送给太后娘娘的礼物真是我店里的首饰么?”

    “娘子不信为夫的么?”将她的犹豫看在眼里,夜笑离唇角微翘,凑近她的耳畔道。

    这人就没个正经。

    抬手就捶他。

    “哟,世子爷来了,快,太后娘娘正等着您呢。”安嬷嬷正好出来望人,看到夜笑离高兴道。

    “走吧。”夜笑离拉着穆清瑶往里走。

    “哎,这位是……穆姑娘?”安嬷嬷眼睛都快脱窗了,穆清瑶前次被折磨得不成人形,双腿早就断了,这才过几天,就好生生地站在面前,真让人难以相信。

    “给安嬷嬷请安。”穆清瑶知道她是太后娘娘跟前最得力的嬷嬷,忙行礼。

    “这如何使得,奴婢给姑娘请安了。”安嬷嬷忙回礼道:“还真是个好姑娘,前次没看清,今儿一见,可真漂亮,太后见了肯定喜欢,快进殿吧。”

    太后殿里早就围坐了不少宫妃,皇后娘娘和睿贵妃自然也在,看见穆清瑶进来,一个个眼睛瞪得老大,满脸的不可置信。

    夜笑离带着穆清瑶围圈儿行了礼,懒懒道:“没什么好奇怪的,我请了离笑天来,他的药好。”

    离笑天!

    皇后娘娘赞叹道:“难怪呢?那可是个鬼医,只要他肯出手,就没有治不好的病。”

    “穆姑娘伤好了,我家阿离的气色都好多了,过来,阿离,让皇祖母瞧瞧,可好利索了。”太后娘娘满脸都是笑,眼神在夜笑离和穆清瑶之间睃来睃去。

    夜笑离拿出祝寿的礼的送上:“是清瑶亲手设计的,皇祖母,你瞧瞧可心不?”

    太后一听,大眼笑成了月弯儿,高兴地接过,打开,整个殿党似乎都被照亮了。

    “好漂亮的项链啊。”睿贵妃由衷地赞道,眼睛亮晶晶的,她素来喜欢珠宝首饰,今日也是穿戴一新,虽然只是贵妃规制,但经她精心搭配出来,比皇后娘娘的后服后冠还要出彩。

    太后手中的项链特别亮,看不出镶的是什么宝石,所以,让她更加好奇。

    “真好看,亮闪闪的,阿离,这上面镶的什么宝石啊,没见过。”皇后娘娘也赞道,宝石亮,款式也是以前没见过的,新式又别致,安嬷嬷笑着替太后试戴,顿时将太后身上其他首饰给比了下去,特别亮眼。

    “回娘娘的话,是钻石做的。”穆清瑶回道。

    “钻石?还真没听说过。”睿贵妃一脸茫然。

    “钻石是西洋的泊来品,西洋人最喜欢拿它制作珠宝,而且这种宝石最为坚硬,永不会变色,变形,硬度最好。”穆清瑶解释道。

    “最为坚硬?”夜笑离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不错,所以,钻石寓意忠贞不渝的爱情,有句经典诗形容它:钻石恒久远,一颗永流传,这种宝石,最是纯净无瑕,坚硬惕透。”穆清瑶完全没有注意到夜笑离的脸色,兴奋地介绍着。

    “原来是代表最忠贞不渝的爱情么?”夜笑离又状似随意道。

    “是啊,如果有要订亲的,用钻石作聘礼是最时尚,最诚心的,因为钻石代表着坚定的信念,更代表忠贞啊。”穆清瑶道。

    “穆姑娘,你可还有别的钻石饰物,快给本宫瞧瞧。”皇后娘娘不好拿太后的项链看,心又痒痒的,忙问道。

    “自是有的,这是庆丰祥出的新品,市面上还没得卖,皇后娘娘若是喜欢,小女就送给您了。”穆姑娘忙拿出另一款的项链来,双手呈上。

    “呀,那怎么好意思。”皇后接过一看,果然与太后娘娘的款式不一样,镶的钻稍少一些,不过,照样精致闪亮,款式也别致大气,很佩皇后雍容华贵的气度。

    “确实好看,穆姑娘还真有心。”睿贵妃离得不远,睃了一眼之后,酸溜溜地说道。

    “小女自是给贵妃娘娘也备着了,就怕贵妃娘娘不喜欢。”这点穆清瑶早想到了,呈上礼品盒。

    睿贵妃的脸色这才好转了些,不过,穆清瑶送给她的是手链,而非项链,睿贵妃手腕白如皓月,丰润莹玉,皇上平素便最爱看她的手,也没少夸。

    穆清瑶送的手链不仅镶了钻石,中间还夹着红宝石,红白相间,戴在手腕上,越发显得皓腕如玉,优雅抢眼。

    “果真是好东西,你这孩子,还真有心。”睿贵妃由衷赞道。

    在坐还有不少皇妃王妃公爵夫人,自是非常羡慕这三位顶极贵人,不过心里也明白,穆清瑶又不是土豪,绝没有每人都送礼的道理,只是,看三位贵人都戴得好看,自是想观瞻。

    “淑妃今儿怎么还没来,她若见了,肯定喜欢。”皇后随口道。

    睿贵妃听了眼里露出轻蔑地笑:“皇后还不知道吧,淑妃落水了。”

    睿贵妃比皇后晚来一点,她的耳目又多,廊桥上发生的事,自是有些耳闻。

    “什么?淑妃落水了?”皇后一脸震惊。

    “没事了,幸好有穆姑娘。”王妃正好进来。

    “穆姑娘救了淑妃,哎,别说,这位穆姑娘可真是个菩萨心肠,不止是救了淑妃娘娘,还救了那些侍从呢,好几条人命,幸好有穆姑娘。”史夫人跟着王妃一起进来,行过礼后,也附合道。

    太后大奇,便问发生了什么事。

    史夫人口才好,便绘声绘色将来的路上,上廊桥上发生的事说了一遍。

    太后听完后,眼神湛湛地看着穆清瑶:“你这孩子,以后这种事,还是少沾边的好。”

    这倒与别的娘娘一片夸赞之声不一样,但穆姑娘却听出了内里的善意。

    宫里不比民间,遍地都是暗刀子,在宫里行事,步步危机,掺合的事越多,危险就越大。

    “是,清瑶记住了,谢谢太后娘娘。”

    可惜是个商家女,身份太低了些,太后眼神微黯,示意她往自己身边来。

    穆清瑶便往前多走了两步,却并没有站到太后身边。

    这小小的距离却让太后微怔,唇角慢慢勾起一抹浅笑,倒是个知事的孩子,有自知之明。

    很明显,晋王妃和阿离都相中了她,若换了其他女子,怕是求之不得,上杆子往前凑,生怕这天上掉下的富贵泡了汤去,可她,却似乎并不热络,平平淡淡的,这种气度,倒不是一般的商家女能有的。

    因着皇后与睿贵妃都戴了最新式的钻石首饰,王妃也把夜笑离替她买的拿出来显摆。

    原本贵夫人之间,爱的就是首饰服装,大家便都拿着王妃的项链传看,一时都爱不释手,便问:“娘娘在哪买的,这东西既华美,又高贵,真衬您的气质。”

    “阿离说是穆姑娘亲手设计的,她呀,在城南开了家店,庆丰祥,你们听说过没?这种钻石首饰,全京城也就她一家有得卖,你们真喜欢,可以让她给你们专门设计,定制。”王妃不遗余力地介绍道。

    “咦,听说淑妃娘娘的娘家在那条街上也开了家银楼,对了,叫……红丰祥,里面的首饰也不错,都是娘娘平日里戴过的款式呢。”一位贵夫人道。

    “红丰祥哪里比得上庆丰祥,那是百年老店,又是穆姑娘亲手设计的首饰,这种钻石,红丰祥也没有,几位真喜欢,还是去庆丰祥的好。”让人意外的是,文夫人主动说道。

    淑妃娘家开的店,自然就是文夫人家的产业,她自己都这么说,自然没错,几位贵夫人便商量着,哪天去庆丰祥订货,又拉着穆清瑶问款式。

    “皇祖母,孙儿还没给您拜寿的呢。”夜笑离挨着太后坐着,慢悠悠地给太后剥着桔子。

    “刚才不是拜了么?还送了这么好的礼物。”太后笑道。

    “那是清瑶给您老人家的,不是孙儿的。”夜笑离边说边睨了穆清瑶一眼。

    “哦,阿离还有更好的礼物给哀家?”太后一听,高兴了。

    “不错,这件礼皇祖母盼了很久,孙儿终于要替您完成心愿了,您高兴吗?”夜笑离道。

    “是什么?”太后茫然地问。

    夜笑离站起身来,缓缓走向穆清瑶,拉起她的手,将她牵到太后跟前:“皇祖母,孙儿今年二十了,平常人家的孩子,这个时候早结婚生子,为家族开枝散叶了,阿离身子不好,这些年一直没有成亲,让祖母担心,是阿离不孝,今天,孙儿就正式向穆姑娘提亲,圆了您这个心愿。”

    原本闹哄哄的殿堂渐渐安静下来,大家都惊讶地看着夜笑离,太后的脸色更是复杂,既高兴,又有些失望与无奈。

    王妃则不停地抹着眼泪,她的离儿,终于要成亲了,不是高门贵女又如何?重要的是阿离喜欢,只要是阿离喜欢的,王妃就接受,就疼她宠她。

    皇后脸色有些难看,她原是想把自个的侄女许配给夜笑离的,可是,夜笑离一直不喜欢,但她素来性子和暖,加之穆清瑶与贺家不对付,对于皇后来说,晋王府的事,她没必要掺合,晋王爷夫妻唯此一个儿子,看成掌中宝,眼中珠,顺着晋王世子,便是顺着晋王爷,对自己和太子只有好处。

    睿贵妃脸色很复杂,也同太后一样,既高兴,又失望,她是二皇子的生母,贺相如今是支持二皇子的,晋王妃又是她的嫡亲妹妹,二皇子有这一文一武当朝两大重臣支持,不怕夺不了位。

    如果阿离再聚个高门,便更能增添二皇子的助力,可惜,却选了这么个低贱的商家女,一点用处也没用。

    但这孩子素来身子差,病殃殃的,就算成了亲,也不知能活得过四十不,算了,他高兴就好,妹妹也能了了心愿。

    史夫人则是鼻子阵阵发酸,云嫣为了参加晋王世子选妃,在家辛苦了好几个月,练舞,练琴,作诗作画,那孩子的心思她是清楚的,喜欢夜世子,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世子妃没选上,还落了一身伤回来,差点没了命。

    这,也许都是因果报应吧,以前她跟着贺雪落混,可没少做阴毒事,好在,穆姑娘不是个计较的,不然,以后她成了晋王世子妃,还要报复云嫣怎么办?

    贺夫人的眼睛死死地瞪着穆清瑶,如果不是她,雪落又岂会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那该死的公孙昊,当初雪落怎么就瞎了眼,看上那么个龌蹉东西。

    生生拔了雪落十根指甲不说,还夺了她的身子,如今要他娶她,还推推脱脱,没个爽快话,真真岂有此理。

    而这一切,全拜穆清瑶这个贱人所赐。

    可这个贱人,如今竟然真的要成为晋王世子妃了!

    这让雪落情何地堪!

    虽然早就知道他有这个意思,但从来就没当真过。

    当夜笑离牵着她的手走到太后跟前时,穆清瑶还有点懵,没回过神来。

    “你说,钻石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象征坚贞不屈,所以,我把这颗钻石戒子戴在你的手上,也把我的爱情和终身托付给你,你一定要保管好。”夜笑离已经拿出戒子,套在她的中指上。

    等穆清穆清瑶呆呆地眨了眨眼,样子有点傻。

    “看这孩子,是高兴坏了吧。”王妃笑道。

    “是啊,今天可真是双喜临门啊,恭喜太后,恭喜离世子。”史夫人最见机,大声道。

    一时间,妃子贵夫人们,齐齐向太后道贺。

    太后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也好,既然是阿离自己的选择,就由着他吧,清瑶这孩子只是身世差了点,心地善良,人也不错。

    “阿离,你这孩子,也不早点知会皇祖母,一点准备也没有,安心,安心,快去把哀家那套乌金衣拿来,给哀家的孙儿媳做见面礼。”太后边擦着眼泪边道。

    话音一出,殿内一片抽气声。

    乌金衣啊,那是夜家祖传宝物,传说既柔软又温暖,冬暖夏凉,刀剑戳不烂,烈火烧不破,极品宝物啊。

    据说,是要代代传给嫡媳的,皇后是太后的嫡长媳,太后没传给皇后,也没传给次媳晋王妃,如若这两个儿媳太后都不喜欢,按理,也该传给太子妃才是,可太后却传给了穆清瑶。

    可见,太后有多疼爱夜笑离。

    皇后的眼里滑过一丝难过,睿贵妃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虽说阿离是她的亲姨侄,可再亲,又能亲得过自己的儿子?

    若能传给二皇子妃,那才是最好。

    嫉妒之火熊熊在贺夫人的内心燃烧,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太过份了,多少年前,雪落就想要那件乌金宝衣,相爷费尽心机,也没能在皇上那得到,原来太后藏起来了,而且,还传给穆清瑶这个贱人,一个低贱的商家女,她也配?

    安嬷嬷将乌金宝衣拿来,王妃喜出望外,故意忽略皇后与睿贵妃眼里的嫉妒,替穆清瑶接过:“傻孩子,还不谢过太后。”

    穆清瑶脑子里一片空片,眼睛傻傻地看向夜笑离。

    清俊的男子正浅笑晏晏,漆黑的眸光温暖而甜蜜,如广袤无垠的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星,他,清雅俊秀,如桂似莲,丰姿如玉,伟岸如松,最难得的是,他疼她,宠她,视她如珠似玉,偏还家世极贵,这样的钻石男人,在前世,便是打着灯笼也难找吧,应该有种被富贵砸中,福利彩中特等奖的感觉才是,可是,为什么心里有点堵堵的,闷闷的压抑感呢?

    是不喜欢他吗?

    好象几天不见他,还有点想念。

    那是害怕嫁入高门吗?

    前世今生,她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何况,王妃比起顾氏来,不知要善良知理多少倍,有这样的婆婆疼着,将来的日子肯定好过。

    活了两世,还是头一回有人向她求婚,而且还是这般大张棋鼓,而且还是如此一枚优质男,为什么,就是高兴不起来呢?

    “这孩子,是乐傻了吧。”太后戳着穆清瑶的脑门道。

    “快,快给谢过太后娘娘啊。”王妃也暗暗拉她的衣袖。

    这个时候若说声:我不想嫁。会不会被群殴啊。

    求助似地看向夜笑离,那人清浅地笑着,清润的眸子里却滑过一丝狡黠,在她耳边轻语:“你敢不答应,我就立即吐血给你看。”

    丫丫的,这是赤果果的威协,逼婚,没见过这样不要脸的。

    她知道,他吐得出,这厮吐血跟吐口水一样随便。

    曾经她亲眼看见过他在太后面前吐血时,太后有多着急,多心疼。只要她敢说不,他就会吐。

    她就会成为人民公敌啊,太后和王妃,还有一众嫉妒她的贵太太闺秀们会一齐冲上来撕了她吧。

    “清瑶姐姐,要惜福,阿离哥哥真的很好,他会是天底下最好的夫君的,快答应啊。”一个温柔的,略带哭腔的声音从身侧传来,有点熟悉,穆清瑶侧目,只见秦梦烟清丽的大眼里水雾蒙蒙,却真诚而热切地看着她。

    她喜欢夜笑离,这个单纯得如梦中轻烟一样的女孩儿,和贺雪落只云嫣这样的心机婊不一样,她是真心喜欢夜笑离的。

    只有真心喜欢一个人,才会在他向别的女人求婚时,如此真诚地祝福,成全。

    她泫而未滴的眼泪,让穆清瑶的心有些微的痛,也变得柔软,下意识点了点头。

    “好,穆姐姐答应了,阿离哥哥,恭喜你。”秦梦烟的泪终于缓缓滴落,却是笑而带泪,看在别人的眼里,象是喜极而泣。

    夜笑离揉了揉她的额发,眼神亲切:“谢谢你,梦烟。”

    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第一次待她如此亲昵,却是在他向别的女子求亲的时候,更是告诉她,他待她如手足,如兄妹。

    秦梦烟的泪流得更凶了,她羞涩的转过头去,抽咽道:“阿离哥哥真是,跟我客气什么?”头却伏在秦太太的怀里,拼命吸着鼻子,好让自己争气些,别再流泪给人看。

    “这孩子,跟自个要成亲似的,看给她高兴得。”秦太太心疼地抚着孙女的背,笑道。

    宴席开在宣和殿,皇帝和众大臣都在宣和殿等着。

    “启禀太后,寿宴要开席了。”总管来报道。

    太后起身,左手牵着夜笑离,右手拉着穆清瑶,满脸笑容地往宣和殿去。

    群臣见礼,拜寿过后,宴席开始,大家在歌舞中用餐,觥筹交错,推杯换盏间,气氛很和谐。

    如此盛大的宴会,贺相当然也在。

    酒过三巡之后,太后对皇帝道:“皇上,今儿还有件喜事,告诉你,也让你高兴高兴。”

    皇上喝得微熏,笑道:“母后说的喜事是什么?”

    “就是阿离啊,他终于要成亲了。”太后喝了几杯果酒后,脸也红红的,笑得见牙不见眼。

    “哦,果真是好事啊,可是哪位卿家的闺女?”皇上笑道。

    “江南穆家的,皇帝你不是见过么?阿离宝贝着呢。”太后道。

    “江南穆家?那是哪位卿家,朕怎么不记得了?”皇上一脸茫然。

    “就是穆清瑶,穆姑娘啊,在刑部被残害的那个。”他身边的高公公凑近小声提醒道。

    皇上拿在手中的杯子骤然掉落。

    咣当脆响,所有的眼光全看了过去,歌舞也吓得停下来了。

    “穆清瑶?不是残了么?阿离你……”皇上神色有些吃惊。

    “什么残了,人家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呢?清瑶啊,快过来给皇帝行礼。”太后有点不高兴,皇帝大惊小怪做什么,阿离喜欢才是正经。

    穆清瑶皱了皱眉,起身行礼。

    皇上呆呆地看着行动自动,完好无损的穆清瑶,有片刻的愣怔。

    “你……真的没残?”

    “阿离请了离笑天,那位鬼医还真是厉害,那么重的伤,愣就让他给治好了。”皇后在一旁解释道。

    离笑天曾经进宫给太后治过病,生生将落了气的太后娘娘给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这一次,鬼医之名,名满天下。

    “原来是离笑天啊,怪不得。”皇上喃喃地说道,一回神,拧眉道:“可是阿离啊,你非要娶这么个商家女么?你可是皇族啊,亲王爵位,你爹不在家,朕可不能这样由着你来啊,没得你爹回来了,又找朕闹。”

    “禀皇上,臣的爹只要臣肯娶,莫说是商家女,就是娶只母蚊子,他也会在梦中笑醒的,所以,这点皇上您就不用担心了,臣保证爹爹不会闹您。”夜笑离淡淡地说道。

    “噗呲!”

    有人忍不住发笑。

    更多的则是嘲笑地看向穆清瑶。

    穆清瑶横眼过去,丫丫的,姐怎么着也是美女一枚,在他眼里也就比蚊子好一点?

    “皇帝,这事你就不用管了,阿离年纪也不小了,身子骨又不利索,他肯成亲,晋王就会烧高香了,你若横加干涉,没得这孩子又发倔,再也不肯成亲了怎么办?再说哀家还蛮喜欢清瑶这孩子的,不就是个出身嘛,她身份不高,哀家给她封个郡主就是了,没什么大问题。”太后怕皇帝生气,又会若得夜笑离不开心,忙道。

    太后连给穆清瑶封郡主的话都说出来了,皇帝也没办法,上回他将穆清瑶打入刑部大牢出了事之后,太后可有好几天没睬他,给他甩了几天脸子,算了,阿离反正……也是这样了,娶亲就娶亲吧。

    “郡主嘛,就算了,反正她嫁给了阿离,就是晋王的儿媳妇,朕的侄儿媳,谁敢轻看她不成?如此,朕就给他们两个赐婚。”

    “皇上,臣有禀要奏。”突然,贺相出列,向皇上一辑道。

    “咦,贺相,你有何事?”皇上大感意外。

    “臣先恭喜晋王世子,终于寻得可心人相伴。”贺初年潇洒地向夜笑离拱拱手道。

    夜笑离淡淡地回礼:“多谢。”

    “臣是想借世子的东风,沾沾喜气,臣上回递的请婚折子,皇上您可是忘记了?”贺初年定定地注视着皇帝,俊雅的脸上带着柔和的微笑。

    皇帝眼神一直道:“朕怎么会忘了贺相的折子,只是……”

    “皇上,臣有事启秦。”北靖侯早就坐不住了,列席而出。

    “靖北侯,你就不要来凑热闹了。”皇上觉得头痛。

    “皇上,臣多谢贺相对臣子的厚爱,但是,怒臣不能答应这桩婚事,臣子早已娶妻,绝不能停妻再娶。”北靖侯正色道。

    靖北侯的话在象一个小石子投入平静的湖面,在群臣中,激起不小的涟漪。

    有不少人是知道北靖侯府这本经的,世子公孙昊娶的,就是现在正要成为晋王世子妃的穆清瑶。

    “要出事了。”史夫人凑近秦太太道。

    “可真是好事多磨啊,对了,史太太,听说你女儿受伤了,可好些了?”秦太太叹了口气,把话题扯开。

    “多谢秦太太,云嫣好多了。”

    “听说,若不是穆姑娘,史小姐怕是性命难保吧。”秦太太斜眼看着史太太道。

    “是啊,穆姑娘真是个善良的好姑娘。”

    秦太太就不再说话,抬眸看事态发展。

    “你……你儿子不是早就休了妻吗?”史大人道。

    “是本侯教子无法,才让他不知天高地厚,小夫妻两个吵个嘴,就闹什么写休书,做不得数的。”北靖侯一本正经地说道。

    “那你那儿媳呢?可是离开了侯府?”工部尚书孙靖海问道。

    “是啊,那孩子也是被本侯那犬子伤透了心,本侯不怪她,只盼着她能回来,好好的跟犬子过日子就好。”北靖侯愧疚地看着穆姑娘,满满都是期盼。

    穆清瑶只当没听见,侯爷对她的好,她记在心里,但是,不能因为侯爷良善,自己就要跟公孙昊那只渣男混一辈子吧。

    何况,贺雪落已经是公孙昊的人了,贺相为了贺雪落的终身,肯定不会轻易放弃,哪怕先嫁给公孙昊,再杀了他,让贺雪落当寡妇,也比未婚先*的好。

    “那赶紧的,把人接回来吧,唉,现在的孩子们啊,真是越发的不懂事了,好好的小日子不过,闹什么呀。”孙大人抚着胡须道。

    “只怕侯爷是接不回去了,侯爷的儿媳,可不就是晋王府正要下聘的这位穆姑娘么?”贺初年凤眼微挑,嘲弄地说道。

    此言一出,顿时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全场哗然。

    大家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穆清瑶。

    虽然北靖侯世子休妻之事,和晋王世子选妃选了个商家女这两件事早就闹得沸沸洋洋,但到底还是有许多人没见过穆清瑶,更不清楚,这两件事的主角,其实就是她一个人。

    本就是商家女,身份低贱,难配晋王世子,没想到,还是个被休了的弃妇,晋王世子是瞎了眼么?当初去参加选妃的,没有上百,也有七八十人吧,哪个不是身世高贵,身家清白的?

    他竟然谁也不选,选了这么个不良不贞的女子,太让人大跌眼镜了。

    还真让他给说对了,这姑娘,真就比母蚊子强一点。

    “皇上,这可使不得,皇家可不能跟臣抢儿媳啊。”秦太师出列,向皇上一辑道。

    秦太师是出了名的古板端方,最重礼教。

    皇上咳了声,皱眉看着太后:“母后,您看这事……”他原就不满意穆清瑶,这会子正好,有借口了,不用他出面,自有人来搅合。

    “请问太师大人,大锦朝是不是有律法,不许休弃,和离的女子再嫁?”夜笑离负手而立,淡淡地问道。

    “自然没有,女子被休,或是和离,是可以再嫁的,可是,北靖侯不是说……”秦太师的话还未说完,夜笑离便拿出一张契书递过来:

    “此乃北靖侯夫人亲笔写下的解除婚约的契书,请老太师过目。”

    “如此,倒确实是北靖侯府的不对了,侯爷,此契书上可是写得明明白白,从此男婚女嫁,互不相干。”秦太师看完之后,指着契书道。

    “无知妇人,是本侯治家无方,让她私底做下此等下作事,清儿,为父的向你陪不是。”北靖侯在大殿之上,圣驾前,当着群臣的面,正正经经地向穆清瑶作辑。

    他一个长辈,如此诚心诚意地向自己陪罪!

    如果不答应,别人会怎么看?

    这是又要把自己往风口浪尖上推的节奏啊。

    逼婚么?拿几年的公媳亲情来相迫!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