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九十章:整顿王府1

第九十章:整顿王府1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容妈吓得心都快跳出来了,冲过来就扑在穆清瑶脚下:“世子妃,世子妃,奴才们错了,奴才们错了,留容九一条命吧,求求您,求求您了。”

    王妃诧异道:“你做什么,四十板子,阿瑶又没打刑。”

    容妈妈满眼都是惧意,又转过来求王妃:“主子,主子,求您让世子妃赏奴婢解药吧,爷的那些毒……容久怎么受得住,他已经受了几十板子了啊。”

    王妃这才道:“你是说,阿瑶给容九下了毒?”

    刚才好象是看见穆清瑶向容九洒了什么。

    可容九的行为太过份了,如何惩治他都不为过,阿瑶是顾及自己的面子,才没有作声,这样望恩负义,背叛主子的奴才,就是该受更大的罪。

    王妃才不肯帮容九求情呢,她比穆清瑶更生气好不好。她是单纯,但不喜欢人家当她傻子。

    “你误会我的一番好意了。”穆清瑶却站起来道:“我洒的不是毒粉,而是消炎粉。”

    容妈妈怔住:“什么是消炎粉?”

    “啊,其实就是盐啦,在伤口上撒盐,可以抑制伤口发炎,有消毒的作用,所以,我真是一番好意,可不想容九重伤之下没死,因伤口发炎而亡了。”穆清瑶很无辜地说道。

    容妈妈稍松了一口气,还好,不是毒药,随即心头一颤,伤口上撒盐!

    怪不得容九痛晕了过去,世子妃,算你狠!

    板子还在继续,一下一下象击在容妈妈的心脏上一样,但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再不敢多言一句,就怕穆清瑶一个不高兴,又起什么妖蛾子。

    四十板子打完,几个仆役也出了一身冷汗,担忧地看着容妈妈。

    “……还不抬下去。”容妈妈的声音在颤抖。

    穆清瑶道:“是啊,快抬下去,好重的血腥味儿,一会爷过来闻到可不好,咦,你们往哪抬?这边,柴房里,对,就关么柴房里去,不许医治,但也不许让他死了。”

    容妈妈彻底傻了,四十板子,已经打得容九皮开肉绽了,她迫不及待就想给容九请大夫来,穆清瑶却要将他关进柴房,还不许医治,跟要容九的命有什么不一样?

    “世子妃……”

    “怎么?容妈妈有意见?”穆清瑶转眸,冷冷地看着容妈妈。

    眼神冷厉得不带任何感情,容妈妈立即明白,今天算是栽了,这位世子妃不是王妃,她不糊涂,也不心软,更不好说话,这件事,并不因为容九挨罚而终了,根本没完!

    容九被抬进了柴房,穆清瑶命惊雷找来人看守,容妈妈根本就不能随便接近。

    穆清瑶又了解到,通州庄上的佃户被容九压榨处厉害,快过年了,家里没什么余粮不说,还都几年没置过新衣,心中很是难受,对王妃道:

    “娘,容九家必定能查出不少财务,分些给庄上的佃户吧,莫让人家说咱们王府苛刻,亏待穷人。”

    王妃忙点头,抓着穆清瑶的手道:“好孩子,真亏了你想得仔细,咱们王府可不是刻薄阴狠之家,王爷回来,若是知道娘让这些佃户过得如此穷困,定然会责怪的,这事娘会办好的。”

    容九当天晚上就苏醒了,柴房阴暗寒冷,他又受了重伤,血糊隆冬的,引来老鼠在他身上乱串,容九虽是下人,但在通州庄上就是个山大王,天高皇帝远,通州田庄就是他的天下,天天受人奉承尊敬,养成了比贵人主子还要讲究的习惯,极是爱洁,乱窜的老鼠比让他挨板子还难受,偏又动弹不得,王府深更半夜的,就传来容九比女人还尖厉的惨叫。

    夜笑离正替穆清瑶梳发,手下一头乌黑秀发比绸缎还丝滑,他是爱极了,所以,替她拆了钗环之后,便拿着木梳一遍又一遍地对她梳着,穆清瑶极享受他的温柔,梳头对头是很好的理疗,这些日子她为红丰祥的事操心不少,正需要放松放松,而夜笑离又是极好的医者,每一下都依着筋络与穴位而行。

    穆清瑶被自家相公服侍得迷迷糊糊欲睡未睡,似雪在外头敲门:

    “爷,世子妃,可曾歇下了?”

    穆清瑶微睁了眼,夜笑离皱眉道:“什么事?”

    “容妈妈背了荆杖在外头跪着,求世子妃放过容九。”似雪道。

    夜笑离眼中泛起一抹笑意:“你查到容九了?”

    穆清瑶道:“相公早就知道他有问题了吧,怎地如此放任不管呢?”

    “容妈妈是娘贴身得用之人,娘身世复杂,外家的几个舅舅待娘都有些误会,所以……”夜笑离有些欲言有止,似乎在斟酌该如何组织语言才好。

    “所以,你虽然知道容妈妈和容九有问题,却一直放任着,就是不想让娘伤心难过,更不想让娘觉得寒心,因为,容妈妈是外家里难得对她好的奴才,对不对?”穆清瑶道。

    夜笑离含笑附头,在她额前印下一吻:“我家娘子就是聪明。”

    “那现在为何又肯让我着手清理了?”穆清瑶也勾住他的脖子,故意在他颈间啄了一口,惹得夜世子呼吸一阵急促。

    “因为现在有你啊,以前,爹和我都很少在家陪着娘,容妈妈是唯一可以跟娘说得上话的,你别看娘大大咧咧,其实她很敏感,很脆弱,现在有了你,娘就不会再孤单了,而且,现在也到了该清理门户的时候,壤外比需先安内,家宅不宁,又岂能做成大事,所以,娘子,为夫很看好你哦。”

    穆清瑶听得心软软的,柔柔的,为王妃这几十年的孤单,又为夜笑离细致体贴的这份孝心,他最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人,容妈妈这些人,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权弄术这么多年,象一只只大老鼠啃嗜着王府的根基,他却一直视若无睹,不声不晌地容忍着,只是为了让王妃少一分孤单,少一份被背叛的痛苦,直到把自己娶进了门,知道王妃有了自己这个儿媳的照顾,有了依靠,会安妥一些,才让自己动手,这分心,值得她为他做更多。

    还有,他这份信任,容九的事,他没有过问细节,由着自己去折腾,而她也知道,无论自己做得有多过火,得罪多少人,都有他在自己身后作最坚实的后盾,所以,她不怕,也敢下手。

    “现在,外面的人,你怎么打算?”夜笑离看她眼神柔得发亮,心尖而一颤,真想将她现在就扔到床上去,好生疼爱一番,可是,外面的人真的很刹风景啊。

    “她这是故意让我难下台阶呢,你信不信,肯定不止她一个人来了。”穆清瑶起身,走到窗前看了一眼。

    果然,外面灯火通明,容妈妈只着了件单衣,在寒风瑟瑟的冬夜,跪在石板上哭求,而王府里一大半上了些岁数的仆人都围在容妈妈身后,看似帮她央求,实际站台支持。

    哼,容妈妈在王府果然有些势力嘛,组团来要挟她这个世子妃了。

    两肩微微一重,夜笑离拿了锦披过来,替她系上:“要出去么?”

    “当然。”穆清瑶淡淡一笑,眸中滑过一丝冷厉,打开门,缓缓走了出去。

    夜笑离站在她身后,淡淡地扫了夜雨轩的院子里一眼。

    穆清瑶发现,王府各个院子里的人,基本都来了一部份,就连夜雨轩的管事张妈妈,也站在容妈妈身后。

    不由冷笑,很好嘛,不用细查了,倒是个分水岭,让自己看清,哪些是跟容妈妈一派的。

    “世子妃,世子妃,求求你了,饶了容九吧。”见穆清瑶和夜笑离一出来,容妈妈就跪着向前爬了几部,她早就年过五旬,头发花白,又故意只穿了件单衣,寒夜里,瑟瑟发抖着,越发显得凄凉可怜。

    穆清瑶皱眉,正要说话,张妈妈道:“少奶奶,杀人不过头点地,容九就算做错,也给他个痛快吧,这干嚎干叫的,闹得整个府里不得安宁,听着好生瘆人。”

    穆清瑶目光清冷地向张妈妈看去,张妈妈神情坦然地迎着她的目光,并无半点退缩之意。

    “其实让他不嚎叫也行,爷有的是哑药,长清,麻烦你亲自动动手。”穆清瑶道。

    顾长清应诺一声,便往柴房里去,张妈妈的脸便开始发黑,却也不再说什么。

    “世子妃,容九到底是府里的老人,虽然犯错,但这般惩罚,手段也实在太过残忍,王妃素来仁慈,待下宽仁,如此可是有失王府大气的风范。”大厨房里的管事妈妈昆嫂开口道。

    “四十板子的责罚可不是我下的命令,是王妃亲自下的,一年贪墨上上万两银子,你们觉得王府手段残忍?不知将容九送官,会是个什么下场呢?”穆清瑶哂然一笑道。

    大锦律法对叛奴罪奴特别酷烈,有偷盗贪没主家财物者,轻则流配千里,重责受腰斩之刑,就是为了保护贵族财产地位不受侵犯,防止底层人反抗的。

    象容九这样的,一进顺天府,又是王府亲自送来的,被叛腰斩还是轻的,怕是会连带族人。

    昆嫂也立即闭了嘴,不敢再多言。

    “世子爷,世子爷,看在奴婢自小服侍您的份上,求您让世子妃放过容九吧,给他一条活路,下次再也不敢了。”容妈妈见请来的帮手一个个折戬沉沙,只好把目光投向夜笑离。

    夜笑离一脸关切道:“妈妈口口声声说世子妃不给容九活落,究竟容九挨了四十板子以后,又受了何刑罚?”

    容妈妈怔了怔,四十板子过后,穆清瑶确实没给他加任何刑,只是不许医治,关押起来罢了。

    “妈妈为何不说话?若是世子妃做得太过,本世子也可以责骂她的,毕竟她年轻不懂事,初来王府,不知道规矩也是有的。”夜笑离皱眉道。

    容妈妈身后那些人听得眼睛发亮,忙催促容妈妈:“是啊,你请我们来,说是容九快要被折磨死了,他又叫得惨烈,究竟世子妃给他用了何种酷刑呢?”

    “你别怕,爷说了替人作主,就不会实言的。”

    容妈妈的脸比哭还难看,吱吱唔唔半晌才道:“也没用刑,只是关在柴房里,不许医治……”

    “切,他胆子这么大,贪了这么多,只是四十板子而已,既没送官,又没加刑,凭什么还给他医治?当王府是开慈善院的么?”有人就不屑地呲道。

    “那容九嚎什么?弄得小孩子都睡不着觉,大家伙都跟着起来吹西北风,还闹着两位主子跟着咱们一起受罪。”张妈妈怒气冲冲地瞪容妈妈。

    “容九他……他怕老鼠……”容妈妈终于说道。

    “他自个就是只大老鼠,只差没啃光王府的老根了,幸亏王爷和世子爷本事,若都如容九这般,这个王府早晚都没落了去。”张妈妈一甩袖,走到穆清瑶跟前,深施一礼:

    “世子妃,是奴婢愚笨,听人蛊惑,盲目随从,叨扰爷和世子妃歇息了,奴婢有罪,请您责罚。”

    倒是个敢做敢当,恩怨分明,干脆利落之人,穆清瑶不由高看张妈妈一眼,淡淡道:“责罚就免了吧,只要妈妈还记得,本世子妃也是王府的主子,也是夜雨轩的主子就成了。”

    别人她可以不计较,但是,张妈妈不同,她夜笑离的奴才,是夜雨轩自己夫妻住着的这个院子里的主管,就算自己有什么不妥之处,她也应该站在自己这一边,不该跟着容妈妈胡闹。

    这让别的院子里的人如何看自己?连跟前的人都收服不了,又怎么让整个王府的人服气?

    “奴婢这就去自领十板子,让世子妃消气。”张妈妈也不含糊,说罢,转身就去领罚。

    其他众人则脸色各异,容妈妈更加恼火,这个张妈妈是来帮忙的,还是来拆台的?这么快就改弦易帜了,这让后面这些人如何自处?

    穆清瑶并未阻止,这十板子是张妈妈应得的。

    等一旁的板子声响起,在场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有的人就想要悄悄溜走。

    容妈妈眼看着自演自导的这出戏就要胎死腹中,忙大声一哭道:“容九小时候被老鼠咬过,至今最怕老鼠,他是罪该万死,不给他医治奴婢也无话可说,就给他换个地方吧,只要没老鼠就成,就算要他自生自灭,也走得安生一点啊。”

    没老鼠的地方?呵呵,柴房黑屋都有老鼠,这个容妈妈要求还真不高,要不要把容九供到佛堂里去啊?那里没有老鼠。

    “本世子知道哪里没有老鼠,长清,去,把容九提来,关系蛇房里去,老鼠最怕蛇了,那里肯定没有老鼠,不过,蛇房里的蛇最近饿了许多天,不知道闻到血腥味会不会躁动。”穆清瑶正要反问几句,夜笑离却漫不经心地对顾长清道。

    顾长清正要抬脚,容妈妈就扑了过来:“世子爷,世子爷,奴婢错了,奴婢错了,算了算了,就让他关在柴房吧。”

    “不行,妈妈服侍本世子多年,又深夜求到本世子跟前来,这点子面子还是要给的。”夜笑离却哪由得她来选择,手一挥。

    顾长清毫不犹豫地纵身而去,容妈妈彻底蔫了,天寒地冻,只穿一件单衣,早杠不住了,正要爬起来时,侧屋的小丫环端了洗脚水出来,看也不看,对着外头一泼,正好把容妈妈浇了个当头。

    发现泼着了人,小丫头吓了一跳,攸地一下就缩回屋里。

    容妈妈连骂都不敢,一脸水渍渍的也看不清是谁,身后的两个小丫环看不下去了,扶起她道:“妈妈,回去吧,您这么着自个也会没命的。”

    那些跟在她身后的早就想溜了,趁机便往后退。

    穆清瑶朗声道:“今天也算来得齐全,各房管事,都差不来了吧,明儿一早去管事房听差,本世子妃要正式接管整个王府。”

    容妈妈才爬起来,一听这话,脚一软,又跌了下去,那些正要溜的立即感觉大事不妙,提起的脚上就象坠了重石,怎么也提不起来。

    先前虽然帮着站台,但大多都存着看热闹的心思,也想看看这位刚进门的世子妃如何应对狡猾而又势力强劲的容妈妈,结果,没想到,看着看着,这野火就往自己身上烧了。早知道,就不来了,都是容妈妈给害的。

    不由都看向容妈妈,容妈妈这会子脸色乌青乌青的,早冻得不行了,被两个粗使婆子拖着走。

    容九被扔进了蛇房,差点被吓破了胆,好在穆清瑶早就吩咐,别让他死了,这才没有当真给蛇当粮食,蛇都关着,但看着成千上万条蛇在蛇盆里,虽然没有动,也让人毛骨耸然,容九没呆多久,又晕了。

    容妈妈刚回屋不久,便披了被子蹲在火边,儿媳妇过来想要服侍她洗个热水澡,她却把儿媳赶出去:“……没事别打扰我。”

    儿媳委屈:“婆婆,你是好日子不好过,王妃待您还要如何好?九叔这般贪婪,又分给了您多少好处?为他得罪世子妃,值当么?”

    容妈妈气道:“你晓得什么?不中用的东西,几年也下不得一个蛋来,吵罗唣。”

    儿媳无端被她骂,气得一跺脚,甩门帘子走了。

    没多久,儿子也来劝她:“娘,都这个当口了,您就不要再跟世子妃置气,要知道,她到底是主子,咱们是奴才啊。这样下去,咱们全家都会毁了去。”

    容妈妈舍不得骂儿子,眼神却悠悠地看着窗外,叹了口气道:“你当娘不明白么?只是骑虎难下啊,拔出罗卜带出泥,娘是跑不了啊。”

    “娘,只要您现在就改,王妃会念在旧情份上,放过您的,上回您在世子妃敬茶礼上,那般无状,王妃不也原谅你了么?”儿子又劝。

    “你走吧,别管娘了,儿子,记住,这几天不管娘做了什么?你都不要掺合,所有的事情,你都不知情,明白了吗?”

    儿子听得大急,想问个究竟,却被容妈妈赶走。

    儿子走后没多久,一个黑色身影就从窗外跳进来,容妈妈掀了身上的被子,一把拉过那人:“怎么办?世子妃太厉害了,容九被查出来了。”

    “他可曾吐露出什么?”来人道。

    “不曾,你放心,容九是铁杆忠心,不管用多大刑,也绝对不会吐露半点东西出去。”来人点了点头,皱眉道:“你今晚的行动太蠢了,想联合其他人一起对抗她,明刀执仗,只会引起夜笑离注意,若他也开始掺合,咱们的事情就会全部败露。”

    容妈妈听得脸色一变道:“我也是没法子了,容九叫得太惨,他到底是我的亲兄弟,出了事,总要救上一救的。”

    来人就冷笑,“你别再自作主张就是。接下来,一定要装弱,不能再露半点锋芒。”

    容妈妈答应着,那人说话间,又从窗中窜了出去。

    容九在蛇房里关了一天,气息奄奄,顾长清也没少审问他,但他还是什么也不肯说,穆清瑶也不急,让人继续看着他,不许任何人接近。

    第二天一大早,穆清瑶就去了回事房,王妃也到得早,各房管事拿着对牌早早地在等着。

    王妃坐在正位,神情严肃:“昨儿个容九出事了,想必你们都知道了吧。”

    下面的管事个个都垂首不敢多言。

    “听说昨儿个半夜你们都不睡,闹到世子爷院里去了?”王妃又淡淡地说道。

    管事们头垂得更低,生怕王妃不在发落了他们。

    穆清瑶道:“娘,都是府里的老人,他们也是看着容妈妈哭得伤心,起了同情心,这事就此揭过吧,别为难他们。”

    王妃听了拿手指戳她:“你呀,娘难得严厉一回,你又心软了,好吧,算是你当家第一天,给她们一点好处。”

    又对下面的人道:“若不是世子妃替你们求情,昨儿晚上掺合了的,都少不了十板子。”

    管事们吓得脸都白了,昆嫂倒是机灵,立即上前向穆清瑶行礼:“多谢世子妃。”

    其他几个也跟着出来道谢。

    王妃的脸色这才和暖了些。

    因着穆清瑶正式接手中馈,这些管事们便一个个上前来自我介绍,名字,差事,在王府多少年。

    穆清瑶让墨玉拿了册子一一对,又作了标记。

    等一圈儿人都认齐全了,穆清瑶不动声色道:“昆嫂,厨房里的采买可是都由你管着的?”

    昆嫂听得头皮一炸,忙出列:“回世子妃的话,确实是奴婢管着的。”

    “嗯,去把这一年的帐本全交上来。”穆清瑶道。

    昆嫂就僵在了当场,昨儿晚上回去,她就再也没合眼,一整晚都在重做帐,可是,帐太多,何况只有半夜,做死做活,也只改掉了最近一个月的帐本,就是为了今天拿来对付穆清瑶的,可是……

    穆清瑶竟然要看一年的帐,那她昨天一整晚工夫白付不说,她的自作聪明还让她搬起石头砸中了自个的脚。

    只要拿新帐与旧帐一对,所有的错漏不用查就一目了然,昆嫂有种想死的感觉。

    “怎么?昆嫂,有困难?”穆清瑶冷冷地问道。

    “没……没有。”昆嫂硬着头皮道。

    “那还不去把帐本搬来?本世子妃等着要看呢。”穆清瑶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昨儿个容九的惨叫还余意绕梁,昆嫂跑得比兔子还快,不一会子,帐本就搬来了,穆清瑶却对墨玉一挥手:“全搬到库房里去,先锁起来,等有时间了再看。”

    昆嫂有种被押上断头台,正等着被砍头,却又突然宣布延期执行的感觉,浑身的力气顿时一泄,人差点就软摊在地上。

    心底暗想,但愿这帐本一搬进去,世子妃一直忙一直忙,忙到忘记这回事了才好。

    又听穆清瑶道:“昆嫂,这是我做的表格,相信你能看清楚是什么意思,上面是干货,鲜菜的价目表,王府田庄里每天送来多少时新菜,都有记录,你以后的差事,就照着这张表来做吧,帐呢,要照实计,不可有差错。”

    昆嫂硬着头去接过那厚厚的几页纸,垂眸一看,顿时满脸羞红,还查什么?根本就不用查,世子妃把王府平日常买的菜价都调查了一遍,全都记录在册,连价格浮动都算进去了,而且,各房多少人,一天消耗量多少,都明码标好,现在是,不管在价格上,还是数量上,想再做手脚,都难上加难,一天在采买上花费的银子,比起自己的帐来,少了三分之二。

    昆嫂怔怔地看着眼前才十九岁的少妇,一如当初见到时,明媚动人,清丽绝艳,可眼神却冷得要将人冻住,这么年轻的女儿家,怎地精明到了如斯地步,一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大家闺秀,竟然能一颗小白菜市价几何都一清二楚,才来没几天,就把府里人的生活习性,用度也摸得明明白白,任谁在她手下办差,也莫想玩出半点花样来。

    脚一软,就跪了下去,对着穆清瑶纳头就拜。

    王妃可不知道穆清瑶给了昆嫂什么,其他的管事也同样一头雾水,只见平素精明又滑头的昆嫂的脸色比天塌下来还要难看,眼神几乎是绝望的。

    “昆嫂,你这是做什么?”穆清瑶一脸惊讶地问。

    “世子妃饶命,世子妃饶命啊。”昆嫂连磕头边求饶。

    王妃诧异地看着昆嫂,美眸中多了几分怒色,不用想,该是瑶儿又查出她的问题了。

    可是,连帐都没看呢,昆嫂怎么就不打自招了?

    不由看了穆清瑶一眼,穆清瑶笑着将昆嫂手中的表格抽回来给王妃看。

    王妃看完,满脸震惊:“瑶儿,你怎地做得如此仔细,街市上的小菜你都问过价了?”

    这个其实一点也不难,早在穆清瑶还在北靖侯府时,就开始调查大锦京都的经济状况,小到一个鸡蛋几文钱,大到一橦宅院值多少银子,都问得清清楚楚,并做下记录,而府里的这些丫环仆役,各房消耗用度,则让青萝几个去调查就行了,可不用自己动手。

    青萝果真是个会打探消息的,才进府没多久,便结识了好几个管事家的女儿,撒了点小钱之后,就差不多将府里的情况给大致摸清楚了。

    “娘,儿媳曾经被赶到街市上去流浪过,过了好阵子苦日子,一文钱巴不得掰成两文钱用呢,小菜价自然是清楚的。”穆清瑶就故意一脸悲凄的说道。

    王妃果然眼圈儿泛红,拍着她的手道:“我的儿,你进了王府,是亲王世子妃,以后再也没人敢欺负你了。”

    而下面那些人听在耳里,却是另外一番想头,怪不得这位世子妃如此严厉,原来在街市上混过的,她家又是商户出身,还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她?

    昆嫂还在磕头,穆清瑶等她把头皮都磕破了才道:“昆嫂,起来吧,本世子妃又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以后行事,按这张表哥办好差就行了,下去吧,看把这头磕得,当真以为自个的头比大理石板还硬么?”

    昆嫂以为自己听错了,怔怔地看着穆清瑶,穆清瑶挥一挥手,昆嫂眼睛一亮,不顾头痛,再磕一个道:“多谢世子妃,多谢世子妃,奴婢以后一定按您的要求办差,不敢再有半点差错。”

    穆清瑶点了点头,又让人请了王府的坐堂代夫来替昆嫂治伤,昆嫂千恩万谢地下去了。

    余下那些个原本心怀鬼胎的,一个人脚底如扎了针一样,难受得极,看昆嫂就这样轻松过关,心里一阵紧,一阵松,这位世子妃的性子半点也摸不透,按昨天她对容九的狠厉,昆嫂若不干净,定然少不得一场严惩,可她却轻轻松松放过了,谁知道轮到自己这里,她会是紧还是松呢?

    “王谢家的,你的差事是置办全府下人的衣服对吧。”大家还忐忑不安时,穆清瑶已经点了下一个人的名。

    王谢家的也是一身肥肉,跟容九有得一拼,不过女人太壮实,看着就有点违和,声音也粗亮得很,穆清瑶很诧异她怎么会管着王府的衣服置办。

    “回世子妃的话,确实由奴婢管着的。”

    “嗯,这件差事你以后不用做了。”穆清瑶就说了这么一句,便挥手让王谢家的退下。

    王谢家的一头雾水,也没说要查她的帐什么的,就撸了自个的差事,好生郁闷,但她虽然腰肥体壮,却是个胆小谨慎的,尤其有两个前车之鉴,可不敢多言,眼圈红红的,默默退下。

    “赵管事,你是府里草木管事吧,园子里的修缮全在你手里对吗?”穆清瑶看也没多看王谢家的一眼,问下一个管事。

    赵管事是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精瘦精瘦,一双眼睛也精光逞亮,一看就是个精明之人。

    他向穆清瑶一辑,态度有些傲慢,他是表少爷冷枫的表哥,在府里还些根基,平素对一般的下人很瞧不上眼,颇有点文人气度,偏又连考了好几年还是个童生,所以只得在王府里谋个差事。

    他缓缓地向穆清瑶辑了辑,昂首正要答话,穆清瑶抓起一本帐就向他砸了去。

    “这就是你管的帐?一塌糊涂。”

    赵管事的脸被砸了个正着,额头立即拱起一个大包来,一脸愤怒地瞪着穆清瑶。

    “你还敢瞪本世子妃?一个小小的北院偏房,你修了三个月还没修好,去年二门处要搭个亭台,你整整花了半年时间不说,光石料就用了三千两银子,你家石料都是镶金的么?”穆清瑶气得不行,抓起茶碗又砸了过去。

    赵管事的头立即破了个洞,血流如柱。

    却还嘴犟:“那些能怪在下么?请的工匠都摸佯工啊,在下有法子么?再说了,石料都尽最好的来,哪能不贵?”

    看他一脸傲气和屈辱的样子,穆清瑶就更来气,这个人不是贪,他心高气傲,认为自己读了几天书,在王府做个管事丢脸而屈才,偏又没本事,读书不行,买卖也只赔不赚,进了王府便一天到晚只顾着风花雪月,吟诗作画,倒把府里的几个没出嫁的丫头给弄大了肚子,闹得鸡犬不宁的,偏还讲读书人的架子,不肯娶奴才为妻,生生害得好几个丫头寻死觅活。

    这样的人,不会管事就罢了,还生生让王府花了不少冤枉钱。

    如此还不算完,他还要仗着跟冷枫有亲戚关系,不将别人放在眼里,成日介跟其他管事为些鸡毛蒜皮的事纠结吵闹,穆清瑶一听说此人,便想将他赶出府了。

    “来人,剥了他的王府制衣,打包他的东西,连着他这个人,一并扔出去。”穆清瑶道。

    几个高大的护卫进来,拖起额头还在流血的赵管事就走,赵管事大声叫屈,护卫直接一掌砍晕了他,拖了出去。

    在场的一个个噤若寒蝉,眼皮都不敢乱眨一下。

    “王谢家的。”穆清瑶道。

    王谢家心头一颤,一个不好,踩着自己的裙摆摔在地上,“奴……奴婢在。”

    笨拙地身体伏在地上,王谢家的艰难地想要爬起来。

    “以后赵管事的差事,就由你担着了。”穆清瑶又道。

    王谢家的一惊一喜之下,再一次扒倒在地,仰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没错,你家男人在府里做了十几年的草木修剪,是个不错的园艺人,而你儿子也懂泥瓦工,所以,让你接手赵管事的差事很合适,至于制衣,以后就不用再安排人了,王府的衣服,全由红丰祥提供。”穆清瑶淡淡看了一眼,声音清朗地说道。

    王谢家的方才还一肚子委屈,现在喜从天降,顿时眼圈都红了,激动的不知该如何表达,刚爬起来又要跪下,滑稽的样子让穆清瑶噗呲一笑,摆摆手:“做好自个的差事就行,本世子妃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平素老实厚道,虽然有些小贪,但行事还算稳妥,下去吧。”

    王谢家的一时间成了大家眼里的红人,余下没被点名的也明白了,做过什么,藏着掖着也没用,世子妃心里都有本帐呢,象赵管事,他根本就不是贪没,而是平庸无能,品性败坏,根本就不是做事的人,他被赶走,很多人感觉心中大快,只差没击掌叫好了。

    有大鬼的,一个个垂头耷耳,象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纠结万分,而有小鬼的则忐忑不安。

    “世子妃,昆嫂求见。”外头丫环禀道。

    穆清瑶让她进来,昆嫂却让自家两个儿子抬着个大木箱子进来了,箱子一放,全家人都跪下:

    “王妃,世子妃,奴婢错了,这些是奴婢这些年贪没的银子,虽不足数,但愿能赎奴婢的罪过,请主子点收。”

    穆清瑶唇角就有了笑意,不错,知道抓住机会,她是故意如此的,就想给昆嫂一个机会,看她醒不醒事,如果她足够清醒,上缴一部分贪银,那还可以在王府继续干下去,如若不然,以后可以侥幸过关,那就没救了,自己强压之下,顶多就好个一阵子,以后那只拿惯了的手,还会继续伸出来。

    王妃愕然地看着一大箱子雪花白银,昆嫂还只是个厨房管事,这些年就贪了这么多……

    难得的是,阿瑶只是几句话,竟然就让她这个惯贪肯主动上缴脏银。

    一时间,对穆清瑶是既佩服又喜欢,心中更是欢喜得不行,有了这么能干的儿媳妇,她还愁什么,就安安心心在家里养老,等着孙子出世,含贻弄孙好了。

    昆嫂这一行动,立即点醒了还在纠结之人,赵管事和容九的下场都是前车之鉴,没有人能逃过世子妃的眼睛,一时有毛病的,呼啦啦跪了一大片。

    穆清瑶满意地说道:“一个一个来,都说说自个有什么问题。”

    一上午过后,穆清瑶轻轻松松打发了所有的管事,一个个治得服服贴贴,不服贴的,就如赵管事一样,打将出去,整个王府顿时清明了不少。

    午间用膳时,王妃看着穆清瑶一个劲的笑不停,夜笑离实在看不下去了:“娘,您这样盯着,阿瑶怎么吃饭啊?”

    王妃:“哦。”

    拿筷子扒拉几下自个碗里的饭粒,忍不住又夹了一大块鸡脯肉放在穆清瑶碗里:“吃,多吃,阿瑶啊,你太瘦了。”

    穆清瑶碗里的菜早堆成了尖山,快放不下了,她抬起脸,甜甜一笑:“谢谢娘。”

    王妃更高兴了,又要夹菜,夜笑离无奈道:“娘,儿子碗里空空的。”

    “自个夹,没长大么?这也跟阿瑶抢。”王妃白他一眼,笑眯眯地又要往穆清瑶碗里夹。

    看着自家相公一府吃憋的脸,穆清瑶笑着将碗里的夹了一块过去,夜笑离这才有了笑,一家人吃得和和乐乐的,不多时,冷枫来了,脸上带着笑,

    “姑妈心情很好啊,可是遇着什么喜事了?”

    王妃高兴地招呼他:“枫儿你来啦,可曾用膳?”

    冷枫已经拉开一旁的空位子坐下:“还好赶得及,姑娘,侄儿快饿死了。”

    王妃忙招呼冰儿拿碗筷,盛饭。

    夜笑离眼中滑过一丝不豫,不动声色的继续吃着自己的饭,穆清瑶也眼皮都没抬。

    午膳过后,冷枫喝着茶,“弟媳啊,真是对不住,最近不能再替红丰祥染布了。”

    果然来了么?

    穆清瑶抬头:“为何?”

    “以前接了裕王府一个大单,因着弟媳你的货要得急,就压下了,如今裕王府来催,我也不好办啊,生意人要讲信誉嘛。”冷枫一脸为难道。

    “这样啊,行啊,能不能把裕王府的合约给我瞧瞧?”穆清瑶一点也不相信冷枫的话。

    冷枫却似乎早有准备,拿出一张合约来,递给穆清瑶。

    穆清瑶也不看,扔给夜笑离。

    夜笑离也不看,直接收进袖袋里。

    冷枫愕然地看着这到小夫妻,“阿离你这是什么意思?”

    “表哥不是说要先完成裕王府的单子,不然,没法子跟王叔交待么?我去找王叔好了。”夜笑离漫不经心道。

    冷枫怔了怔,继续喝茶:“行,有阿离亲自出马,事情就好办多了,我也不用操那心,若是裕王府能宽延时间,我自是先替弟媳把货染好。”

    用过茶,门房来报,说是赵管事在外头寻死觅活,要死在王府面前,惹来好多人围观。

    “阿离啊,表哥我自小父母又亡,外家就只剩下这一个表亲,王府也不差他这一口饭吃,能不能……”冷枫就一脸悲凄道。

    王妃一听这话,眼圈就红了,看了穆清瑶一眼:“枫儿啊,这事不能怪阿瑶,是你家那表兄也太不争气了些,做事一点也不靠谱。阿瑶这是要替姑妈我整顿家风呢。”

    “姑妈,弟媳才过门几天啊?就开始整顿王府,整治家风,闹得翻天履地,沸沸扬扬的,知道的,只说姑妈你无能,管不好王府,不知道的还以为姑妈你就是那样的人,才让下面的人胡作非为呢。”

    这话可不是一般的重,夜笑离立即就变了脸,刚要动,王妃却按住了他的手,眼圈红红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