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七十六章:婚期提前

第七十六章:婚期提前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年轻将领写完,穆清瑶又让他签字画押,然后给他一小瓶解药:“一天服一粒,可保当天不会发作,这里应该有……嗯,我瞧瞧,一个月的量吧,你且拿回去,今天的事不要声张,到时候自会有人找你。”

    “姑娘,你看末将罪状也写了,能不能……”这罪状纸一旦写下,自己横竖都会是个死,侯爷知道了,肯定会杀了他,不知道,一旦这姑娘将罪状交出去,自己也是个死,趁事还未发,先逃才是,可一个月的解药,他就是想逃也不敢啊。

    “别想着要逃,到时候,你就是本姑娘的污点证人。”穆表瑶一看看出他的想法。

    “姑娘你究竟是谁?”整个大景向她这样没有武功,行动却快而诡异的,几乎没看到过,加之行事又如此大胆缜密,他实在想不出来,穆清瑶会是谁家的女儿。

    “到时候会让你知道本姑娘是谁的。”穆清瑶冷冷一笑,收好罪状纸,命赵老爹将人放了。

    办好这件事后,穆清瑶与胡老爹又商量了一下设备的事,因着要将箭头回炉再造,所以要费些时间,穆清瑶便先回了京城。

    一回来,便听到太子要纳贺雪落为良娣的事,不由半晌也没回过神来,这世上还真是无奇不有,有抢人钱财的,有抢人妻女的,更有抢人相公的,就是没见过有抢着当爹的。

    穆清婉道:“姐,不会贺雪落肚里的孩子真是太子的吧,也有这个可能啊,那位太子殿下看着人模狗样的,其实好色又猥琐,那天若不是……”

    穆清瑶盯着她:“若不是什么?”

    穆清婉脸色微红,摇摇头道:“没什么,没什么,可你不觉得奇怪吗?都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公孙昊的,这种事,皇家不是最看重的么?皇上肯定不会答应的吧。”

    “看来,皇上眼里,还是把这位太子看得很重的,将来,皇位若是让这位太子殿下继承,对大锦的百姓可没什么好处。”穆清瑶想起铁市上的事,联想到先前穆清文出十二万盘下红丰祥,红丰祥顶多值四万,可穆清文好大手笔,十二万两也肯,分明就是给太子送钱,可见,这位太子殿下正缺钱用。

    而他之前又与北靖侯走得近,甚至帮着北靖侯将自己看押回侯府,差点被公孙昊给害了。

    而且,铁市就在京郊,北靖侯再有本事也不该如此明莫张胆的在铁市私购兵器才是,若非背后有后台支持,他又岂敢?

    几件事联想在一起,不能猜测,铁市幕后之人就是太子。

    私募新兵,私购兵器,太子想做什么?

    纳贺雪落为妾,穆清瑶可以理解,是为了缓解庆丰祥被毁一事,他是想缓和与贺相之间的关系,同时拿贺雪落作文章,希望贺相能在皇帝面前替他说几句好话,只是,贺相素来支持二皇子,会不会因为贺雪落就改变自己的政治策略,这点还不明确。

    但是,至少可以证明,这位太子真是无能又龌龊到了极点。

    也不怕那些清流瞧不起他。

    就算得到贺相一个人的支持,却失去大批清流的心,真是得不偿失。

    两人正说着话,张妈妈端了点心进来,“夫人亲自炖的莲子百合汤,两位小姐都用一点吧。”

    姐妹二人同时诧异地看向对方,穆夫人可是从不下厨的,今天是怎么了?

    “别看我,我也没听过娘亲手做的东西。”穆清婉端起碗,看着还不错的汤色却不敢喝:“姐,你说娘是不是第一回做啊。”

    穆清瑶笑道:“怎么?怕娘没煮熟?”

    “还真有这个担心。”到底还是喝了一口,穆清婉立即一脸极为享受的模样:“好喝,姐,不是我说,比你炖的汤还要好喝,咱们的娘还真是个天才,做什么都极拿手,只要她肯做。”

    “真的么?”穆清瑶也喝了一口,果真绵软滑口,香而不腻。

    也不说话,埋头一会子就将一小碗汤全喝了,又伸手向张妈妈。

    张妈妈笑道:“你娘啊,真是做什么是什么,她只是没时间,这阵子回来,也一直想亲手做几个菜给你们吃的,可就是忙啊。”

    “娘要走了吗?”穆清瑶敏感地问。

    张妈妈脸色一黯道:“不知道,许是要回大辽了吧,对了,大小姐,陈妈妈来了,你要不要见见?”

    张妈妈明显是在扯开话题。

    不过陈妈妈也确实要见,她重回北靖侯府时,陈妈妈和青萝几个是帮过她的,那天吩咐过,让人把她们接回府里来。

    一开始,是送她们去了东条胡同,现在才接过来的。

    “奴婢见过大小姐。”

    最先进来的是青萝。

    墨玉见到她自然最高兴。

    拉着她的手上下打量了一番,点头道:“还好,只是瘦了些。”

    青萝道:“吴妈的身子不太好,不能吃油腻,那边吃得都清淡,我倒没什么,就是永忠和永庆两个,正长身体呢。”

    穆清瑶怔住,这两个孩子不都接到园子里来了么?怎么又回东条胡同了?

    “永庆是不放心他娘,一天没见着心就不安,永忠则是舍不得永庆,总要跟永庆粘在一起。”陈妈妈解释道。

    “小齐的武功师傅可找好了?开始练武了没?”那天小齐帮着她敲锣,穆清瑶只觉得那孩子步履沉稳了许多,象是练过桩子的,看样子,她吩咐下去的事,下面的人都依着做了。

    青萝红着眼道:“小姐,能不能让奴婢就跟在您身边,奴婢不想离开您。”

    穆清瑶身边只有墨玉一个人,再多一个也行,加之又要嫁了,身边的人也不能太少,但有了上回嫁入北靖侯府的经验,再多的人,不忠心,品性不纯良也是没用的,到头来,象王掌柜一样,成了白眼狼,反咬主子一口就不好了。

    穆清瑶就把陈妈妈还是安排在小厨房,陈妈妈的手艺不错的,很合她的口味,青萝的女红不错,又很会观察,打探消息也是一把好手。

    又是打小服侍过自己的,留在身边用着也顺手。

    便让她管着院子里的杂事,与墨玉两个轮值。

    看姐姐将一应人事按排得妥妥当当,穆清婉好生羡慕:“姐,以后我要出嫁,你也跟我安排陪嫁吧,这锁事我可是最不爱管了。”

    穆清瑶打趣她:“怎么,这么急就巴巴地想嫁了?说,想嫁给谁?是不是那只花蝴蝶?”

    穆清婉大急,脸都红了:“你还是我姐么?谁要嫁他啊,又轻浮又笨,我才不要嫁给他。”

    她越是急,穆清瑶便越觉得有戏,清婉也到了出嫁的年纪了,只是,不知道言若鸿那厮心里是怎么想的,喜不喜欢清婉,而且,他身上好象有不少故事,不知道家境究竟如何,会不会太过复杂,小婉嫁过去会很辛苦呢。

    姐妹几个正说着话,小丫头坠儿来报:“大小姐,王妃派了容妈妈过来了。”

    王妃跟前的容妈妈可是最得力的,就如同穆夫人跟前的张妈妈。

    穆清瑶忙让人请她进来,容妈妈行过礼后,急急道:“大小姐,您快去趟王府吧,穆夫人和王妃吵起来了。”

    穆夫人不是才给炖了莲子百合汤么?怎么一下子又去晋王府了,还跟王妃吵起来?

    穆清婉也是一脸诧异。

    张妈妈笑道:“夫人这汤啊,从昨儿晚上就炖起,小火一直熬着,又让奴婢端下来,放在温水里保着,等两位姑娘忙了再端上来,温度正好,不凉不烫。夫人自个一大早就出去了。”

    原来如此,想想刚才喝下去的那碗汤,还真是满满都是娘亲的爱,穆清瑶觉得心暖暖的,先前对穆夫人的那点子芥蒂顿时消散了不少。

    衣服也懒得换了,直接去了晋王府。

    晋王府里,果然穆夫人正白着脸喘粗气,一见穆清瑶来了,一把捉住她的手:“走,回去,这门亲事黄了。”

    “瑶儿,不许走,亲事是太后订的,可不是她殷紫茹说黄就黄的。”素来绵软的王妃,今天似乎也是气着了,拖住穆清瑶的另一只手道。

    “娘,怎么回事啊。”也不见夜笑离,穆清瑶感觉一阵头痛。

    “你问她,问她怎么了?阿瑶,娘可不是来捣乱的,你既然坚决要嫁,娘也没法子,得尊重你自个的选择,夜笑离身子弱,你愿意认,娘也只能跟着认,可是,你听听她刚才怎么说的,我说要把婚事提前,她竟然不肯,当我女儿是嫁不出去的么?我告诉你,要不是你儿子巴巴地求着我女儿,我女儿才不会嫁呢。”穆夫人怒气冲冲道。

    “殷紫茹,你又把话往歪里说,谁不同意了,我只是说,婚期是太后娘娘订的,得问过太后娘娘才行,你就发火,说什么不嫁了,你分明就是来找茬的。”王妃气得叉着腰,完全没了平常的高雅气度。

    “我屈尊降贵来跟你商量,只是把婚期提前一点,你啰啰嗦嗦的,分明就是不乐意,不乐意正好,女儿我不嫁了。阿瑶,跟娘回去。”穆夫人拉住穆清瑶就走。

    “娘,为什么要把婚期提前?”穆清瑶拉住穆清瑶的手问。

    “我……反正也是要成亲的,早一天晚一天有什么关系?”穆夫人有些不耐烦。

    太后之所以会让钦天监挑日子,是很看重夜笑离的婚事,能让钦天监选日子大婚的人可并不多,怎么能够随随便便改了。

    娘若真看重自己的婚事,又怎么会说一句,迟一天早一天有什么关系的话来,这个时代的人,不是最信讲究的么?黄道吉日或许对这一对即将成亲的夫妻来说,就是最早的祝福,也许会影响一生呢?

    虽然自己不信,但她相信,穆夫人是信的,一个明明信神的人,却不在意神的指示,这说明什么?

    要么就是娘心里只这么在意她,要么娘确实有事要离开,想在离开前参加自己的婚事。

    穆清瑶情愿相信是后者。

    “娘,你要回北辽了?”穆清瑶幽幽看着穆夫人道。

    穆夫人眼圈一红,象个孩子般嘤嘤哭起来:“阿瑶,娘上回……没让你嫁个好的,对你的婚事敷衍了事,这一回,娘是真的想看你好好的出嫁,至少,娘要亲手把红绳交到夜笑离的手上,让他好好的,真心真意的,疼我的阿瑶一辈子。”

    果然是这样。

    穆清瑶长吁了一口气,真不知道,如果娘是不在乎自己,自己又会怎么想。

    “娘可去请示过太后娘娘了?”穆清瑶将穆夫人揽在怀里,柔声问。

    穆夫人摇头,她正是来找王妃商量的,谁知一开口,王妃就拒绝了。

    穆清瑶转而拉过王妃:“王妃娘娘,您不喜欢阿瑶么?”

    她平素清冷端庄惯了,很少在王妃跟前用撒娇的语气说话,王妃又是极爱她的,听了这话,心都软了,更怕她也象穆夫人一样误会,忙道:“喜欢,当然喜欢,孩子,你该知道,母妃我心疼你,比心疼阿离还要甚。”

    “那您不想早点让阿瑶进门么?早一天进门,阿瑶也好早一天叫您一声母妃啊。”一声母妃把王妃的心都快融了,点头道:“我自是巴不得你们明天就成亲,可是……”

    “太后娘娘有我呢,一会我就进宫去,母妃您会陪我的,对吧。”

    “嗯,好,咱娘俩一同进宫去。”一转头,瞪了穆夫人一眼:“你就不必跟着了,没得让太后娘娘心生膈应,天下有几个象你这样做娘的,就算有天大的事,女儿出嫁,你就不能晚几天么?”

    这话让穆夫人脸一红,到底还是觉得对不住穆清瑶,对着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穆清瑶道:“没事的,就象娘说的,早几天成亲也没关系,只要嫁的是阿离这个人就行。”

    穆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最近她和阿瑶之间的关纱有点隔骇,主要是因为成亲的事情。

    她正想法子弥补呢,可是,大辽的事又刻不容缓,真让二公主的女儿嫁给了北院大王的儿子,那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成果就会毁于一旦,必须趁早阻止。

    到了宫里时,正好碰到淑妃带着那个五品女官走在上回落水的长廊上。

    见王妃和穆清瑶过来,淑妃想躲,五品女官扯了扯她的衣角,淑妃见只这一条路,这会子避开也太着痕迹了,便只好迎面过来。

    王妃正要行礼,淑妃忙上前一步托住:“自敢让王妃您行礼,这位是穆姑娘吧,上回一见,只是匆匆一面,今儿才看清,穆姑娘果真是天仙般的美人儿。”

    穆清瑶硬着头皮也要行礼,淑妃忙道:“见外了,穆姑娘,阿离世子也算是我家弟弟的至交,免礼,免礼。”

    淑妃娘娘清瘦了很多,一双原本就大而亮的眼睛,如今就象镶嵌在脸上的宝石,越发显得黑亮了,小小的脸上,好象只看得见这双眼睛。

    看她眉宇间蕴着浓浓的忧郁,与之前见过那副可爱巧笑的模样来,实在判若两人,而且,上回她对穆清瑶可是一点也不友好,今次可是亲切得很。

    想来,她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是被穆清瑶弄下水去的,还把她当成救命恩人呢。

    “娘娘身子可好些了?”穆清瑶不动声色地问。

    “劳姑娘挂心,好多了,正要谢过王妃呢,若不是世子赠药,本宫现在还躺着起不得身呢。”淑妃柔柔地说道。

    她三十多岁的样子,又长了一副娃娃脸,看着确实象穆清瑶的姐姐一样。

    现在天气并不暖和,她又是大病初愈的身子,怎么会站在这湖中长廊上吹冷风?

    王妃又与淑妃寒喧了几句,便继续往慈宁宫去,穆清瑶走在后面,手被人碰了一下,回眸间,就听见五品女官说道:“小心贺小姐。”

    穆清瑶怔住,贺雪落也进宫了?

    她正要谢过女官,女官却低眉顺眼地离开了。

    手心里多了个小纸团,待走到背避处,穆清瑶打开纸团匆匆看了一眼:小心太子。

    纸上却写的是另外四个字。

    加在一起,就是小心太子和贺雪落。

    安嬷嬷正端着一盘点心往殿里去,见王妃带着穆清瑶来,喜出望外,忙上前行礼:“这个点,王妃怎么来了?啊,奴婢知道了,您这是带着清瑶姑娘来看望太后的吧,太后正念叨着清瑶呢。”

    穆清瑶很喜欢太后身边这位嬷嬷,行事精明果断,又机敏能干。

    “嬷嬷,几回来,都没好生给您行礼,那次重伤,若不是嬷嬷果断,阿瑶这腿伤到现在还未必能好呢?”虽然是假伤,但那天被侍卫抬到慈宁宫外,整整凉了小时个时辰,就算是装受伤,也装得很累好不好,何况寒风习习的躺在担架上,着实不舒服得紧。

    多亏了安嬷嬷果断,要不还不知那几个侍卫会如何处置自己这个半死人呢。

    “清瑶姑娘客气了,这可不算什么事,平素老奴没少得世子爷的好,姑娘千万别记在心上。”

    安嬷嬷说着,嘴角向殿里斜了斜。

    穆清瑶就听见贺雪落沉稳而清爽的声音自内殿传来。

    王妃就回头温柔地看着穆清瑶,她知道,穆清瑶与贺雪落不对付,这会子都在太后跟前,不知贺雪落又会弄什么妖蛾子。

    穆清瑶对王妃笑了笑,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王妃知道,这个儿媳可比自己要精明得多,倒是松了一口气,率先进了殿。

    殿里,除了太子和贺雪落以外,在坐的还有皇后,看来是皇后亲自带着贺雪落过来见太后的,一个小小的良娣,还怀着别人的孩子,皇后还真把这个小媳妇看得重呢,不是向来与贺相不对付么?如今算是狼狈为奸了?

    “晋王妃,你来得正好,雪落刚才正给哀家出一个题目呢,你来猜猜是什么?”太后一见王妃,便满脸是笑道。

    王妃不动声色地向前,礼数行完后笑道:“臣妾可不会什么猜谜,尤其是贺小姐的谜更是难猜,皇嫂你可猜了来了?”

    王妃分明就是一语双关,太子一直无子,这会子会个怀了身子的贺雪落纳进东宫去,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这是借种生子呢,只是,贺雪落肚子里的是谁的种,整个京城不知道的,怕没有几个吧,这还算是个谜么?

    王妃冷笑。

    皇后果然嘴角一阵抽抽,无奈道:“是啊,本宫也是年纪大了,脑子没年轻人灵光,正好清瑶进来,她们年岁什么的都相仿,不如让她们两个斗斗谜如何?”

    皇后也算是一语双关,穆清瑶与贺雪落都曾经是公孙昊的女人,只是一个有子,一个无子罢了,皇后的意思是,咱们半斤对八两,我不笑你,你也别笑我,到底太子纳的只是个小妾,你家的还是个正妃呢,照样捡破鞋。

    太后可听不出这么多机锋,一摆手道:“斗什么谜啊,别斗了,来,阿瑶,哀家的好孙媳,坐到哀家跟前来。”

    贺雪落来了很久,一直坐在太子的下首,而穆清瑶一来,就坐在了太后的身边,在太后心里,孰亲孰疏,立见。

    贺雪落一进来,就绞尽脑汁地讨好太后,好不容易把老太太弄开心了,穆清瑶一进来,便抢了她所有的风头,好在她如今也不如当初那般沉不住气了,脸上依然笑着,只是,眼底没有半点笑意,尽量敛下的眼帘盖住的,是阴戾可怕的恨意,放在两侧的手,也不自觉地握紧成拳。

    “你不是要准备婚礼么?你们的婚期可是近得很呢,可忙得过来,要不要哀家把安嬷嬷借你几天,忙着筹备筹备也好。”太后抚着穆清瑶的额发,是越看越喜欢这孩子,第一次见面时,这孩子伤得不成样子了,可怕太后吓坏了,后来再见,难得这孩子长得周正又不媚俗,正是太后喜欢的类型,最重要的是,阿离终于肯成亲了。

    “安嬷嬷,好啊,臣女正是有好多事不懂,要是能得安嬷嬷指点一二,可是臣女一世的福报呢。”穆清瑶说着又苦下脸来:“可安嬷嬷是太后您跟前最得力的,又是最了解您的,臣女可不好意思把安嬷嬷借去,还是留着侍候您吧,就算是臣女的一点孝心了。”

    一席话,把太后和安嬷嬷都哄得眉花眼笑,太后故意板着脸道:“怎么还臣女臣女的呢?以后你就是哀家的嫡孙媳妇,快叫皇祖母。”

    穆清瑶也不扭捏,开口道:“清瑶是民间长大的,还是叫您一声皇奶奶吧,觉着亲一些。”

    太后听得一滞,眼眶不有点泛湿,当初这孩子正是因为商女的身份,才被北靖侯府瞧不起,受百般欺凌,如今要嫁进皇家了,半点也不以自个的出身为介,还是不忘初心,皇奶奶,很好,确实亲切许多。

    笑道:“嗯,就皇奶奶,顺耳得很。”

    皇后就道:“穆姑娘到底是与众不同些,一来就逗得母后您乐呵呵的,可怜雪落,费了多少心思才让您笑一笑啊,母后果然是偏心的。”

    太后素来不喜欢勾心斗角的,皇后这般直白的半开玩笑半认真的抱怨倒让她更喜欢,笑道:“哀家不是偏心清瑶,是偏心阿离,谁让太子娶了好几个啊,我家阿离可是只有清瑶这一个媳妇儿,不看重怎么能行?”

    太后这偏心也是偏得正大光明的,从不掖着藏着,因着夜笑离身体弱,皇后也拿她没法子。

    太子听了便笑道:“这倒也是,阿离成亲得晚,不初兄弟几个没少拿这个跟他开玩笑,还故意把个脱得清光溜溜的丫环往他被窝里塞过,这小子可好,把人给扔出来了,弄得我跟二弟还以为阿离是断袖呢,哈哈哈。”

    “咦,阿离不是断袖吧,臣妾可从没听说过,他有相好的。”贺雪落就似笑非笑地接口道:“既不是断袖,青春正艾的少年,却对一个清光溜溜的美艳丫环毫不感兴趣,这倒也是奇了。”

    “可不是么?原本还以为,是因为他的病的缘故呢。”太子淡淡地斜了穆清瑶一眼道。

    这话若再听不懂,穆清瑶便是傻子了,太子的意思分明就是,夜笑离很可能生理机能不行,那场病,可能让他断了做男人的机会。

    可是,她又不是没跟他亲热过,他身体的反应,她早就一清二楚,再正常不过的男人,太子是想耻笑阿离,还是想要挑拨他们两人的感情呢?

    王妃哪里听不出太子话里话外的意思,当着穆清瑶的面如此羞辱自己的儿子,王妃气得眼圈都红了,担忧地看了穆清瑶一眼,生怕她信为以真。

    “忘了要恭喜太子殿下,您不止多了一位贤妻,更是就要升级当父亲了,皇奶奶盼了这么多年的曾孙,终于得偿所愿,真是可喜可贺啊。”穆清瑶给了王妃一个安慰的眼神,起身向太子一辑道。

    这话正好戳到太子的痛处,更戳到皇后娘娘的痛处,太子成亲多年而未有子嗣,这是皇后娘娘的心病。

    娶贺雪落是无奈之举,原本来着她来也就是让太后看一看的,太子多了贺相的支持,希望也能得到太后的支持,不想,穆清瑶故意往太子的伤疤上捅。

    没有子嗣的皇子,是不能继承皇位的。

    也正戳痛了贺雪落,好好的孩子,不可能有自己的生父,为了名声,不能得不嫁一个自己并不爱,也不爱自己的男人,堂堂相府千金,只得一个小小的良娣之位,这让骄傲自大的贺雪落如何不屈辱,如何不气,穆清瑶偏还要往她伤处洒盐。

    “不客气,你和阿离成亲后,也很快会有孩子的。”太子生硬地回道。

    贺雪落吞下心中的刺,也笑道:“听说穆姑娘最是懂茶,今儿难得来太后宫里,不若你我切搓切搓如何?也给太后老人家解解闷,大家一起品品今年的秋茶,比干坐着说话,岂不更美?”

    她竟然连自己喜欢茶道也知道了,看来,贺雪落在自己身上下了不少攻夫啊。只是,这当口提出斗茶,是何用意?

    太后素来喜茶,忙道:“这个好,这个好,阿瑶,哀家这里正好还留着今年的春茶,六安瓜片,你喜欢么?”

    六安瓜片当然是好茶,何况又是进贡给太后的,更是上品了,穆清瑶听得一喜,忙起了身,焚香熏手。

    安嬷嬷让人把红泥小炉提上来,穆清瑶和贺雪落两个同时做好一准备,一人一个小红泥炉子,水是接的年初梅花上的雪水,藏在地窖里的。

    穆清瑶用绢扇扇着炉中的火,让火烧得更旺一些,贺雪落离她不远,也正扇着小火,看得出,她也颇通茶道。

    穆清瑶便故意将身子离得她远一些,她现在是有身孕的人,一个不留神,若是滑了胎,肯定会讹上自己。

    可从头到尾,贺雪落也只是按步就班的烧着水,烫着壶,洗茶,一道道工序做得一丝不苟,并不见异样,穆清瑶渐渐便放松了敬惕,专心沏起茶来。

    第一道茶沏好,穆清瑶刚要起身,一个宫女过来端起茶盘,刚一开步,她身子突然一仰,滑向贺雪落,贺雪落正坐着,猝不及防,宫女便和身子向她砸去,好在贺雪落反应快,及时抬手支住了她,将她轻轻一推,宫女才站稳。

    皇后大怒:“岂有此理,宫里几时有这么娇气的宫女了,一盘茶都端不起么?”

    宫女下得立即跪下,转头却指责穆清瑶:“穆姑娘,奴婢与您往日无冤,近日无仇,您为何要害我?”

    这就来了么?

    穆清瑶面无表情地看着对方,并不分辩。

    太后皱眉道:“大胆,你自己摔倒,怎么怪得穆姑娘?”

    “太后明鉴,奴婢冤枉,方才穆姑娘故意压住了奴婢的裙角,奴婢才不小心滑倒的。”宫女哭道。

    皇后大怒:“穆清瑶,本宫知道你素来与雪落有怨,但如今你们也都同时皇家儿媳了,说起来也是妯娌,你的心胸怎么就那么狭窄呢,非要置雪落于死地不可么?”

    太子也怒道:“穆清瑶,本宫可不止一次放过于你,你不要仗着阿离喜欢你,就为所欲为。”

    方才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任谁也没有看仔细,这个宫女又是慈宁宫的,往日与穆清瑶和贺雪落并无瓜葛,无端端又为何要冤枉穆清瑶呢?

    如此一来,她的证词便如板上钉丁一般硬实,更有说服力。

    一时间,连王妃都不知道如何为穆清瑶辩护了,太后也呆了呆,眨巴着眼装糊涂,并不作声。

    皇后待还要发火,穆清瑶慢悠悠地起身道:

    “皇奶奶,您觉着,阿离的眼光如何?”

    太后看她眼中闪着智机,心中一缓,知道她有了主意,笑道:“自然是好的。”

    “那他可会选个既阴险又愚蠢的女子为妻呢?”穆清瑶又问。

    “穆清瑶,你不要顾左右而言他,这个当口还抬出阿离来,就是想让皇祖母心软,饶过你么?你可别忘了,雪落肚子里的,也是贺相的亲外孙。”太子冷冷道。

    “太子殿下,你眼掘脑笨,不代表别人也一样,我若想害贺雪落,有一千个法子可用,而且,可以做到神鬼不知,做到就算她能猜得出是我下的手,却找不到半点指证我的证据,如方才这种害人的手段,猪才会用好吧。当着太后娘娘,皇后娘娘还有我未来婆婆的面,我保护你家贺雪落还来不及呢,明目张胆地害她,你当我的脑子和你一样么?送把柄给你们拿捏?真真好笑。”穆清瑶满脸讥笑道。

    太子被她左一个没脑子,右一个脑子笨,骂得脸色发青,却又无法反驳,气得漂亮的星眸如青蛙一样鼓鼓地瞪着她。

    “或许,正是因为大家都会不相信,你会用这么笨的手段害雪落,所以才用了呢?”皇后娘娘柔柔地来了一句。

    “不管如何,穆姑娘,你确实是压住了奴婢的裙角是事实。”那宫女也补充道。

    “压住了你的裙子?呵呵,很好,来来来,让我用事实证明,你这个谎撒得有多愚蠢。”穆清瑶站起身来,指着自己的坐位道:“我坐在这个位置,而贺良娣是坐在这里了,你方才端着盘子从中间过,你说我压你的裙子,那么,你绕过这个方几时,必定就会摔,如果在此地摔的话,你离贺良娣足有五步远,根本压不到她,而如果,你绕过方几后,才被我压住裙角,在这里摔倒,确实可以压到贺良娣,但是,你的裙角有这么长么?我想压住你的裙角,可得欠过身子,伸长了手才行,你当我的脑子和你一样是猪么?”

    宫女被她骂得脸一阵发白,在坐的只要不是傻子,很明显的事实,谁都听得明白,宫女方才这一跤,根本与穆清瑶无关,分明就是在陷害穆清瑶。

    “不错,我也觉得,不可能是穆姑娘作了手脚,而且,这位宫女刚才摔倒时,我明显感觉到她是有练过武的,若她真是不小心被绊住了,以她的能力,完全可以自救,根本摔不下来。”一直没有吱声的贺雪落却起身向太后行了一礼,认真地说道。

    所有人都愕然地看着她,最恨穆清瑶的是她,巴不得穆清瑶被陷害的也该是她才对,没想到,现在为穆清瑶澄清的竟然是她。

    太后不由得点了点头,这贺家大小姐也还不是那么不讲理,混帐糊涂嘛。

    王妃也吃惊地看着穆清瑶:“莫非她是想跟清瑶和好?再或者,这个宫女是太子或者皇后布下的,她并不知晓?”

    只有穆清瑶知道,这是贺雪落的聪明之处,自己方才一番话,已经戳穿了宫女的谎言,太后根本就不再相信宫女,这一招污陷已经失败,她现在说公道话,反而能在太后这里讨个好印象。

    “将她拖下去,乱棍打死。”太后果然恨死了那宫女。

    宫女脸色惨白,眼睛死死地瞪着贺雪落,一直到被拖下去,也没有再说一句话。

    贺雪落面无表情,神情自若地喝了一口自己沏的茶。

    “还好,幸亏方好茶没被她糟踏了。”

    “是啊是啊,差点就被这些屑小坏了喝茶的好兴致,来,母后,喝一杯雪落沏的茶。”皇后也转筋得快,赶紧转移了话题。

    原本对这位皇后娘娘还有些好感,原来,她也是一丘之貉,很好,太子这对母子,不给些颜色瞧瞧,他们以为自己是泥做的,好拿捏呢。

    另一个宫女端了贺雪落沏的茶,给在坐的每一位都一小杯。

    太后端起,轻轻泯了一小口,眉开眼笑:“不错,好茶,比哀家平时喝得感觉更清新一些。”

    “穆姑娘不再沏一轮茶了么?”等大家都喝了一回,贺雪落淡淡地问道。

    穆清瑶浅浅一笑,沏了一小壶,也分添在小杯里,宫女照样端起送茶,贺雪落道:“臣妾迫不及待就想喝,先给我来一杯吧。”

    太后笑道:“行,你们正斗茶呢,你自是急着看清瑶沏的茶如何。”

    茶盘端至贺雪落面前,她抬着手,似乎在犹豫,该喝哪一杯好:“茶浅酒满,清瑶这茶添得在满了,还真是怕烫手呢。”

    说话间,她端了一杯,似乎烫着,又放下,再端起另外一杯。

    穆清瑶便盯着那个才被她碰过的杯子。

    宫女将茶先送给太后,端的不是那个杯子,又送给皇后和太子,也全都不是,剩下的那杯,只是贺雪落方才碰过的,给了王妃。

    穆清瑶不能断定,那杯茶是有问题的,但心却提着,因为,她感觉,这才是贺雪落真正下手的时候,先前那个不过是预热。

    在坐的,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太子,王妃,地位都极为尊贵,原想着,这杯茶可能会给太后,但贺雪落很狡猾,知道害太后太过明显,也太过冒险,皇后如今是她的婆婆,太子是她的同盟,更不能害,那就只有王妃,如果王妃喝过自己的茶而中毒,不管王妃信与不信,自己在太后,王妃心里的印象将会大打折扣,这门亲,还能不能成得了,是个未知数,更有可能,如果毒性重,她既杀了王妃,自己是怎么都脱不了干系的,

    如此一箭双碉,还真是处心积虑,阴险狠毒。

    如果自己现在示警,不让王妃喝那杯,叫破她的阴谋,那她若是没有在茶杯上做手脚呢?

    岂不是冤枉了她,太后更会对自己产生怀疑,印象败坏。皇后和太子会借此在作文章,自己这顿责备肯定是免不了的。

    阿离深得太后疼爱,太后是阿离最亲的亲人之一,他在乎的人,穆清瑶又岂能不在乎?

    决不能让太后对自己不喜,害阿离不好做人。

    可现在怎么办?不管叫不叫破,此事都很麻烦,情愿叫破也不能让王妃赴险啊!

    “母妃!”王妃端着茶正要喝时,穆清瑶唤道。

    王妃果然看着她,茶还停在唇边,正要喝。

    “你先别喝,早上出来时,空着肚子呢,先用点点心了再喝茶,对胃更好一些。”穆清瑶起身,很自然地接过王妃的那杯茶,轻轻往小几上放下时,手一抖,那杯茶便洒了,正好将一碟点心浸湿。

    她吃了一惊,一脸郝然道:“母妃,清瑶再给您沏一杯吧,您看,都弄坏了,安嬷嬷,院子里可有小鸡小猫,这点心可是您亲自做的,扔了怪可惜,赏给小猫儿吃吧。”边说,她边向安嬷嬷眨了眨眼。

    安嬷嬷笑道:“点心还多着呢,原来王妃没用早餐就出了门么?奴婢再多端几盘点心来就是。”说着,将小几上的茶与点心撤走。

    穆清瑶亲手斟了杯茶递给王妃,太后见了直夸:“你看这孩子,哀家都要嫉妒了,还没过门呢,就这般孝顺她婆婆,怪不得阿离就选中她,死也不愿改。”

    皇后尴尬地笑笑:“是啊,清瑶是好孩子。”

    而贺雪落则面无表情,神情淡淡的,只是眼底却滑过一丝慌张,但很快隐去,又淡定正若地喝着茶,吃着点心。

    “啊,怎么会这样?”外面传来宫女的惊叫。

    才进来的安嬷嬷皱眉道:“奴婢出去看看。”

    回来时,脸色苍白,向太后跪下。

    “怎么了?出了何事?”太后皱眉问。

    “小猫儿死了。”安嬷嬷颤声道,一副后怕的样子。

    “你说清楚些,什么小猫儿死了。”太后喝道。

    “就是方才,茶水打湿的点心,给小猫儿吃,小猫儿才吃两口就死了。”安嬷嬷回道。

    “茶是穆姑娘沏的,点心是安嬷嬷你亲手做的,我们都喝过吃过了呀,没见着有问题,小猫儿怎么会死了呢?”皇后娘娘一脸疑惑地问。

    “就是啊,我们都没问题,那就是王妃喝的茶,或是吃的点心有问题。”穆清瑶冷冷地说道。

    “那问题从何而来呢?莫非有人做过手脚?”太后怒了,如果方才不是穆清瑶将王妃的茶端下,并打湿了点心,王妃若然吃了这些,那死的岂不是王妃?

    是谁?胆子也太大了,敢在慈宁宫如此嚣张。

    太后一巴掌击在小几上,眼睛凌厉地扫过皇后和太子,还有贺雪落。

    皇后微微有点紧张,一脸后怕道:“母后,您这慈宁宫不干净啊。”

    太后冷笑:“是啊,哀家正要问你呢,皇后可是主管六宫的,这宫里大大小小的人和事,哪样不由着你管?”

    皇后吓得跪拜在地:“母后,臣妾失职,臣妾这就令人严查。”

    方才端茶的另一名宫女早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她肯定是参与者,要不然,那杯茶怎么没端给太子,没端给皇后,单单是端给了王妃呢?

    但是,她肯定也和先前那一个一样,是死士,事发后,肯定会自尽的。

    果然,穆清瑶一想到,就扑向那宫女,已然来不及了,毒是藏在牙齿里的,她只轻轻咬破封蜡就行了,穆清瑶动作再快,也还是慢了一步,真是,太可惜了,只要拿住了她,有一千种办法让她说出真相。

    “啊,她死了。”贺雪落一脸惊惧,起身后退好几步,差点摔了,太子及时扶住了她。

    “别怕,别怕,无事的。”太子冷冷地瞥了一眼穆清瑶。

    “安心,将宫里所有的宫女全都责问一遍。”太后气得脸都白了,就在她的宫里,在她的眼皮子底下,竟然有人敢谋害王妃,那可是她最疼爱的小儿媳妇啊。

    而且,方才的事,太后也细想了一遍,全都是冲着清瑶和王妃来的。

    一招不行,再来一招,让人防不胜防,好在清瑶机灵聪敏,若然这杯茶被王妃喝了下去,她们娘俩都完了。

    “母后息怒,臣妾定会全力追查……”皇后正哭着,太后一脚踹了过去:“滚,哀家不想看见你。”

    太子忙过去扶住皇后:“皇祖母……”

    “你也走,带着你那贺良娣。”太后不想看见太子,这个孙子,真是越来越让她失望了,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成天只知道勾心斗角搞内斗,于政事,百姓生计全然不顾,大锦交到他这样的人手里,不亡了才怪。

    太子沉着脸,正要扶着皇后走,贺雪落也紧跟着起身,太后突然转身,目光如箭一样射向她:“贺雪落,以后不得哀家召唤,不许进慈宁宫,哀家想多活几年,过几年清静日子。”

    贺雪落脸一白,眼里闪过一丝戾色,向太后一躬身,默然转身离开。

    讨厌的人都走了,太后才颓然地坐下,眼巴巴地看向穆清瑶:“阿瑶,皇奶奶真没用,你以后肯定不敢来看哀家了。”

    穆清瑶心一酸,放开王妃,走到太后身边:“皇奶奶说什么呢?怎么会不敢来呢?不敢来,不是正中了那些人的下怀么?”

    太后一辈子在宫里,成天都与这些龌蹉事打交道,肯定早就身心疲惫了,一把年纪,只想过轻松简单的生活,可她是太后,想要轻松简单,又谈何容易啊。

    王妃也走近太后,叹了口气:“母后,如果在宫里住着无聊了,也可以去王府走走的。”

    太后一阵后怕地抓住王妃的手:“秀云,只差一点,差一点你就……”

    王妃淡淡一笑:“不怕的,不是差了那么一点么?有清瑶护着呢,臣妾一点也不怕。”

    太后听了就落下泪来,这个儿媳素来行事简单,再复杂的事,到了她这里也会变得简单,而晋王就喜欢她这样的,简简单单过日子,其实再好不过了,只是,很多人学不会简单,也不愿意简单。

    “瑶儿,你怎么就看出那杯茶有问题了呢?”点心是王妃一早就吃过几块的,自然是没问题的,那当然只有茶有毒。

    穆清瑶淡淡一笑:“只有那杯茶是贺雪落碰过的,母妃,皇奶奶,你们可还记得,她端了那杯茶,说是太满,烫手,然后放下,再端的另一杯?”

    “不错,确实如此。”太后点了点头,王妃回想,好象是有这么回事。

    “我就盯着那个杯子,看她的目标是谁,果然不出我所料,会是母妃,她恨我比她嫁得好,如若母妃喝了我沏的茶出了事,我这门亲事肯定得黄,当然,也会连累整个穆家都会出事。”穆清瑶解释道。

    太后眼里便露出一丝恨色:“好个贺初年,自个阴险狡诈也就罢了,养出来的女儿也是狼子野心,心狠手辣。”

    又愧疚地看着穆清瑶:“瑶儿,就算皇奶奶知道是她,但拿不出证据,这事也不能闹开,皇家颜面摆着呢,你跟她以后是妯娌关系,头一回见面就闹不和,终究对你也不好,你不会怪哀家吧。”

    穆清瑶当然知道太后的难处,这种事,没有十拿九稳的证据,光凭猜测是很难定贺雪落的罪的,何况那宫女已经自杀,她完全可以都推到宫女身上,自己滴水不沾。

    拍了拍太后的手:“不急,皇奶奶,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做多了伤天害理的事,总有一天会遭天遣的。”

    如今不是淑妃娘娘跟前的五品女官提醒,自己也不会如此紧张在意,当初一点善念救了她一命,如今果然得到善报了。

    经过这件事后,与太后再提起将婚期提前之事,太后虽然很诧异,却很快就同意了:“你早些过门也好,你这个婆婆太老实简单,哀家也怕她哪一天被人害了还替人家数钱呢,再者也好名正言顺常进来陪皇奶奶。”

    又请了钦天监的人来,果然日子提前了半个月。

    半个月啊,但愿缝纫机能造好,不然,欠着某人的两套衣服,不知道又要吃他多少排头呢。

    自慈宁宫出来,王妃抬头望天:“瑶儿啊,以后这宫里,咱娘俩还不得不常来,要怎样才能清净单纯一点呢?”

    “换一片天,就会变得干净单纯的。”穆清瑶淡淡地回道。

    王妃猛然侧目看她,眼里满是震惊。

    穆清瑶淡淡一笑,夜笑离做了那么多事,很多事情虽然秘密,但她还是看得出一点端倪的,他决不是池中之物,将来必定会大展宏图。

    “见过王妃,见过世子妃。”走到幽静处,淑妃跟前的五品女官果然等在那里。

    穆清瑶忙扶起她:“今天多亏了你示警。”

    “奴婢见两位贵人安好,也就放心了。”五品女官道。

    “宫女姐姐,你是怎么知道她们要在慈宁宫害人的?”这是穆清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

    “安插在慈宁宫的人手是淑妃娘娘的,太子昨儿个就来过春嬉宫。”

    原来如此,怪不得她先是写纸条,让自己防着太子,后又提醒,防着贺雪落。

    “您别怪淑妃娘娘,太子只说有事,没说要对付的是谁,加之她看见贺姑娘的肚子,心里更加烦闷,才没有想起要提醒两位贵人的。”

    是了,淑妃与太子有私情,所以,见到太子又纳了贺雪落,肯定心情不好,这才在长廊处徘徊。

    女人啊,真是傻,太子与她勾连,明摆着只是利用她,都经历过一回生死的,怎么就是看不透呢?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帮过自己一次的人,不能总不记得人家的名字吧。

    “奴婢紫晴。”五品女官说完后,又凑近穆清瑶:“姐妹们感念世子妃的救命之恩,以后有用得着的,尽管吩咐,不止是奴婢,还有好几个姐妹等着为世子妃办事呢。”

    穆清瑶听得大喜,从袖里拿出一个荷包来,塞进她的手里:“宫里行事,要花钱的地方多,我今天来的匆忙,没带多说,你替我打点一下。”

    紫晴不肯收,王妃将她的手一按道:“不是谢你的,是让你在着打点的。”

    紫晴这才收下。

    穆清瑶就含笑看着王妃,其实王妃并不笨,她只是不喜欢把事情想复杂,也不愿意掺合一些龌龊事,她这样的人,才是最聪明的,在皇家做媳妇,要么就更精明一点,可以防住所有明处暗处射来的刀箭,要么就象王妃这般,简简单单,不招人恨,害她的人也会少,而护她的人,只会更加周全,这诺大个宫里,难道就没有晋王爷安插的人手?

    娘俩才从宫里一出来,就见夜笑离急急地迎过来,打量了一眼王妃,再拉住穆清瑶上下捡查了一遍,长吁一口气道:“以后进宫,准备齐全些,就这样冒冒然来了,出了事怎么办?”

    他的消息好快。

    “能有什么事?娘有清瑶护着呢。”王妃嗔了儿子一眼,笑道:“恭喜世子爷,你的大婚又提前了。”

    夜笑离呆了呆,眼睛缓缓移向穆清瑶,一副傻傻的样子。

    “人家急着想嫁给你嘛。”穆清瑶难得的撒了个娇。

    夜世子双臂一环,将她整个人都抱起来旋转,哈哈大笑,整个紫禁城的上空,都莹绕着晋王世子的爽朗而高兴的笑声。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