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六十章:十八年前的婚约

第六十章:十八年前的婚约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原本,穆清瑶并不很想嫁进晋王府,但是,北靖侯明知自己与公孙昊之间已经不可能了,而且,公孙昊强了人家贺雪落,不管贺雪落有多渣,多活该,作为男方,也该给她一个说法吧,毕竟你儿子比人家更渣,做下的是作奸犯科之事,如此咬牙不松口,拿自己来作筹码,当档箭牌,有意思么?

    真当她是泥捏的,好欺负些么?

    缓缓走下台阶,穆清瑶向北靖侯深施一礼:“侯爷。”

    北靖侯虎目含泪看着她。

    “嫁进侯府三年,清瑶谢侯爷疼爱,如今再做不成侯爷的儿媳,是清瑶福薄,在此,清瑶再次谢过侯爷。”穆清瑶说着,再施一礼。

    “清儿,跟为父回家吧。”北靖侯颤声道。

    “回家?不知侯爷所说的家在哪?”穆清瑶眼圈也红了。

    “当然是……”看着穆清瑶清澈却饱含痛苦的眼神,北靖侯有点说不出口。

    “是侯府么?”穆清瑶凄凉地问。

    北靖侯哽咽着道:“孩子,为父知道你受委屈了……”

    “一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侯爷,清瑶嫁进侯府三年,受得委屈还少吗?清瑶可曾抱怨过一句,可曾有半点逾矩之处?”穆清瑶缓缓站起来,直视着北靖侯问。

    “没有,孩子,你一直很好。”北靖侯点头道。

    “侯爷,清瑶扪心自问,没有做过半点对不住北靖侯府的事。清瑶带着万贯嫁妆,只身一人,千里迢迢嫁进侯府,嫁给公孙昊,想的是好好过日子,想的是孝敬公婆,相夫教子,不是奔着和离和被休弃来的。

    可是,三年来,婆婆待我比最低等的丫环都不如,进门一个月就将清瑶的嫁妆全部夺了去,掌控在手。

    清瑶依然顺从,婆婆当家难,要顾着整个侯府的开销,没钱不行,所以,清瑶对此没有半点怨言。

    而夫君呢,大婚头一夜,就是在书房过的,而且,从此以后,再也没进过清瑶的房门。

    清瑶想,刚成亲,彼此还陌生,相公难以接受我,也是情理之中,清瑶又忍下了,想着只要清瑶小心服侍,温柔以待,夫君总有一天会多看清瑶一眼的吧。

    还有小姑,宁儿妹妹,凡清瑶有的,她都喜欢,都要拿去,清瑶想,夫君的妹妹,就是自己的妹妹,待她决不能有二心,于是,便由着她,比宠自己的妹妹更宠她,可换来的呢?

    是她天天使绊子,告阴状,害清瑶三天两头被婆婆责罚,清瑶也忍了,想着是清瑶身份太低,让她这个做小姑的在外头没面子,是清瑶的错。

    所有的人,待清瑶都没有好脸,清瑶都不介意。

    想着,人心都是肉长的,又不都是石头做的,总有能捂热的时候吧。

    可是,清瑶的良善,忍让换来了什么?

    阴谋!

    相公爱上了贺相的千金,自与清瑶成亲伊始,便与她勾连,一个未出嫁的女儿,天天到清瑶的屋里来,贻指气使,拿清瑶当丫环欺负,比清瑶这个正经少奶奶还象主子。

    婆婆,相公,还有小姑,待她如主子,清瑶也想过,相公既然喜欢,那就跟她好吧,让相公享受齐人之福也是可以的,可是,那是贺相的千金啊,岂有做小之理,于是,便有了清瑶嫉妒杀妾,一尸两命的公案,清瑶被扫地出门,生生被逼疯不说,还成了全城的笑柄。

    而这一切,全是婆婆顾氏的阴谋,很周全的计策,既明正言顺夺了清瑶的嫁妆,又让清瑶这个低贱的商家女离开侯府,腾出北靖侯世子奶奶的位置,让给贺大小姐。

    请问侯爷,清瑶流落街头,被人拿臭鸡蛋,烂菜叶追着打,被人骂做弃妇时,您在哪里?您可有替清瑶主持过公道,为清瑶说过一句话?那时清瑶举目无亲,孤苦无助,若您也象现在这般,请清瑶回家,清瑶必定会感激涕零,侍奉您终身。”

    穆清瑶的语速很慢,语调也很平静,但是,她的话,象根鞭子一样,抽在北靖侯的心上,更让在场的人听得心酸。

    不少人,或多或少听过这段公案,但不知祥情,只知道她是北靖侯府的弃妇,却不知,原来她在侯府吃过如此多的苦。

    原本嫉妒她,轻视她的嫔妃,贵太太,闺秀们,听得眼圈泛红,太后更是连连叹气,王妃早就拿着帕子试泪了。

    只有贺相,一双凤眸狠狠地瞪着穆清瑶,因为贺雪落在她的故事里,扮演着实在不太光彩的角色。

    之所以没有打断,制止,也是因为,穆清瑶的这些话,能成为公孙昊与贺雪落有私情的佐证,有助于皇帝的判决。

    “清瑶,你受苦了,这些为父都知道,不是你的错。全不是你的错。”北靖侯知道她受委屈了,却不知这么多细节,更不知顾氏素日如何待她的。

    “真的知道么?”穆清瑶冷笑,猛地上前一步质问:“那不知侯爷还知不知道,清瑶流落在外,被宁儿看见,宁儿妹妹抓着清瑶的头往墙上撞,和她的闺中蜜友一起,活活打死清瑶,让清瑶暴尸街头呢?”

    这件事,穆清瑶从没对人说过,知道的,只有夜笑离和那三个凶手而已,穆清瑶故意不说出史云嫣和贺雪落,是不想多竖敌,今天她要对付的,只是北靖侯。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谁都不知道,她还受过如此大难。

    正是因为那一场虐杀,才让她遇见了夜笑离,也正是这个男人救了她,给了她重生的机会。

    缓缓移眸,果然触到男人疼惜爱怜的眼神,原本坚硬的心,顿时柔软起来,眼泪,也在看到他的一瞬,很不争气地流下,原来,不知何时起,他已经成了她的依靠,如至亲一般的所在,再强,再厉害的女人,在至亲面前,也会变得软弱起来,也想要依靠和保护啊。

    “宁儿她……她简直混帐!”北靖侯高大的身子晃了两晃才站稳,愤怒,悲伤,与自责同时煎熬着这位沙场宿将,在他远离家门,为国出征的日子里,家里竟然出了如此恶毒的丑事,是他治家无方,才害了清瑶啊。

    “侯爷,清瑶是个认死理的,既便被活活虐死,被好心人救活之后,清瑶还是舍不得您想要清瑶回的那个家,北靖侯府!

    想着,死过一回了,婆婆,相公,还有小姑总该对清瑶好一点了吧,总该良心发现,给清瑶一口饭吃,一片可以遮避风雨的青瓦吧。

    于是,清瑶傻傻地,不知廉耻的又回了侯府,可是,等来的又是什么?

    再一次的设计,更多的阴谋,相公把贺小姐带到清瑶的屋里,砸掉清瑶所有的嫁妆摆设,然后,在您纳妾的宴席上,逼死去的小妾之母诬告清瑶。

    好在,北靖侯府的主子黑心黑肝,下人,倒有一两个良善的,吴妈不堪被逼,说出真相,您和族长这才明白了清瑶的苦,这才为清瑶正了名声,这才让相公毁了休妻之说。”

    她的话,再次引起一片哗然,原来,所谓的嫉妒杀妾全是假的么?也实在太委屈了些,都被那样待了,还肯回去,可见她是真心想在侯府过的。

    只是北靖侯府都是些狼心狗肺的东西,心狠手辣,根本就不肯给她活路,这换了谁不恨,不怨,不报复?她只是离开,足见她的善良与宽厚。

    史夫人是心里最愧疚的那个,穆清瑶口中所说的,所谓公孙宁儿的闺蜜,那三个行凶者之一,就是她的女儿史云嫣。

    直到现在,她还清楚地记得云嫣回家时的得意与狂妄,象说笑话一样告诉自己,公孙宁儿是如何虐杀自家嫂嫂的。

    虽然她没敢说自己也动了手,但史夫人知道自家女儿的姓子,这种欺负人又不用负责任的事,绝对少不了她。

    不由含泪凝眸地看着场中凄苦却善良坚强的女子,云嫣都那样伤害过她,她不但没有报复,反而以德报怨,救了云嫣,就是方才,她也没说出云嫣的名字,为云嫣留了条后路,更为史家留了脸面。

    真算得上是史家的恩人啊,以后,若有谁再欺负她,史家也不答应。

    贺夫人的脸色也很难看,贺雪落做的桩桩件件,没一样是能上台面的,这该死的商女,你说事就说事,牵扯雪落做什么?还嫌她的名声不臭么?

    一旁的秦太太见她的脸色实在难看,叹口气对秦梦烟道:“有些事,做的时候不要以为神鬼不知,要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做人啊,不要太狠毒,不要太嚣张,总有一天人不报应,天报应的。梦烟,你记住了吗?”

    这话明着是说给秦梦烟听的,贺夫人也不是傻子,自然知道她说给自己听的,原本就恼火,又拿穆清瑶没法子,正一股火没处泄,猛地回过头来,凌厉地瞪着秦太太。

    秦太太神情淡定地问道:“贺夫人,你眼睛不疼么?这么瞪着,小心眼珠子掉出来。”

    贺太太正要发飙,那边穆清瑶又继续道:

    “原本,清瑶去晋王府并非要参加选妃,只是为了替吴妈寻医问药而已,吴妈是清瑶的恩人,她不顾生死救了清瑶,清瑶不能不管她的死活。

    可是,公孙昊,您的儿子,清瑶名义上的丈夫,竟然又设下一条毒计,给清瑶写来一封假休书,让清瑶自以为再次被休弃,成了自由之身。

    后面的事,很多人都知道,因为那封假休书,公孙昊在圣驾面前告御状,说清瑶以有夫之妇之身,欺诈皇室,犯有欺君大罪,清瑶如他所愿,被打入刑部大牢。”穆清瑶声音轻柔,娓娓道来如同述说一件与已无关的故事。

    可越是如此平淡的语调,却越让听者心酸,闻者落泪,大锦朝素来礼制规范,讲的便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妻贤夫良,没想到,还会有北靖侯府这样不良的一家人,阴毒狠辣到了极点。

    眼前的女子,清丽婉约,纤瘦柔弱,不管她出身如何,在家也是父母的掌中宝,心头肉,千里迢迢嫁进京城,带着对婚姻,爱情的憧憬进了那深似海的侯门,得到的,就比如此惨烈的虐待,只要稍有一点善心的人,都会为她扼腕,为她悲痛,更加同情她的遭遇。

    秦太太一把揽过秦梦烟道:“好孩子,你不跟她争是对的,她受了太多的苦,该有福报啊。”

    王妃拿着帕子捂住鼻子,尽量不让自己哭出声,不停地念:“我的儿,我的儿。”

    太后哽声道:“可怜见的,进了大牢后,又被人虐打,差点没成残废,北靖侯,你也好意思再让她回去?她被你儿子冤进刑部大牢的时候你怎么不救她回去?你人呢?死哪去了?这时候看她要嫁给我家离儿了,你又来抢人了?你好意思么?你的老脸呢?”

    太后是气急了,口不择言,北靖侯老脸通红,羞愧难当,跪在太后面前。

    “可就是进了刑部大牢,被虐成了残废,你北靖侯府也没有放过她,这张契书侯爷想不认是不是?本世子可还就告诉你,你非认不可,这可是在顺天府大堂之上,侯夫人签下的,是有法律效果的。”夜笑离走过来,将穆清瑶揽在怀里,冷冷道。

    “怎么还闹到顺天府去了?”太后惊道。

    “太后,皇上仁慈,看清瑶成了残废,便不予追究清瑶欺君之罪。北靖侯府自是更不愿意再要清瑶这个残废儿媳,又舍不得清瑶那价值万贯的嫁妆,便将清瑶告到了顺天府,说清瑶欺诈骗婚,要治清瑶的死罪。此事,顺天府张大人可以作证,请问侯爷,清瑶已经被您的儿子害成了残废,无处可去,蒙夜世子收留在王府,北靖侯府,清瑶的婆婆,相公,小姑,可有一个人去王府看望过清瑶?可有人担心清瑶的生死?

    于他们来说,清瑶这条贱命是生是死一点也不重要,能拿到清瑶的嫁妆才是正理,在他们的眼里,清瑶算什么?清瑶被逼入绝境之时,侯爷,你在哪里?

    在刑部,被人一刀一刀割肉刮骨时,生生折断双手双脚时,侯爷您又在哪里?

    如今清瑶好不容易否极泰来,侯爷您倒出现了,当着太后,皇上,众位娘娘,还有各位大人们的面一句受委屈了,就让清瑶回去,试问若是你,你还会回去吗?您当清瑶真的贱吗?”

    一连串的质问,让北靖侯步步后退,虎目瞪得极大,极为惊诧与不可置信:

    “怎么会这样?不,不可能,你婆婆她……她怎么会如此恶毒……”

    “她不是我婆婆,当夜世子替清瑶签下嫁妆转让协议时,我与她的婆媳就彻底结束了,侯爷,您若还有一点良知,就不该在大殿上逼清瑶,清瑶若再跟你回侯府,便是自寻死路。”穆清瑶截口道。

    “就是,不能再回去,这样阴毒狠辣的婆家,就没见过。”太后大声道。

    “当然不能回去,婚约都解除了,嫁妆也被你家夺去了,还回去做什么?又被你家欺负一遍么?”史太太抹着眼泪道,她是真心同情穆清瑶,今天又亲眼见到她不顾生死,救那几个毫不相干的侍从,更体现穆清瑶的善良与勇敢。

    更没想到的是,小小年纪的她,竟然受了这么多苦,难得她看得开,既没有怨天尤人,又没有记恨报复,自家云嫣与她一比,简直是云泥之别,也怪不得夜世子百里挑一,挑中了她为世子妃。

    “北靖侯,你带兵是把好手,这治家,可真是一踏糊涂啊。”皇上感慨道。

    北靖侯跪在地上,伏首请罪道:“皇上,臣无能,臣治家无方,求太子责罚。”

    “责罚你做什么?怪只怪你那夫人太过无良,你常年在外,家里顾及不到也是有的,朕不知道就罢了,既然知道,你那夫人便不能再逍遥法外,褫夺顾氏三品诰命,降为庶人,北靖侯,你若想休妻,朕绝不反对。”皇上道。

    顾氏做下伤天害理之事,却只是夺了个三品诰命,而公孙浩和公孙宁儿,一个犯下欺君之罪,另一个则犯下杀人之罪,皇上都忽略不计,当忘了似的,北靖侯府也就顾氏受了小小的责罚,其他人全都放过了。

    皇上这心偏得,可不是一点两点。

    很多人心里都感觉不舒服,处罚太轻了。也更为同情穆清瑶。

    顾氏今天因病并没有来,公孙族的族长太太却是来了的,她一直隐在人群中,并没说话,如今听了此言,长松一口气,北靖侯这几年就是在作死,顾氏更是连带着公孙一族往死里作。

    穆氏那孩子,先前看她就不是池中之物,倒也是个手慈心软的孩子,已经放过顾氏多次了,怪只怪,北靖侯逼得太狠,不然,那些龌蹉事又怎么会在这大殿之上揭开。

    今日过后,公孙一族的名声必定会一落千丈,族里还有好几个适婚的孩子,说定的婚事只怕要泡汤,好一点人家的女孩儿,谁还敢嫁进公孙家来?

    公孙宁儿那德性,又有谁家敢娶?

    北靖侯啊北靖侯,你今天真是作死啊,好端端的在这大殿之上逼穆清瑶做什么?

    这一大家子都给你毁了。

    “皇上,您也听到了,公孙昊早就与臣的女儿有情,臣女的名声也早被他毁了,还请皇上下指赐婚,成全这对有情人。”贺相趁机说道。

    这样的人家,这样的人品,也亏贺相还肯愿意与之做亲家,北靖侯还真是前世修来的福。

    众人不可思义地看着贺相,这个纵横大锦朝堂,聪明睿智的一代奸相,竟然如此没有眼光,非要把女儿往火坑里推,是何道理?

    “知道么?那贺小姐,早就与公孙世子有了勾连,听说肚子都大了。”有人小声窃窃私语。

    “啊,真的啊?怪不得贺相如此急巴巴的把女儿往人家府里塞,原来如此。”

    “倒是狼狈为奸,一丘之貉。”有人评定。

    这议论声虽小,但却很快慢慢传开,贺初年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两眼喷火地瞪着北靖侯,如果不是他儿子下流无耻,自己又何苦抛了脸面来圣驾面前倒贴求婚。

    皇上自然也是听见了的,太后,皇后的脸上都露出不屑与鄙夷之色。

    贺初年俊朗的额头青筋都暴出来了,皇上看着难受,只好开口道:

    “北靖侯,你倒是个有福的,你那儿子如此……平庸,难得贺相不嫌弃,这桩婚事朕就允了。”

    “皇上,臣自知有罪,臣子也是罪该万死,但与穆家的婚约万万不能解除,求皇上开恩。”谁知北靖侯却是个轴的,到了这个份上,还是一口咬定,不肯解除婚约。

    太后恼道:“北靖侯,你不要仗着你有些军功,便不知天高厚,你家做出如此恶劣龌蹉之事,皇上只是夺了你婆娘的诰命,并没对北靖侯府如何?你还不肯松口,究竟意欲何为?”

    “太后,臣有苦衷啊。”北靖侯磕头就拜道。

    “什么苦衷,你放过清瑶,你儿子又不是没人要,贺相巴巴的想把女儿送到你家去呢,还要怎地?”王妃也怒道。

    “太后,皇上,臣真的是有苦衷,当初,臣与穆家订下秦晋之好时,可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没有皇后娘娘的首肯,臣是万万不能取消婚约的,臣愧对皇后娘娘厚爱,也愧对穆家太太的信任,臣有罪啊。”北靖侯道。

    此言一出,全场震惊,连皇后自己都惊得站了起来,茫然地问道:“北靖侯……”

    “娘娘,可还记得十八年之约?”北靖侯提醒道。

    皇后仿遭电击,顿坐下来,转而定定地看向穆清瑶:“你说,她……她是……”

    “不错,清瑶正是她的女儿。”北靖侯道。

    皇后的手开始颤抖,脸色也开始一阵红,一阵白,猛地出列,跪在皇帝面前:“皇上,北靖侯府与穆家,是十八年前就议定好的婚事,两家秦晋之盟决不能轻毁,求皇上明察。”

    在场之人听得一脸雾水,谁也不知道皇后娘娘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十八年前就定下的婚约,怎么可能?

    仿佛一颗惊雷在心底炸开,穆清瑶也被这个消息震惊,在脑子里急速搜寻前身的记忆,可却没有半点印象。

    不对,当初,她是偶然遇到公孙昊,然后一见钟情的,那时候她已经十四岁,怎么可能是十八年前就订下的婚约?

    可看北靖侯的样子也不象在说谎,再说了,他如果说谎,皇后何必帮他圆谎?

    可是,既然当年皇后就下过赐婚懿旨,北靖侯不提起,皇后又为何半点也没想起?

    还是皇后不愿意北靖侯与贺相联姻,让二皇子多个助力,想帮皇上拉拢北靖侯?

    脑子一阵发懵,一股郁火也从内心升腾起来,丫丫的公孙昊,老娘难不成还要与你捆绑一辈子不成?

    “皇上,北靖侯既说当年皇后就有懿旨,且拿出来给大家瞧瞧,莫不又是侯爷的推脱之词。”贺初年冷冷道。

    “是啊,皇后娘娘自个都好象不记得了呢。”秦太师也道。

    “自然是有的,臣今天特地带来了。”北靖侯说着,真拿出一张明黄色的帛布来,看那样子,竟还不止是皇后的旨意,皇上当年也是知晓的。

    皇上接过,顿时满脸震惊,也定定地看向穆清瑶,表情复杂难辩。

    “皇上,可否给臣一观。”贺初年很不甘心道。

    皇上眼眸幽深地看着他道:“你当真要看?”

    “是,请皇上成全。”贺初年坚决道,这门亲事若不成,不止是雪落的名声受损,更会毁了她的前程,何况,北靖侯竟然敢公然与自己作对,给脸不要脸,这口恶气,怎么也咽不下。

    皇上眼里滑过一丝讽刺,将诏书递给他。

    只晃了一眼,贺相整个人就僵住了,俊雅的脸苍白如纸,呼吸也急促起来,温润的眸子里泛起湿意,拿诏书的手止不住的颤抖,喃喃道:“怎么会是这样?”

    皇上目中阴戾一闪,夺过那诏书道:“可看完了?”

    贺初年仍呆呆的,手还保持着捏诏书的姿热,只是眼中,清泪缓缓滴落。

    整个人,没有了先前的洒脱与神采。

    穆清瑶很好奇那张诏书内容,是什么让皇后,皇帝还有贺相都如此失态,莫非,自己还有什么隐藏不为人知的身世?

    她不由求助地看向夜笑离。

    夜笑离拍拍她的肩,给她一个安慰的眼神,哂然一笑道:“就算有婚书又如何?清瑶与公孙昊也成过亲了,说明皇后娘娘的旨意双方都已尊从,如今两家已经成仇,再难继续前缘,这桩婚事,解除罢了。”

    “没有,没有成仇,无论如何,都是北靖侯府对不住清儿,只要清儿肯回府,臣竭尽全力保护她。”北靖侯忙道。

    “竭尽全力保护?清瑶嫁进侯府三年,侯爷保护得可真周全让她再回侯府,是想虐死她第三次么?”王妃冷笑道。

    北靖侯满脸愧色,眼神却坚定:“王妃,恕臣不能成全世子。”

    太后沉声道:“皇上,此事不能轻易决断,阿离他……”

    “既是皇后当年下的懿旨,朕怎么也得给皇后面子,此事,就依了北靖侯吧,北靖侯,回去休了你家那婆娘。”皇上打断太后的话,说罢,竟然扔下一众大臣与太后,起身离开。

    事情竟然急转直下,让穆清瑶怎么也弄不明白是为何故。

    北靖侯府她是怎么也不会回去的,更不可能与公孙昊那人渣再续姻缘。

    顶多,谁也不嫁,出逃吧,天大地大,总有她的一席之地。

    太后神情复杂地看着皇后,目光凌厉冰寒,皇后垂下头,不敢与太后对视。

    王妃也担忧地看着夜笑离。

    宴席就此不欢而散。

    夜笑离被太后叫到慈宁宫去了,穆清瑶正好想一个人走走,静一静。

    刚出宫,就见靖北侯正在宫门外等她。

    穆清瑶看了看四周,确实没有其他路可走,只好迎了上去。

    “清儿……”北靖侯的眼里满是愧意。

    “侯爷,有意思么?”穆清瑶心情很压抑,心里象堵了团湿棉花一样难受,她从没有如此刻这般讨厌北靖侯。

    不是因为不能嫁入晋王府,而是,跟公孙昊这人渣真不可能继续下去,北靖侯如此作为,是想毁掉她的一生么?

    最烦用爱的名义捆绑和桎梏别人。

    “清儿,昊儿他,其实也没你想象中那么坏,他只是,受人蛊惑。”北靖侯叹了口气劝道:“我知道,你其实还是喜欢昊儿的,不然,这桩婚事当初也不可能成。”

    “侯爷你是在说笑话吗?不是说,十八年前就有了婚约,皇后娘娘就下旨赐婚了,既然如此,这桩婚事便是板上钉丁的事,我喜不喜欢公孙昊有用吗?”穆清瑶实在控制不住情绪,大声道。

    北靖侯被她说得怔住,眼里滑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又软声道:“回去吧,昊儿他知道错了,其实……他心里是有你的。”

    “够了,侯爷,我不可能会跟你回去,那个家,从我进门起,就没属于我过,今后我也更不可能再把北靖侯府当家,你爱怎么就怎么吧,最多我终身挂个北靖侯世子奶奶的名份,独自过一辈子就是。”扔下这句话,穆清瑶头也不回地离开。

    北靖侯还想叫住她,可张了张口,到底还是没喊出声。

    上了马,独自一人走在回侯府的路上,到了避静处,前面一个单薄的身影拦住去路。

    贺相一身儒衫,丰姿清雅地坐在马上,手里却多出一枝长枪,银光凛冽。

    “相爷还要逼婚?”北靖侯讥讽地问。

    贺初年并不答话,突然就一拳砸来,北靖侯猝不及防竟然没躲开,牙都差点打落,脸火辣辣的痛。

    “公孙谨,你就是个混蛋!”贺相怒目喷火地骂道。

    北靖侯擦了擦嘴角的血迹,讥诮地看着贺相,眼神冰寒刺骨。

    “你既然知道,穆清瑶是她的女儿,为什么嫁进侯府三年,却让她受这么多苦?当初她是信了你,才会与你结为亲家,怎会想到你其实如此狼子野心。根本不拿她的女儿当人看。”贺相一击得中,又挥起拳头。

    北靖侯这一次一把抓住他的拳头,冷冷道:“刚才那一拳,是本侯让你的,就当是替我儿子挨的,你再打,可就莫怪我不客气了。”

    “不客气?公孙谨,你以为我会怕了你么?”贺相说完,手腕一翻,直取北靖侯的喉头。

    北靖侯岂会怕他,立即迎上。

    北靖侯是沙场宿将,功夫很是了得,贺相乃文臣,按说与北靖侯比武,有种鸡蛋碰石头之感,可偏偏一柄长剑被他舞得虎虎生威,力量气场都很强大,硬是将北靖侯逼得连连后退。

    北靖侯先前似乎有些忍让,被逼得急了,长剑一腕,格住贺相的剑:“相爷,你想谋杀本侯么?再来,可莫怪本侯手下不留情了。”

    “留情?公孙谨,你个混蛋,本相只道你是忠厚老实之人,这些年,从未为难过你,没想到,你就是个阴险狡诈的伪君子,本相今天要杀了你。”贺相气得俊脸发红,挺剑又冲杀过来。

    北靖侯却长剑一收,一个飞跃,跳上屋顶,冷冷道:“贺初年,本侯不与你一般见识,死了心把,本侯是怎么也不会与你结成亲家,更不可能为虎作伥的。”

    说完,北靖侯一声长啸,他的坐骑便撒蹄奔跑起来,北靖侯往下一跳,正好落在马上,扬长而去。

    贺相呆呆地看着远去的背影,俊眸贮满痛苦,颓然地委顿在地。

    贺雪落这几天一直在家养病,因着北靖侯府一直没的答应婚事,她是又气又恨,郁结在心,更是茶饭不思,睡难入眠。

    贺夫人自宫里回来,自是知道发生的一切,都不知道要怎么面对她。

    正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望女儿,贺雪落急切地站在门边,看着满脸忧伤的母亲,心中了然,咬牙切齿道:“娘,北靖侯还是没有答应?”

    “雪落——”贺夫人心疼地过来挽住她:“你的伤还没好,外面风大,进去吧,一会你父亲回来,会与你细说。”

    “娘不是也从宫里回来么?皇上最宠信父亲,女儿不相信,皇上会不答应,这事对父亲来说,是再容易不过的事。”贺雪落执拗地说道。

    “雪落,这件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你爹回来了,会跟你解释的,娘去给你熬药。”贺夫人实在不知道如何跟贺雪落解释,只好推脱道。

    “我不要喝什么药,别拿这样的话来敷衍我。”贺雪落却将贺夫人一掌推开,怒斥道。

    贺夫人正要再劝,就见贺相失魂落魄地回来了,她忙迎了上去:

    “相爷,您可回来了,雪落在发脾气呢。”

    “爹,娘说靖北侯还是咬着不松口?”贺雪落冲到贺相面前,怒气冲天地问。

    “雪落——”看见心爱的女儿,贺初年似乎回了点神,呆呆地唤了一声。

    “爹,您怎么啦?”贺雪落看出他的表情不对,抽泣道:“是女儿让爹为难了。”

    “雪落,算了吧。”贺初年长叹一口气,黯然道。

    “算了?爹,您是脑子出毛病了吗?女儿都到这份上了,您不帮女儿,竟然说算了?”

    如晴天霹雳,炸得贺雪落心都快要爆开,她在府里已经听说,夜笑离向穆清瑶提亲了,那个贱女人,被公孙昊抛弃之后,反而撞了大运,竟然可以嫁进晋王府当世子妃,而自己,苦心经营这么多年,只为得到公孙昊,到头来,被公孙昊那畜牲如此虐待强女干,如此鲜明的对比,让她如何按受得了,如何不嫉,不恨。

    “雪落,你怎么跟爹说话呢?”见丈夫脸色很难看,贺夫人忙道。

    “怎么说话?你们一个个不是口口声声说最疼我,宠我的么?怎么这时候就都不管我了?爹,您可是权倾天下的贺相呀,有什么事是您办不成的么?北靖侯若再不识抬举,杀了他便是,正好让公孙昊承继了爵位,我一嫁过去,就是堂堂正正的侯夫人,岂不更好?”

    贺夫人听得脸色大白,喃喃道:“不可,不可,他可是三品侯爵,手中掌着五万庆北大军呢?雪落……”

    “有什么不可?既然他不识抬举,那就该死,雪落,你莫要着急,爹爹会想办法的,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婚姻。”贺相眼里露出残戾之色,抚着贺雪落的肩说道。

    “还有,爹,一定不能让穆清瑶那个贱人嫁进晋王府,她过得太好,女儿就越发难过。”贺雪落又道。

    贺初年怔了怔,眼里露出一抹受伤与愤恨,点头道:“好,只要雪落喜欢,爹就是为你杀尽天下人又如何?乖女儿,好生回去养伤吧,外面一切,自有爹爹。”

    秦太太带着秦梦烟从宫里出来,正要上马车,一名太监拦住:“秦太太,皇上殿下在前面等您。”

    秦太太怔了怔,让秦梦烟在马车里等,自己去了前面恭子。

    太子一身便装,看起来神采飞扬,心情很不错的样子,与先前在长廊气急败坏比起来,判若两人。

    也不知他遇到了什么喜事,如此喜上眉稍。

    “见过太子殿下。”

    “秦太太请起,您是本宫的师母,无需如此大礼。”秦太师是太子太傅,自然也是太子的老师。

    “殿下在此等候可是有事?”秦太太问道。

    “本宫知道秦小姐与阿离自小青梅竹马,甚是投契,不知为何秦家没有向晋王府提亲呢?”太子状似关切地问道。

    秦太太怔住,一般不是男方向女方提亲的么?秦家虽比不上晋王府清贵,但到底是书香世家,又是名门望族,女儿养在家里,自是待人来提亲,哪有自己先去提亲的道理。

    “殿下此言何意?离世子可是已经有了心仪的人了,梦烟没那个福气啊。”秦太太道。

    “如果是父皇下旨赐婚呢?不知秦太太可愿意与晋王府结此秦晋之好?”太子胸有成竹道。

    秦太太大惊,太子这是何意?

    晋王世子明摆着喜欢穆清瑶,已经当众向她提亲了,虽然北靖侯从中作梗,太子也不许穆清瑶与北靖侯府解除婚约,但是,她相信,夜笑离决不是那么听话的人,肯定还会有变数。

    这桩婚事里,北靖侯府,贺相府,晋王府三家纠缠在一起,这是个巨大的旋窝,秦太太可不想掺合进去。

    再说了,秦家家世好,梦烟相貌品性都好,何愁没有好人家嫁了?

    何必强嫁给并不喜欢她的夜笑离,女儿家,最大的幸福不是嫁进高门,而是嫁一个疼自己,爱自己的丈夫,平平安安一辈子。

    “谢太子殿下关心,不过,梦烟福薄,怕是进不了晋王府的门,而且,梦烟也有心仪之人了,就不劳殿下挂心。”

    秦太太不卑不亢道。

    太子怔了怔,眼里滑过一丝不豫,冷冷道:“秦小姐怕不是如此想吧,她心仪阿离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秦太太难道不希望秦小姐过得幸福?”

    秦太太暗暗皱眉,这位殿下又不知发什么疯,插手晋王世子的婚事做什么?难不成,还想控制他?

    “此事臣妾也作不得主,殿下的话,臣妾记住就是,回去一定转告太师,由太师做主就是。”

    太子听了点点头,转身离去。

    刚一回东宫,随从就送了信来:“淑妃娘娘病得厉害,殿下要不要进宫瞧瞧?”

    太子皱眉,今天淑妃落水,没参加太后的寿宴,太子问都没问起,还说她如何如何地受宠,也不过如此。

    烦躁地瞪那随从一眼:“这种事情,禀报太子妃即可,让太子妃带了礼品进宫去看望就是。”

    随从怔了怔,忙应声退下。

    穆清瑶正要回东条胡同,言若鸿追上来,一扇子敲在她额头上。

    正沉思呢,这一敲让她又惊又痛,回手就是一掌,被言若鸿跳开,桃花眼满是笑意:

    “凶婆娘,想不到你还蛮俏,两家人争着抢呢。”

    穆清瑶不耐烦地瞪他一眼,继续往前走,懒得理他。

    “你就不想看看,皇后那纸赐婚么?”言若鸿桃花眼微挑,斜视她。

    “当然想,可是在皇后娘娘手里呢,我怎么看得到。”一想到那纸赐婚,穆清瑶就说不出的烦躁,这厮偏还要提,真想撕他的嘴。

    “来,叫声大爷。”言若鸿如变戏法一样,将赐婚书拿在手里摇晃。

    穆清瑶大喜,伸手就抢。

    言若鸿转身就跑,穆清瑶追了一阵,那厮跟脚下装了风火轮一样,根本就追不到,懒得追了,靠着墙休息。

    见她停下,言若鸿果然跑回来,拿婚书打她:“快叫大爷,叫一声我就给你看哦。”

    穆清瑶黯然地转过身去,心里越发郁堵难受。

    就算看了又如何?就能改变什么吗?

    皇帝金口玉言,岂会轻易改口?

    反正,她已经打算好了,一会子回庆丰祥去,把今天在宫里收到的订单交给李掌柜,再多设计几款首饰出来,明天保不齐就是个生意红火的日子。

    先赚钱,赚多多的钱,然后,跑路,管他什么北靖侯府,晋王府,与她何干?

    看她神色不对,言若鸿将婚书塞在她手里:“看看吧,或许,你会知道原因。”

    穆清瑶打开看了一眼,除了上面落有娘亲的亲笔签名,什么特别的也没发现。

    “你偷来的?”将婚书塞回言若鸿手里道。

    “你管我,大爷有的是法子,对了,可发现有何异常处?”

    “没有,只是不明白,我娘为何十八年前就要给我订下婚约。”穆清瑶闷闷地说道。

    “你不觉得奇怪吗?婚书是你娘与皇后娘娘签下的,而非你父亲与北靖侯?”言若鸿提醒道。

    对啊,一家之主不都是男人么?为什么婚书是娘亲和皇后娘娘签下的呢?

    “我娘只是个普通的商妇啊,为什么会与皇后娘娘有交集?”穆清瑶也觉得不对。

    “所以,这件事也只有你娘自己清楚了。”言若鸿意味深长地看着她道。

    “懒得管了,顶多我就顶着公孙昊妻子的名义过着,反正我是不会回北靖侯府去的。”穆清瑶道。

    额头上又挨了一记:“你个小没良心的,顶着公孙昊妻子的名头过日子,你对得起阿离么?”

    夜笑离?

    想起那个清俊如莲的男子,确实有点心疼和失落。

    “可是,这能怪我么?花蝴蝶,我看你跟他才是真爱,你这么心疼他,去跟他过吧,别来烦我了。”穆清瑶哂然一笑,边说边拔腿就跑。

    两人正一个追,一个跑,突然,巷子里传来一声惨叫,象是孩子的声音,穆清瑶脚尖一点,闻声追去,言若鸿也随后跟来。

    就见墙根处,一个孩痛得晕死过去,他的身下,鲜血直流。

    穆清瑶正要掀开那孩子的衣袍,言若鸿一把拎起她的衣领子扔开:“凶婆子,你有没有一点男女大防啊,也不看他伤在什么地方。”

    穆清瑶脸一红,瞪着他道:“不过是个孩子。”

    言若鸿点穴为那孩子止血,然后掀开衣袍,一看之下大骇,孩子的生殖器被人生生割去。

    “好残忍的手段,一点措施也没做,就这样生生阉了这孩子。”言若鸿怒道。

    “为什么啊?难道是想将这孩子卖进宫里当太监吗?”地上的孩子不过七八岁的样子,这么小,宫里也收么?

    言若鸿摇了摇头:“应该不是,你看这孩子穿着并不差,里面丝质的棉衣还是新的,可见是好人家的孩子,家境非富即贵,应该是被掳到这里来的,而且,如果要卖进宫里的话,大可以直接送进去就是,何必在大街行凶惹人注意?”

    “不错,可是,为什么呢?”穆清瑶还是百思不得其解。

    言若鸿眼眸深深地看向远处,唇角露出一抹凌厉的笑容,道:“我送你回去。”

    “先救他吧。”穆清瑶不忍心道。

    “你呀,自身难保……”言若鸿白了她一眼,看她已经弯腰将受伤的孩子抱在怀里,皱眉道:“真爱管闲事。”

    “你是男生,粗活该你来。”穆清瑶作势将孩子往他怀里放。

    言若鸿猛地弹开:“少来,脏兮兮的。”

    穆清瑶白他一眼,自顾自地抱着孩子往前跑。

    “去哪里?天底还有比本世子更好的大夫么?”夜笑离不知从哪里转出来,一把将她手中的孩子挖了过去,放在地上。

    “咦,阿离,你跟踪我。”言若鸿又跳回来。

    “好不容易才有的娘子,当然怕你拐跑了。”夜笑离好笑地瞪他。

    “切,还娘子娘子,人家根本就是有夫之妇好吧,你那皇伯父,一句话就给她定了终身。”言若鸿不屑地说道。

    夜笑离脸一沉,冷笑:“他说了就一定算么?”

    “你们两个,别扯些有的没的了,快救人。”孩子似乎醒了,痛得小脸都皱成了团。

    夜笑离斜睨她一眼,满脸委屈:“你对别人都比对我好。”

    好在他话归话,手下却不停,也不知他洒了什么药,孩子很快就不觉那么痛苦了,等他缓和了些,问道:“你家在哪?我们送你回去。”

    “我是城南文家的,我爹叫文世清。”好在孩子虽然身受重伤,脑子却还清明,记得自家爹爹的名字。

    “什么?你爹是文世清?”言若鸿却惊得跳起来。

    “怎么?”穆清瑶一头雾水。

    “文世清是文尚书的儿子,这孩子是文大人的孙子。”夜笑离的语气也沉重起来:“我方才也是听到声音才追过来的,你们可看见了凶手?”

    “看见了还能让他跑了么?”言若鸿桃花眼一白,很拽地说道。

    “最近常有孩童丢失,清瑶,你家的那几个孩子,可要小心些。”夜笑离关切道。

    穆清瑶一听,便急着要回去,夜笑离道:“不用急,我已经派了四名侍卫去东条胡同了,现在,跟我回王府,阿鸿,你去文家报信。”

    “为什么是我,你不是有侍卫吗?”言若鸿嚷嚷。

    “我的侍卫在东条胡同。”夜笑离说着,便抱起孩子先行一步。

    穆清瑶只跟他走了几步,看见转弯处,便溜了,她才不想去晋王府,让人诟病呢。

    夜笑离也不追,只是含笑地看着那抹如轻烟般飘走的背影,唇角勾起了抹胸有成竹的笑:“小没良心的,一点也不想为亲事努力,以为你这样就能逃得掉么?本世子看中的人,这辈子你都别想跳出我的手心。”

    文大人颤巍巍地来到晋王府,一见自家孙儿脸色苍白的躺在庆上,差点没晕过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