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九十四章:潇洒的贺相

九十四章:潇洒的贺相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谁黑了良心,你说话注意点。”小齐怒了,一把推开那太监。

    那太监估计就是坤宁宫的福公公,皇后掌官六宫,他又是坤宁宫的总管,平日自是受奉承阿谀惯了的,小齐这一推,让他差点摔倒,晃了一下才站稳,顿时气得扬手就一耳光。

    但手却被一牢牢的攥住,抬眸看时,穆清瑶清丽冷艳的俏脸正冷冷地盯着他,福公公心脏一缩,这位世子妃的眼神好吓人,怎么冷得跟冰刀子似的。

    “公公,打小孩子很有成就感么?”穆清瑶似笑非笑地慢慢用力,福公公略显粗壮的手腕在她纤柔的手里,象被铁钳夹住了一般,痛得骨头都要碎了。

    “世子妃,您……您来了。”福公公方才还傲慢无礼的脸上立即有了笑,颤声道,穆清瑶的手劲很大,福公公又痛又气,却不敢大声声张,再怎么,穆清瑶也是皇室中人,是主子,穆清瑶的样子又象只是拦着不让他打人,并没有多余的动作。

    “是啊,我来了,红丰祥是晋王府的产业,福公公难道不晓得么?”穆清瑶给了福公公一个下马威,松开手。

    “啊,是晋王府的产业么?”福公公一脸惊讶道:“奴才着实不知,不过,有几个奴才领了衣服回去,发现大了穿不得,皇后娘娘让奴才来瞧瞧,结果就发现,原来不只一个奴才的衣服尺码错了,是好些个都错了,一点数,还少了三箱,世子妃,你瞧这要如何是好啊?”

    “真的少了么?”穆清瑶回头看了小齐一眼。

    小齐眼里也全是疑惑,看来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少了货。

    “李掌柜呢?”

    “被皇后娘娘叫去问话了。”小齐回道。

    “货出库时可点清了?”穆清瑶问道。

    “点得清清楚楚,仓库保管点了一遍,我也点了一遍,李掌柜不放心,又亲自点了一遍,不可能少。”小齐肯定地说道。

    小齐机灵,李掌柜稳重,三个人都点过,货当然不出错,那便只有可能在宫里出了问题。

    “你们送货的过程可遇到特殊的事情?”穆清瑶提醒小齐道。

    “特殊的事情……”小齐努力回忆道:“我不知道,我是头一回跟着来送货。”

    穆清瑶又问其他送货的工人。

    “……走的是前次的路,路上也没什么不妥的,只是从南胜面进来之后,原本是要走西园进来的,那边在修路,挖断了,所以就绕到南园来……”其中一个送货的是铁市工匠,为了多赚些工钱,兼职做送货工人。

    “来,随我查货,看丢的是哪几箱。”穆清瑶一挥手,亲自动手,开始查验起成衣来。

    福公公就站在一旁冷着眼看,这几个木箱上虽然都做有标记,但是,若是有人偷拖走几箱货物,肯定立码就会把箱子换了,或者毁去标记,这样的大红木箱子,宫里多了去了,一年要扔掉多少个啊,随便劈了当柴火烧,到哪找去?

    若是找衣服,那就更不好找了,宫里的衣服全都是一个样的,一个宫里一箱衣,衣服只有规制,又没有标记,怎么找?

    可是,这些个红丰祥的工人却真的跟穆清瑶开始清点货物来,一个箱子和个箱子查看,很快小齐便发现:“世子妃,丢的是畅春宫的一箱,永安宫一箱,还有栖霞殿下箱。”

    “嗯,都用笔记下来。”穆清瑶神情淡定道。

    福公公扯了扯嘴角,就算知道丢的是哪几个宫里的衣服又如何?

    “世子妃,您在宫里查有什么用?该想着怎么把货补回来才是,这个是冬衣,好些个宫女太监都等着这批新衣过冬呢,前儿个就有好几个小宫女因为穿着单薄的旧棉衣而染了风寒,这可不是小事情,奴才们生病,就不能好生服侍主子贵人。”

    就算补,这几天也来不及,这一批货把库里存的细葛丝绸都用完了,细葛是蜀地的,这时候大雪封山,下一批货一时半伙运不来,重新调配也会来不及,何况,只要自己补货,便等于承认红丰祥行事没有规矩章程,而更严重的是,皇后定会说红丰祥故意缺斤短两,才做第二回生意,就耍花招,没有诚信,且在众多宫女太监的心里也会造成很恶劣的影响,就算晋王府的权势大,皇后不能因为这点小事就立即解除一红丰祥与尚衣局的合红,就怕众口烁金,一两个人说红丰祥不守诚信还犹可,但若整个宫里全都怨怪,总有一天会传到皇帝的耳朵里,到时候,这门声意肯定得黄。

    “你们一共用了几辆马车送货?”穆清瑶问。

    “回世子妃的话,一共是四辆马车,一车装八箱,御货时,也没见着少,都是点清楚了的,只是,这位公公回来复查时,突然就少了货。”小齐回道。

    也就是说,送货的途中并没有出问题,就算从西园改道到南园,也并无差错,那问题出就出在御货的过程中,有人将搬下的货偷偷运走了。

    会运到哪里去呢?

    如果运出了宫就难查了。

    但这可是制服,外头平民百姓可不敢乱穿,除了皇宫中,只要被查出私藏宫服,是要受刑法的,所以,货物还在宫里的可能性很大。

    一箱货足有几十斤重,而且箱体又很大,想要偷偷搬走,至少得两个人以上才行,两个人抬着一大箱东西从库房离开,肯定会惹来注意,自己的工人也不可能一点也擦觉不到,而且,自始至终,自己的人都守在这里,从库房门口将还没有清点完毕验收的货提走,不太可能,难道不翼而飞了吗?

    穆清瑶缓缓走进库房,细细查看着这座仓库的结构,库房并不大,通风,而间光线也好,是为了保持衣服干爽不受潮,隔间也并不多,分为春夏秋冬四季,好方便分门别类存取。

    现在只有冬季库房门是开着的,其他三间都上了锁,如果御货时,有人故意将冬装搬进了秋装库里……这是最方便,最不引人注意的偷运方式。

    可是,库门是锁着的,怎么搬进去而不让人发现呢?

    穆清瑶不再查看箱子上的痕迹,闪身进了冬装库房,墙壁垒石结构的,粉了白灰,她细细地将墙面查看了个遍,但并没有想象中的机关暗门,四间库房间是不连通的,所以,将冬衣从冬库里搬至隔避仓库的可能性并不大。

    但是,整个冬衣仓库没有后窗,也没后门,只有一个小小的通风口开在离梁平齐的高处,口子开得太小,大箱子根本不可能从那里出得去。

    还真是碰鬼了,到底这三箱货是从哪里搬走的呢?

    正觉懊丧时,一只老鼠从梁上窜过,一点灰尘从梁上洒下,落了一些在穆清瑶肩上。

    穆清瑶眼睛一亮,梁上有灰是最正常不过的事情,现在年关岁末,仓库一年一度的扫尘还没有进行,梁上的灰可是积了一年了,老鼠爬过自然会扒落一些下来,但是,常年积累的灰尘颗料细微如粉,又从那么高的梁下洒落,扬扬洒洒的,等到落下来,早四散飘开,而自己的肩上,却有一小撮灰,对,就是一小撮,而且,是带油的灰,滚成了比灰尘大不知多少倍的小颗粒。

    这说明什么?

    梁上有油。

    灰尘被磨擦过,所以才会滚成小圆珠。

    脚尖一点,穆清瑶纵身飞上梁,脚尖落在横梁上的一瞬,她瞟了一眼福公公,果然,福公公脸色一变,惊呼道:“世子妃,您这是要做什么?小心摔着。”

    梁上果然绳索拉动的痕迹,可能为了拉动时更顺滑且消没声息,所以,那根绳子上应该浸了油,不然,横梁在干绳子的磨擦下定然会发出声响。

    她细细查看一阵后,从梁上跳下,走了出去。

    正要让福公公打开隔壁两间库房进去查看时,一个小宫女低着头,冒冒失失地走过来,撞了穆清瑶一个趔趄,发现是她后,惊慌失措地行礼:“奴婢该死,奴婢该死,请世子妃责罚。”

    “无防,本世子妃又不是瓷做的,小妹妹走路看着点,撞着我没关系,要是撞着墙了可就要起包哦。”穆清瑶玩笑道。

    小宫女脸一红,行完礼后匆匆离开。

    等她走远,穆清瑶弯腰查看马车车轮,打开她塞给自己的小纸条:快去坤宁宫!

    穆清瑶心中一凛,莫非李掌柜出事了?

    刚才的小宫女她认识,是淑妃跟前的,前次被自己救过,想来是来报信,又怕被福公公识破,惹上麻烦,只好装作惊惶失措的样子撞上自己。

    “世子妃,可查出什么线索了?奴才跟您说,货在御的时候就少了,分明就是您的人装少了来,还是赶紧的把货补齐了吧,奴才也好去向皇后娘娘交差,哎哟喂,这天寒地冻的,守在这风口上,脸都冰僵了。”福公公尖声尖气地说道。

    穆清瑶却回头对小齐几个道:“守在这里,不要让任何人动这间仓库,哪怕是隔壁几间也不行。”

    说着,她脚尖一点,飞快向坤宁宫掠去。

    刚走到宫外,就听到一阵痛苦的闷哼,李掌柜正被按在长凳上挨板子。

    背上已经血肉模糊了,可见李掌柜至少挨了三十板子以上,他可是上了年纪的人,哪里能受得住这样的酷刑!

    可看他紧咬牙关,哼都不肯哼一声的样子,肯定什么也没招,穆清瑶一阵心痛,李掌柜可是她最信任的人,办事牢靠又忠心,她的人,是谁都能打的么?

    事情还没有定论,皇后就下令责罚自己的人,分明就是想趁自己还没有来,就对李掌柜来个屈打成招,只要李掌柜屈服招供,就可以给红丰祥下定论了,这项生意便再难做成。

    这位大锦国的国母,看着柔弱清高,一副不理世事的样子,手段倒是雷厉风行得很,栽脏的本事也是一流的。

    不过也是,能混到皇后的位置,且几十年保持地位屹立不倒,又岂是有真性情的人能办到的?

    宫里的女人,想保住地位,哪个不是阴狠手辣?

    “住手!”穆清瑶猛喝一声,也不等宫女通报,冲进院里。

    几名正在行刑的太监听了果然停下板子,看了她一眼,但很快又继续。

    穆清瑶脸一沉,瞬间跃起,只见紫影闪动,举板子太监便被她一脚踹飞。

    一个掌宫模样的宫女大喝:“大胆,竟敢在坤宁宫撒野!”

    穆清瑶看也没看她一眼,指着在地上痛苦扭动的两个太监道:“谁敢再打我红丰祥的人,这就是下场。”

    那些宫女太监们听了,一个个脸色发白,这位晋王世子妃还真象传说中的那样,大胆狂妄得很,敢闯坤宁宫不说,还敢在宫里打人,这跟打皇后娘娘的脸又有什么区别?

    穆清瑶走近柜掌柜:“你还好吧,李叔。”

    李掌柜虚弱地摇头:“小姐,你太冲动了,为着奴才,犯不着跟皇后娘娘正面冲突。”

    “我也不想啊,可是事端人家已经挑起来了,难不成我要跪着求她放过么?就算我跪了求了,她会放过么?”到了这个时候,不担心自己的伤势,还在担心她这个主子,穆清瑶鼻子一酸,眼神更加冷厉。

    “可是世子爷不在京城,小姐你要万事小心啊。”李掌柜急切道:“怕就怕皇后娘娘正想故意激怒你,把事情闹得更大呢。”

    “我就怕事情不大。”穆清瑶眼中闪过一抹冷讥,以经跟太子和皇后结了仇,就不怕继续结下去,人家找上门来了,难道要认怂么。

    李掌柜担心道:“这一次怕是难以善了,东西是眼睁睁看着进的库房,管事也只差签字验收了,无端端的就有三箱不翼而飞,又还一箱衣服尺码全乱……”

    “你别管这些,我这里有药,一会子让小齐过来服侍你。”穆清瑶塞了瓶创伤药给李掌柜。

    她的话刚说完,掌宫宫女已然调了好几个侍卫进来,一挥手,侍卫便向穆清瑶围了上来。

    穆清瑶冷冷一笑道:“这位掌宫姐姐,你是眼睛瞎了,还是不认得我是谁?堂堂晋王世子妃,你敢动我一根汗毛试试?知道贺相中毒的事吗?若不想找死,乖乖地一边去。”

    掌宫宫女自然是认得穆清瑶的,但是,太子早有吩咐,这一次一定不能放过穆清瑶,只要她敢乱来,就把事情闹大,治她个造反之罪也不为过。

    可是,一想到堂堂大锦朝权倾朝野的贺相都被离世子下毒,受尽折磨,宫女又怕了,离世子的毒药太可怕了,可要人生,要人死啊。

    他又是太后娘娘的心头宝,动不得的人……

    那挥起的手,就怎么也下不去,而她迟疑的当口,穆清瑶轻蔑地看她一眼,已然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殿里

    掌宫宫女似乎后知后觉地追了进去。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奴婢拦不住……”

    皇后正在喝茶,等着穆清瑶来呢。

    见了穆清瑶,唇边扯出一抹冷笑,板下脸来:“清瑶,本宫正要找你,你倒先来了。”

    穆清瑶也不行礼,冷冷地看着皇后:“娘娘打臣妾的人,可曾问过臣妾?”

    好嚣张的口气!

    皇后冷笑:“你是在质问本宫吗?”

    穆清瑶道:“质问又如何?”

    “就凭你这个态度,本宫就可以治你的罪,不过,看在你是阿离媳妇的份上,本宫不与你计较,一个商女出身的人,又能有多少教养,本宫不与你一般见识。”皇后道。

    “这话皇后娘娘最好去跟臣妾的娘亲说,臣妾也恼她,为何臣妾一个大辽长公主的女儿,竟然一再地被人骂作出身低贱,我娘那公子的身份是不是骗来的。”穆清瑶唇边的嘲讽之意更甚,皇后娘娘的娘家也不过是个朝臣,凭什么讥笑自己身份底下。

    皇后的脸果然一僵,眼中滑过一丝豫色,这时,福公公气喘吁吁地进来跪下:“娘娘,查清楚了,红丰祥的货确实是少了三箱,还有一箱尺码错乱,要不要请果亲王进宫?”

    皇后道:“穆清瑶,你母亲出身再高贵,你也脱不得商户女的奸滑之气,才与宫里做么二笔生意,就开始急不可耐的偷奸耍滑,此事,本宫决对不会就此罢休,来人,请果亲王进宫,红丰祥的衣服,尚衣局以后不许再收。”

    “娘娘凭什么就下定论,说是我红丰祥偷奸耍滑,不是你宫里的人阴谋捣鬼,故意陷害呢?”穆清瑶冷冷一笑道。

    “大胆,敢污蔑本宫,你当本宫真的不敢治你吗?来人,给本宫掌嘴二十。”皇后冷喝道。

    两个太监上来要按住穆清瑶,穆清瑶也不动手,只是冷笑:“皇后娘娘这是想把事情闹大吧,那不如,我帮娘娘一把,把事情闹得更大一些?”说着,就纵身跃起,身如飞鹰般扑向皇后。

    皇后大惊失色,没想到她如此胆大,谋刺皇后,行同造反,乃诛九族的死罪啊。

    “来人,来人,救驾,救驾,她要行刺本宫。”皇后娘娘边躲边喊,侍卫冲过宫来,执剑就向穆清瑶刺去,但是,穆清瑶的轻轻落下之际,手里多了一只老鼠,拎在皇后面前晃动,正吱吱叫着。

    “娘娘说谁行刺?它吗?臣妾护驾有功,将它捉拿归案,若不是臣妾,刚才这乱臣贼子可要咬着您的耳朵了。”穆清瑶嘲讽地笑道。

    堂堂坤宁宫怎么可能有老鼠?

    分明就是胡说八道,可这她手里的老鼠真真切切的,她一个大姑娘家,不可能身上还藏只老鼠吧,说出去也没有会相信。

    侍卫们愣愣地看着这一幕,不知如何是好。

    皇后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吱吱乱叫的老鼠又丑又恶心,她不由缩着脖子往后退:“你……你快将它拿开。”

    “拿开?不行,这可是乱臣贼子,臣妾救驾有功,皇后娘娘难道不该论功行赏么?”穆清瑶笑着又将老鼠往皇后娘娘脸前凑了凑。

    皇后娘娘只差没尖叫了,顿屁股坐在椅子上:“来人,来人,把这只老鼠拿出去。”

    穆清瑶听了轻呲一声,随手一甩,老鼠脱了身后,在宫里逃窜,侍卫们忙去捉,可老鼠机灵得很,见缝就钻,宫里的桌椅又多,一时间,桌翻椅倒,乱成了一片。

    穆清瑶悠然自得地看着一旁看热闹,老鼠不时的从皇后娘娘脚前窜过,皇后尖叫连连,宫女也吓得到处乱躲。

    好不容易,一名侍卫一脚踩中了老鼠,将它跺成了肉饼,高兴地捡起来,献宝一样呈给皇后看:“娘娘,臣捉住了。”

    皇后差一点就吐了出来,挥手道:“拿走,拿走。”

    等皇后稍稍平静,穆清瑶含笑道:“娘娘,您还没赏臣妾呢。”

    皇后又气又恨,可又无可耐何,明知她将自己戏弄了一番,却没有证据,无法借此治她的罪。

    “好啊,本宫一定好好赏你,果亲王来了没?召他进殿。”皇后扬了声道,这一闹,她还真的不敢让穆清瑶挨那二十记掌嘴了。

    果亲王进来时,坤宁宫里一片狼藉,宫女和太监正在收拾着,不由一脸诧异,见穆清瑶正闲闲地站着,向她眨了眨眼。

    穆清瑶道:“王叔,您眼睛太小,眨了侄媳了瞧不见呢。”

    果亲王一僵,瞪她:“你个没大没小的。”

    说着向皇后行礼。

    皇后怒道:“果亲王,尚衣局进的货出了大问题,少了三箱货不说,还有一箱尺码错乱,皇上将尚衣局交与你打理,你可要给本宫一个解释。”

    “咦?有错漏吗?不会吧,侄媳做事向来稳妥,是不是弄错了?”果亲王一脸诧异道,分明早就知道消息了,还装成初听的样子。

    “实事如此,你可以去问畅春宫的管事,看看他们宫里的人,是不是衣服都错了码,不是太大就太小。”皇后道。

    “皇后娘娘啊,这事有些错也是可能的,要知道,宫里人这么多,肥瘦高矮肯定都不同,哪能全都清清楚楚啊。”果亲王开始打太极。

    “这么说,少三箱货也没关系咯?果亲王,以前尚衣局是不是也常出现这样的事,你就靠这个敛财的吧。”皇后冷笑着问。

    果亲王立即哭丧脸:“娘娘,臣冤枉啊,臣管着尚衣局多年,何曾贪没过,您这是要臣弟的命么?”

    “贪没贪,一查便知,若不是今日本宫无意间查到尚衣局的短缺,宫里的奴才们被克扣了衣服都不知道,来人,从明儿起,开始彻查尚衣局,看看这些年,是不是一直在缺省。”皇后冷冷地说道。

    果亲王脸色一变,查这么多年的,那还了得,他这些年没有大贪,但或多或少总会动些心思的,哪里经得起查,这一查,差事保不齐就完了。

    “娘娘,不过就是少了几箱衣服,让红丰祥补了来就是,那箱错漏的也一并重发。”果亲王很快就服软道。

    “好啊,一天内补齐,本宫就不再追究,若不然,换供货商。”皇后说道。

    一天内,连找原布的时间都不够,何况还要印染制作,皇后分明就是在刁难。

    可后宫本就是她管着的,她有这个刁难的资本。

    果亲王就看向穆清瑶。

    “不补,我的货并没有少,也不可能有错码。”穆清瑶坚决地说道。

    果亲王差点趴到地下去,侄儿媳啊,胳膊扭不过大腿,你服个软,再进点贡,皇后这里就可以过去啊,何必呢。

    “穆清瑶,你这是在说本宫冤枉你?”皇后怒道。

    “不错,确实是冤枉,货是验收过后才丢的,红丰祥既然已经把货送进来,在宫里丢了,又怎么能怪到红丰祥的头上去,至于那箱错漏,臣妾一查便知是何原因,或许,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弄混了,把别宫里的货,发到这个宫里来,所以,这些错,红丰祥一个也不认。”穆清瑶道。

    皇后娘娘一拂袖,对果亲王道:“本宫不管这些,果亲王,尚衣局供货商偷奸耍滑,你若与之交易,本宫便有理由怀疑,你假公济私,合谋私利。”

    果亲王大声喊冤,皇后道:“来人,送果亲王回去,从下个月起,尚衣局的供货商另定。”

    穆清瑶听得恼子一炸道:“合约没有到期,这是违约。”

    皇后道:“你打伤本宫的宫人,冒犯本宫,本宫依照宫规,打你十板子,你若不服,可去太后娘娘那里告本宫,来人,拖她下去。”

    果亲王听得脸都白了,忙求情道:“皇嫂,皇嫂,晋王就这么个儿媳,可打不得啊。”

    “她太子都打得,本宫怎么就打不得她了?”皇后冷笑,手一挥,侍卫再一次向穆清瑶走来。

    穆清瑶正要反抗,果亲王按住她道:“侄媳啊,十板子忍忍就过去了,不要把事情闹大了,王叔求你成不?”

    这个果亲王,自己挨打,他不求情也就算了,还来救自己挨打,真真岂有此理。

    穆清瑶身子一闪,让开果亲王,侍卫向她抓来,她抬脚就要踢,突然脚得身子一软,使不出力气来,不由看了果亲王一眼。

    “侄媳啊,宫里的律法确实有这一条,你既然打了皇后宫里的,就该受罚,十板子还算皇后娘娘仁慈,你放心,不会很疼的,王叔就在这里,哪儿也不走,等你挨完板子了,王叔送你回家用药如何?”果亲王苦着脸,对穆清瑶道。

    穆清瑶肺都要气炸,这个果亲王,为了不让皇后查他的旧帕,竟然让自己挨打,真真气死人了,可惜,浑身半点力气也使不出来,只能由着太监将她抓住,按在凳子上。

    皇后脸上露出得意之色来,等板子打完,那二十记掌嘴也要一并补上。

    太监高高举起板子时,果亲王不忍直视,转过脸去。

    眼看着那板子就要落下,突然一个白色身影潇洒地飘进来,那举板子的太监如外头打李掌柜的一个下场,被一脚踹飞。

    “大胆贺初年,你敢擅闯坤宁宫?”那人站定时,皇后娘娘眼睛都快脱窗了,怎么也不相信,前来救穆清瑶的竟然是贺相。

    “闯了又如何?皇后娘娘可以去圣上那告本相一个无状之罪就是。”贺相淡然而从容地说道。

    穆清瑶也以为自己眼花,贺相这个时候进来做什么?红丰祥的生意黄了,不是正合他的意思么?要知道,这单生意原就是从他手里抢过来的。

    果亲王却一脸欣慰地拍着胸,斜眼瞪贺相,丫的你再来晚一点,你女儿挨打可别怪本王。

    皇后气结,除了皇上和太后,全天下的人只有两个她不敢得罪,一个是晋王,另一个就是眼前这位佞臣,皇帝心头好,任他如何嚣张跋扈,朝宫也无人能管,皇上宠他上天,连太后也拿这没有半点办法。

    “贺初年,本宫按宫规行事,你凭什么打伤本宫的人,不要仗着皇上宠信,你就为所欲为,逼急了,本宫可是要去宗人府告你的。”皇后怒道。

    “去宗人府告本相?行啊,那正好写信让晋王回来,他不是很本事么?自家儿媳在宫里被人污陷欺负,怎么不见他回来撑腰呢。”贺相冷冷道。

    皇后又听得一滞,晋王要回来了么?

    光一个贺相就难对付,再来个晋王……

    可是,这不对啊,贺相不是最恨穆清瑶这小贱人么?怎么会帮她?

    皇后的脑子急转,眼眸闪了闪道:“贺相,你素来行事我行我素,本宫便不与你讲这些虚头巴脑的礼节,今天确实是红丰祥送货有错漏,本宫正好让尚衣局解了与红丰祥的合同,还是贺相你家的货比较公道,以后,尚衣局可以与贺家继续做生意,岂不更好?”

    这是在向自己服软,抛橄榄枝了。

    贺相冷笑,雪落自作孽进了刑部大牢,太子是她名义上的丈夫,这么久以来,从来没有进去看望过一次,而皇后娘娘更是从不过问,却把雪落的孩子抢进了东宫,借此要挟自己和北靖侯父子,这对母子,性冷情薄,阴狠手辣,与人交往,只有利益和利用,没有情义,如今才来想着与自己套近乎,不觉得太晚了么?

    “贺家的衣服本就没有红丰祥做得好,而且红丰祥的价格更为公道,本相为何要与红丰祥抢?这单生意,原就是本相让来的,皇后娘娘可莫要怀疑本相目的,本相是听人说,皇后娘娘在宫中乱用私刑,屈打证人后,还要虐打一品命妇,臣这才前来阻止,以免皇后娘娘犯下大错,将来地位不保,可就不好了。”贺相讥笑一声道。

    皇后怔住,再一次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怎么可能,贺相是吃错药了吗?贺雪落可是穆清瑶这个贱人亲手送进牢里的啊,还在月子里就坐牢,那身子骨能养好吗?

    穆清瑶也以为自己脑子糊涂了,怎么贺相看自己的眼神好温柔,好慈爱呢?就象一个慈父遇见失散多年的女儿一样。

    这不科学啊,自己有那么可爱,能让阴险狡诈又积怨深深的贺相也这么青睐?

    他不是爱女成痴么?贺雪落可是自己一手半她弄成现在这个地步的,贺相不恨自己就是天大的意外了,竟然这么含清脉脉……

    好吧,穆清瑶知道自己词穷,被贺相那样看着,着实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太不习惯了,他还是用那阴冷,锐利的眼神看自己比较妥当。

    谁知道又要闹什么妖蛾子?

    可是,上回印染坊的事……

    穆清瑶有脑袋里象灌了一袋浆糊,晕呼呼的,理也理不清。

    “可这红丰祥的错漏是千真万确的,贺相你可以不要这单生意,但红丰祥的货尚衣局是绝对不能收了,穆清瑶冒犯本宫的罪,也不能免,你是丞相,更是外臣,内宫之事,也由不得你插手。”皇后冷厉地说道。

    她的话确实很在理,就连穆清瑶也无法反驳,贺相是外臣,擅进内宫便是大罪,只是他素来我行我素,又几时管个规矩几何?

    “娘娘说得没错,不过,应天府接到报案,说有人私藏宫服,却不敢进宫查询,案子呈到本相这里来,这可能触及谋反的大事,保不齐有人想谋朝篡位,臣已经向皇上禀报了,皇上许臣便宜行事之权,亲正查问此事。”贺相潇洒一负手,从容地回道。

    皇后立即哑口,竟然已经呈报皇上了,那几箱货,怎么可能在宫外查到?连宫都没有出啊……

    可是,贺初年把持朝政,他说东西是黑便是黑,是白便是白,自己一个内宫妇人,还能去查证不成?这个时候找太子商量也来不及了呀。

    “你……这不可能吧,怎么会有人敢私藏宫服……”皇后的声音明显很虚弱。

    “臣也这么认为,所以,还是谨慎点好,来人,扶晋王世子妃起来,现在大家三头对六面,一样一样地查。”贺相大声道。

    几名宫女立即进来,扶起穆清瑶起来,正是睿贵妃宫里的,而此时,睿贵妃也缓缓走了进来:“臣妾拜见皇后娘娘。”

    她来做什么?与她何干?

    皇后的脸色更难看了。

    “呀,阿瑶,你这是怎么了?谁要打你?谁敢打你?”睿贵妃看见才从刑凳上起来的穆清瑶,夸张地问道。

    “娘娘,臣妾没事了。”穆清瑶实在不习惯睿贵妃突如其来的关心,阿离在宫里出事,当时,有冷枫在,有太子在,也有他这位姨母生的二皇子在,究竟是谁害的阿离,穆清瑶不清楚,但也知道,几个孩子是做不成那样的事的,后面到底还有谁都参与了,有待再查,但是,她对这位姨母大人实在亲近不起来。

    “怎么没事?你可是堂堂晋王世子妃,是本宫的姨侄媳妇,谁敢随便打你?”睿贵妃道。

    “她还是本宫的侄媳呢,贵妃,你消停些吧,皇宫之事自有本宫处置,你无需置喙,退下。”皇后恼火道。

    “哟,皇后娘娘这话说得,宫里虽是皇后掌宫,但是,自家亲人受难,本宫就不该来看望看望么?皇后娘娘您不念亲情,本宫可不一样,本宫的心是血养着的,不象有的人,心是黑的,谁知道里面是不是流着臭水。”睿贵妃冷笑道。

    皇后气得差点吐血,两人斗了几十年了,从来就没消停过,自己虽然是皇后,却一直在这个贱人面前没占过什么上风,偏她还有贺相这个佞臣相帮,皇上总是对她礼让三分,自己拿她一点法子也没有,只能生闷气。

    “两位娘娘不要再斗气了,此事已经不仅仅只是红丰祥货物错漏的小事,而有可能牵连到一桩谋反逆案,还是先查案子比较稳妥。”贺相冷冷道。

    果亲王这会子凑近穆清瑶,偷偷拿出一粒药递给她。

    穆清瑶朝果亲王翻白眼,果亲王眨巴眨巴眼:“王叔是在救你呀,真要让你胡来,事情可就不好办了,别急,现在有人撑腰了,你什么委屈都不要忍,自有人为你出气。”

    穆清瑶听得莫明其妙,这些日子,怎么上天一直掉馅饼,而且总往她头上砸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