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重生之弃妇归来 > 第九十九章:梨妃之死

第九十九章:梨妃之死

作者:不游泳的小鱼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好,很好,梨妃娘娘待摄政王还真是忠心不二啊。”言若鸿几乎是在哭着笑,精致秀美的俊脸上,那笑容凄然而沉痛,看得穆清瑶心中一阵酸涩难忍。

    摄政王也愕然地看着梨妃,震惊道:“梨妃,你……”

    梨妃凄然一笑,柔声道:“孩子不懂事,王他不要怪他。”

    摄政王粗狂的脸上竟然露出的末温柔之意,颤声道:“你又何必……我与他,注定不能共存,你绝难两全的。”

    梨妃苦笑,美丽的杏眼里闪着晶莹泪滴:“我阻得一时是一时。”

    她的手,被尖刀刺穿,血流如注,她却毫不在意,连看都没看一眼,任凭那血染红自己织锦碧纱绣银边的衣袖,身子,却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着,气息也变得虚弱起来,却还是坚决地,坚定地拦着摄政王身前,眼神一瞬不瞬地凝视着言若鸿,态度再明显不过。

    “父王也是你的丈夫,父王是怎么死的难道你忘了?你是你父王的王后,而他呢,只当你是个妾,一个最低等的妃子,你在他心里算什么?你竟如此护他?”言若鸿冷冷地低喃,眼神不屑而痛苦。

    “你走,如果你还认我是你的娘,你就走。”梨妃坚定地,不容置疑地说道。

    穆清瑶真的想上前一巴掌扇醒这个愚蠢的女人,天下竟然因为情夫而伤害自己亲生儿子的母亲,偏她还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根本就不顾及言若鸿的感受。

    刚要动,手却被夜笑离抓得紧紧的,清润的双眸里有着阻止之意,阿鸿不会愿意别人插手他自己的事的。

    这种事情,最是没道理,梨妃是言若鸿的娘,为了这个娘,小小的他便送到大锦来当质子,成年之后,明明可以回到南楚,召集父亲生前忠心的臣子,夺回政权,可为了梨妃,他情愿在大锦游荡,不肯回南楚,情愿隐瞒身份,只当一个普通的侯府世子,可偏偏摄政王还不满足,今天,他分明就是想置言若鸿于死地的。

    如果穆清瑶打了梨妃,言若鸿必定会难受。

    要恨,也是他自己的事,他自己的娘,自己恨。

    “你还记得你是我的娘?”言若鸿冷笑。

    梨妃美眸中闪过一丝愧色,突然拨了自己掌心的小刀,对准自己的胸口:“我不许你伤害你王叔,你肯定恨极了我,你就当没有我这个娘吧,走啊,不要再让我看到你。”

    这一回,连穆将军也震惊了:“梨妃娘娘,你也太过分了些,你竟然……”

    “住口,你是南楚的臣子,没有资格训斥本宫,带着太子走,离开这里,快走,否则,我便自杀,太子将背负逼死生母的骂命,你不是忠心太子吗?”梨妃冷声喝断穆将军的话,尖刀竟然刺进自己皮肤半寸,碧色的衣服顿时染上点点梅红。

    言若鸿大吼一声,纵身跃起,却因受伤太重,再次跌落,夜笑离身子一闪,接住他,一个旋身,抱着言若鸿纵身而去。

    原地只留下穆清瑶父女。

    穆清婉瞪了眼梨妃:“你是我见过的,最让人恶心的母亲,极品白莲花,你去跟你的丑情人成双成对去吧,踩着自己儿子的尊严,过你的甜蜜小日子去吧,放心,没有你这样的白莲花娘亲,阿鸿照样会过得很好。”说着,她一跺脚,向梨妃啐了一口,脚尖一点,也飞奔而去。

    穆清瑶却不肯走,冷冷地看着离妃颓然地扔掉手中的小刀,弯腰吃力地扶起摄政王,“王爷,你的护卫呢?”

    摄政王虽然重伤,眼神却是柔和温暖的,难得露出不好意思的笑意:“秋梨,难为你了,本王……这些年,实在对不住你和阿鸿。”

    梨妃苦笑:“什么对不住对得住的,阿鸿年轻不懂各,再过几年他就会知道,什么帝王之位,根本没有自在逍遥好,当个破皇帝,一年四季都为国家操碎心,连个好点的身体都保不住……先皇若是肯定我的劝,又何至于英年早逝?”

    梨妃的话,带着苍桑与悲凉,剪水似的双瞳哀怨幽深,一转眸,似乎才发现穆清瑶还在,柔声道:“阿瑶,帮我请太医过来好吗?”

    此时,大总管已经将摄政王的属下和侍卫都请来了,穆清瑶应该很恨梨妃,很讨厌她的,可却就在她叫自己一声阿瑶时,竟然有种非常熟悉之感,梨妃的眼神很温柔,很慈和,完全不是方才面对言若鸿时的冷厉与尖锐。

    莫非,自己曾经认识过她?

    可是,明明是头一回见面啊,脑子里一点印象也没有。

    好吧,请太医就请太医吧,谁让她是阿鸿的娘亲,虽然这个娘亲极不讨喜,但是,人又不是从树洞里蹦出来的,给了你生命的那个人,不管以后待你如何,血脉之恩还是在的。

    穆清瑶刚走几步,就听见南楚官员在问梨妃:“娘娘,您的手要不要紧?”

    梨妃道:“没关系,只是流点血罢了,对了,王爷伤情很重,你们快过来扶他起来。

    穆清瑶心里一阵膈应,自己伤成那个样子,还如此关心那个破王爷,言若鸿的伤也很重啊,为什么不担心?

    突然就很不想去请太医,让这对狗男女流血而亡好了。

    停下,回头,眼角却触梨妃手中的那把刀子,当南楚官员弯腰去扶摄政王时,那把小刀,曾经差点刺穿言若鸿的身体,又将她的手掌刺穿的小刀,被梨妃悄没声息的插进了摄政王的胸口,全刀没入,只剩下一个刀柄在外头。

    摄政王来不及惨叫,虎目圆睁,满眼的不可置信,而所有的侍卫和官员们都惊得目瞪口呆,只有穆清瑶,突然福至心灵,明白了一切,飞一样向梨妃奔去,但愿还来得及。

    可是,当她靠近梨妃时,梨妃的唇角已经溢出黑血,看来,她早就将毒含在了嘴里,只待刺杀成功,就随时赴死。

    “秋梨……为什么?原来……你……你一切都是在骗我,你都是在作戏,好等着这一刻,是不是?”不得不说摄政王生命力右比,心脏被刺穿,还能有力气说话。

    梨妃晃了晃,艰难地站立起来,秋水似的眸子里再也不见先前的柔情与温暖,有的,只有刺骨的恨意。

    “畜牲,你没有资格叫本宫的闺名,从你霸占本宫的那一天开始,本宫就恨透了你,若不是为了鸿儿,本宫又怎么会忍辱负重这么多年?你说得不没错,本宫这些年,就是在等着这一天,等着亲手将你送进地狱的这一天,哈哈哈。”梨妃象疯了一样,放声大笑,摄政王突然一掌向她击去。

    困兽将死,余力还在,梨妃纤弱的身子象一片落叶一样,被巨力轰起,抛向半空,穆清瑶发力跑去,堪堪接住了她,但是,她早就流血过多,又服有毒药,再受此重击,已是奄奄一息,穆清瑶心中大恸,搂紧她道: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明明还有很多方式啊,阿鸿不会感激你的,他会恨你。”

    如言若鸿知道,梨妃为了保护他,故意支走他,将杀死摄政王的罪责全都揽在自己身上,为了复杂,付出自己的生命,言若鸿该有多痛,多伤?

    小小的孩子,一个人远涉千里重山,在无亲无故的大锦都城求生存,只为自己的娘亲可以平安地活下去,为了这分孝道,言若鸿苦了十年,可是,梨妃却还是为了儿子,放弃了自己的生命,这对母子,为了对方可以牺牲一切,最后,到底还是没能重圆,哪怕最后一面,也是在在误会中度过,太残忍了,这对言若鸿太残忍了,让他怎么受得了?

    “随便他吧,只要……只要他以后过得好,我……我知道他会恨,可是,除了这个法子,我再也找不到更好的,而且,就算我不死,你认为,我这个改嫁过的亲娘,还有脸活在儿子面前么?我活到现在,就是为了给他父王报仇,现在,大仇得报,我也无憾了,阿瑶,我求你一个事。”梨妃断断续续地说着,口中不时的冒出黑血来,却攥紧了穆清瑶的手。

    穆清瑶泪流满面,颤声道:“您说。”

    “你怎么嫁了?阿鸿等了你那么多年,小时候,你很喜欢跟在阿鸿屁股后面跑的。”梨妃却诧异地看着穆清瑶的发式,一脸遗憾。

    穆清瑶脸一红,这种事她怎么一点印莫也没有,也是怪了,如果是原身经历过的,自己脑子里都有记忆,偏偏关于言若鸿的,是半分也没有。

    可梨妃更不可能说谎,都到了弥留之际了,用得着么?

    干咳一声,穆清瑶道:“你说什么事?”

    “替我……替我照顾阿鸿。”梨妃将穆清瑶的手握在手心里,眼神殷切。

    穆清瑶怔住,她要怎么照顾言若鸿?那又不是个孩子,是个正常的年轻男子啊。

    见她迟迟不语,梨妃又咳了一口血,微微摇动她的手,眼神急切:“答……答应我,快……”

    她的眼睛,渐渐黯淡下去,却还是锁定穆清瑶的脸,脸色苍白如纸,呼吸也变得困难起来,只有出,没有进。

    “这是……这是我这个做……做娘的,能……能给阿鸿做的……最后一件事,阿瑶……你要答应我,我求……”

    眼看着她的眼皮沉沉地耷拉下去,穆清瑶大声道:“好,我答应,我一定替你照顾阿鸿。”

    梨妃唇边这才漾开一朵美丽的笑容,眼睛慢慢合上。

    穆清瑶心痛如绞,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梨妃给她的震憾强烈了,如此柔弱纤细的女子,却有性烈如火,刚强如铁,为了儿子,愿意忍辱负重,哪怕十几年分离,相见短暂,她也忍得住那分浓浓的思子亲情,生生忍着心裂之痛,将儿子气走,只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儿子,不让儿子背负弑杀叔父的罪名,明明就爱子如骨啊,怎么忍得住十年才见一面,相见便成永决!

    临死,还不忘为儿子找另一个女人去照顾她!

    梨妃啊梨妃,你这个嘱托有如千斤重担啊!

    穆清瑶仰头望天,心情既悲痛又复杂。

    “她……她恨我,呵呵,本王知道她恨我,可是,就算是死,本王也要跟你在一起,你们……听着,本王现在传旨,南楚皇位,传给世子言若齐,梨妃,与本王合葬。”

    不远处,穆清瑶听见摄政王正在说遗嘱,气得真想再给他添一脚,替他送终,但想起梨妃先前,最后下手时,为了不让她沾上事非,支使她去请太医,这分善意,她怎么能够辜负?

    臣属们应诺中,摄政王大吼一声:“秋梨……”

    穆清瑶转眸,看见他竟然试着向梨妃爬过来,忙抱起梨妃,冷冷地看着他,或许是人之将死,摄政王那又死鱼一样的眼睛,竟然在弥留之际,还温柔地凝视着梨妃,爬到半中央,他吃力地向梨妃伸出手:“秋梨,等……等我。”头一歪,气绝身亡。

    卧槽,梨妃被你这恶磨纠缠一辈子了,怎么还能让你追到地下去?从不信鬼神的穆清瑶仿佛看见摄政王的鬼魂追了进来,她抱起梨妃就往外冲。

    总管拦住她:“世子妃,您这是要……”

    “带着梨妃找阿鸿去。”穆清瑶说完,脚一下个趔趄,心痛得差点一头栽倒,怎么找阿鸿啊,阿鸿现在身受重伤,若是让他知道,梨妃为他而死,会不会……

    可又不能留在这个有着摄政王气息的院子里,一时间,她竟然有点茫然不知所措。

    “世子妃,奴才让人来帮你吧。”总管眼中噙着泪,在他眼里,穆清瑶就是个柔弱纤细的小女人,梨妃虽然也柔弱,但到底也有几十百把斤吧,她怎么抱得动?

    穆清瑶却摇摇头,她相信,梨妃是爱洁的,她肯定不想让别的人碰她的身体。

    因为言若鸿也爱洁,那间屋子,应该是摄政王住进去后,才弄得乱七八糟的,所以,夜笑离一进去,就发现了床上的人根本不是言若鸿,只是他并没有说出来,就是想看对方究竟有什么阴谋。

    从言府出来,抱着梨妃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着,路上行人纷纷注目,一个清丽绝伦的少妇怀里还抱着个美艳的宫装女人,而这位宫装女人满身上血,看似身受重伤,少妇似乎悲伤之极,欲哭无泪,整个情形让人看着心疼心酸,不少人小声议论着,更有人想上前来询问,或提供帮助,都被穆清瑶清冷的眼神逼退。

    不知不觉中,她还是将梨妃抱回了晋王府,手都快虚脱了,但穆清瑶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到了府门,墨竹几个得了信息急着迎出来,想帮她接过梨妃,她眼神木纳地看着前方,谁来也不肯,把墨竹急得,心一直往下沉,不知她怀里的这位,是主子的是什么人。

    王妃得了信也匆匆赶出来,一见穆清瑶怀里的人,脸色一白,颤声问:“瑶儿,你……你怎么抱着秋梨?”

    穆清瑶似乎这才缓过神来,知道自己是回府了,眼前一黑,晕倒了王妃怀里,墨竹眼疾手快,及时接住了梨妃。

    王妃吓得忙让赵妈妈扶穆清瑶回去歇息,又着人请太医,可一探梨妃的脉,整个人身子一晃,差点晕倒,好在冰儿扶得及时,才站稳了,一颗豆大的泪便在王妃眼中打滚,好半晌,她才哇地一声哭出来:

    “秋梨,你怎么就……去了?”

    张妈妈在一旁捂王妃的嘴:“主子,世子爷正在替言世子看闰呢,您别大声啊。”

    王妃也反应过来,忙让人将梨妃的尸体抬进府里去,开始搭建灵堂。

    穆清瑶醒来时,手被握在一只宽大的掌心里,怪不得这一觉睡得很沉,很安心,不睁眼,也知道,夜笑离守在她身边。

    “醒了?可是饿了?”

    夜笑离抚了抚她的额发问。

    穆清瑶睁开眼,傻傻地看着夜笑离,眼泪在眼圈里打转。

    夜笑离搂住她:“别伤心,梨妃求仁得仁,她是笑着走的。”

    穆清瑶狠狠地点头,是的,梨妃是笑着走的,可是阿鸿呢,阿鸿怎么办?

    “相公,我们以后要好好照顾阿鸿,我答应梨妃了的。”穆清瑶道。

    “嗯,好,一起照顾。”夜笑离在她额前亲吻了一下道。

    “阿鸿的伤势怎么样了?”穆清瑶担心地问,作势要起来,夜笑离将她按下:“喝过药,睡了,还是你担心你家相公我的医术?”

    穆清瑶摇头:“有相公在,阿鸿一定会没事的,只是我担心,他知道了梨妃的死因,会受不住。”

    “总有个过程的,人总要在伤害中成长,经历了这么多,阿鸿的心早就千锤百练过了,放心吧,他没那么脆弱。”夜笑离道。

    床头羊角宫灯散发出淡淡的红色的光晕,将夜笑离的脸拢住,原本白晰如玉的肌肤越发柔暖润泽,俊美的五官也显得蒙胧起来,越发清雅如仙,安祥宁和,穆清瑶的眼皮耷了耷,又沉沉地想睡了,仿佛只要有他在,再大的心伤也会象溶进温泉中的污石,被暖暖的包裹,洗涤,沉淀,然后,清明纯洁起来。

    今生有幸,能遇到样优质的钻石男,是她的福气,但愿这一辈子,两个人永远也不离不弃,不再分开。

    再次醒来,穆清瑶是被一阵吵闹声弄醒的。

    墨竹过来看她一眼,见她醒了,小声道:“还早呢,要不再睡一会儿?”

    “爷呢?”

    “在外头,爷说了,外面的事,主子不用管,只管休息就是。”墨竹道。

    “谁在外面闹?”穆清瑶打了个呵欠。

    “听说是要运走那位娘娘的遗体,王妃不让……”如霜在一旁插嘴道,墨竹立即回头瞪了她一眼,如霜皱了皱眉,转身去打热水。

    穆清瑶一听,忙起来。

    墨竹道:“主子再歇息歇息吧,爷说你昨儿个太累了,不适宜早起。”

    都睡了快十个时辰了,再睡骨头都会散了去,最重要的是,来抢梨妃遗体的是信?南楚的官员么?

    摄政王最好的遗嘱她可是听得清清楚楚,绝不能让他们把梨妃和摄政王合葬在一起,这肯定是梨妃的意思。

    正院里,王妃与夜笑离都在坐,而前来讨要梨妃遗体的,正是裕亲王。

    “……梨妃是南楚摄政王之妃,遗体留在晋王府实在不是个事儿,人家南楚皇室当然不会答应,这是有辱国体的事,况且,王府里好好的弄个死人,对王府也不吉利啊,王嫂,你也不想给阿离带来什么不好的后果吧。”裕王喝了一口茶,一副苦口婆心的样子说道。

    王妃一边抹着泪一边道:“……呜呜,我不管,当年与秋梨也算是手帕之交,我嫁进晋王府,她远嫁南楚,几十年的姐妹,二十年不见,这一见,就是天人永隔,她既然来了我这里,我岂有再让她走的道理,怎么着也得住个十天半月吧,不然也太不近人情了。”

    裕王一脸无奈:“王嫂,要说几遍你才肯承认,梨妃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又如何?她的灵魂还没走远,她还就在王府的上空看着呐,我不能对不住她,头七都没过,我绝不让她走,她会恨我的。”王妃根本就不肯跟裕王讲道理,一副伤心欲绝,糊涂了的样子。

    穆清瑶差点笑出声来,真佩服自家婆婆装宝的本事,反正她糊涂软弱的名声在外,她倒是利用得彻底。

    裕王实在跟王妃说不下去了,就看向夜笑离,夜笑离一脸无奈:“王叔您也瞧见了,从昨儿晚上起,母妃就是这个样子了,我这个做儿子的也不好再刺激她,当年,梨妃是帮过母妃的,母妃一直欠着她的情呢,这人一死,就没机会再还,心里头不舒服肯定有的,您也别急,先跟南楚官员商议商议,缓个几天再说吧。”

    裕王无奈,只好起身,穆清瑶这才上前去行礼,裕王看了她一眼,叹道:“你这孩子,好端端把梨妃弄回王府来做什么,人家巴不得不沾边,你倒好,弄个事回来。”

    穆清瑶一脸无辜,正要说话,夜笑离已经走过来,揽住她的肩道:“王叔,我家娘子做事,便是我娘也是不能随便呵责的。”

    眼神清清冷冷的,虽然不见有多大怒气,但却是一副凛然不可侵犯的样子。

    其实自己方才这句话也没多大的责怪之意,只是长辈对晚辈的教导罢了,阿离就不高兴了,向来知道他宠妻,没想到宠到这个地步,裕王气得一甩袖,转身就走,这一屋子都不是正常人,根本就难交谈下去。

    裕王一走,夜笑离正要拉自家娘子的手探探脉,穆清瑶却反身扑到王妃身边,拿了帕子替她拭泪,却见王妃眼中并没有泪,只是红红肿肿的,看来是昨儿晚上就哭过了,现在还没恢复呢。

    “娘,您真机智。”穆清瑶由衷地夸道。

    王妃拿手指戳她额头:“就你聪明,娘明明就是糊涂惯了的。”

    穆清瑶听着就想笑,可是一想到还生死不知的言若鸿,哪里还笑得出来,问道:“相公,阿鸿怎么样了?”

    被冷落了的晋王世子没好气道:“不知道。”

    咦,好端端的怎么象吃了冲药?

    “我可以去看看他么?”穆清瑶眨巴着眼问。

    “随你。”夜笑离淡淡地说着,开始坐下喝茶。

    穆清瑶有点莫明其妙,懒得理他:“娘,我去看阿鸿了。”

    王妃点点头,指着张妈妈正端上来的早点:“吃一点了再去。”

    穆清瑶惦记言若鸿的伤:“不了娘,我去看过来回来再吃。”

    说着,也不看夜笑离一眼,带着墨竹走了。

    被扔下的夜笑离脸就有些发黑,看得王妃真想拿手指戳他,可儿子比不得儿媳,儿子素来看似和暖,实在清冷,不苟言笑,便睃他一眼,也不管他,自顾自的用早膳。

    夜笑离一个人生着闷气,无趣得紧,也吃不下东西,便起身出来,长清跟在他身后也觉得百无聊赖,忍不住道:“言少爷好象要醒了,世子妃这会子一个人去,正好可以安慰他,有旁人在,反而不方便。”

    夜笑离听了立即目光如炬地瞪过来,顾长清立即闭嘴,装作一福我什么也没说的样子。

    而夜笑离已然加快了步子,方向也是朝着言若鸿的小院而去,越走越快,就要飞起来一样。

    顾长清看着就好笑,就没见过这样在乎娘子的,从前没遇到世子妃时,见着女儿家虽然一脸清浅的笑,却从不多言,更不肯多看一眼,害得王妃以为他根本不懂男女之事,如今倒好了,有了世子妃,巴不得天天把人拴在裤腰带上,时时带着才肯放心。

    言若鸿正处在昏迷当中,穆清瑶坐在床边,看着他苍白如纸的俊脸,心中一阵酸涩,初见时,他是风流倜傥的侯府世子,一出现,便惹得一大堆少女们尖叫呼拥。

    再见时,他竟然打抢成了个变态女狱司,将她整得很惨,一脚踹得她半天转不过气来,却成功的支开了三个正要对她下手的女牢头,设计不止保护了她,更让她借此成功地摆脱了与公孙昊的那段婚姻。

    后来,他又几次救自己,虽然每一次都弄得她火冒三丈,而且看见他就头疼,但人非草木,她也不傻,怎么看不出来他对自己的善意与真心?

    后来渐渐才知道,他风流潇洒的面具下,有着一颗苍桑而又极脆弱的心,原来,他的身世,比她更堪怜。

    当看到梨妃喝斥他离开时,他沉痛的眼神让她心碎,一如当初,知道穆夫人骗自己,说她与阿离是亲兄妹时的感觉一样,任谁得知,亲娘竟然自身利益出卖自己时,有多么震惊和愤怒。

    那一刻,她真的很心疼言若鸿,因为他的痛,她感同身受。

    还好,梨妃不是穆夫人,梨妃比穆夫人强了不止一百倍,梨妃这样的娘,值得阿鸿为了她而放弃回国夺权的机会,值得阿鸿待她至孝。

    “不要……不要,走开,不要碰我娘……”睡梦中的言若鸿突然秀眉紧皱,俊秀的脸上满是惊恐之色,口中喃喃念道。

    是回忆起小时候的事了么?

    他似乎很急,额头浸出密密的汗来,穆清瑶忙拿了帕子替他拭汗,轻声唤:“阿鸿,阿鸿,醒醒,醒醒!”

    言若鸿没有醒,但似乎安静了些,又沉沉睡去,穆清瑶微叹了口气,正想起身,突然手被捉住,方才还昏迷的言若鸿眼睛睁得大大的,直直地看着她:

    “小寡妇,不要嫁人可好?不要嫁……”

    穆清瑶第一反应就是要甩开他,却见他漂亮的桃花眼里盈满泪水,无助而又凄惶:“母妃不要我了,你也不要我了么?小时候,你不是只喜欢我的么?你忘了,你全忘了。”

    两颗清泪从他黑而纯净的桃花眼里滴落,象是打在穆清瑶的心上,小时候,小时候他们遇见过么?

    为什么昨天梨妃也是这么说?

    头一阵痛,却什么也想不起来。

    手还被紧拽着,挣也挣不脱,皱眉道:“言若鸿,你胡说些什么?放开!”

    言若鸿却象根本就没听见她说什么,只是痴痴地看着她,默然流泪。

    眼前人影一晃,出手如电,穆清瑶还没看清,言若鸿就直直地倒了下去。

    穆清瑶愕然回头,手就被夜笑离捉住,往耳房里拖。

    穆清瑶忙回头看言若鸿,还好,他安然地睡了,方才只是在梦游吧。

    手被按在热水盆子里时,穆清瑶才反应过来:“做什么?我的手又不脏。”

    “被别的男人拉过,就要洗。”夜笑离面无表情道。

    穆清瑶顿时大怒:“夜笑离,那是你的兄弟。”

    “我儿子都不行。”夜世子毫不掩饰他的醋意。

    我去!没见过这么喜欢吃醋的。

    谁要跟他生儿子了。

    “那儿子还要吃奶呢。”穆清瑶气急,不知怎么就蹦出这么一句来。

    夜笑离却是听进去了,一脸认真地看着她:“有奶娘。”

    “那怎么行,孩子一定要吃自己亲娘的奶,才跟娘亲,而前,半岁以前吃娘的奶,可以增加免疫力。”穆清瑶反驳道。

    “我的儿子怎么可能会让他生病。”夜笑离道。

    好吧,你是神医,你能保证你儿子不病。

    “懒得你,反正,将来有了儿子,我是一定要亲自给他喂奶的。”穆清瑶也不知怎地,就跟他较起真来。

    夜笑离的视线就由她白晰的双手,移到她傲然挺立的前胸,喉咙里发出轻微的咕哝声,穆清瑶被他看得浑身发毛,正要推他,却听他道:

    “那就不生儿子,这里,只能我碰。”

    穆清瑶差点羞死,言若鸿还在昏迷之中呢,世子爷你能不能正常一点?

    “夜笑离我告诉你,你这样霸道,将来生了女儿你就别想抱。”

    “那怎么可以。”夜笑离立即反对。

    穆清瑶抬眸,冷冷地看着他。

    夜笑离立即拿帕子替她擦手:“我只是点了阿鸿的睡穴。”

    穆清瑶不理他,冷冷地抽回手,往回走。

    夜笑离紧跟着:“娘子,你答应了皇祖母的衣服还没做好。”

    “不关你的事。”

    “啊,娘子,红丰祥这两天生意如何?你不是说,要开家新作坊?”

    “不关你的事。”

    世子爷连碰两鼻子灰,毫不气馁以继续:“对了,你说吴妈的病这阵子复发过没有?”

    这个问题,总不能不关他的事了吧,人可是他医的。

    “不关我的事。”穆清瑶冷冷地来了一句。

    夜笑离差点栽倒。

    好吧,他家娘子真生气了。

    “穆夫人过两天就回北辽,要带走小婉。”

    “不关你……你说什么?她要带走小婉?”穆清瑶怔住。

    终于转移了她的注意力,世子爷出了一头冷汗。只要她不再关心言若鸿就好。

    “是啊,上回不是听说北辽的二公主要与北院大王联姻么?穆夫人急了,所以才想方设法要拆散我们夫妻,你的主意打不成,当然就轮到小婉咯。”夜笑离认真道。

    穆清瑶心一紧,小婉的个性可不适合皇权争斗,那太辛苦也太血腥,不行,一定要阻止穆夫人。

    “小婉呢?昨儿不是追着你一道出来了么?”

    “被穆夫人抓回去了。”夜笑离道。

    穆清瑶抬脚就往外走,自然没有瞧见身后的夜笑离一脸得逞的笑,不管怎么样,只要穆清瑶不继续惦记言若鸿就好。

    唇角的笑容才漾开,穆清瑶又转身走了回来,往言若鸿床边去。

    脸色立变:“娘子,怎么不去穆府了么?”

    “我去也是跟我娘吵,不若你去,直接把小婉给我弄出到王府来。”穆清瑶冷冷地说道。

    “我去?”夜世子指着自己的鼻子,一脸不愿意。

    “当然,你武功高,你要不去就惊雷去,不过,以后有什么事我也就不求爷您了,只求惊雷和骤风好了。”

    这怎么可以!

    夜笑离的脸色立沉,藏身暗处的惊雷吓出一身冷汗,身子往暗处又缩了好几寸,就怕一个不好,世子爷会给他撒点药粉。

    “娘子……”夜世子想打个商量……

    “你去是不去?”穆清瑶脸色一冷。

    “去,这就去,只是娘子……”

    “讲条件?那我去求惊雷好了。”

    “我去,这就去。”夜世子有种搬了石头砸在自己脚上的感觉。

    不情不愿地,一步三回头地往外走,眼巴巴地看着他家娘子正拿帕子替言若鸿拭汗,脚就再也挪不动,一步一寸,清润的眸子里全是委屈可怜之色。

    穆清瑶装不看见,连兄弟和儿子的醋都吃,这男人欠治。

    正在此时,大总管来报,说是穆将军来了。

    夜笑离头一回觉得自己这位岳父大人来得如此及时,忙道:“娘子,咱们去花厅吧。”

    穆清瑶其实早就心软了,起身,却还是不看他,自顾自地往外走。

    夜笑离笑咪咪地跟在她身后,只要她不守在言若鸿床前,生气也没关系,慢慢哄好了。

    穆将军气呼呼的,一来就冲穆清瑶道:“瑶儿,你跟我回去,我跟你娘没法说。”

    穆清瑶道:“可是为了小婉的事?”

    “是啊,小婉她不愿意,你娘非逼着她去。”穆将军恼道。

    “那您把小婉送我这里来,看娘怎么逼。”穆清瑶道。

    “可是……”穆将军面露为难之色:“可是你娘也难……”

    “再难了不能拿儿女的幸福去满足自己的野心。”穆清瑶毫不留情道。

    穆将军怔怔地看着她,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穆清瑶道:“爹,您别太着急,我让阿离去把小婉救出来,以后就让她呆在王府,您忙自个的事去吧。”

    穆将军道:“我就是来忙自个的事的。”回头看了坐在身旁的南楚官员。

    一名太师模样的人站起来向穆靖瑶和夜笑离一辑道:“下官给世子,世子爷请安。”

    夜笑离摆摆手:“你是南楚的太傅大人吧。”

    “下官正是,昨儿摄政王临终前,留下遗嘱,一是要传位于世子言若齐,二是要与梨妃娘娘合葬,梨妃娘娘的遗体您看是不是……”

    穆清瑶冷冷一笑道:“传位于世子言若齐,这是你们南楚的事,我们没有异议,反正摄政王是亲王,他儿子继承他的王位,并不为过,但是,梨妃是南楚先帝之后,绝没有与摄政王合葬的道理,你们南楚也是礼教训化之地,岂能做出如此有违伦常之事来?”

    穆清瑶一席话,几乎立即否定了世子言若齐的皇储之位,又不肯让梨妃与摄政王合葬,偏她的话又无半点错漏,句句占理,南楚官员顿时结舌。

    年老的太傅大人叹了一口气,脸讪讪地坐下,他身边年轻的那位则傲慢多了,起身道:“世子妃既知此乃南楚国事,便不该随便置喙,梨妃虽曾是先皇皇后,但后嫁与摄政王,便是摄政王之妻,与之合葬并无不妥之处,至于世子言若齐承继什么爵位,那更不是世子妃所能确定的,还请晋王府不要干涉南楚内政,将梨妃娘娘遗体归还南楚才是正理。”

    这几名官员进来,自始至终没人问起过言若鸿的伤势与去处,只关心梨妃的遗体,摄政王都死了,他们还是只尊摄政王之令,可见在南楚,摄政王把持朝政之久,积威之重,言若鸿想要回去继承大统,还真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摄政王张狂霸道,又阴险恶劣,残害亲侄子,霸占嫡亲嫂嫂,如此品行卑劣之人,这些人却如此尊崇,真真可恨。

    穆清瑶冷冷一笑:“本世子妃若不肯呢?”

    “这可由不得世子妃。”那官员蹭地一下站起来,冷冷道。

    “怎么?殷大人想教训我家娘子?”夜笑离浅浅一笑,斜了眼睨着年轻官员。

    姓殷的官员在南楚似乎家世极贵,傲慢道:“教训谈不上,但是,都是做臣子的,主上有令,不得不从,来人,请梨妃娘娘回国。”

    竟然带了人来!

    穆清瑶正觉昨天惹了一肚子郁气没法消呢。这些人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昨天刺杀摄政王,言若鸿母子都不愿意自己夫妻参与,今天人家打上门来了,还用怕么?

    穆清瑶端起茶,慢悠悠地喝,等着看这姓殷的官员怎么个死法。

    殷姓官员等了好一阵,外头也不见人进来,明明带了两百官兵来的呀,说好了一声令下,他们就冲过来抢尸,怎么一个也不见?

    正疑惑间,突然感觉手臂一阵麻痛,他下意识去摸,另一只手也跟着痛了起来,两个手不由自主地往外扭,接着,便是双腿,一时间,这名面目严正的官员便在晋王府花厅里跳起了古怪的舞踏,四肢以奇怪的方式扭动,脸色极其痛苦,张开口,却只能干嚎,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就象个演哑剧的小丑,神情极是滑稽可笑。

    其他人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穆清瑶却噗呲笑出声来,她家相公实在太合她的心意了,这一招过后,看还有谁敢轻易乱闯晋王府,敢随便冒犯自己。

    太傅大人急出一头汗来,早就说过,来晋王府要小心,可殷大人就是不听,这下着了暗道吧,还连个证据都查不到,怪罪不得。

    突然,小齐闯了进来,冲到穆清瑶面前跪下:“小姐,求爷放过他吧,他是小齐的亲舅舅。”

    穆清瑶听得目瞪口呆,亲舅舅?从来没听说过小齐有亲人,还是位地楚皇亲贵戚!

    而太傅则眼神发热地看着小齐,颤声道:“你……你是世子……言若齐?”

    这话让穆将军都震惊了,小齐他见过好几次,只当是穆清瑶收养的一个孤儿,没想到,他就是失踪多年的摄政王嫡亲儿子,言若齐,怎么可能?

    穆清瑶早知道,小齐身世不凡,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会是摄政王的儿子,怪不得当初,他要跟言若鸿打架,那样恨言若鸿,原来是世仇啊。

    可是,摄政王不是权倾南楚吗?怎么会让自己的儿子流落在大锦街头当乞丐呢?若不是自己及时出手相救,他就成了麒麟散的一味配药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弃妇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不游泳的小鱼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不游泳的小鱼并收藏重生之弃妇归来最新章节